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女歌手为嫁豪门各出奇招

现在的女歌手“一曲成名天下知”的不在少数,有了名,利亦随之而来;有了名利,丑小鸭即成天鹅,婚姻的“质量”也会发生根本性的改变:官二代、富二代成为她们的首选,当然,她们也自动成为豪门公子哥儿追逐的“艳物”。

这种自觉的互动,演绎出许许多多爱恨情仇的故事,其间必有不为人知的各种较量,就不是圈外人所能臆测的了。

好在中国有着数千年的历史传承,历朝历代都有不少女歌手嫁入豪门的故事,通过这些故事的诠释,我们或能以管窥豹,看看古代的女歌手是如何削尖了脑袋往豪门里钻的。

就以唐代为例吧。在唐代,女歌手有很多的名字,如商女、秋女、秋娘等,俗称歌姬或歌妓(歌伎),“姬”在古汉语里是对女性的美称,也有美女的意思,常用来称呼贵族女性。也就是说,当一个女歌手从一般的歌妓(贬称)摇身成为歌姬的时候,即获得了社会对她身份的相对认可,拥有了一定的社会地位。

那么,她们是如何实现自己身份的华丽转变的呢?只有华山一条道:嫁入豪门。欲嫁豪门,必先闹个“艳照门”。

这是一个惯例,时髦的说法叫“潜规则”。一个女歌手如果藏在深宫,捂得严严实实的,一般的火不起来,自然就不能引起豪门子弟的关注。“艳照门”就好比栽梧桐树,栽好了,才能引来金凤凰。唐代娱乐圈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即姿色不佳者不得登台演出。如果你唱功好,但长得不好,可以做老师教那些长得好看的孩子,或者参加官府组织的为朝廷遴选歌手的各种比赛,成为“梨园弟子”,这也是一种出路,想嫁入豪门是不可能的。

所谓的“艳照门”,其实与今日之车模兽兽大同小异,都是尽可能全面展示自己的性感与美丽,从而迷倒贵族子弟,获得进入豪门的机会。这方面的例子太多,不需要一一举出。

欲嫁豪门,必先来个“秒杀门”。

所谓“秒杀”,说白了,就是最大限度地引爆热情。杜秋娘就是一高手中的高高手,她自己填词作曲,自己演唱,反复规劝男人“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基本爆了男人的血管,从而“秒杀”了不少男人。

我们说,再好听的歌,也有听厌的时候,再好看的女人,也会有审美疲劳的时候,不能不佩服杜秋娘对于人之劣根性的深刻领悟和独特的心机。

她创作《金缕衣》的时候,只有十五岁,凭此曲,一时风靡江南,顺利“秒杀”了镇海节度使李锜,虽为“二奶”,却也是豪门正宗。后来李锜谋反被杀,杜秋娘入宫为奴,但歌姬的身份没有改变,仍旧是名角,为宪宗皇帝演唱《金缕衣》,年轻的宪宗也被深深地“秒杀”,两人马上陷入爱河,杜秋娘被封为秋妃。

杜秋娘的“秒杀”功夫,在她年老色衰的时候,依然在发挥巨大的作用,杜牧、李商隐等人亦深深被她“秒杀”过,为她写诗传名。

欲嫁豪门,必先搞出“献身门”。

唐代的女歌手未成名之前,一般在教坊或妓院表演,如同现在的夜总会和歌厅、舞厅等,有些会(但不一定)提供性服务。如果有了些名气,被王公贵族看上了,就有可能被包养,成为家妓,除了用作宴客、娱乐外,贵族还以她们作为身份、财富的象征。

这是需要有献身精神的,因为一旦成为豪门家妓,你的才艺,你的身体,就由不得你自己做主了。

女歌手被豪门包养,尽管没有名分,但会享有优先包装和市场推广的权利,获得更多接触名流、实现嫁入豪门的机会,这是她们用身体换来的报酬。如樊素、小蛮等女歌手被白居易包养,后来均顺利嫁给了豪门子弟,关盼盼被武宁节度使张愔包养,后来干脆就做了他的小妾。

著名的女诗人兼女歌手的薛涛,也曾走过这条被豪门包养之路,先后被剑南西川节度使韦皋等十多人包养过,声名显赫一时,有着“万里桥边女校书”的美誉,可惜她选错了郎君,元稹只是个“银样蜡枪头”,献身无效,最终梦碎豪门。

欲嫁豪门,还必须搞个“性侵门”。

前文中说过,唐代女歌手不一定会为男人提供性服务,这就为“性侵门”的出现预存了可能。为了显示自己的与众不同和冰清玉洁,捞取快速成名、嫁入豪门的资本,唐代一些女歌手也会在“性侵门”上动心思。

据王仁裕的《开元天宝遗事》记载,玄宗开元年间,有位湖南籍的士子王琛考取了功名,立刻找了家妓院要求包场请客庆贺一番。饮宴过程中,歌舞演出是少不了的,王琛见其中一歌妓美丽不可方物,借着酒劲上台调戏人家,还强行拽入后院房间,欲行苟合之事。此歌妓坚决不从,拼死反抗,并从窗户跳出,跑入大堂(注意这个举动)求救。后王琛方知,这位歌妓卖艺不卖身也。

此女为何要再次跑入大堂?因为大堂里名流云集,是个最佳的展示自我的场所。果然,此事一出,文人雅士纷纷写诗撰文传诵此女“勇保贞洁”的烈行,此女一时名动长安城,被一执事官迎娶回家,还做了正室。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