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命七星 第一部、大闹登月楼 第十六章

辽西小戟 收藏 6 4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68.html


第十六章、


张北斗伏于花草之间,对于阁楼之上金尚龙突然吼出的一句关于什么日军要钱的消息,张北斗完全没有放在心上,那种事肯定与他无关。

严格来说张北斗开着一件纸活店,也的确算是一个买卖人,并且他的纸活也是同昌最好的。但白事生意终究是上不了台面,就象今天金家堡大排宴席,就肯定不会有他张北斗的一张帖子。不但是他,闷头、庄洋都是如此。

张北斗更关心的还是长谷川手里的那颗石头,只是从他的位置并不能很清晰的看到长谷川在做什么。

他在花草之间已经伏了快一个小时了,初春阴冷,张北斗不由得打了个冷战。在这么下去,那日本人没出来,他自己非得老寒腿不可。这可不是个办法,有没有什么方法能让那长谷川自己走出来呢?

张北斗摸了摸脸上的面具,他真的想象毛富那样混入人群,看能不能上到三楼。但又摇了摇头,张北斗这张脸在同昌太让人熟悉了,除了那些日本人,没有人会不认识他。

就在张北斗低头找主意的时候,楼下的乡绅富户们已经乱了套了,各各交头结耳,虽然知道这日本人请客肯定宴无好宴,但就这么明目张胆的要钱,这些乡绅富户们还真是有点肉疼。

一些胆子大点的,不由得扬起头冲着楼上喊道:“太君,您有所不知啊。这清明刚过,眼瞅到了种地的时候了,家里哪还有余粮啊?这头一遍种子要是不种上的话,那冬天就只能喝西北风了。”

此言一出,那些乡绅们,尤其是本城的地主纷纷点头。

这个说道:“这正青黄不接的时候,哪还有闲人闲粮啊?”

那个言道:“就是嘛,依我看,到了秋后,粮食打下来,等有了余钱了,再孝敬太君不迟啊。”

更有人说道:“什么他娘的秋后?我估么着皇军在东北咋也有百八十万吧?这么大数目的粮草,没个三年五载哪里集得齐?”

这到好,整个把佐佐木赤足的话全给听拧了。

反正只要眼下不用出钱出粮,这些乡绅地主才不管你刚刚说的是啥呢。能推一天是一天,能推一年是一年。

佐佐木赤足似乎也变了脸色,他放下酒杯快步的走到金尚龙的身边,向楼下看去。如木刻一样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目光却闪烁不停。他的确没有想到金尚龙会给他来这么一手,难道真的象花田近野说的那样,这些中国人,软的不吃,只能来硬的?

佐佐木赤足转了转眼睛,本来他还有其他的说辞,但那只是针对金尚龙一个人的,而现在他则要面对楼下所有的这些脑满肠肥的家伙。

不想,佐佐木赤足还没说话,那长谷川却突然走了过来,大声的说了句日语。楼下的人没有听明白,都住了声音抬头望去。

通常情况下,因为长谷川的中国话语说得不好,都是他身后的那个日本女人来充当他的翻译。但这次不同,过来喊话的那是日本宪兵队的翻译毛贵利。

这毛贵利也是同昌本地人,家里是地主出身。毛家不但占着城西好大一块地方,并且这毛贵利还是王满鱼的亲外甥。毛家与王满鱼不同,打小打算把毛贵利培养成读书人,送去省城学习。哪知道在日本人打回来的时候,这毛贵利居然随着日本人一同回了同昌,并且还成了日本人的翻译。

今年这毛贵利还不到三十岁,可是脸色却不太好,被酒色掏空的身体,远远看上去就象一根麻杆似的,让人怀疑是不是一阵风都能把他吹跑。

人还没到壮年,说话的时候底气就已经不足了。此时站在登月楼的三楼,为了能让人们把话都听清楚,便只得大声喊了起来,可惜缺了那股子丹田气,喊出来的嗓门又尖又细,活似个太监。

“长谷川太君说,他对于各位乡亲说的话很不满意。”毛贵利尖尖的声音从楼上飘下来,让人听着十分扎耳。

这些乡绅们不敢明着去顶日本人的话,却开始拿这毛贵利出气。立刻就有人喊道:“黄毛子,你他娘的要是不满意,让你爹先出一百担粮食给皇军送去。”

这毛贵利虽然也是中国人,可是天生一头黄发,外号黄毛子。可他偏偏最讨厌有人说他“黄毛”。平日里大伙都是背后这么叫,但今天也不知哪个嘴快的,脱口就说出来了。

毛贵利脸色一变,一双老鼠眼正在人群里搜索着,刚刚是谁叫他黄毛子的时候。一旁的长谷川又开始说话了,似乎长谷川也想用中文表达点什么意思,可是他的中国话说得太差,连毛贵利都听得一愣一愣的,反应半天才明白过来。

于是毛贵利又向楼下喊道:“长谷川太君说,同昌这地方遍地是宝,人杰地灵,老百姓怎么会穷呢?就是一个普通种地的养牛的,家里都藏着宝贝。”

“放……”下边又有人喊了起来,只是那个“屁”字没敢开口,真要是敢当面喊日本人,这脑袋肯定是保不住了。

可谁不知道同昌这地方是出了名的穷?同昌从地貌上讲,属于辽西的丘陵地带,山多水少田更少。而且每年两季恶风吹过来,晕天黑地,说心里话这里真不是个活人的好地方。要不然的话,象这种地处交通枢纽,客户往来的地方,怎么就会几千年的穷下来?

不过这一次毛贵利的眼睛却是尖,一下子逮着了下边说话的人,不由尖叫道:“好你个刘四两,你敢辱骂皇军?你不要命拉?”

那被称做“刘四两”的,正是南城外开烧酒作坊的刘二。这刘二今年有四十多岁,虽然是个开烧酒坊的,可自己的酒量实在不怎么样,最多四两酒,过了这个数,肯定就开始胡言乱语,管不住自己了。因此上人送外号“刘四两”。

这刘四两酒量别看不大,那脾气和他的烧酒差不多,沾火就着。一看毛贵利指名道姓的对着他,刘四两把头上的狗皮帽子摘下来,冲着楼上吼道:“怎么着?黄毛子,你个狗仗人势的东西。你刘爷我就骂了,你能把我怎么着?”

“老刘,老刘……”一边有人立刻拉着刘二,让他少说两句。可是一看刘二满脸通红的样子,这才明白,今天晚上这刘二肯定是超过四两了,这嘴上又没把门的了。

花田近野的中国话说得没有佐佐木赤足那么好,但他完全听得懂中国话,刘二的话让花田近野露出一丝狰狞的笑意。他也快步的走到栏前,用那只独眼瞪向楼下的刘二。却没人注意到,其实刚刚站在长谷川身后的麻衣千月,已经将手放在手枪上了。

“花田君,这城内治安,还是由你来管吧。”佐佐木赤足用日语说道。

“明白。”花田近野笑道。

除了女人之外,花田近野还有一个爱好,那就是折磨犯人。甚至有的时候对于花田近野来说,能把一个人活活的折磨至死,那比送他一个漂亮女人还要有意思得多。

他死死的盯着楼下的刘二,在那一瞬间他想到了好几个主意。或许佐佐木赤足非常清楚花田近野的这个“强项”,所以才把处死刘二的事情交给他来办吧?不然的话,只需一个颗子弹,就可以送刘二上西天了。但那样的话,佐佐木赤足觉得威慑力还是不够。他甚至有点后悔自己的计划了,早知道这些中国人都是这样敬酒不吃吃罚酒的话,当初他也不必带兵去剿灭鹰帽山的唐大志了。

花田近野一脸笑意的从三楼匆匆走下,他生怕佐佐木会临时改变主意,他觉得等了一晚上的乐趣就在这里,他保证能让这里所有的中国人都好好的开开眼界。尤其是楼上的金尚龙,如果自己送他一盏人皮灯笼的话,不知道他以后还敢不敢和皇军这么不客气?

但是让花田近野有些意外的是,长谷川居然也跟着他走了下来,在长谷川的身后自然还有那形影不离开的日本女人。

花田近野用眼角扫了扫长谷川,虽然在言语上他不敢对长谷川有任何的不礼貌,可是在心底里他根本看不起这个长谷川。

也好,就让这个娃娃兵好好的见识一下自己的手段。别看他穿着一身军装,花田近野保证这个长谷川从来没上过战场,别说杀人了,甚至连只鸡都没有宰过。

人们看到花眼鬼子从楼上来,心里都一阵冰冷,唯有那喝多了的刘四两仍然在冲着楼上的毛贵利嚷嚷着。毛贵利瞪他原本不大的眼睛暗暗冷笑,他知道刘四两活不过今天晚上了。

没人再敢替刘四两说话,只得纷纷退去,花田近野大步的从楼上走下来,甚至是有些迫不及待的冲过来,一把抓住刘四两的衣襟,用并不流利的中国话说道:“支那人,你的,活够了吧?”

就在花田近野打算先一脚将刘四两踢倒在地的时候,有只手伸到他的面前。当然更准确的说,是伸到了刘四两面前,那手上还拿着一块黑黑的石头。

就听长谷川也用生硬的中国话说道:“七星,七星的,宝贝的,石头。老百姓,随便拿着的,宝贝的,石头。”

不远处的张北斗突然觉得头皮一阵发麻,他知道机会来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