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 南 疆

泱泱中华威不再,蠢蠢鼠豺占若狂;

唐宗汉祖掩面泣,一代天骄费思量。

万里长城今犹在,千年疆域昨变样;

先辈积弱已如此,我辈和谐既安康。

神州万里尚难管,海疆让他又何妨;

美日印菲越印尼,我为绵羊尔是狼。

武将惜死文爱才,攘外安内顺理章;

尔等平头小百姓,饶舌费脑枉国殇。

天下大事为稳定,谁非国是棒一场;

轻重缓急国之谋,我等未师李鸿章。

航母难造锥不利,让我用甚保海疆。

站着说话不腰疼,你做主席仍原样;

嘻嘻哈哈幼童子,当我太监阳痿郎。

今朝议事中南海,群策群力杀破狼;

昭告三军村妇男,不打不占不投降。

难得汝等有威志,我吃山珍你喝汤;

打仗一回实不易,毕竟有事好商量。

商量商量又商量,最后决定让让让;

听罢定论无言对,心肺炸膛去造枪。

扛起大刀猎叉棍,老子独自灭豺狼;

出师未捷身先死,醒后方知梦长长。

铁血宰相咱不是,今生又未做帝王;

南柯梦里血气盛,徒给华人留笑场。

吃饱喝足ok去也,后庭花开太平像;

来世甘当阿斗子,管他疆土亡不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