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遭遇车祸,收到天价账单

在美国遭遇车祸,收到天价账单

小孔是和嘟爸同年入的学。他学的物理,是在Orientation班上认识并熟悉的。他也是江苏人,乡音基本一样,所以更有了一份亲切感。


小孔的太太小丽,是他在国内认识的,结婚后小孔把太太给办了出来。小丽很努力地学英语,考了托和G后自费读计算机学位去了。当时全家的生活和小丽的学费都靠小孔那微薄的研究助学金,两人过得快乐但相当拮据。他们平时也想法设法地省钱,这不,打上了医疗保险的主意。


个人医疗保险在入学注册时是必须要提供的,所以大伙儿第一年都买。有一家华人保险公司提供这类保险,很便宜,300美元一年,当时好多中国留学生都买了这个保险。不过大伙儿心里都清楚,这种便宜保险,小病小灾或许管点用,有了大事肯定不行。结果从第二年起,很多留学生,包括嘟爸和小孔,都取消了这个保险。这其中也有盲目的自信,总觉得自己不会那么倒霉的。就为了省下这几百块钱,给自己留下了隐患。


平时的学习还是很辛苦的。小孔和小丽决定解放一回,利用假期空隙出去玩一玩。


他们决定自驾,从波士顿一路开到西弗吉尼亚新河峡大桥,一路玩遍纽约,华盛顿,再在回来的路上逛逛费城。他们在Enterprise租的车,租车时在店员巧嘴簧舌劝说下小孔还额外买了份车辆保险,实际上小孔当时很不情愿的,没想到后来派上了大用场。


第一次两个人甜甜蜜蜜周游美国,还是很开心的。小丽还没有驾照,一路上都是小孔开的车。可能因为连日劳顿,加上一个人长时间开车,不幸出了意外。在西弗吉里亚的一条公路上,小孔由于疲劳驾驶,一时恍惚,不留神车冲出了路面。手忙脚乱忙打方向盘踩刹车,已经来不及了,车子轰的一下撞到了路边的树上。


两人当时都吓懵了,幸运的是当时的车速不是很快,两人似乎都无大碍。赶紧关掉发动机,两个人忙着检查胳膊大腿,觉得没什么问题,这才稍稍放了心。下车一看,车头已经撞烂了,车是彻底报废了。小孔心里直喊幸运,亏得买了份保险,自有保险公司来赔。


两人又活动活动了身子骨,看来没什么问题,只是小孔依稀觉得额头有点痛,顺手就抹了一把,结果小丽看到了吓得大叫起来。原来小孔额头上破了个口子,流了一些血,可能是撞树时他的额头碰到了方向盘,他顺手这么一抹结果抹的满脸都是血,看上去怪吓人的。


你说美国人就是热心肠。过路车辆看见这儿出了车祸,就有车主动停下来,帮他们打了911报警电话。这美国人看见小孔小丽两个人不停地走来走去,急得忙冲他俩大喊:“赶紧躺下!”


美国人打小就受过这类训练,出了车祸一定要找安全的地方静躺等待救援。主要是怕受了内伤,表面看不出来,你乱走乱动要是造成内脏大出血,会一下子要了命的。小孔和小丽依稀知道这个道理,他俩也真听话,在路边找个空地乖乖都躺下了。


美国警察的救援速度就是快,不到10分钟,就听见警笛的声音由远而近,一辆警车飞驰而来。警察跳下车观察了一下车祸现场,看见两个人躺在地上,其中一个满脸是血,马上掉头回到警车里一通呼叫。很快空中传来了飞机的轰鸣声,一架救援直升机出现在现场上空。警察忙着阻隔交通,以便直升机降落。飞机一降落,救护人员马上跳下飞机,把小孔绑在担架上就抬上了直升机。


小孔本来打算和他们解释一下自己没什么问题的,不过他当时有个误解,认为警察救援,包括出动救护直升机都是政府的公共服务措施,不需要个人买单的,结果他就没吱声,心安理得地被抬上了直升机,心里还有点小激动,毕竟这辈子没坐过。


小丽的情况要好得多,警察安排小丽在现场等待救护车。救护车到了后载上小丽,风驰电掣般地驶往最近的医院。到了医院一看,小孔早已到了,还是飞机快。两个人被医院紧急安排做了一系列的检查,结果一切正常,小孔只是额头擦伤,无大碍的。第二天医院就同意两人出院了。


小孔小丽直感慨,两人完好无损,可算不幸中之万幸。只是旅游计划被彻底打乱了。两人也没心思再旅游了,匆匆离开医院,想方设法回到了学校。


生活又回归了往日的平淡。只是偶尔在校园大伙儿见个面小孔还和大家吹嘘一下他这段惊险的历程。


事情都过去两个月了,这事都快被淡忘了。一天小孔在自家邮箱里发现了一封来自西弗吉尼亚医院的信,打开一看,是份账单,救护车包括医院检查费用合计1千多。


两人一下子傻了眼。小孔直说没想到救护车是要收费的。两人嘀咕了半天终于得出结论,救护车看来是属于医院系统的,那医院当然要收费的了。而且两人觉得那天医院忙前忙后的,加上救护车收费一千多真不贵,不都说美国医院贼黑吗,生个小孩顺产都要一万多。两人商量了半天最后决定还是付了这账单,尽管着实很心疼。


付完医院的账单,又是一个多月平静地过去了。这场车祸看来已是过去式,生活翻开了新的一页。一天小孔边吃饭边检查寄到家里的信件,发现一封来自西弗吉尼亚某公司的信,开始还以为是垃圾广告呢,小孔正打算直接扔垃圾桶的,想想还是打开看了看。这一看不打紧,小孔吃惊得差点把嘴里的饭全喷了出来。


一旁的小丽忙问什么信看的这么激动?小孔说话都有些哆嗦了,告诉小丽是一家经营直升机业务的公司来的信,向他们索取三个月前提供直升机救护服务的费用。小丽也吓了一跳,忙问多少钱,小孔哭丧着脸说:“9千多。”


小丽一下子急了,说抢钱呢,飞中国往返绕地球一圈机票才8百多,再说了直升机又不是我们要的,凭什么向我们要钱?真想要钱问警察要去啊。接着小丽又开始埋怨小孔说看你前些天得瑟的,见人就吹嘘你坐过直升机,这下好了,花9千多过的瘾,你当时就不能拒绝不坐吗?


小孔一肚子委屈,谁知道直升机还要收费呢,再说了,你当时不是也没阻止吗。


两人生平第一次吵了一架。不过吵归吵,问题还得解决。小丽的态度是这笔钱坚决不交,让他们向警察要去。小孔实在没个注意,到学校找大伙商量。大家都是刚到美国不久,哪有这方面的经验,七嘴八舌的,也不得要领。不过有人建议他给直升机公司去个电话,和他们好好谈谈。有道理,小孔当时就打了电话,要求直接和他们的领导谈,接电话的那位说我就是领导,有什么话就说吧。小孔把情况简单述说了一遍,然后指责他们滥收费,还有他们在服务前没有明码标价,再则就是警察要的直升机,跟他无关,你们应该向警察要钱去。对方听了小孔叭哒叭哒一大通,不急不慌,告诉小孔首先他们和同行的收费是一致的,飞机只要起飞就是7千5,然后每英里收费$85。因为服务对象是你,所以当然向你要钱。那人还告诉小孔说你只有两个选择,或者把钱付了,或者等法庭的传票。


小孔一下子懵了,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有头脑冷静的同学想起来学校国际生办公室有免费的法律服务,建议小孔去看看能不能有所帮助。小孔早已是六神无主,听了建议约了时间,就直奔留学生办公室去了。


接待的工作人员很同情小孔的经历,不过他告诉小孔他的错误是没有买医疗保险,在美国个人没有医疗保险是难以想象的。这笔钱小孔是必须要付的,当然如果铁了心不付那家公司也没太多的招,就算起诉胜诉了对方法院也没有跨州执行的权力,不过他们可以向信用机构报告,这样小孔夫妇的信用就没有了,以后他们将很难从金融机构贷到款,尤其是以后打算买房的话,而且信用等级太差甚至会影响他们今后找工作,有些公司在录用前要查个人信用的。


看着小孔垂头丧气的样子,学校律师起了同情心说这样吧我来和他们谈一谈,看能不能让他们给减免一些。


后来学校律师和直升机公司谈了一次。还是律师管些用,对方终于松口,同意费用可以减免一些,减到7折,只要付6千多。


小孔小丽实在没办法,只得把欠款付了,一下子小丽下学期的学费没了。小丽只得放下身段,去唐人街餐馆端盘子挣学费去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