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科大与高校改革,你看明白了么?(转载)


——自古以来,就没有一样外来东西或文化能够以其原本的面目存在于中华之大地上,所以南科大的改革是凶多吉少,虽然我乐观其成。


——南科大的改革,成功了,它将对中国高校教育带来很大影响;失败了,它将带来更大的影响。


——高校的本质改革早已轰轰烈烈的开始了,只是它压根就不会存在于像南科大这样处于媒介风口浪尖的地方,而是在……


——中国未来一定会成为科技和经济强国,但其成为强国的途径可能会大大出乎你我意料。我不说可能,说一定!


——你所认为的基本上都是错的……


老规矩,别人的文章我一般是不会转的,看我的文章就要先做好心理准备,一般人都在说的我不说,别人说过的我也不说。闲来没事,斟上几杯美酒,泡上几杯菊花茶,慢慢地斟酌斟酌些天下间的大事小事,也是很不错的。好,准备好了茶酒那我们的旅行就开始了……


今天是什么日子?端午节。


那几千年前的今天发生了发生了一件什么事情?有个叫屈原的人跳江了。


为什么?因为明天高考,他文综不会,理综不会,数学不会,英语也不会,唯一有点把握的语文作文又有要求:文体不限,诗歌除外……


说笑了,虽然屈原跳江的汨罗在古代隶属荆州,但和今天的荆州已经基本没有任何联系了。明天是高考,南科大的那45名已经过了几个月的大学生活的新生却突然接到教育部要他们参加高考的通知,当然这很搞笑,也没人能把这其中的原委给说清楚。这当然让朱清时这个当校长的很难办,但然这位校长很欣慰的是他的这群学生似乎都非常有“骨气”,坚决不参加高考,就像当年水浒里的武松李逵一样的坚决反招安。这当然就和教育部较上劲了,于是南科大再一次就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各路英雄都纷纷出马,或赞成或反对,在网络这个大平台上炸开了锅。但是,真的看明白了么?


高考制度于1978年在众望所归的呼声中恢复,开始平稳健康的运行了很长一段时间,但后来就逐渐为人诟病,特别是大牛钱学森提出了著名的“钱学森之问”和高校大规模扩招之后,那被人批评的那个惨啊,真不忍赌了。当年小平同志南巡,大笔一挥,划定了几个经济特区,而深圳紧邻香港,又几乎成了特区中的特区,深圳的经济是相当的发达,但国际上人家都不承认它大城市的地位,原因就是它虽经济发达,但压根就没有能够与其经济地位相匹敌的高等学府存在。为了借深圳大学失败之鉴和对岸香港科技大学成功之鉴,南科大以前所未有的凌厉招式冲击着中国现在的高校体制:绕过高考,自主招生,自授文凭。这么活跃的激进分子在中国当然会遇到不是一点大的麻烦,于是我们这位校长可真的,压力啊……


中国这个国度,作为仅存的四大文明古国,必有其过人之处。这几千年来,说到的入华外来文化,还算稍微成功一点的印度佛教在入主中华后也被改造成了禅宗,而对外极度开放的大唐和大明时期,什么外来的东西都几乎如江海汇百川一样的被纳入了中华文化的体系。中华文化有着极强的兼容和吸收的能力,任何想入主中华的东西都必须先完成被改造,换用现在流行的词就叫“中国特色”,中华文明具有很强的自洽性,能自成一体而不具有太强的侵略性,而英美文明又恰恰是强势的输出文明,他们对另外一个国家对他们文化认同程度甚至超过了经济利益。其实这也是很显然的,对了,一个民族只要其文化不断,那么就绝对不会灭亡,看看以色列的犹太人,那么点人又为何能一直强势的存在?


中国的教育体系很多多是搬自美国,看似和美国的很像,其实一点都不想,什么都是形似而神不是。这其实也很正常,中国人,中华民族是不可能和其他任何一个民族做到完全一样的,中国教育早期学苏联,后期学美国,这些注定都是要失败的,要问改革三十年来中国到底少了什么?它少了自己独立思考的能力,少了一个能与你文化相匹配体系,很多东西没有好不好,只有适合不适合,中国又一不小心睡着了,突然忘了自己是谁了。


南科大想模仿香港科技大学,想成为中国的加州理工,好不好?当然好。但我跟你讲,加州理工绝不是一个简单学校的代名词,它在美国那片土壤和大体系里是加州理工,它来到中国就不是加州理工了。马克思很早以前就给过人一个相当经典而深刻的定义:人在本质上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人都是一系列关系,那么其他的事物呢?加州理工呢?加州理工包含了多少社会关系知不知道?这些关系有多少是在中国也能成立和实现的,又知不知道?南科大想做中国加州理工,因为毕竟人家钱学森大牛也是加州理工的,但加州理工毕竟太远,模仿起来难度太大,舍近求远,于兵法不利!于是南科大就决定模仿与深圳仅有一河之隔的香港,模仿香港科技大学,于是它想香港科技大学有什么?有钱,有名教授,有学术自由,有优秀的学生,有具有真正权利的校长,当然这些都没错,但有一个最重要的绝对不能被忽视:它有英国留下来的整个社会制度体系!注意,是整个社会体系,不是简单的大学体系,大学是和社会交融的,作为整个链条的一个环节,是绝不能脱离其他环节而存在的。就这一点,决定了南科大的改革凶多吉少!想想当年的台湾,那还是由诺贝尔获得者李远哲主导的高校改革,最后也是败得一塌涂地,北大的那几次也就那样不了了之了。我当然希望南科大能够成功,那有没有可能,当然有,动力不是来自外在而是内部,不是依样画胡而是要先吃透了对方的本质再灵活的运用在中国的具体环境里。要是要是南科大以为将香港科技大学或是加州理工的那些传统和形式搬过来就行了,比方实行什么学院制一下,学校和学生要怎么向那边看齐,他们怎么弄我们也怎么学,那我可以肯定的说:南科大一定会失败。


上面的一些话带有很肯定的色彩,那么这一段的就有那么一些预言性质的了。内地高校几乎所有的学校都在拼命的打着改革的旗号,摇旗呐喊好不威风,各个阶层的学者和爱国之士也都为教育绞尽脑汁,当然,他们是很让人敬佩的了。我所怀疑的是,中国不是那一两所高校的改革是将成功还是失败的问题,而是:整个大学的存在在中国就是一个美丽的错误!大学是西方文明里的一个美丽的蛋,这个蛋被很漂亮的接到中国的教育系统里面去了,但它从一开始就水土不服,以至如今的不伦不类。教育是不变的,但教育不只有大学这种表现方式,什么样的经济体系什么样的制度国情决定了需要什么样的人才和什么样的人才培养方式。看看现在大学生毕业之后的现状,你能说什么?先声明一下,要是你还以什么那是因为专业不对口啊,学习不刻苦啊等所谓的主流媒体给的理由来回答这个,那恕我直接鄙视你一顿,懒得为这么简单的事提供理由。你所认为的都是错的,特别是主流媒体告诉你的,其实对错本没有严格界限,当一个本来是对的的东西被90%以上的人所重复时,那么它已经站在错的门口了,并且将错得离谱。


很多学生和研究员在提高高校改革时都吃一种比较悲观的态度,学生是自己切身的体会到了这种教育给他们带来的各种酸甜苦辣,研究员则十分发现这个系统的复杂性简直匪夷所思,太伤他们脑细胞了。其实也大可不必,其实我想说,中国高校的改革早已轰轰烈烈地开始了,但它的主力军绝不是存在于向南科大这样高高的挥舞着改革大棒的学校身上,相反,它就存在于我们每位学子身边,可能因为距离太近了反而感觉不到吧,就像人很难感觉到自己的眼睫毛一样。有一个人的伟大是绝对远远超过正常人一般理解,一般人对他的理解和评价也很常常让人发笑,他叫毛泽东,一个在熟得不能再熟却又极其陌生的一个人。孙中山也好,国共两党也罢,甚至包括列宁斯大林这些人,毛泽东可能是这整个星球上第一个极其深刻的认识到工人和农民的极其强大革命力量的人,我以为这是中国革命能够成功的一个极其重要的原因,毛泽东把马克思主义用活了,而斯大林把它用死了。现阶段的中国,真的极其需要毛泽东当年的那种认识能力,不然不管是在经济还是教育上,都只能被别人牵着鼻子走,也不管是一个人还是一个国家,只有当它强烈的相信自己时,它才可能真正的变得强大。


好!为什么说工人农民?因为工人农民这种中国革命的主力军居然在大多数人当时优秀党人的视线之外,我说高校改革的主力军早就存在了,那么它是不是也在大多数人的视线之外呢?如今高校改革最大的成功就是在于它的失败。不要诧异,这几个字没有打错,其实也很好理解,当所有人都感觉到它失败了的时候,那它已经成功了大半了,并且唯有这种时候,前进的动力将如滔滔之江水而不再随任何一个阶级的利益而转移。改革必定是以牺牲一部分人的利益为前提的,而那些利益集团常常有着巨大的权势,要它们自己瓦解自己那基本是不可能的,你像清王朝当时谁不知道那一套东西腐朽没用,但要他自己下台,办不到!中国教育改革三十年,至如今方真正有人在开始彻底的反省,彻底的思考,这不是巨大的成功么?黑暗有很多时候,但黎明前的黑暗是最黑的,能让你感到透骨的凄寒。这句话带有一定的艺术性,换成较专业的是这么一句话:旧势力最为猖獗的时候,就是它们离灭亡最近的时候;换成老子的哲学名言就是: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换成东哥比较通俗而亲民的话就是: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


顺的教育体制能培养人才,但逆境更能培养人才。要问中国在本上半个世纪会不会出现世界级的人才,我告诉你,一定有!会不会出现世界级的名校,我也告诉你,基本没戏,不说名校了,能不能保住大学都是个问题!我们不妨来聊聊爱因斯坦这个大人才和他的教育体制,在爱因斯坦的教育早期,德国在之前俾斯麦这位铁血宰相的精心打理之下已经成为了十分强大的国家,并且在学校里也充满着军国主义,那种苛刻死板的教育体制比起我们现在那绝对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爱因斯坦是恨透了那一套,恨透了学校填鸭式的教育,呆板的教学模式,或许正是因为恨培养了他自己极其独立完整的学习方法和思想体系。虽然大学时他在比较民主的瑞士的苏黎世理工学院,但我们的这位人才在大学里都在自学自己的物理学,在研究麦克斯韦的理论,教授们要求做的实验,他也从来不按所谓的操作步骤而是按自己理解的去尝试(想想我们现在的所谓的实验那更是没话说,现在我还有八份所谓的实验报告要写,造孽啊!),当然也极不受教授欢迎,也是因为这个才使得他毕业之后找不到工作,甚至几乎到了靠拉小提琴为生的地步(当时的工作基本都由教授推荐!)。爱因斯坦是世纪人才,但也是逆境人才,当时的学校压根也没给他什么真的帮助,但或许这才是最大的帮助!人之为人,和动物有什么区别?当他站起来的那一刻,他才成为了真正的人。说了这么多,许多人都以为现在的教育现状很差,我却开始感觉到它的精妙之所在,现在的大学里正开始涌现出一批批极具自主思想的新人出来了,他们有自己的思想,有自己独立思考之体系,在网络这么发达的今天,还有什么东西不能自己得到呢!大学真的已经快成为了一副空壳了,所谓的上课就是老师和学生心照不宣的在唱着双簧!这真的不好吗?和社会的脱节,工作的压力,学术的最严,这种体系已经将我们的学生们变成了彻底的知识界的新无产阶级,而这里蕴含了巨大的能量。这个高校里的时代,体系崩坏,所谓乱世出英雄,也正因为如此一般的高校里都能奇才跌出,未来会发生什么事情,根本无法预料……


南科大的改革有他的意义吗?当然有,如果他成功了,又培养出了几个钱学森出来,那当然好!但是,一般人所不知道的是,如果它失败了,它将产生更大的影响力,反倒能为千千万万个钱学森或是超钱学森创造条件。就像当年国共的合作或是二次大革命,本来很多共产党人对那种温和的方式还寄托了很大的希望的,但那几次失败彻底粉碎了他们的希望,于是真的希望才来了!这也像是萨特说的,存在主义的希望是建立在绝望的基础上的,是绝望者的希望。或许南科大也是高等教育必须经过的一个劫难,至于结果其实反不到是那么重要了……


明天就高考了,那45位估计是不会参加的了,南科大和朱清时校长也将面临空前大的压力,这可是直接和教育部叫上板了啊!不过这其实并不是焦点,很多人可以不明白这一点,但我们青年一定要明白,中国最宝贵的资源是什么?是人才,再准确一点,是青年!有很多东西都在变,但变中总有不变的,把握住这些才能把握住时代的脉搏。放佛也一下子回到了毛泽东的那个时代,话还是梁启超的那句:少年独立则国独立,少年自由则国自由。中华的东方文明和东方思维体系在未来肯定会大放异彩,这也将成为中国人真正超越西方的另一重要武器。对于可敬的南科大,我们还是送去诚心的祝福吧!


祝朱校长和全体工作人员,当然还有那45位同学们和他们的家长端午节快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