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近年来在不少领域成为或即将成为世界第一,与之相伴的往往是发达国家的不满或困惑。如今,一顶“新王冠”将于明年扣在中国的头上,对此,无论是被超越的日本,还是“受益无穷”的欧洲都一起喊好。近日,世界奢侈品协会称,“中国将在2012年超过日本,成为全球第一大奢侈品消费国”。众多西方奢侈品牌对此欢欣鼓舞,普拉达、巴宝丽、新秀丽等西方奢侈品牌争相谋划在香港上市,法国一些名酒销售商甚至把猪蹄和鸭舌列为波尔多葡萄酒的最佳配菜。而在中国,许多人则担心一些年轻人“人前挎LV,回家吃泡面”的畸形消费,可能会让中国“未富先奢”。


日本庆幸“第一奢侈品消费国”将被中国“抢”去



“这个消息并不令人惊奇”。德国《柏林日报》11日引用世界奢侈品协会的最新报告称,中国内地去年的奢侈品市场消费总额已经达到107亿美元,占全球份额的1/4。预计中国将在2012年超过日本,成为全球第一大奢侈品消费国。文章称,这对欧洲来说是一个好消息,特别是一些富人和年轻白领女性似乎对“奢侈耻辱”有天然免疫力,他们成为欧洲奢侈品商最重要的消费群。但文章同时称,这一现实也让一些中国人担忧,中国整体GDP与美国还有相当长距离,中国人均GDP落后很多国家,甚至只相当于发达国家的1/10。有反对者说,这是欧洲“新的奢侈鸦片”。



几天来,有关中国奢侈品消费的报告扎堆出现。亚洲国际豪华旅游博览与胡润百富14日共同发布报告称,2010年中国旅游者的购物花费也首次成为全球第一,占全球跨国消费的17%。英国《卫报》日前引述研究机构的预测称,到2020年,中国的名牌时装购买能力预料将占到世界的44%。



普拉达、巴宝丽、新秀丽、寇驰等奢侈品牌近来纷纷传出将在香港上市的消息。英国“市场观察”网站称,这些世界大牌选择香港而非本国作为融资的地点,背后的故事很简单:中国内地消费者已经成为世界奢侈品销售增长的主要驱动力。



伦敦是世界奢侈品销售中心,从上世纪初开始,美国人、阿拉伯人、日本人以及印度和俄罗斯新富们曾成批出现在这里。现在伦敦想尽办法吸引中国人。英国《金融时报》称,除了各种昂贵的手袋、化妆品、服装等,“奢华伦敦”协会专门面对中国游客推出“皇家授权品牌之旅”等项目,价格为265英镑———花更多钱还可为你安排一辆私人轿车。该报称,“中国人钟爱这种唯我独享的体验”。



德国财经网称,德国经济直接获益于中国人的奢侈品热情。2010年,中国的消费者平均在德国采购金额为454欧元,俄罗斯人为351欧元,而欧洲最富有的瑞士人仅有127欧元。



中国在今年年初GDP超过日本,如今奢侈品的消费也被预测将要超过日本。对此,日本《读卖新闻》称,大地震让日本的名牌店销售业绩雪上加霜,不过日本早已经过了“经济景气、国民阔绰”的时代了。文章称,这件事也有两大好处:首先,日本人不再追求充满奢侈品的生活,而重新捡起原有的勤劳节俭意识;第二,处于经济不断上升的中国国民对奢侈品的向往,对于日本来说是一个商机。



在东京街头,《环球时报》记者随机采访了5名日本人。对于“年内有没有购买世界名牌商品打算”的问题,他们都摇头说“不会买那么贵重的物品”、“没有必要购买名牌,普通牌子用的时间更长”等。当记者问“怎样看奢侈品消费上中国要超过日本”时,一名在服装进出口贸易公司工作的课长说:“日本已经过了对奢侈品极度向往的时代,现在奢侈品并没有多大吸引力了。不过中国似乎才开始,希望年轻人不要过度追求奢侈品,从而变成‘卡奴’”。



欧美品牌为中国“改变品味”



仅20年前,中国在这些世界大牌面前还是另一副模样。被认为中国最有名的奢侈品牌路易威登公司经理伊夫•加塞尔11日在法国《论坛报》上发表文章回忆称,20年前LV在民族文化宫大楼里开了在中国的第一家专柜,当时为防不测,还不得不将店门上锁。他说,当时中国街头到处是自行车,人们的购买力也很低下,LV只能在高档涉外宾馆开设专店,1992年在王府饭店的分店总算有所起色,直到2001年之后,公司才开始在中国各大城市加快开设新分店,如今LV在中国29个城市有37家分店。



对于中国人为什么这么喜欢奢侈品牌?英国《卫报》说,这是因为中国人在富了之后,想把过去那种缺少财富、服装灰暗的时光补回来。法国《快报》称,尽管中国迅速向全球最大奢侈品市场迈进,但过于迅速的奢侈品消费扩张引起社会复杂的心态。北京市下令不得使用“奢侈”之类广告语。



中国年轻人对奢侈品的狂热追求让一些人担忧。对这样的消费风气,世界奢侈品协会中国代表处首席代表欧阳坤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说,“有些中国人为了买那些名牌货省吃省穿,有些人甚至借钱也要消费奢侈品。这些人买奢侈品其实就是买一个用来炫耀的牌子,他们对奢侈品背后的商业文明和品牌创造根本不了解”。欧洲豪华跑车制造商兰博基尼的首席执行官史蒂芬表示,中国人获得的繁荣使他们想要拥有最好的东西,“这就像是孩子对某些事物的热爱。西方世界不会出现这样的状况。”



“中国品味”正在影响奢侈品的发展。《金融时报》说,世界奢侈品生产商很早就开始为富裕的中国消费者改变,从各种加长版汽车到最新的坐便器。全球厨卫设备公司科勒不久前推出了价格为6400美元的顶级“智能”坐便器———纽密一体超感坐便器。这款瞄准中国消费者设计的坐便器也在其他国家畅销。科勒还从“中国品味”出发设计出一种可以一边洗澡,一边使用Skype、打电子游戏和阅读电子书的卫浴设备。



在法国,一些波尔多葡萄酒商出版了为中国顾客服务的酒谱,甚至把猪蹄和鸭舌等中国人才爱吃的东西分别列为圣艾美隆和玛歌酒的最佳配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