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03.html


莫言神情恍惚地在S城的大街上毫无目的地走着,心里只想着逃避,逃出陶子对她的伤害。


那一种被人遗弃的滋味深深地刺伤了莫言。原本想陶子可以怜惜他们之间那么多年来的感情。可以在意莫言这么多年精心营造的这个家。虽然在此之前,莫言已经有所预感,但是真正面对这一切时,她竭力筑起那一道心灵的城墙坍塌了,让莫言的心赤裸裸地接受人们的关注。她不想埋怨谁,一切都是命运。该来的总会来,假如世上真的还有忠贞不渝的爱情,她今生是不能遇见或拥有了。美丽的爱情早已经伴随着家庭的种种无奈,而被淹没在岁月的长河里。看来如果没有孩子,两个人纵使在一起生活十年,二十年,感情破裂之后,除了一声叹息还能留下什么呢?而莫言又该去哪里?难道去接受雨林吗?像陶子伤害她一样,让雨林去伤害别人。莫言无法做到,她相信雨林也不会。


莫言终于带着无法的释怀的心回到了这个陶子不愿意回来的家。可家里处处都是陶子的影子,门边有他的拖鞋,静静地躺在那里,默默滴陪伴着女主人的孤单。沙发一角还有一本书《苏宁背后的力量》,是莫言为他推荐的,他只看了几页。烟灰缸里有他前日回来遗留下的一颗烟头。那个斜躺着的打火机,还是莫言出差是特意从外地带回来的。 管莫言反对吸烟。莫言摇摇头,疲惫不堪踢下鞋子。酸疼的脚终于从被压迫的环境中解脱出来。莫言蜷曲在偌大的沙发上,哭泣。


是他,当日的甜言蜜语教她盼望幸福;是他,过往的日子带给她昙花一现的快乐。当她一直那么相信爱情的时候,他给她出了一道永远不能解答的难题。如果知道结局是这样,莫言说什么也不会步入婚姻。她闭着眼睛,泪痕犹在,她想睡。睡着了就什么也不想了。可以忘记很多不愿意记起的破碎了的画面。莫言的港湾消失了,温馨的臂弯已变成冷漠的冰山。


黄昏,夕阳晚照,让人多么眷恋的时刻,然而,夕阳过后是黑暗,莫言的黑暗世界又来临。陶子可以不仁,但是莫言不能无义。她能理解陶子,他的追求没有错,错的是在最初的时候没有看清他自己想要什么而就和莫言牵手。错不在他一个人,莫言只能怪自己命运坎坷。她会安静地等他来找她谈。当然不是等他来负荆请罪,而是问他到底想如何解决这件事。毕竟他们之间也不能在回避了。再说逃避真的也不能解决问题,莫言,外表柔弱,内心却坚强的。如果,陶子真的要离开这个家,莫言会答应放手,让陶子能在他有生之年去找到他的渴望的幸福。莫言不会再挽留那一场已经没有幸福只有伤害的婚姻。


这一夜,莫言失眠。这一夜,尤其漫长。这一夜,莫言也觉得前所未有的独孤。莫言忍不住想喝点酒。让莫言想起一句流行网络语言:哥抽的不是烟,是寂寞!姐喝的不是酒,是忧伤!寂寞无孔不入,面对黑夜,她无能为力。“一种蛾眉,下弦不似初弦好。庚郎未老,何事伤心早?” 为什么要勉强自己去微笑面对每一天,她的心空早已阴云密布。那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势张怒着她的世界。花好月圆的浪漫被一种后院荒凉的落寞所代替。自古多情空余恨,此处难觅有情天。别人都说寂寞是人的精神升华的过程,而他没有那么崇高,只想沉沦。为谁沉沦。此时的夜,心绪凄迷,红泪偷垂。她不是原来的她,而她已不是原来的她!难道一切真的都已面目全非了吗?


她的世界他曾来过,可是他又走了。来时不曾考虑莫言,走时不曾问过莫言。陶子曾付给莫言的一切爱都过去,将被莫言埋葬起来,永不再提。心封存,才可以永生。莫言愿意不愿意,会不会等到那一个可以释放她的心的人,只有老天才知道。


莫言想到雨林,雨林,这个让莫言想到的时候,还觉得有一丝温暖的人。雨林会在意莫言的感受吗?雨林就算在意又能怎么样?还不是无可奈何花落去。他能做的就只能默默滴开导莫言的心结,静静地做莫言心的依靠。雨林,他有他的家庭,他有他的世界。莫言走进雨林的世界,作为一名不速之客,当然会遭到他身边的人反对。难道真的要雨林也和自己一样,面临婚姻破裂的危机吗?这样的爱太自私。莫言不能这样做,她决定远离雨林。只有这样才是对雨林真正的爱。


莫言的心在流泪。为什么要让她在错误的时间爱上错误的人。为什么不能让她对的地点遇上对的人?都说爱没有错,可被爱伤害的人恰恰是身边最亲近的人。就让一切都结束吧,忘记雨林,忘记陶子,莫言自己一个人或许依然活得很开心。


接下来的日子,莫言深居简出。有意思回避雨林。雨林不知道他哪里做错了,惹得莫言故意冷淡他。他坐卧不安,心神不定。给莫言短信电话,莫言都没有音讯。网上也一直等不到莫言,莫言,她一定出什么事情了,雨林肯定不是他的错。于是给莫言留言:莫言,我要去S成见你!可以吗?看到短信尽快回信。我担心你!

莫言仍然不回信。雨林再发短信:莫言,相信我,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不会改变。我爱你!即使你离开我,我也不会离开你!我会一直在你身后支持你。我想去S城,可以吗?

看到雨林一则则短信,莫言那颗错乱的心更加找不到头绪。见还是不见?爱还是不爱?莫言犹豫着,徘徊着。她想起仓央嘉措的一首诗歌: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不增不减

你跟,或者不跟我

我的手在你手里不舍不弃

来我怀里

或让我住进你的心里

默然相爱寂静喜欢

莫言终于回信:雨林,六月初,去M城开会,路过你处,可见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