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茧 正文 ⒃欲罢不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76.html


爱情的浓烈美酒灌醉了小草,也染绿了大地,春天马上就要来了!

过完春节,返回学院,仲谋身心异常舒畅,这已是入学后的第四个学期,专业课程日趋加重,繁重的学业压得学友们踹不过气来,但多了梅君的等待,仲谋仍然闲庭阔步。

计算机课程是仲谋最喜欢的课程之一,虽然对于其他同学来说,深奥难懂,但仲谋却如鱼得水,DOS操作系统,磁盘启动,FoxBASE语言,一律玩得滚瓜乱熟,摄影与无线电课程也是仲谋的挚爱,沉浸其中,不知红日长短。

锦书绵绵传来,信中,梅君的殷殷期盼,令仲谋恨不得身插双翅,直飞安徽六安,回信中,不断劝慰梅君,回忆过去,憧憬着两人以后的美好未来。

给人希望,才能给自己希望!

周末晚上,坐在宿舍的课桌前,仲谋悄悄地发呆,梅君已经有近三个星期没有回信,也不知道究竟是如何回事,转身,翻出所有的来信,从第一封读到最后一封,再从最后一封读回来,反反复复,时而傻笑,时而皱眉,时而咧嘴,“仲谋,你的来信!”,霍然从课桌前站起,接过中队长送来的书信,梅君写来的,急忙撕开,信就一页,字也不多,但令人绝望,竟然是一封断交信,晴天霹雳一下子把仲谋打蒙了,等慢慢缓过神,熄灯号已经吹响,随便洗过脸脚,躺在床上,辗转反侧。

信中梅君说得非常清楚,她实在受不了如此煎熬,而且她父母在南京给她介绍了一位师长的儿子,这几天催她请假回去见面,以便确定关系,希望仲谋能原谅,这样的理由,仲谋无话可说,煎熬是事实,离毕业还有一年多,除了寒假、暑假,两人根本没有见面的机会,等到毕业,梅君应该早就退伍,见面的时间更是不多,从家庭条件来说,自己一无所有,一切都要靠后天努力,一时之间确实不能给她提供更好的倚靠,既然对方是师长的儿子,想必要钱有钱,要势有势,仲谋如何能与之相比?

左思右想,不禁悲从心来,一夜无眠。

星期天,暂时放下心底的焦虑,仲谋与学友们请好假出院散心,出了院门,大伙来到离学院较远的一处餐厅,照惯例,AA制,走进餐厅,点好菜,一帮人坐下来边喝茶边聊天。

说到激动之处,仲谋手上茶杯里的水,随着飞舞的手臂,一下子溅在了邻桌一位人高马大的学员头上,看校徽,是高炮学院的学员,小伙子马上站起来,怒目而视,仲谋赶紧道歉,可小伙子不依不饶,嘴里还絮絮叨叨地说着一些不中听的话语,学友彭涛一时按捺不住,站起身来。

彭涛,湘西人氏,为人豪爽,外表瘦弱但实质彪悍异常,见形势不对,邻桌人员全部站了起来,同学们也都站起来,两帮人互相看了一眼,心照不宣地摘下校徽,昨晚就窝了一肚子气的仲谋早就蓄势待发,小伙子仗着个高,没把上前的两人放在眼里。

彭涛努努嘴,暗示要仲谋对付小伙子右边的那个小个子,一个箭步,侧头,拧腰,迅猛的高踹腿结结实实地踢上小伙子的下颚,眨眼间人“扑通”一声倒下,右边的进攻几乎同时发生,只见仲谋快速上前,贴身,左手锁住对方右臂,向前急拉,右手绕过腋下抓住衣服,左转身,以臀顶腰,微屈膝,低头猛然发力,一个漂亮的“过肩摔”把小个子狠狠地摔在地上。

同时趴下两个最嚣张的,邻桌其他的人不再吭声,朝他们伸伸小指头,菜也没吃,结账,众人返回校园。

暂时出了一口气,仲谋的心情好了很多,回到宿舍,坐下来,静静地考虑对策。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