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家鸿:两岸同学相处得很好

我有3次两岸交流的经验。第一次是2004年去北京交流,第二次是2005年接待从上海来台的伙伴,再来是2007年接待北京与上海来台的伙伴,都是约10天左右的活动。

先分享我的心得,第一次去北京印象比较深刻的是,我发现他们没有想像中的冷漠,或者说强迫我们一定要接受他们的想法;相反,他们蛮热情的。也可能因为这些大陆同学在2003年的时候被学长姐们接待过,所以对我们2004年的台湾同学特别友善,就像看到家人一样的亲切。渐渐地又发现,他们予我原本的刻板印象真的很不一样。等到更熟稔之后,我就开始问他们“会不会觉得我们上一代留给我们太多包袱”?他们想想觉得也对,很多东西都是上面给我们。

交流后才会发现有许多认知上的落差,我认为两岸的同学一定可以相处得很好。我也发现,台湾同学真的比较有创意,例如在筹办活动上;而大陆同学则在表达上比较清晰有条理,也比较有礼貌。大家有很多可以彼此互相学习之处。

两岸应该真诚合作 相互学习两岸的政体都有改善的空间

我比较注重态度问题,感觉以往的交流比较表面,双方各说各话;我希望未来两岸能够真诚合作、相互学习、共同繁荣,为更广泛的人民福祉放下成见,用这样的心态来交流。

台湾同学部分,不该认为民主是万灵丹、民主至上,其实我们的政体也有很多要加强的地方。大陆青年方面,我认为抱持统战思维的立场是没有关系,但是态度上需要更客观,毕竟台湾青年很难体会大中华民族不应分离的情怀。

总之,双方都不应坚持自己的政体或想法最好,其实都有改善空间;若不愿敞开心胸,真的会谈不下去。

大陆学生对台湾的认识很深 台湾学生比较不积极去认识大陆

我其实很感佩邓小平的“黑猫白猫能抓到老鼠就是好猫”的说法,这是很务实的观点。两岸青年就是未来各自政体的主人翁,也是未来两岸关系的主角;既然知道双方不同政体是最大的问题,彼此都应让自己的脑袋更灵活、新鲜,发挥创意才能解决问题。

现在多数人认为双方政体难以融合,是因为刻板印象给人一边民主、一边极权的感觉。但这只是在片面的印象上,在时间上对彼此观察的深入度还不够。相较之下,大陆同学其实对台湾的认识很深,反观台湾同学比较没有积极主动去认识大陆。

我们在台湾生活久了,体验到很不错的西方价值,例如资本主义让人快速致富、自由精神抒发创新能量;但是也有缺点,如贫富差距、选举乱象等等。我认为台湾方面不应该完全接受西方观点,而应截长补短。毕竟那是西方人解决他们问题的产物,我们可以参考他们的思维逻辑,不要从此被限制思考,一定要跳脱。

两岸问题有其独特性,我深深觉得,中国人要发挥自己的创意,为什么西方人可以解决他们的问题,而我们还未想出解决之道!

我个人提倡“全球公民意识”,全世界本来就不应分那么开,因此两岸也不应该分那么开。我期盼华人在往共荣的方向上,找到解决的方式。两岸问题可谓地球上最困难的问题之一,如果有解,全世界都会赞叹,也是人类文明历史上的突破,也是我们未来子孙的荣耀。未来,全球华人推动世界往更繁荣、更安全的方向走,才会更有影响力,我们应以此格局自居。这是我的看法,谢谢!

蔡宗谕:乐见大陆近年来的发展希望更深入瞭解大陆

我喜欢读历史,所以以前对大陆的感觉都从课本上来,觉得大陆与地狱没什么两样,吃不饱穿不暖,很需要我们去援助。改革开放后,包括我2003、2004年去大陆,还有一种两岸发展落差的印象。

但是当我上了大学,新闻上的焦点则变为最有钱的陆客团到台北101大手笔购物,或是如今年陈光标来台湾发红包,引起全台疯狂讨论。过年我回家,我还问我妈妈有没有去拿,因为陈光标行程有一段在我家南投,我妈说怎么敢去?那时就会感受到大陆经济发展之快,甚至有一些事情是小时候无法想像的。

我也觉得,大陆在每个面向上都活跃发展,虽然我的一些同学会认为大陆政治与社会发展仍与台湾有落差;但我常想,10年、20年前,台湾也是那个样子,敢讲的、不敢讲的都差不多,大家会自己形成一些保护自己的措施。我与大陆人聊天时,感觉也像与自己的爸妈聊天似的,怎么都讲一样的!我自己对大陆近年来与未来发展乐观,反而是比较担心自己能不能跟上,所以会有压力希望自己再多瞭解大陆一些。这是我的看法。

张钧凯:大陆经济稳健发展

我从经济与政治两方面回答这个问题。在经济层面,回顾自十九世纪以降的中国历史,中国人在帝国主义的欺凌之下“摸着石头过河”。孙中山建立民国之时,他应该没有想过中国今天的发展与成就,更遑论是我们的祖父母辈与父母辈。我记得去年广州亚运的开幕式转播,家人看到开幕仪式上灯光效果惊人,他们说过去国民党都骗人,把大陆宣传为水深火热、啃树皮的落后世界。中评社也曾报导过一则新闻,高雄有一批深绿的里长,到大陆参访回来后,对大陆印象全然改观。

我认为中国大陆经济发展不一定是从1979年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才开始,更早在毛泽东时期,60-70年代中国大陆成功发展“两弹一星”,其实就是为往后的经济发展提供国防安全保障。80年代以降的“改革开放”,则奠定中国复兴的经济成果。

过去的中国大陆,经济以外销为主,现在随着全球经济结构的改变,大陆由“世界工厂”转型为“世界市场”,其内部的产业结构也转向为发展内需。大陆每五年为一期的经济政策,与台湾相比,是相当稳健、有配套地往前进。例如“家电下乡”、教育与医疗改革,以及近年惊人的高铁建设,都是与发展内需政策相互配合。

大陆不宜全然引进西方民主而必须有符合国情的民主形式

在政治方面的发展,我们可以先看看自诩为民主灯塔的台湾。今年一月,政大人文中心举办了一场“传承与创新:中华民国百年学术发展研讨会”,其中由朱云汉、林碧照、萧高彦三位老师合写的报告《中华民国政治学发展史》指出:“长期以来‘国内’政治学在理论与方法上无法摆脱对西方政治学的倚赖,对自己社会的分析与理解均以西方历史经验为主要参照,难以形成在地化系统的思考,长此以往将难以产生原创性的知识贡献,也无法回应21世纪的知识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