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的雷达兵 正文 新征程 83

春予曙阳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3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39.html[/size][/URL] 新征程 83 野营部队转入强行军训练,他们从会昌城出来,要一天到达瑞金城,一百二十里的路程,让官兵着实吃了一惊。早上,部队出发了,速度比平时快多了,走着走着,大家几乎小跑起来,艾团长从队伍后面传来话讲“走慢点!”但官兵们心中无底,不知一百二十里要走多久才能到,所以大家不时小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39.html


新征程 83

野营部队转入强行军训练,他们从会昌城出来,要一天到达瑞金城,一百二十里的路程,让官兵着实吃了一惊。早上,部队出发了,速度比平时快多了,走着走着,大家几乎小跑起来,艾团长从队伍后面传来话讲“走慢点!”但官兵们心中无底,不知一百二十里要走多久才能到,所以大家不时小跑起来。邱利群看过手表后说:“从里程碑后退的速度计算,一小时我们已达到十五里了,平时行军的速度是十里,东峰山急行军的速度快一些,是十二里,我们就很容易联想到现在什么叫强行军了。”

“看来有手表对战士讲,并不是坏事。”

“你听他们胡扯,说战士戴手表不是艰苦奋斗,我自己是一点都没有变!”

“邱利群,如果用这样的速度,瑞金是不是很快就到了?”

“想来是的!”

下午四点,部队来到一处山顶上,一望无际的大平原就在脚下,有参谋对着地图说:“远处那一片密密麻麻的房屋,就是瑞金县城。”大家立即兴奋起来。政治处新闻干事谢永聚说:“看山跑死马!”政治处范副主任说:“同志们,发扬刚才的精神,再走二个小时,瑞金就到了。”军务股副股长安庭琪摘下他的眼镜,一边擦着镜片一边说:“看来大家一鼓作气,还真的就到了,这一百二十里路,是一点悬念都没有。所谓强行军啦,也不过如此啊,没什么可怕的,是不是呀,四连的战友们?”“安副股长,你说得没错啊!”可是,大家一直走到晚上天黑七点了,瑞金还是没有到。于是谢永聚又说:“行百里者半九十啊,真是一点也不假啊!”

“看山跑死马!”

蔡至新问身边的谢永聚,“谢干事,你是在说我们走不到瑞金,是因为速度慢下来了吗?”

“与这个当然有关。”

“我看速度没有减!”

队伍里,大家也在议论。“邱利群,你说一小时走十五里,那早就该到了。”

“我声明,我计算的速度是指的那段小跑的速度,不包括其它的速度在内!”

队伍后面,不时传来问话,“问问前面怎么回事?”这句话从队尾很快一个接一个地传递到队前。队前的答话传递下来了,“马上到了。”这句话又从队前一个一个地传递到了队尾。然而,八点钟了,队伍还没有到达瑞金。队伍在夜间行军,只听到脚下唰唰的响声之外,每个人都不说话,脚步行走得飞快。艾团长和他的警卫员们从队尾赶到队前来了,又过了好大一会,队伍九点多才到达目的地沙洲坝。一打听,目标走偏了,绕了个大弯再折回来,几十里路就进去了。这一天,走了一百五十来里路。

金友兴说:“这从上到下,不训练不得了。”

“一半的原因怪邱利群报喜不报忧,松懈了前面指战员的斗志!”刘匀田说。

“扯淡,我可没有那么大的能耐!”

“你可是第一次自己小视自己哟!新闻!特大新闻!”

“我从来就没有这样狂妄过!”

“不对吧,邱利群!我们可是个个知道你牛气哄哄的。”

队伍一住下来,就参观沙洲坝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临时政府所在地,以及毛泽东同志的旧居。有的战士在“吃水不忘开井人,时刻想念毛主席”的红军井旁边,照相留做纪念。第二天上午参观完,部队移居叶坪,好就近参观叶坪的中央机关、红军广场和红军烈士纪念塔。部队一到叶坪,天就下起了大雪,呼啸的北风卷着漫天的雪花扑面而来,世界变得混浊而又冰冷,一连两三天,雨雪不止。洞五四的大部分同志,就住在生产队一个坡顶的粮食仓库里,仓库里很暖和,光线却很暗。仓库房前屋后到处是大树,村子就掩盖在树木丛中。冰天雪地里,战士们早晚用稻田地干蔗地里的水洗漱,水清澈见底,刺骨的水一直凉透到骨头里,衬衣衬裤都被汗水湿透好多遍了,棉衣棉裤全穿上了,仍然觉得冷。有几个同志走路很艰难,蔡业香问出了什么毛病?个个说羞于启齿。室外难以活动,只好在室内学习讨论,有的同志在蜡烛光下写野营日记。雪一停,立即参观中央机关,还参观了大雪覆盖的云石山。

部队离开瑞金后,整夜整夜进行各种夜间科目训练,夜间分开行军,灯光联络,奔袭,尖兵的夜间使用等,时儿还遇上下大雨,一个个变成了落汤鸡。有时上半夜还是漆黑一片,下半夜天开了,有了月光。部队进入汀洲城的早晨,老百姓刚刚才从梦中醒来!白天部队休息,夜间再次进行对攻演练。这天夜晚,月光很明亮,这是夜间训练以来少有的好天气。早晨,练了一夜的官兵们疲惫不堪,韩曙光刚刚要睡觉,武中华却兴冲冲地跑来找他,“你知道我昨夜抓住了什么?”

“看你这样兴奋,莫不是抓住了敌人?”

“我抓到了灵感!”

“抓住了灵感?”

“还记得袁红梅吗跟我写的半首边塞诗的事?”

“记得。”

“我在昨天夜间对攻训练演习时,找到了续写她那首诗的灵感,我把完整的诗句读给你听:西出阳关东入秦,夜奔胡骑满刀惊,弯弓拔弩映新月,守土官兵今古心。为了后面两句诗,这段时间把我想得好苦啊,我不知想了多少遍,要写得古色古香,有点古人的味道,总让人不满意。昨天正是一个月夜,我爬在地上练兵,突然脑子一亮,让我一下子想出了后两句诗,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如果没有这次野营,没有这些天来的亲身体验,如果没有昨天晚上那一弯冷月,我还真不知道从哪里入手去续写这首诗!”

“这是你野营训练中最大的收获啊!”

“是啊!野营训练不就是为了保土守疆吗?我们战士在冰天雪地里摸爬滚打,不就是为了祖国的安宁吗?古代的将士和今天的将士,在这一点上是共同的,这就是古今的军人啊,我们的心是相通的!你看汀洲城的老百姓,他们不是还没有从睡梦中醒来,我们就入城了吗。我看到他们在幸福地生活,别提心里有多畅快了,我们不就是他们安宁的守护神吗!”

“是啊,你可以对你的她,交一分满意的答卷啦!”

“这可是我和她两人军旅生活的结晶呢!”

“哎,我可是困了,你要是睡不着,还是你一个人去乐吧。”说完,一个哈欠快撕破了他的嘴,他躺下了。

进入白天训练后,野外雷达架设,架了拆,拆了又换另外的地方再架,直弄得官兵们一个个筋疲力尽,东倒西歪为止。

野营训练边走边练,所有规定的科目练习完了,也快到家了。在到达驻地的前两天,艾团长讲了话:“今天是一月二十一号,腊月二十四,今天是农历过小年,我们还有两天就要到家了。回去后,各连队各单位要将野营训练的总结和部队训练要补充的内容,搞一个东西出来,交到团里。我们训练了三十六天,行程一千五百多里路,不能没有一点收获!”

当部队从出发的相反方向回到驻地县城时,已经是腊月二十六的下午了,回到营房的洞五四野营训练的官兵,可高兴了,他们跟没有去野营的战友们讲一路上的所见所闻,讲张水生一路上同刘匀田和金友兴斗嘴斗智,把没有参加野营训练的同志一个个讲得羡慕不已,个个后悔没有能参加第一批野营训练。

副指导员说:“别急,第二批野营训练马上就要开始了。”

“但是,碰不到大雪的天气了。”新兵操纵员李庆华说。

“再说,还会不会重走红军走过的路线呢?”油机班新战士杨海清说。

副指导员笑了笑,“这还的确是两个问题!不过有一点是可以相信的,战士总是免不了训练的,保持一双好脚板吧,有你的路走的!”

“走路我可不怕!”上海兵徐百云自豪地说。

金友兴说:“我还说我不怕走路呢,结果还不是脚上打了几次泡。”

“谁也没有怕走路,我们去的三十个同志,个个脚上都是打了好几次泡回来的,一个脚没有打泡的同志没有!只打了一次泡的同志也没有!我们对行军走路的理解,和你们脚上没有打泡的同志,理解是不一样的!”

“你们看副指导员,连脚打泡都成了骄傲的资本了!”上海兵徐百云的话里,既有几分嫉妒,又有几分羡慕!

参加第二批野营训练的连队,在第一批没有参加的连队中抽人参加,团里再没有要求洞五四派官兵参加野营训练了。徐百云,杨海清,李庆华因此没有能参加上野营训练,让他们好失悔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