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修改旧文——少年末尾,一边回忆,一边前行

山地师参谋长 收藏 3 177
导读:[size=14][/size] 斑竹大人! 这回找的素材是我今年新年假期写的东西,首发还在百度,还是ID叫佳木炎秀(自然还是我自己啦),直接给您链接您过去验证吧, 为了适应铁血的原创要求把图片和音乐全部裁掉了,并且为了提高文字水准进行了一些修改(自然也是自己修改的), 麻烦您了! [小序]何时梦断 上杉谦信因脑溢血暴卒于本城春日山前,遗有一篇短诗, 诗曰:“一世荣华一杯酒,年岁尽在一醉。人生如梦般,大梦初觉醒。” 至今轻吟,仍会想起日本传奇导演黑泽明先生那部传奇之作《天与地》里的场景。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小序]何时梦断

上杉谦信因脑溢血暴卒于本城春日山前,遗有一篇短诗,

诗曰:“一世荣华一杯酒,年岁尽在一醉。人生如梦般,大梦初觉醒。”

至今轻吟,仍会想起日本传奇导演黑泽明先生那部传奇之作《天与地》里的场景。

透过越后山峦的苍茫积雪,透过年轻的长尾景虎的悠扬笛声,透过海津城北如云战阵,越后之虎独向甲斐之龙的一骑讨,不光能看到战国沧桑,也不光能嗅到乱世血腥——偶尔的,从里面看见龙虎仇家们的人生。

年轻时代的谦信是废黜兄长,统领一家的血气武者;

年轻时代的信玄是驱逐父亲,掌控一方的方刚谋士。

而我看川中岛的五战,首要看的是他们的年轻血勇。

青年时代的他们干出过很多别人不敢想更不敢尝试的事,所以他们是龙,是虎。

而年轻时代的我们也是,血气方刚,豪勇雄壮。

在我们的中学时代,我们干出过很多年幼或者年老时所不能干也不敢干的事情。


他们是传奇,而有时,我们也是。


[入] 长嗟短叹

“当元老院里的老者最终屈膝向哥特人屈服的时候,当身穿紫袍的年幼凯撒被迫离开皇城的时候,我们听到过罗马高大城墙的悲鸣——那不是幻觉,是一个横亘千年的国家临死时的哀号。” ————《哀罗马》

离开中学差不多七个月,各种该死的事情让自己很出色的浪费了一个学期。

很惊讶自己怎么会有回母校看书的想法,不过这也不奇怪,有时在大学的自习教室,累时抬头,会有身出去年夏天的错觉——空荡的教室、嫌凌乱的桌椅、身边的同学、书本,还有走不准的挂钟,看上去像是临近毕业的孩子留校晚自习的模样。

当然转瞬自己又会明白过来,低头,继续去啃那几本数学书。

因为那些陪我扯淡说笑,一起利用自习课间的几分钟出门买零食的人此刻并不在我身边。

我所与之保持联系的人,我还能了解他们的生活状况;而和我失去联络的人呢,你们也在网吧游戏,或者在寝室温书,或者在享受一次去年此时我们所不能拥有的长时间睡眠?

“无论过去的时间里,他如何壮阔,她如何美丽;也无论在过去的时间里,他如何气势磅礴,她如何引人瞩目,他/她总归是死了,在年老衰若,内朽外颓的时候,死在铁蹄和利刃之下。” ————《哀罗马》

高三近年关的日子里,我们讨厌那些穿着异于我们,神态轻松的前辈们。我们明白他们是来怀旧,看望老师,也许并无嘲笑我们的用意,但我们还是讨厌他们,因为那时我们正受煎熬。

可今年我们就是他们了,我们也相约着回到这里来转转,高三的孩子会怎么看我们,向我们那时候一样,嫉妒我们的放松,同时也暗中羡慕着?


这是我们七班人比较全的一张合影。很高兴散伙饭那天没有人喝醉。

那时候我还不能一次喝四两二锅头,只知道拎着一瓶八度每个老师干一杯,喝的喉咙不爽。我想男生们都应该已经混出不错的酒量了吧,去年夏天因为几杯啤酒上脸的事,也不会在有。

《士兵突击》里,七连解散之后苦守营房的许三多总是念叨着昔日战友们的名字,

“连长,班长,成才,六一,你们在哪里啊,有时候真的想你们。”

而我恰好有没有他那样强壮的体魄,伤感时到水房打一桶水,从头浇下。


[婉] 浅斟低唱

“我的老班长,再给你抽根家乡的烟。

我的老班长,我真的还想再跟着你。

我要为你再编一支歌,弹起你爱听的吉他,

等到我们重逢的那一天,一起放声把歌唱。”

请允许我用一首也许不是很多人都听过的军歌作为如题的另一个开头。在陆院的时候,我们只学会了唱《军中绿花》的主歌吧。

每个人在他生命的每个阶段中都应该遇见过那些给他留下深刻印象,也陪伴他一起走过那段岁月的人。在承受过不小压力的高中,尤其高三,我们都有过并肩踉跄行走的同伴。

我们总会告别,我们总会失散,我们总会在某一天,走在完全不同的路上。

(上德语课的时候很郁闷得想,等自己出国,也许会真的和很多朋友离散,也许因为准备毕业论文的关系,不得不错我最好的兄弟,再给我写的同学录上的留言是《兄弟连》里最动人的一句,

“We stand alone(g) together.”

英文我记不大清楚了,反正翻译过来是“我们孤胆,我们并肩。”

至于那些一起埋头做题,一起为考试担心的场景,我想我们每个人都记忆犹新,也就不再赘述。过毕业十年的假期聚会。)

不过,我想我们用不上感伤离别。就彼此告别忧伤一个假期的不是作家就是音乐人。

如果某天我们见面,回顾往昔,会一同想起很多当年的故事,会一同开心或者遗憾,让那一刻的自己错觉回到了少年时代,我想,我们就不曾分开。

哪怕岁月给我们留下了很多印记,发福的身材,微白的鬓角。


[提] 唏嘘慨叹

“走过,不再回头。”

在大学的日子里,让我心生忏悔的,除了《圣经》,就还有孙睿的那本《草样年华》。

年华如草,青葱时任意践踏,俟其枯萎,方才懊悔珍惜。

师母顺路生产的那天我们受到老师的短信,回复祝福他的时候,我们都收到他“有空会学校看看”的嘱托。二十五号我们七班会聚会,而在那之前,我们应该再去一次附中,在晚辈们尚在刻苦备考的那几天。当年的学长从我们身上看到的,我们也会从他们身上看到。

高一高二的不认真造成高三的尴尬,高三的迷途知返努力认真造就高考的成功。我们就是这样过来的,一届届学子如此走出附中。有时,在电脑里翻出以前拍的照片,也许挺有感觉。


老师,

零七年八月底到校报到的那天,你站到讲台上的时候我们都惊讶于你的年轻;

衣领年的夏天,我们在暗地讨论你的时候,也会说到你长了白头发,真的就有那么多。

三年可以很快,转眼间你又去带另一批孩子了。而你所能从头教到尾的,也就是十届吧。

三年,你成家了,也做了父亲,而我们也同样变化着,某天你看到我们,我们看到你。是不是还会拿彼此的外貌变化开个小小的玩笑呢?


[切] 十七八女孩儿 红牙板 《钗头凤》

“错,措,错;莫,莫,莫。”

前些天因为加战队的事情,把CF里江西一区的班级战队解散了,很抱歉开除了朋友们,虽然从成立到解散,我们都没机会一起打一场。毕业前反复计划的,到网吧包一排机子开战的事情,最终也成为遗憾。

解散战队的时候,犹豫了一下就行动了。在大学里技术突飞猛进的自己最后还是不可避免的把CF当作比较重要的事情来完成。

既然原来的梦想已经过时,真的无法实现了,不如尽早放开,任它在虚幻的空间里自由。

在尚有激情去冲击尝试的年纪,怀抱新的念想向着高地冲锋不会是一件坏事。

只是自己已经中了一弹了,不曾致命,只是少掉半条。

沉迷于文学,沉迷于游戏,有一两个月不看书不做题考前也不恶补的自己,期中考试数学三门全部挂掉,很低的分,直接排到倒数第三,比如学摸底测验成绩要好,进步了一名。

之前视野知识面向省内的高中,所以在说出自己来自附中的时候,不光是不明真相的听者,往往连自己都会有一种并不真实的骄傲感,类似于一种精英意识。那时候每个人都挺自信的,尤其联考结束成绩出来和别的学校一比,把临川踩在脚下,二中扔到背后的时候。

而到了湖南,一所并不拔尖的大学,这种感觉完全没有了,似乎是伴随它也一并消失的,读书的状态,拼命往上爬的想法都没有了。

那该死的成绩直接让我被所谓认真的完全超过男生的女生鄙视(恩,大概我是直接被扔进差生档的),同时自己人也有些看不起我(走出网吧之后)。

该死的郁闷期过后,一切在好转吧,生说不如意的总是有那么多的,更何况自己之前并没有努力改善,暂且要咬着牙忍着。

德川家康意气用事再三方原战死上千三河家臣之后从战争中直接出局,不得不苦守到长筱一战全歼武田赤备,窘境方得好转。

有时候我和室友们笑谈,说于逆境中,我们都该有一顿吃六两米饭三个菜的饭量。


[节] 关西大汉 铁板 大江东去

而我们总归还是少年时代出来的一群,在和社长谈及出身时,指着大学的附属中学说,我的高中跟那个差不多(事实如此)。

还是会心有不甘的吧,看到自己被朋友甩下一截。就像以前月考,看到成绩单上自己惨淡的排名,就会回家挑灯夜战一样。

只要努力,还是可以上一本的;只要认真,还是可以出国的。

而有些事情,其实也并不太值得看重,扔掉了也完全不用太可惜。

比如说游戏,加战队只是因为和队友一起打更安心手感更好,其实战绩再好,等游戏一停服还是多的,

比如说……


本文内容于 2011/6/20 9:40:47 被月光下淡淡烟草味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