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抹不去的记忆

dkkzs 收藏 91 906
导读:——玉龙新兵集中营日记 时间:玉龙元年某月某天 天气:晴时转阴 终于到放风时间了,新兵营里的人都迫不急待的跑到院子里,午后温暖的阳光洒在身上,新兵们逐渐忘记了临时板房里的冰冷潮湿。年轻点的男男女女围在院子中央对着一个圆乎乎的物体扯来扯去,顺便打情骂俏。小子,阿卡,老D几个上了岁数的,懒得动弹,就靠着南墙晒太阳顺便解开扣子除着寄生虫。 这时只见大门一开,进来一人,膀大腰圆,穿着一件露出肚脐的吊带,一边摆着造型,一边向人群中挥着手打着招呼。“唉,又来个暴露狂,”老D叹着气说。“那有什么,”只见小子推推眼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玉龙新兵集中营日记

时间:玉龙元年某月某天

天气:晴时转阴

终于到放风时间了,新兵营里的人都迫不急待的跑到院子里,午后温暖的阳光洒在身上,新兵们逐渐忘记了临时板房里的冰冷潮湿。年轻点的男男女女围在院子中央对着一个圆乎乎的物体扯来扯去,顺便打情骂俏。小子,阿卡,老D几个上了岁数的,懒得动弹,就靠着南墙晒太阳顺便解开扣子除着寄生虫。

这时只见大门一开,进来一人,膀大腰圆,穿着一件露出肚脐的吊带,一边摆着造型,一边向人群中挥着手打着招呼。“唉,又来个暴露狂,”老D叹着气说。“那有什么,”只见小子推推眼镜满不在乎的说道:“男人老狗还怕人看!”看来小子是找到知音了。过了一会那家伙可能是累了,看见这几个老头估计年龄差不多,就蹭了过去。可能是由于年纪相当吧,一来二去几个人就熟了,这家伙有个销魂的名字:黑丝。黑丝是新来的,新来的尽快熟悉规矩是相当重要的,这点走南闯北的黑丝相当明白,几个老头也愿意在新人面前显摆自己的经验,于是死气沉沉的南墙跟也热闹了起来。

“看,又来新人了,”戴眼镜的小子眼倒挺尖,一眼就发现了大门口的骚动,只见人丛中一个眉清目秀的小伙笑呵呵的接受者众人的围观(若干年后这孩子便成了军团的吉祥物,不是因为他长的帅,只是因为他有个好名字)。

“你新来的?按规矩办!”“爆果照,”“爆三围”,“婚否”“有女友否?”“没有姐给你介绍个?”桃花连珠炮似的发问,只见那小伙轻轻的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说:“早有了。”“甩了算了,姐给你介绍个医生,保证不飞针,就是飞也会蒙眼睛滴。”“我后边还有三个医生排队呢,”小伙说完,甩下纠缠不休的桃花走了。桃花有点失落,独自走回原来坐的地方,默默地说道:“花哥,你在哪里啊?”

“她怎么遮着半张脸呢?”黑丝不解的问道。这个问题没人能回答,可能只有桃花自己清楚。“就没人看过她的全貌么?”“有,看到那个盯着地上的半个苹果发呆的毛毛虫没有?他看过,可下场很惨,就因为按捺不住看了一眼,被众多妇女批斗,做喷气式,还挂着二尺八的铁牌子游街。”老D感叹道:“好奇心害死人。”“不过还有个人看过,”老D又指了指看着桃花眼睛发直的小子继续说道:“毛毛虫好奇心发作的时候,小子也瞟了一眼。”“快,讲讲,大哥。”黑丝摇着发呆的小子央求着。“圆。”“奥,她胖啊?”“珠。”“她是。。。猪?”“珠圆玉润。”唉,要说这爱写诗的人就是有水平,连说话都讲究凝练。

“红姐姐来了!”一直沉默不言的小李子突然叫了起来。只见一个胖呼呼的人挑着烤肉架子走了过来,边走还边吆喝,“哎,巴西烤肉,土耳其烤肉哎,便宜了,便宜了,一串一毛二哎。”红姐姐一来,院子就热闹了起来,相熟的人都和他打着招呼,有人喊道:“土耳其烤肉是什么呀?”“土耳其烤肉就是土耳其的烤肉呗!”红姐姐回答到。又有人喊,“那巴西烤肉呢?”“问度娘去!”忙着支烤肉架子的红姐姐有点不耐烦了。

“今年的新兵不错么,啊,看看,一个个都细皮嫩肉的,呵呵。”只见一个花白胡子的老头笑呵呵的看着院子中间的帅哥美女们说道。“督公,要不今晚。。。。。。?”“呵呵,你这小伙不错么,呵呵,”那老头边说边拍着跟在身旁搭腔的酒糟鼻子的肩膀,“呵呵,年轻人,很有能力么,呵呵,我考虑下给你个师长干干,呵呵。”老头说完,看着那些帅哥美女,抄起酒葫芦喝了口酒,满意的踱着方步离去。

“这孩子是谁?怎么新兵里还有未成年啊?”黑丝指着坐在地上看漫画的愁绪说。“我系席岁的小loli!”愁绪嗲声嗲气的大叫着。“这个死宅,又开始卖萌了。”旁边烤肉的红姐姐实在受不了了插嘴说道。愁绪听了这话腾的站了起来,“怎么样?你个死宅想单挑啊!”红姐姐斜视着瘦弱的愁绪,语气带着轻蔑的说。只见愁绪丢掉漫画,手伸进口袋掏着什么。“坏了,看来要动家伙了。”看热闹的人群中有人低语着。只见愁绪抠抠缩缩的从口袋里掏出一块红布,迎风一展,上边赫然写着“玉龙第一傻瓜,笨红の傻里傻气”几个大字。红姐姐一看气的直冒烟,比他烤肉的烟煤烟还大,他捋着袖子就要揍愁绪,可被旁边的人拦了下来,他只能看着举着旗子的愁绪忿忿的说:“你别想吃我的烤肉!”“我才不吃你的烤肉呢,我喝可乐。”说完,愁绪打开一听富含塑化剂的可乐津津有味的喝了起来。

“啥时候才能转正啊?”编号3605的新兵嚷嚷着,“再不转正我造反了!”“噤声!”老D用他那刚擤完鼻涕准备往鞋帮子上抹的手一把捂住了3605的嘴,“小声点,被他们听见了可有苦头吃了。”“他们,他们是谁?”黑丝不解的问道。“看见了没有,就刚才那个酒糟鼻子的彪形大汉,他是这里的牢头,手段毒辣,你刚才那话让他听见有你受的!”“真有这么厉害?”3605还是有点怀疑。“你以为呢!”小子接过话茬说,“上次就有个乱说话的家伙被他带进黑屋子,一通收拾,最后捂着屁股,撇着腿出来的。”愁绪听到这下意识的摸了摸屁股,“想什么呢!人家是打板子,不是。。。。。。!”小子一巴掌拍在愁绪身上。

“还不让人乱说话了,什么世道,难不成让我学他们不成!”棒棒糖嚼着棒棒糖指着屋檐下愤愤的说。屋檐下黑压压的一大群人,像木头一样站着,没人面前一个洗脚盆,他们把头埋在水里,据说是想加入海军,正在苦练潜水呢。

“还有那个浓眉毛的叫八六的家伙,你看他的眼神,老是瞅着人家的钱袋子。”“我的钱,我的钱!”听到钱正在数金子的毛毛叫了起来,“还我钱,还我钱!”这孩子啥都好,就是财迷,自从上次贪财的八六没收了她的金子,她就跟得了失心疯了一样,只要一提钱她就抓狂。“我的钱!我的钱!”八六贪财是出了名的。他升迁要人随份子,孩子满月也要人随,他这个月光孩子满月都满八回了。

“再看那个卖煎饼的,注意看他右手的虎口。”“那是拿刀的手,”小子抢过话茬说,“因为我是厨师,我也有,不过我拿的菜刀,他拿的肯定不是菜刀。”一说起厨师,小子萎靡的小眼睛竟然发出灼人的光芒,他不光会切墩,还能做一手好点心,他曾经说过,他要把他的点心卖到全世界。

“看到没有,城门楼子上的虎头旗,那里边还有一个,很少有人见过他,他的手段更残忍,他看见没穿衣服的就给人家穿,穿上了再脱,脱了再穿,活活的把人折腾死。”“太可怕了!”黑丝说话的声音都变了。

其实有一点老D没说,他只是默默的注视着天边的那团黑云,那才是最可怕的地方。老D总觉得黑云深处有一双眼睛观察着新兵营每个人的一举一动,有时可以觉察到那里有一股强大无比的能量,那能量之强大常人无法想象,他可以让一个新兵瞬间蒸发……。

新兵营的日子不总是单调无聊的,偶尔也会有一些转正的人回来转转,算是慰问。这不,说来就来,只见大门开处,几个风姿绰约的女子走了进来,领头的是一个叫翠花的,她笑盈盈的和新兵打着招呼,嘘寒问暖。“她么,以前是卖酸菜的,后来看到了一个叫什么重走唐僧路的活动,就扔下酸菜坛子跟人跑了,”老D给黑丝介绍说,“说是去取什么菠萝经……。”“这个我知道,”小子插嘴道。“你看过?”“我吃过。”唉,都胖成啥样了还想着吃。还别说,翠花扭着腰的样子,还真有一股成熟女人的味道。“哎呀!”说时已经迟了,那时可真快,一个榔头结结实实的砸在了老D头上。“我这回又没说什么。”老D捂着脑袋朝翠花大喊。“你是没说,可你心里想了,就该发榔头!”翠花依旧笑盈盈的说着话,手里还拿着榔头。没办法,新兵就是给老兵欺负用的。“快看,美女!”旁边有人大呼。那是传说中的十二妹朵朵!只见她穿着一件橄榄绿色的马裤,脚蹬油光铮亮的马靴,拿着马鞭在手心轻轻拍打着。老D看着那一双美腿,不觉痴了。

“水水,咱俩对诗吧,”小子觉得闲的无聊,想找个事打发时间。“没空!”水水拒绝了小子,“有这心思我还不如去给笑忘忧盖楼呢!”水水话音未落,只见旁边的一个美女露出十八颗牙齿大笑着,捶了水水一拳,那美女笑的很暧昧,水水很受用。“哎,对了,小子,你家的鱼缸里有罗汉鱼,血鹦鹉,另外一种是龙鱼吗?龙鱼属骨咽鱼科,中国大陆称为“龙鱼”、香港人称之为“龙吐珠”,台湾人称之为“银带”、日本人称之为“银船大刀”……”“我明天就把他炖了!”小子懊恼的打断了水水的显摆。

院子里看似气氛轻松平静,其实也是暗藏杀机的。除了酒糟鼻和贪财的86,接下来就要数姓顾的了,那小子没事总拿着报纸,他用报纸遮着脸,眼睛却不时的从报纸上沿向外瞄着。据说他老婆对他很刻薄,很少给他零花钱,所以他口袋了的钱最多只能买一串烤肉。竹竿一样的英子在院子里来回转悠着,旁边跟着一条土狗。“看,狗。”黑丝边叫边擦口水,“真是条好狗,”老D咽着口水也夸赞着,回头看了看小子,“我只会炖,炖才有成就感,烤一点技术含量都木有。”小子说完,三个人不约而同的看着一直沉默不语埋头擦枪的阿卡。阿卡喜欢枪,所以没事就擦,可隔壁侯三那白眼狼都在咱家南池子放炮了,你说你们这些拿枪的怎么就只知道擦枪啊!“我一个短射,绝对爆他的狗头,”阿卡吹嘘着自己的枪法,“等我交完公粮先。”

狗肉的事定下之后,老D继续教育着黑丝。“前两天有个新来的MM,就因为一句找帅哥视频,就被酒糟鼻子的踢了出去,那可是真踹啊,人家又没说果聊,所以你这露脐装要小心了。”“我没有露脐。”黑丝一边狡辩,一边把衣服下摆往肚脐下使劲的拉。“这个事毛毛知道的,好像还差点被拐去,是吧毛毛?”只见毛毛点头如捣蒜,“现在知道命重要还是钱重要了吧?”“命,不,钱。”唉,这孩子。

“喂,你也听着点,别只顾看着红姐姐流口水,”老D对着小李子喊道。“这次真没有,我是看红姐姐的烤肉快熟了。”这句话比圣旨还灵,一听到肉熟了,霎时间院子里鸡飞狗跳的,差点没吧烤肉摊挤翻。老D摇着头叹着气也跟了过去。看着铁钎上比小蚯蚓还细的肉丝,老D感叹的说:“看来还是翠花家的烤全牛过瘾。”“你去吃烤全牛去,不好吃别吃!”红姐姐一把夺过了老D手里的烤肉扔在了地上。“怎么那老的沉不住气,这小的也沉不住气呢,现在的人是怎么了”老D慢条斯理的说着,捡起了沾满灰尘的烤肉大嚼了起来,顺手抄走了一碗红烧肉。看着红烧肉的老D,眼中充满柔情,“红烧肉,我的亲亲,我的最爱!”

夜色慢慢落了下来,吃的滚圆的新兵们懒得动换,斜七竖八的躺在院子里闲聊,压埋带自言自语的说:“啥时候才能转正啊?”传说在月圆之夜,一直怪鸟会从天而降,带走修成正果的新兵。“鸟人呐,带我走吧!”压埋带大声的哭喊着。没有人去劝他,因为他说出了大家的心声。没人说话,只有那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在院子里回荡。。。。。。。。。。



————明天,六月十九号,本人注册铁血就满一年了,俺是真穷,没钱办酒宴请四方,只能作此文博诸位一笑,只盼各位大发慈悲,赏两个金子,好买肉夹馍庆祝下,能买下红烧肉更好,有红烧肉那就是过年了!谢谢捧场哈。


本文内容于 2011/6/18 22:10:47 被dkkzs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