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小麦被毁,我怎么生活

戍轩 收藏 0 64
导读:丰收的季节,没有喜悦,只有泪水,痛苦的泪水。清苑县白团乡北白团村农民刘旭东看着被碾压成席的小麦,这个纯朴的老人实在是止不住眼里的泪水。待收的5亩小麦地被压平,这块麦地里有他一年辛苦的汗水,有他来年的希望,有他来年的零花钱,有他给体弱多病的老伴治病的钱,难道今年一年还是像去年一样靠借债过日子吗? 地垅间的车辙印清晰可见,而临家的没伤一禾一苗,显然是有备而来,到底是谁有如此深仇大恨?他似乎知道,有似乎不知道,他妨碍了某人的利益,可那并不是他的错啊,难道因为自己无权无势,老实厚道,就要拱手让出自己赖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丰收的季节,没有喜悦,只有泪水,痛苦的泪水。清苑县白团乡北白团村农民刘旭东看着被碾压成席的小麦,这个纯朴的老人实在是止不住眼里的泪水。待收的5亩小麦地被压平,这块麦地里有他一年辛苦的汗水,有他来年的希望,有他来年的零花钱,有他给体弱多病的老伴治病的钱,难道今年一年还是像去年一样靠借债过日子吗?

地垅间的车辙印清晰可见,而临家的没伤一禾一苗,显然是有备而来,到底是谁有如此深仇大恨?他似乎知道,有似乎不知道,他妨碍了某人的利益,可那并不是他的错啊,难道因为自己无权无势,老实厚道,就要拱手让出自己赖以生存的土地,屈服于有权有势的某人的淫威吗?又想起去年秋收时,还是这块地,玉米苗被人用除草剂杀了个干干净净,颗粒无收,虽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却是杳无音讯。


“报了案不一定能破,我理解,但什么时候是个头,我还敢种地吗?总得让人活呀!”抚摸着倒伏的麦穗,刘旭东脸上老泪纵横。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