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内战持续一周 克钦武装请求中国调停

中国人中华魂 收藏 17 10123
导读:根据一个位于华盛顿的缅甸流亡组织昨天提供的照片,克钦难民带着家什向中缅边境逃难。 中缅边境的缅甸政府军与克钦独立武装爆发战事已逾一周,目前仍无停火迹象。 克钦独立军副总指挥Gun Maw将军昨天向媒体透露,克钦独立组织曾在本周二致信北京,希望中国政府能够在缅甸政府与该组织之间扮演“调停人”角色。 Gun Maw说:“关于这封信,我们试图实现与政府的双边和平。然而,即使实现了16年前的停火协议,也未必有扎实的结果。所以这次我们希望北京能作为调停人参与和平进程。这就是我们在两天前发出信件的原因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根据一个位于华盛顿的缅甸流亡组织昨天提供的照片,克钦难民带着家什向中缅边境逃难。


中缅边境的缅甸政府军与克钦独立武装爆发战事已逾一周,目前仍无停火迹象。


克钦独立军副总指挥Gun Maw将军昨天向媒体透露,克钦独立组织曾在本周二致信北京,希望中国政府能够在缅甸政府与该组织之间扮演“调停人”角色。


Gun Maw说:“关于这封信,我们试图实现与政府的双边和平。然而,即使实现了16年前的停火协议,也未必有扎实的结果。所以这次我们希望北京能作为调停人参与和平进程。这就是我们在两天前发出信件的原因。”


冲突的直接后果是导致大量当地民众逃离家园。克钦独立组织负责民政事务的官员Doi Pyi Sa昨天上午称,自上周四以来,已有超过1万名克钦人成为难民,其中一些则穿越中缅边境进入中国避难。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昨天首次就缅甸冲突表示,“我们正密切关注缅北地区有关事态的发展,呼吁缅甸冲突双方保持冷静克制,防止事态升级,通过和平谈判解决分歧。”


洪磊同时否认中方拒绝缅甸难民入境避难的传闻,“冲突发生后,一些缅甸边民暂时进入中国境内投亲靠友。中方按照一贯做法,从人道主义出发,提供了必要协助。”


想争水电站收益


Gun Maw说,“我们与中国当局以及中国公司保持着良好关系,为什么他们呼吁要更进一步的安全保障呢?”谈及克钦独立组织是否与中国官员讨论最近发生的冲突,Gun Maw说冲突至今双方尚未有官方层级的对话,不过克钦独立军一直在向中方通报冲突进展情况。


有传言说,缅甸空军已派出战机至克钦邦首府密支那,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已接到命令,击落任何穿越中国边境的缅甸飞机,Gun Maw说,“也许解放军一些地方上的指挥官说过这些话,但我不能确定这些命令是否出自北京。”


据信,伴随近年来中国对缅甸的投资热潮,目前有几万中国商人、工人、技术人员生活在克钦邦。“一旦地区局势不稳,就会波及生活在此的每一个人,我已下达命令,要求克钦军队保障中国公民的安全。”Gun Maw说。


克钦邦目前有中缅公路、中缅铁路、中缅石油、天然气管道以及两个水电站,是中国为提高能源安全而建设的项目,中国担心战事持续会危及这些项目的进展。虽然中国本意是想要援助缅甸发展,但在克钦独立组织看来,这是缅甸政府扩展势力范围的阴谋,一些克钦人希望以这两座水电站为要挟,从这一发展项目中获取财政收益。


克钦独立军发言人La Na昨天就声称,冲突爆发的直接原因是缅甸政府军试图控制克钦独立军势力范围覆盖下的太平江水电站周围地区,这一地区离中缅油气管道仅数公里之遥。La Na抱怨这些项目实施过程中没有得到当地民众和包括克钦独立军在内利益相关者的同意,他还声称这些经济利益将中国推向缅甸政府一边。“当我们和大坝上的中国公司人员接触时,他们的反应是已经和缅甸官方有过协议了。”


La Na声称,尽管克钦独立军反对修建密松大坝(Myitsone dam),但并不反对其他水电工程。“我们想在这些项目上拥有发言权,确保这些大坝的收益也可以造福克钦人。”他声称缅甸政府军的短期目标是完全控制通往中国的通道。


7000难民藏身丛林


目前,中国在克钦邦建造的两座水电站周围村庄已人去楼空。本周早些时候,克钦独立组织在其位于拉咱的指挥部附近开设了6个临时的难民营,有超过7000名难民在缅甸丛林里搭建帐篷藏身。


克钦独立军副总指挥Gun Maw将军昨天还表示,“在今日与缅甸政府军的小规模冲突中,克钦军第4旅在缅甸掸邦北部捕获6名政府军士兵,其中包括一名军官。”


Gun Maw表示,克钦邦发生的冲突可能对整个缅北地区造成更大的不稳定,除非缅甸中央政府自身下定决心寻求冲突的和平解决。这位克钦独立武装的军官说,自从政府军上周发动袭击以来,中缅边境上的缅甸各少数民族武装变得更加团结。“我们将保卫我们的土地,直到最后被迫使用游击战术。”他补充道。


Gun Maw说,在战斗打响之后,“克钦独立军”已经与周边另外5个缅甸少数民族武装达成同盟协议,共同对抗缅甸政府军的进攻。



15日晚,克钦独立武装还炸毁了克钦邦西部地区通往缅甸政府控制区域的6座桥梁,试图阻挡缅甸政府军的进攻势头。其中有两座桥梁位于著名的“史迪威公路”上,“二战”时中国远征军正是通过这条公路进入缅甸密林与日军作战,而目前这条又被称为中印公路(Ledo Road)的缅甸主要交通干道,由缅甸军政府背景的Yuzana公司经营,据信实际控制者是缅甸富翁Htay Myint,他曾因与缅甸军政府过从甚密而遭到西方一些国家的经济制裁。据悉,这两座桥梁是由“克钦独立军”第2旅第14营采用埋设雷管定向爆破的方式炸毁的。


第2旅第16营则负责炸毁了加迈至帕岗公路上的两座主要桥梁,这条公路对于缅甸经济至关重要,因为帕岗地区正是缅玉的主产区。而第2旅第26营则摧毁了位于克钦邦西部场平至南木地之间的两座桥梁。


目前有关克钦军事冲突的详情很难被外界获取,所有消息基本都由亲克钦独立武装的流亡媒体发布。


“我们试图实现与政府的双边和平。然而,即使实现了16年前的停火协议,也未必有扎实的结果。所以这次我们希望北京能作为调停人参与和平进程。”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个人觉得是我们新中国的外交传统需要随着国家经济地位的发展作相应调整了,毛、周建国初期建立了不干涉内政等5项基本原则是基于当时新中国刚刚建立需要结交更多的国际认可,不等不牺牲有些小利益以迫使别人不得对中国内政横加干涉而设立的门槛。但时至今日,国际环境已完全不同。我们的海外利益不断延伸,全球化进程也不断融合,确实需要考验中国新一代领导人的国际政策智慧,既能承上启下,又能发扬新意,即如何能不断提高我们保障中国自身海外利益的实际需要,又能以德服人,师出有名,做到既王道又不霸道,我相信东方的价值观会比美国人推行的颜色民主制度一样有优势在全球蔓延。这个该是我们的政府智囊团和政策编撰指导们该倾力作为的方向。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