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啸 第二卷 沪上疯狂 第049章 接枪3

nickhand 收藏 4 4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7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75.html[/size][/URL] 第049章 接枪3 很让人意外,难怪塞勒斯不准备亲自去仓库交货,这家伙将货物就藏匿在宝山!从上海到宝山,还有一段不近的路程。这家伙急着回德国,就想着让刘大勇自己去提货。 钱到了手,塞勒斯可不管最终会是谁拿到货,在结过支票的那一刻,他就认为交易已经完成! 刘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75.html


第049章 接枪3

很让人意外,难怪塞勒斯不准备亲自去仓库交货,这家伙将货物就藏匿在宝山!从上海到宝山,还有一段不近的路程。这家伙急着回德国,就想着让刘大勇自己去提货。

钱到了手,塞勒斯可不管最终会是谁拿到货,在结过支票的那一刻,他就认为交易已经完成!

刘大勇很快就庆幸将塞勒斯带了过来,这家伙竟然还欠着看守仓库的几个警察的三百大洋(民间一些交易还是以大洋为第一选择)。看着塞勒斯一副很大方的样子,付给眉开眼笑的五个警察费用,刘大勇很是无奈。

已经化妆成行商脚队的运输队只有12个成员,其他8人相继潜回上海,继续经济特支的工作,原本就没打算继续留下的刘大勇接到迅速返回总部的命令,接替他的同志是谁他不知道,命令中没有提及。

将命令折起,刘大勇继续谋划着运输的事情,眼下这批货物,加上劫来的黄金,一两辆卡车是无法运走的,使用船只?安全上怎么保障?很少策划这种物资运输计划的刘大勇顿时陷入苦思中。

验完货后放走塞勒斯,刘大勇倒是不怕他向三大亨告密,真要如此的话,恐怕塞勒斯是无法带着支票回德国的,三大亨不将他剥皮拆骨就算不错了。

“将盒子炮取出12把,咱们人手一枪,再配上五个弹夹,每人带上两个手榴弹,这批物资无论如何也得运回去。”李大勇将塞勒斯送给他的那只样枪上好弹夹,插在腰后。

这些毛瑟连发二十响都配有木枪盒,套在枪柄上依旧是可以抵肩射击的。德国货就是德国货,质量比国内那些工厂生产的好的没话说。队员们都是欣喜的摩挲着手中的二十响,引得刘大勇笑骂;“一个个没见识的家伙,收好了,到适当的地方再练练枪,妈·的!收好了,别再哈了!这又不是你们媳妇!”

低低的哄笑声中,神情亢奋的队员们收好枪,开始整理物资。

得赶紧将东西运走,刘大勇一出门,就看到黄飞跑进来,“队长、总部来人了!”

“刘庸同志,总部命令你回去,我奉命组织物资运送,我们已经有了安全的渠道往西安运输。这是命令。”递过一张粗糙的毛边纸,上面的字迹是他熟悉的,杨部长的字迹。

“杨部长对于你的所有行动非常的吃惊,他曾对我说过,那不应该是你的行事风格。首长很担心你!”

刘大勇一怔,吴榕的态度并不显得热情,但是淡淡的一句话中就暴露出来,他和杨部长同样很担心刘大勇。

“已经有人提出你筹款手段的恶劣性,暂时被总部压下来了,杨部长让你有重回战斗部队的思想准备。”吴榕的语气里满是惋惜。

刘大勇的精神反而一震,回战斗部队还真是他更加想的。他这种行事毫无顾忌的作风,或许只有在战斗部队更好。并不是他不想控制自己的情绪,但是像前些日子那样的情况,他发现根本就难以控制,这种来自于灵魂深处一般的感觉,随时随地都在影响着他,说控制,那是一种奢望!

奉令北上的刘大勇没有和运输队伍一起行动,他带着两支盒子炮,十个弹夹,独自上路。简单的行装里弹药居多。

运输队伍是跟着一只东北军的运输队伍一起行动的,他们的这点物资和人家西北军的那些物资比起来毫不起眼,但是只有运输队自己知道,东北军的那批中央调拨的军衣为主的军缁价值远远比不上他们的这点物资。

老蒋囚禁张学良,对东北军系统开始收买分化,出手自然不会小气,军缁的调拨也是大开绿灯,车拖船运都是第一时间放行。中央也就是乘着这个机会,动用东北军中的关系,让这笔物资顺利北上,这让想一路闯回陕西的刘大勇汗颜之极!

还在路上的刘大勇很快就听到7、7事变的消息,随后就是国共两党即将签订全面合作的协议,蒋委员长发布抗战的讲话,中国,在这个时候,还没有正式向日本宣战!

时局极端变幻的7月底,刘大勇紧赶慢赶赶到了陕北延安,向总后勤部报到汇报工作,在这一天,他听到了北平被日军攻陷的消息!

嘴里嚼而无味的啃着洛川闻名西北的苹果,刘大勇的心情无比的茫然。整个陕北,整个红军中,现在就他是一个无所事事的人。到处都是忙碌的几乎小跑的干部战士,他们在忙着整编,各支部队都在按新系列聚结,准备开赴抗日前线,而第一批部队,即日就要誓师出发了。

自从回到总后勤部,汇报完工作以后的刘大勇就无所事事了,去那里、干什么都没有人告诉他,杨部长叫他耐心的等待,给他安排了一间屋子住着,每天就没事了。

来到延安有好几天了,刘大勇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也懒得去想,对于他的事情,吴榕当日就提过,或许自己要再经受一次思想教育了吧。

“刘大勇是吧?”

低着头漫无边际闲逛的刘大勇霎那间变得就像是出鞘的刀锋,但是眨眼间就放松了下来,这个地方,就算这人的语气不善,也是没啥人会对自己不利的,所以刘大勇随即就放松了,收起了战斗姿态。

“你是?”眼前的军人很彪悍,但是刘大勇不认识。

“我是谁你日后自然会知道,听说你很有能耐,可是老子看你不顺眼。”说完挑衅的眼光看着他。

刘大勇眼中怒火一闪,随即就慢慢平静下来,“有病!”转身就离开。

“你不是很能耐吗?孬种!”那人突然看见他腰间那铮亮的毛瑟盒子炮(刘大勇不喜欢带着枪套,他嫌不方便),一手就伸了过去,“这样的好枪,你也配!”

刘大勇闪电般的夹住他的胳膊一扭,这人动作也不慢,一个转身,随着他的动作卸去力道,避免了手臂被扭断的厄运,手臂一缩,退了出去。

刘大勇锁住他的胳膊一扭时就后悔了,这人又不是敌人,下这样的狠手干嘛!这人卸去他的力道,他也就顺势松开手臂让他退走,不为已甚。

“你这样···”那人大怒喝道,只是还没说完就被一个女人打断了,“姓王的,你干什么?”

刘大勇依稀感觉这个女干部有点眼熟。

“刘营长,你好。”这个女干部倒是利索的伸出手,刘大勇伸手相握,“你好,你是?”

“你理这个胆小鬼作甚?”男军人怒气勃发。

“闭嘴!你勇敢!你有本事,将我们女干连丢给敌人,要不是刘营长将我们从西宁救出,我们的处境是怎样的你自己去想!”女干部毫不客气的对着那人低声咆哮。

“这个、这、这个家伙就是救你们出来的那个独立营长?”男军人结结巴巴的问道。

“我就是。”刘大勇此时已经想起来,这个女干部就是当初从西宁救出来的其中一个,没想到在这里遇上了。

“王团长,该出发了!”两个战士和一个参谋般的眼睛干部跑过来。

王团长转头对刘大勇说道;“就算是你救了老子老婆,老子依旧看你不顺眼,小样!”

刘大勇心头有气,“老子不光是救了你老婆,你身上的那柄毛瑟,也是老子弄来的,刚领的吧,别他妈的在老子面前显摆!”

王团长身子一僵,回头看看他,才大步离开。

“别在意,刘营长,他就是这么一个脾气,我替他向你道歉。”

刘大勇摇摇头;“莫名其妙!”

“我叫蒋瑛,刘营长,有句话我想跟你说。”蒋瑛的神情显得有些为难。

“原四方面军的一些将领,对你有种误解,他们、他们认为,陈政委(陈昌浩)的离职,和你有着很大的关系,他们、是在、迁怒于你。”蒋瑛好容易才将这句话说完。

刘大勇愕然,半晌才说道,“就算是再来一次,我也会去做那件事,如你所说,事情的真相很多人都想得到,只是他们‘愿意’来迁怒于我罢了,我在意与不在意,都于事无补,谢谢你!”

意兴索然的刘大勇回到宿舍,发现旁边的屋子里现在住满了人,内面热闹得很。

刘大勇的屋子是个正经的砖房,旁边的是新挖的几间窑洞,一直没有住人,现在住满了人,难道是抗大开学了?新学员们住进来了?

经过刚才的事情,刘大勇心情很沉闷,也没有心思去串门,躺在床上发呆。心里的感觉依旧很不好,虽然和蒋瑛说的洒脱,但是刘大勇怎么也无法接受原四方面军那个团长对他的态度。

“涂敏!”屋外跑过的身影和脚步声都很熟悉,刘大勇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喊了出来。

一个脑袋从门框旁伸进来,“是你?营长?”

“你怎么在这?”

两人齐声问道。

刘大勇倒了一杯冷开水递给涂敏,“你是来抗大学习的?”

涂敏点头,“营长,你稍等,我去领了枪再来和你说话。”急匆匆跑出去,就像是去迟了就没有了一般。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