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胜利后是他们杀光了所有日本人-----历史如是无言

冀东八路军小兵 收藏 89 86925
导读:[size=16](本文转自遵化文史网) 1945年8月,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后,驻遵化城内的满州队、自卫团、警备队,一夜之间将城内的日本人全部杀掉。这种举动,不论出于何种原因,都是国际法所不允许的。40多年来,人们对这件事众说纷云,笔者邀请了当时杀过日本人的赵振奇以及目睹者阎福全等,进行座谈,了解到此事件的大体经过。现将当事人之一赵振奇老先生自己杀日本人的回忆介绍如下。 我叫赵振奇,是本县大刘庄乡苏家洼人,日本投降前,我是小河区团部的小队长。 当时我在伪自卫团团长的指挥下,曾亲手干过这件事,现在我就回

(本文转自遵化文史网)

1945年8月,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后,驻遵化城内的满州队、自卫团、警备队,一夜之间将城内的日本人全部杀掉。这种举动,不论出于何种原因,都是国际法所不允许的。40多年来,人们对这件事众说纷云,笔者邀请了当时杀过日本人的赵振奇以及目睹者阎福全等,进行座谈,了解到此事件的大体经过。现将当事人之一赵振奇老先生自己杀日本人的回忆介绍如下。

我叫赵振奇,是本县大刘庄乡苏家洼人,日本投降前,我是小河区团部的小队长。

当时我在伪自卫团团长的指挥下,曾亲手干过这件事,现在我就回忆一下当时的情景。1945年“八•一五”日本反降的头些日子,驻遵化城内的日本守备队和宪兵早就撤走了。城内剩下的,只有伪县政府的厂部、满州队的正副司令、满州队各大队的教官,以及警备队、自卫团团的教育,还有医院的院长,和在城内开白面馆(卖毒品)的,共60多个日本人,当时驻城里的满州队共有五个大队,每个大队都有七、八个日本考官。满州队司令部的正、副司令捷川、除芳、坚石都是日本人。中国人在司令部的有人事科长陈天喜,翻译官王玉。王玉因取得捷川的信任,后被任命为满州队第十一大队队长职务。当捷川等人从广播中听到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的消息以后,就和副司令徐芳、坚石等人商量如何安全回国问题。他们觉的伪满州队中的几个大队长都比较好对付,认为就是程斌不好摆弄。捷川说:“万一他要闹事,就先把他除掉。”可巧,他们在屋内研究,被王玉隔窗听见了。王玉和程斌平时关系不错,他想日本鬼子战败无条件投降了,我还跟他们跑什么,不如把这个消息告诉程斌,叫他想个对策。

程斌听了王玉报告以后,心中顿起无名大火,恨不得一下跳到司令部,把捷川宰了。程斌是个土匪出身,杀人放火还可以,要论谋略不如王玉。王玉对他说:“大哥不要发火嘛!还是想个对策才好。我想就这么几个日本人,还怕他翻了天!只要把他们无条件投降的消息宣布出去,谁还跟他们跑!”程斌听王玉这么一说,也觉得对头。于是,就找到陈天喜和第二大队队长屈焕,第五大队队长王喜,第十大队队长吴泰,他们几个人在西街义盛成绸缎庄的后屋,开了个秘密会,他们密谋的结果是:必须将鬼子一个不留地杀掉,但要先看捷川他们怎么行事,先将他们稳住,然后给他来个迅雷不及掩耳……。他们觉得这样做,就可以赎回多年帮虎行凶,杀害中国人的罪行。他们那里知道,这种违反国际公法的行动,中国人民虽然饱尝八年日寇蹂躏之苦,是不赞成他们这样胡作非为的。

8月21日上午,捷川的司令部召集陈天喜和满洲队5个队长会议,命令与会者一律不许带枪。当开会的人到齐之后,捷川低头向大家说:“我们日本国战败了,我们的天皇在八月十五日已宣布无条件投降了!”他的声音非常微弱,昔日的威风一落千丈。然后,捷川一转话锋,伸出大姆指说:“你们中国胜利大大的!”他轻轻摇摇头,不知是内心不服气,还是惭愧的表示。又说:“我们明天的出发,奔葫芦岛登船回国了,你们日日本皇军大大的忠诚的朋友,你们今后怎么办?”捷川说了这番话,好半天没有人答言,程斌心里话,不用给我来这一套,你用这一套迷惑我,我不上你的当,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于是程斌说:“司令,你们走了,我们就成了无娘的孩儿了。司令走,我们也跟着走……”。谈到这里,他也预感到自己的前途渺茫,不知今后到那个庙去拜佛。他想到这些年一直追随的主子,就这样完蛋了。日本人可以回国,我们何处是归宿。他越想越觉得今后的日子不好过,于是真的大哭起来。然后,他拍拍自己的胸脯对着捷川说:“司令仍然是我的司令,有我就有你们,我们死也是大日本皇军的朋友……”他们这段假戏真做,还真起了作用。捷川信以为真,拍着程斌的肩膀,很激动地说:“你的朋友大大的!”然后又对在座的几个伪满军官以命令的口吻说:“明天早四点的出发,回去的好好准备。”几个伪满军官在捷川面前照例以立正姿式,回答一声“哈伊!”

21号晚上,伪县政府二堂上灯火辉煌。室内摆着10几个八仙桌,这是为“欢送”捷川等人回国举办的一次规模较大的宴会。参加宴会的日本人有捷川、徐芳、坚石、伪县政府顾问滕井、保安联队教官光本、早川、自卫团教官田中、医院院长羽鸠,还有满州队五个大队的教官,共约四十余名日本人。出席作陪的有伪县政府首脑、工商界知名人物、军、警大队队长以上军官。其中较知名的有:攸国英、刘明宇、董策三、史之侯、李绍尧、王相如、佟运刚、王希武、岳芳武等等。宴会开始,这群牛鬼蛇神分头相陪,表示热情“欢送”日本皇军归国。程斌、王相如和几个军政要人显得特别活跃,连连举杯相祝。这个说:“为日本皇军平安回国干杯!”那个说:“为司令和日本皇军平安回国干杯!”让酒,一个比一个恳切,祝酒词一个比一个中听,捷川等人一看,事到如今,中国人还如此厚惠他们,也就毫无顾及地与中国人推杯换盏,表示谢意。当日本人喝的差不多半醉时,又把早已邀来的十余名城内歌妓,推到桌上,让她们轮流斟酒献媚。一会儿这个过来亲亲捷川的脸巴,一会儿那个过来拍拍徐芳的肩膀,然后,她们一杯一杯地给每个日本人送酒,这些用“武士道精神”武装起来的武士们,却也败在她们手下,结果都喝得酩酊大醉,饭也未吃一口。

宴会结束后,程斌派人将日本人搀扶到各自的驻地,参加宴会的各界人士也随着散去。陈天喜、程斌将另外四个伪满大队的队长,保安联队队长刘明宇,自卫团总团长董策三召集到后小屋密谋一番,决定明晨四点钟一齐动手,以机枪声为号。程斌说:“司令部的捷川他们几个谁去干掉?”王玉说:“这几个大头目你们放心,都包给我了。”为了不让捷川疑心,又叫陈天喜陪日本人一起去住,一切密谋好之后,各自回驻地布置任务去了。

那些日子,我正在团部受训,就在现在广播局个院里。那天晚上,董策三将我叫到他的办公室对我说:“日本人宣布无条件投降了,明晨各单位一齐动手杀鬼子,你马上回小河区团部,挑选三十名精干战士,由你带队,明天早四点以前,听机枪响为号令,你们的任务是杀掉田中及采金公司同住的日本人共四个。记住,要死的不要活的。”我当时听了直发楞,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心想,晚上你们还宴请日本人,这会儿又说杀……。他看着我发楞,又摧我说:“你听清了没有?”我急忙复述道:“明晨四点,听机枪响为号,一齐动手杀鬼子,我们的任务……。”我复述后,他点头很满意。接受任务后,冒着大雨,急忙回到区团部,选好人,进行简要动员,就等待执行时间。

采金公司,原设在西大寺,现在的的医院职工宿舍院内,这个院住着伪县政府顾问滕井,保安队教官光本、早川,还有自卫团教官田中,共4个日本人。我知道他们都住在靠西墙的一个房间里。22日早晨3点钟左右,大雨刚过,天还下着蒙蒙细雨,我就带着30名弟兄,踏着泥水,进了阵地。我把任务布置好之后,就上墙头,观察院内动静。房檐的滴水和室内鼾声,听得清清楚楚。我把手枪插在腰上,随年抻出两枚手榴弹,不一会儿,就听西北方向几声清脆的机枪点射,还未等枪声过后,室内嗥嗥乱叫,第二枚手榴弹又扔出去了,一声巨响之后,屋内一点响声都没有了。心想,这几个鬼子算报销了。我急忙跳进院内,将大门打开,弟兄们个个冲进院内,布置好岗哨之后,然后就进屋搜查。我用手电隔门窗向室内一看,室内被炸的一片狼籍,但是没有发现一具尸体。心想,不好,鬼子可能藏起来了。鬼子在暗处,我们在明处,弄不好会吃亏的。我急忙躲出门外,就见从南面平房上跳下一个人来,身穿睡衣,一看是个日本人,随手向他打了3枪,他身子一侧歪,手枪掉在地下水中。这个人随后顺着墙根向大门冲去,我见他未倒下,又打两枪,他跑到大门南面小碾跟着,踉跄摔倒,后经检验他身中5枪死亡。我见他倒下以后,急忙又回到鬼子的住室,这时天空已透出微弱的月光,就听靠北山墙的大立柜里“吭吃”一声,我立刻靠在大立柜的侧面,大喊一“出来!”一个鬼子刚由立柜里下来,我一脚将他踹在屋门槛上,叫弟兄们将他绑出屋外。当大家正忙于捆他的时候,立柜里又钻出一个人来,他举起战刀向我劈来。一个姓李的班长,用带刺刀的步枪,一下搪了过去。他俩在室内展开了白刃战,两个人扭在一起,正在难解难分的时候,一个姓白的班长灵机一动,在窗外大喊一声:“李班长闪开!”这个日本人听到喊声刚一打楞,李班长往后一闪,窗外”砰、砰!“两枪,那个鬼子随声倒下。4个鬼子还差一个,那个跑到那儿去了,我估模着跑不出这个大院。当我正和弟兄们在院内搜查时,由东面厨房里走出一个穿白睡衣的人,这时天已麻麻亮,一眼我就认出他是我们的教官田中。他直奔一个警卫弟兄而去,我急忙窜到田中跟前,一脚将他踹倒,叫弟兄将他捆起来。

4个鬼子,打死2个,抓住2个,心里总算踏实多了。当我又回到日本人住的那个房间进行搜查的时候,才发现他们的手枪全放在立柜顶上,大约昨天晚上他们酒喝的晕了头,把枪放在哪里都记不清了。我把他们的手枪和战刀一起背在肩上,立即集合队伍,押着两个俘虏,回团部交令。董策三早就坐在那里等候我的消息呢,我懑怀胜利心情向他报告说:“报告团长,赵振厅奉命完成任务,打死鬼子两个,抓住两个活的。“报告完毕,心想,他必表扬我一下。没想到,开口就骂:”混蛋,谁叫你弄活的来见我?!“这时我才想起董策三下的命令是:”要死的不要活的”骂的我火冒三丈,立即回答说:”团长!那好办,我们马上……”。一句话还未说完,董策三做了个右手掌往下一切的手式,随即命令道:”拉出去给我宰了!“我答应一声”是!“我让一个士兵将田中、滕井两个鬼子拉在灰市南北各的胡同里,在后面我一战刀就把田中的脑袋削下来了,李班长用刺刀将滕井挑了。完成任务后,我们按总团命令,将鬼子尸体全部扔到北护城河去。在阁上,看到医院院长羽鸠中九枪,满身血浆,躺在那里,也一起被拉到护城河去了。

后来听说,司令部的3个日本人,叫王玉一颗手榴弹全报销了,满州队的五个大队教官也无一漏网。天到十点多钟,保安联队第三中队长阎福全又奉命在南沙河下游打死由平安城来的3个骑马的日本兵。这次城内总共杀死鬼子68名。

据当地老人回忆:当时日本人的尸体,飘满护城河,还有女人和小孩,有100多。。。。。。。

详细请搜“建忠的冀东抗战纪念馆”

本文内容于 2011/6/18 16:57:16 被冀东八路军小兵编辑

11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以下是引用云的旗帜 在第10楼的发言:
..这种违反国际公法的行动,中国人民虽然饱尝八年日寇蹂躏之苦,是不赞成他们这样胡作非为的。


------------------------------------------------------------------------------------------


俺就是一名 中国人民 俺就一句话:日本人 都TM 该死!!现在也是!!杀!!!

就是,该杀!!

小日本当年屠杀我中国同胞时那时国际法在哪?这些人简直书呆子!趁鬼子投降统统杀光他们免留祸患,不仅是为死去的中国人报仇,也是为中国扫去未来发展的国际敌人,所以什么违反国际法的指责简直迂腐可笑!

本文内容于 2011/6/18 18:02:00 被金刚狮吼佛编辑

国际法?国际法允许日本鬼子在南京屠杀了?国际法向来都是保护强者的,保护不了弱者!!书呆子!!

..这种违反国际公法的行动,中国人民虽然饱尝八年日寇蹂躏之苦,是不赞成他们这样胡作非为的。


------------------------------------------------------------------------------------------


俺就是一名 中国人民 俺就一句话:日本人 都TM 该死!!现在也是!!杀!!!

一、那时候好像没《日内瓦公约》的

二、广义的《日内瓦公约》指的是二战前一系列保护平民和战俘的公约集合

三、日本从没承认过以上两种

8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