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黎巴嫩战争中的梅卡瓦坦克的表现(译文)

sxbs679 收藏 6 5206
导读:梅卡瓦坦克在第二次黎巴嫩战争中的表现 黎巴嫩 2006 作者:David Eshel (已退役) 本文来源于2006年12月的坦克杂志 梅卡瓦4型坦克 梅卡瓦4型坦克是梅卡瓦(战车)的最新改进型,与先前的型号一样,它的装甲及生存能力是优先考虑的性能指标。改型坦克于2004年开始服役,战斗全重为65吨,采用新型前置1500马力柴油发动机,与采用1200马力柴油发动机的梅卡瓦3型相比,在最高速度和功率重量比方面有所提高。驾驶员座位位于坦克炮塔前部的左侧(该位置有用于改善倒车驾驶的倒车影像屏幕),炮塔中

梅卡瓦坦克在第二次黎巴嫩战争中的表现

黎巴嫩 2006

作者:David Eshel (已退役)

本文来源于2006年12月的坦克杂志

梅卡瓦4型坦克

梅卡瓦4型坦克是梅卡瓦(战车)的最新改进型,与先前的型号一样,它的装甲及生存能力是优先考虑的性能指标。改型坦克于2004年开始服役,战斗全重为65吨,采用新型前置1500马力柴油发动机,与采用1200马力柴油发动机的梅卡瓦3型相比,在最高速度和功率重量比方面有所提高。驾驶员座位位于坦克炮塔前部的左侧(该位置有用于改善倒车驾驶的倒车影像屏幕),炮塔中容纳其余的乘员和120毫米滑膛炮(携带48发炮弹)和同轴机枪,及可由内部装填的60毫米迫击炮。此外还有一挺顶置机枪,该机枪可由指挥员从坦克内部操作开火。坦克主炮具有新型的压缩气体后座系统和隔热套。坦克的观瞄系统(TST)通过4部置于加强硬质外壳中的摄像机来获得周围地形全方位360°的昼夜视频图像。梅卡瓦5型坦克已在研制中,有人认为其可能采用140毫米主炮。

Wadi Saluki 之战

据回忆,该战斗是第二次黎巴嫩战争中最激烈的战斗之一。在此次战斗中,梅卡瓦4型坦克在它的首次、也是最后一次战斗检验中证明了自己的价值。

当时以色列部队在向Litani 河推进中——就在联合国调停停火开始生效的几个小时前——一队来自于401装甲旅的梅卡瓦坦克在受到真主党武装的激烈抵抗下开始穿过 Wadi Saluki 。战斗命令中将象 Saluki 一样的山谷形容为“通向 Litani 河的咽喉要道”,它是该旅在停火协议生效前——这项协议是由政治决策者做出的生死攸关的决定,其在战后将产生重大影响——所面对的快速横扫黎巴嫩南部地区行动中关键目标。

军事专家批评此次 Saluki 战斗是整个黎巴嫩战争中所犯的所有错误的缩影。士兵们用了一个星期的时间象呆鸭一样等待命令,而那些命令两次下达又两次被取消。这个情形表明了参谋总部在整体上缺乏明晰性和信心,以及由政治决策层面指导这场战争的情况。

穿越 Saluki 意味着部队和坦克必须要爬过一座陡峭的山坡,这样他们就会暴露在山地两侧的攻击火力之下。作为162师的指挥官,Guy Zur准将很清楚他的坦克部队所面临的危险,因此他将Nahal 旅的步兵部署在Andouriya 和Farun村庄外的高地上,为从下面通过的装甲纵队提供掩护。

由Moti Kidor上校的指挥的401装甲旅的梅卡瓦坦克等待向 Litani 推进的命令已接近一星期了。他们两次收到命令出发,但就在他们开始向前行进时随即又被命令停止前进,最后,在8月11日这天,将近下午3点时,命令最终下达了,但是命令对于旅部参谋人员的疑问并没有作出解释:为什么在联合国即将批准停火协议前的几小时向 Litani 推进?但是,命令是坚决的,于是晚上8点钟,坦克部队开始行动。问题是,在过去的一个星期里,真主党的战士们一直在等待,他们关注着 Kidor 部队的每一步行动。由此,真主党的指挥官意识到以色列人西进的唯一道路必须通过一处陡峭险峻的干涸河道的斜坡,而在这些地带,他们已经部署了先进的俄制AT-14 Komet 反坦克导弹,且都处于良好的发射位置。

真主党已经为这种战争形式做了充分的准备。2005年11月22日,真主党对al-Ghajar村发动了袭击,目标是俘虏以色列国防军的士兵。当时的指挥官Udi Adam将军在其事后的报告中称,这是“真主党第一次使用其全部的战术智库”,报告揭示了这样的事实:他们的一辆梅卡瓦坦克受到来自于不同类型的反坦克导弹的不下于七次的攻击,但没有任何一次攻击击穿它的装甲,同时所有的坦克乘员都未受伤害地逃脱了攻击。伊朗的军事指导人员曾经非常严肃地对待al-Ghajar村事件,并从德黑兰向位于贝卡谷地的训练基地派来了反装甲专家。伊朗的坦克专家查看了在al-Ghajar村行动中拍摄的视频录像,录像中明白无误地显示了梅卡瓦坦克受到的攻击痕迹。在仔细研究了这些视频后,他们着手寻找梅卡瓦坦克的“盲点”,在这些“盲点”上,梅卡瓦坦克对于AT- 14 Kornet 和 RPG-29V火力攻击的防御可能比较脆弱,他们希望在将来的行动中采用这种攻击方法。

当坦克开始向山下运动并进入Wadi时,领头连队的两辆坦克立即受到了攻击,其中的一个坦克指挥员受了致命伤,现场看到很多具有致命串联装药的激光导引弹头的Kornet反坦克导弹穿透了梅卡瓦4型坦克先进的装甲。这是此种坦克所面对的第一次攻击。一名预备部队指挥员带队冲上去进行救援,他率领6辆坦克,以除了梅卡瓦4型坦克外几乎没有其他坦克能够行进的仰角,爬上了陡峭的山坡到达山谷顶部。当时数百枚导弹从高地上向行进中的坦克发动突然攻击,他们几乎是在劫难逃了,但他们最终还是爬上了远处的陡坡。在此次行动中,共有两个连的24辆坦克参与,其中11辆坦克被反坦克导弹击中。

从战斗中撤离伤员

真主党战士从有利地形向坦克装甲的薄弱部位一枚接一枚地发射导弹。坦克指挥员发了疯般地呼叫空中和炮兵支援,但是鉴于在场的Nahal旅步兵的巨大的数量,北方指挥部放弃了向炮兵部队或者直升机炮艇寻求火力支援的做法,怕此举会伤及友军部队。因此坦克部队只好进行自我防御,最后他们到达了山谷顶部,向真主党的反坦克导弹阵地发起了暴风雨般的攻击。当这一切都结束后,旅指挥官清点人数,令他吃惊的是,所有的成员中只有4人阵亡,但是有几十名人员受伤,幸运的是,他们中的大多数受的是轻伤。在后来的 Saluki 战斗的总结报告中,Kidor 上校说,这次战斗是“梅卡瓦4型坦克的完胜”。“如果这些坦克是前几代的没有装备最先进技术和主动自我保护机制的坦克,也许会有50名乘员牺牲”,上校满意地强调道。

在火爆的战斗中发生了两件相当惊人的事件,值得再三玩味:一辆梅卡瓦4型坦克被一枚串联装药的导弹击中,导弹穿透了装甲进入后部舱室,击中一枚储存的弹药,引发了火情,尽管随后触发自动火灾抑制系统,但还是造成了两名炮塔中乘员受伤,他们被疏散出去并有两名后备成员代替了他们的位置——之后该坦克继续投入战斗。另一辆坦克的120毫米主炮被一枚“幸运”的导弹炸飞,但坦克乘员们设法将其驶回了边境地区,那里的一个野战军械修理队为其更换了炮管,该坦克在几小时后又重返战斗。

对在2006年的第二次黎巴嫩战争中的梅卡瓦坦克的总体评价

在2006年的黎巴嫩战争行动中共使用了4种型号的梅卡瓦坦克,包括梅卡瓦4型,梅卡瓦2D型(具有独特的楔形炮塔),梅卡瓦标准2型(大部分配装给了后备部队)和梅卡瓦3Baz型。

在战斗的后期,以色列国防军装甲部队的指挥官Halutzi Rodoi准将被问及如何评价他的坦克部队的表现,特别是从此次战斗中吸取的如何对付真主党发射的、目标是让人觊觎的在黎巴嫩战争中第一次崭露头角梅卡瓦4型坦克的先进的反坦克导弹的经验教训。按照Rodoi将军的说法,梅卡瓦坦克证明了它良好的防护性和即使被穿透后仍可以把风险降低到最低的优良设计。

以色列国防军在战斗中使用了几百辆坦克。根据官方报道,大约10%的的坦克被各种各样的武器击中。在被击中的坦克中有不到一半的坦克被穿透。总体评价认为,如果坦克采用的是常规的设计,那么对于乘员的潜在风险将大得多。一名担任前锋的装甲旅的上校指挥官在一次采访中提到,在战争期间,他的部队受到了几百枚反坦克导弹的攻击,共有18辆坦克被严重毁损。根据统计,其中真正被导弹穿透的有5到6辆,仅两辆坦克被完全摧毁,并且都是被超多装药的简易爆炸装置(IED)摧毁的。

梅卡瓦坦克的独特设计的目的是把由空心装药爆炸产生的粒子射流所引发的(射向炮塔内部的碎片)的风险降到最小。所有型号的梅卡瓦坦克都使用火灾阻延容器来储存弹药,以防发生致命的第二次爆炸。同时坦克配备了快速灭火系统,该系统可以消除弹药的诱爆。因此,在遭到击穿装甲的导弹对贮存弹药的攻击后,只有极少数的坦克遭遇了灾难性火灾的伤害,这就有效地降低了对乘员产生致命烧伤的危险。

一些坦克,特别是装备了LIC城市作战成套组件的坦克,在底板下装备了壳状防护板以抵御重型地雷和腹部爆炸装置的攻击。有几辆梅卡瓦坦克和重型AFV遭遇了此类爆炸装置的攻击,其中一些装置的重量超过了150千克。尽管重型装甲车辆被认为不大可能在这种攻击中幸存下来,但是这种经过升级的装甲车辆显示了对乘员的有效保护。有些车辆中的乘员不但在这种攻击中生存下来,并且只受到轻微的伤害。有一辆梅卡瓦坦克受到这种腹部爆炸装置攻击,该装置中的炸药重量超过了150千克,但只有一名乘员身亡,其余6名乘员受伤(其中一些人当时是待在坦克后部的乘员室中)。尽管乘员受到了损失,这个事件却可以被看做是新型梅卡瓦4型坦克具有有效保护能力的证据。为了减少这类威胁,在有高风险的道路上使用了具有重型装甲的D-9型推土机行驶在坦克的前面,这样就可以诱爆这类IED爆炸装置,把伤害减到最小,以便为后续的坦克开辟道路。

以色列国防军装甲部队一直以来在检查战斗后坦克的击中点的统计分析方面投入了极大的精力,这样做是为了建立新的战术及技术。这个程序的创立者是Israel Tal少将,他是“梅卡瓦坦克之父”以及受到世界公认的顶级坦克专家之一。

在1973年的Yom Kippur 的战争后,Israel Tal将军领导了一个研发小组,该小组对以色列独特的战场的特点和从前面的战争中所得到的教训进行了综合考虑。在Tal将军的命令下,一个由专家组成的特别小组检查了每一辆坦克的被击中点,当时这些坦克还在战场上,在取得这些数据后,他们进行深入的调研以开发一些对坦克乘员可以提供有效保护的措施,这些措施形成了独特的梅卡瓦坦克工程计划的基础。一个类似的调研小组已记录了在黎巴嫩危机中使用的坦克所受攻击的攻击点,并为由专家组成的评估小组进行进一步的详细评估而提供了一份完整的报告,这些评估专家已经着手仔细查看这些报告,他们考虑到如果达成的脆弱的停火协议失效,冲突还将继续的话,必须马不停蹄地作出必要的补救措施。

在对其反装甲战术和武器进行了评估后,真主党战士使用了更加重型的、更具威力的反坦克导弹,其中包括Metis M和AT-14 Kornet来对梅卡瓦4型坦克进行攻击。其中Konkurs, Fagot 和RPG-29用的最多,它们被用来攻击防护较弱的梅卡瓦3型和2型坦克,而那些非串联装药的反坦克武器,如Tow, Fagot和RPG之类的则被用来攻击其他目标,如AIFV。使用最少的是AT-3 Sagger和非串联装药的RPG武器,这些武器被认为已经过时,但对于在建筑物中寻求庇护的部队来说仍然是非常致命的。

总的说来,几乎有90%的坦克曾被有串联装药的弹头击中过。一般来说,真主党战斗人员攻击梅卡瓦4型坦克的优先性要超过梅卡瓦2型和3型坦克,同时对坦克进行攻击的优先性要超过对AIFV。在2006年初的以色列与黎巴嫩的冲突中,以色列的关切点是一份关于真主党武装拥有俄国产的Kornet反坦克导弹的报告。不过,具有串联装药的RPG-29 Vampir反坦克武器同样也引起了他们的注意。当时甚至有谣言说,真主党已经拥有了大名鼎鼎的TBG-29热气压(thermobaric)弹药,但该型武器在战斗行动中最终没有被确认存在。

据估计,真主党在黎巴嫩南部约4000多名作战人员中的500到600人被分成了5到6个坦克攻击组,每个组配备了5到8枚反坦克导弹,而其余的备用弹药则存放在经过加固且伪装良好小型掩体内,这些掩体是为了防备以色列的空袭而修建的。真主党武装采用的另一种战术是,真主党的坦克攻击组静待于经过伪装的掩体或房屋中,他们把巨大的IED爆炸装置埋设在已知的以色列坦克的进攻路线上,一旦一辆以色列坦克触发了其中一个装置,真主党武装人员就会向现场发射迫击炮弹以阻止以色列救援队向前冲,同时用RPG攻击侧翼包抄过来的以色列坦克较为薄弱的后部。以色列国防军(IDF)企图以重炮火力,烟幕和行进中的特制的MEDEVAC梅卡瓦坦克进行应对,以疏散伤员。后来梅卡瓦坦克的乘员改变战术并减少了真主党战术所造成的损失,这个过程花了一些时间。这些战术包括在怀疑有高风险的地段让步兵人员下车伴随坦克前进,通过短兵相接的战斗来摧毁敌方的掩体,以及在炮火中使用D-9重装甲装备进行抢救行动。

坦克乘员的战斗训练不足和缺乏远见的节约资金优先的问题

在过去的6年里,以色列国防军的主体经常参与的是在西岸和加沙地带的低强度城市反恐作战。所有常规部队,包括坦克乘员接受的都是小规模步兵警察行动训练,这些训练绝大部分是没有装甲装备的行动。这次战争证明,当这些构成以色列国防军的主体的年轻应征者,在仓促的训练后被投入到战斗行动中时,其结局是多么令人痛苦。事实令他们的指挥官感到茫然失措,在黎巴嫩的坦克战斗中,与具有高度准备和先进装备的敌人作战对于这些年轻的战士来说是一种全新的局面,尽管他们在战斗中已经证明了自己的勇气。其结果是,以色列的坦克兵们不得不在战斗中再次快速适应新的作战程序。在战争伊始,几辆坦克由于驾驶员的经验不足而失掉了履带,特别是在山地和崎岖不平的地形行动时,这些坦克不得不避开埋设地雷的铺面道路行驶。同时,在Intifada ,装甲部队的防卫部门的高级指挥官没有收到特别优先的指示。缺乏长远目光的预算削减对装甲部队造成了严重的损耗。其结果是,战争开始后,坦克缺少基本的反制反坦克武器的装备,如及时烟幕发射器、激光警报探测器和红外干扰器。虽然在战争后期这类装备被紧急供应给了部队,可是已经造成伤害,无法弥补了。“要钱不要命”是几名装甲部队高级军官战后指责当局的说法,这表达了他们对防卫部门拒绝为以色列坦克安装反火箭系统提供资金而感到失望的心情,他们宣称,士兵们将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这些军官们所指的是几种系统中的一种名为Trophy的新型而独特、由以色列研发的主动保护系统,该系统可以在如梅卡瓦4型坦克之类的装甲车辆周围形成一个半圆形保护区域。Trophy的设计包括4具平板式的天线和一部安装在车辆上的搜索雷达。适当安装后,该雷达组合的视野可以覆盖全方位360°角。当有武器向该车辆开火时,内置计算机会将来袭武器信号转化为靠近的矢量。一旦来袭武器开火,计算机就会计算最佳时间并自动发射反制弹药。其反应动作来自于两具安装在车辆两边(一边一具)的发射器,该发射器具有旋转功能,因此能在计算机的指挥下向任何方向开火。这些发射器发射反制弹药,这些弹药通常是一些类似于霰弹枪弹的小金属弹丸。

如果当时拥有这些措施的话,梅卡瓦坦克乘员在面对射向他们的即使是第三代的反坦克武器时,也会有高得多的生存机会。

总结梅卡瓦坦克的表现,特别是最新型的梅卡瓦4型坦克,大多数坦克乘员都同意,尽管承受了一些损失,在战术行动中也存在某些重要缺陷,这种坦克依然在其参加的首次高饱和度战斗中证明了自己的价值。一致意见的是,如果没有这些具有很好防护装甲的坦克,他们付出的代价会高得多。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