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则是个外来语,但“原则上”绝对是中国人创造的一个名词。它与原则当然有着十分紧密的关系,表面看起来是一个意思,犹如一个人,有大号也有小名一样。其实不然。原则与原则上,差别远了去了。所谓原则,就是执行的标准,遵守的规范,奉为圭臬,尊为信条。任何人、任何时候,都不能违反。而“原则上”则是:这么做是违反原则的,但是出于这个那个原因,是可以找个借口,寻个理由,偏向一点,违背一下。小学生造句,有“本来……可是……”,“原则上”有点类似。

“原则上”其实是游离于原则之外的。很多事情,一旦说是原则上,那么就意味着有回旋的余地,有活动的空间,可以不那么原则了,可以变通、变更甚至是变卦。比如多少年来,我们一直强调,原则上不准公款出国旅行,原则上不准用公款请客送礼,原则上不准公车私用……可是实际上,上述“三公”每年消耗掉的人民币要以数千亿计,你说这个“原则上”顶屁用!

另一方面,“原则上”又是凌驾于原则之上的。有“原则上”就有“原则下”,原则下就是不遵守原则,但又打着原则的旗号,干着违背规则的勾当。提拔干部,任用官员,原则上应当尊重民意,应当实行民主集中制,可是那些跑来的官、买来的官,有几个是通过正常途径即走原则轨道得到的?我在部队时,提拔干部原则上要求有高中以上学历,有一次提拔了一位副科长,引起大家质疑,说是他根本没上过高中,怎么可以提拔?后来有关部门出来解释:看错档案了,把高小看成了高中。再说了,原则上不提拔,并不是一律不提拔,此人表现优秀,没有违反规定!我回到地方后,关于担任县(处)级领导职务的条件是:一般(大概就相当于“原则上”吧)应当具有大学专科以上文化程度和在下一级两个以上职位任职的经历。可是我所知道的一个人,中专学历,水平稀松,政绩平平,也没有两个以上单位的工作经历,然而却被“破格”成了局的“一把手”。

由此看来,原则与原则上,是既有联系,又有区别的两个概念,关键在于怎么掌握,如何利用。该用原则的时候,可以讲讲原则,也可以谈谈“原则上”;可用“原则上”的时候,也可以真正原则一下。文友刘兴雨兄曾出一副上联:“行潜规则,走上层路,老鼠可变虎。”我对之曰:“使暗权力,当下流坯,小妖能成精。”一切以对象、条件为转移。某省规定“本科肄业原则上按专科毕业对待”,这可以理解成:一般、通常情况下,要按专科对待(这叫原则);但是,如果你有关系,公了关,找了人,送了礼,你就可以按本科对待(这叫原则上)。

我曾请教一位英语老师,在英语中,原则与原则上有区别么?他认真想了一想,说还是有区别的,原则就是“principle”,“原则上”应当翻译成“In principle”。按英语的意思,“原则上”是比原则还要原则的,高一级,更强硬,更刚性,不可通融,不可调和,丁是丁,卯是卯,童叟无欺,说一不二。然而老外错了。他们不知道,我们的“原则上”在很多时候,其实是一种非原则、软原则,是橡皮泥原则、擦边球原则。很多事情即使不符合原则,也会在原则的名义之下,将就一下,灵活一下,凑合一下,勉为其难、削足适履、牵强附会地就办成了。原则上成了假公济私的挡箭牌和遮羞布。

“原则上”说不清,道不明,剪不断,理还乱,是一本糊涂得不能再糊涂的糊涂账。唉,别提它了,洗洗睡吧,快11点了,按说,不,原则上也是该睡觉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