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中国主张和平解决南海问题但不怕挑战

专家谈南海问题称必须亮明底线,即所能接受的最低限度,要区分一下是哪些国家值得与其互利共赢。2011年6月17日央视《环球视线》播出《南海:主权属我!》,以下是节目实录:


主持人 水均益:


大家晚上好,欢迎您收看正在直播的《环球视线》,我是水均益。


近期,南海紧张局势升级,引起了各方高度关注,中国的“核心利益”一而再,再而三的受到了挑战。


南海,被称为是世界上最复杂的海,“搁置争议,共同开发”,一直是中国方面对于南海问题的原则,但是值得强调的是,这一原则有一个不容置疑的前提,那就是“主权属我”。


中国如何在如此纷繁复杂的地区,维护自己的主权和海洋权益不受侵犯,备受国人和国际社会的关注。今天我们请两位特约评论员,尹卓先生和叶海林先生,一起来就这个话题探讨一下。


我们首先借助这样一张图来看一下,南海的大致的一个态势图。基本上应该说,它是由东沙、西沙群岛,中沙和南沙群岛的岛礁来组成的。基本上这个资料显示,你比如说像南沙应该有230多个岛屿礁沙等等组成。这里边我们的海疆管辖应该有154万平方公里,这里边大多数岛屿实际上是没人住的,无法有人住。但是有大概50多个岛礁可以住。现在的这个实际控制情况是什么情况?


正在评论:南海争端如何形成?


尹卓 特约评论员:


现在实际控制情况是,我们是控制8个,就南海最大的岛资,唯一有可饮用淡水的岛资太平岛,是在中国人控制里,台湾现在正在驻军。其它的岛资也有淡水,但是苦涩淡水,就不能饮用的。我们是8个,越南现在是占29个,非法侵占我们29个。菲律宾是占了9个,马来西亚占了5个。当然所谓占的岛资,有人说可能更多,但是这个岛资,有的说是礁,礁它有的时候有干出的几个头,也可能就比如说,郑和群礁,郑和群礁里头有几个,这些礁有的编成1、2、3号,那你可以多算几个。但是我们现在算,按一个礁一个名字算一个,大概就29个,越南占的。整个43个岛礁被外国非法侵占。


水均益:


另外还有包括像菲律宾。


尹卓:


菲律宾是9个,马来西亚是5个,一共43个。


水均益:


好像文莱还有一个?


尹卓:


没有。


水均益:


文莱没有。这个之前可能对历史不是特别了解的人,可能觉得好像南海的问题以前并不是特别突出,但是过去的这一二十年,突然形成了一个问题,而且这个问题显得越来越突出,由来是什么?有的人说是由于抢石油资源,油气田的资源;有的是争夺战略领地,战略通道;也有的当然考虑到还有主权的问题。


尹卓:


主要是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就是由于有资源。因为在整个70年代以前,南沙岛礁在这些伸缩国当时都还是用很隐晦的手段,去想攫取岛礁。比如说菲律宾在1949年,曾经一个海军少将主张立刻派兵要占领这个岛礁,甚至到岛礁上去巡逻了一次,但是当时的中国政府,当时1949年正在打内战的时候,但中国政府还顾上了,发了一个抗议,派了一组军舰到那儿看了一看,菲律宾以后回函,给了一个基本上是属于道歉函的函件。就我撤出了,我不知道,如果这是中国,你们把文件给我们,我们照着办就完了,当时是这样的。


后来到了70年代的时候,因为那个地方在60年代末发现了大量的油气储藏,是由美国和英国的石油公司在那儿进行勘探,非法勘探,他们发现的。发现以后,对世界公布了以后,正好那时候正在谈判《联合国海洋法公约》,1972年开始谈判,1982年签署的。十年期间,这些国家就纷纷开始利用《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三个《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提出的专属经济区这个概念。原来没有专属经济区这个概念,提出了专属经济区这个概念,那时候只有大陆架和海洋领土。所以,有了专属经济区,有自然资源可以属于它,所以他们就开始扩大自己的占领范围,这时候开始占领。我说的第二个原因是什么?就是大国的挑动,主要是美国,当然还有俄罗斯、苏联。


水均益:


而且这一次我们也能看到美国的影子。


尹卓:


因为当时南越开始最早占我们的岛资,南越占就是为了在美国的支持下,让他有一条挑衅我们的底线。


水均益:


当时是越南战争的时候。


专家观点:美国挑唆南海周边国家挑战中国


尹卓:


越南战争的时候,南越伪军,而北越还支持我们在南海的自卫反击战,在西沙的自卫反击战。我们把西沙岛拿回来以后,越南政府还向我们发了一个贺电,就说坚决支持中国政府,维护对西沙、南沙主权的正义行动。


水均益:


你说这些东西仅仅只是在三四十年前的这样一个情况。叶先生我们知道南海,中国跟东盟十国有一个各方行为宣言,而且刚才我也给观众介绍了,其实我们中方一直提倡的一个原则就是,主权属我,但是搁置争议,共同开发。但是现在似乎好像没人按照这个宣言来行事,什么原因?什么东西助长了这样一种肆意的行为?


叶海林 特约评论员:


因为《宣言》道义上是很高明的,但是它有一个很大的缺陷,就是《宣言》只有一个原则,它没有对原则不被遵守的时候应该怎么办,做出一个细化的规定。


水均益:


您的意思就是说,实际上它是一个大框架。


专家观点:维护《宣言》效力要奖惩结合


叶海林:


就是说它规定了这个事我们应该这么干,但它没有规定说,这个事如果你不这么干的时候,我会怎么对付你。《南海各方行为宣言》最后就因为这样一个缺陷,导致了它成为只有中国单方面遵守的一个协定。那就是说对于中国来说,中国还愿意用一个很高尚的道义原则,去跟大家所谓的争取互利共赢这样一个方式。可是对别的国家来说,它看到的是你的《宣言》有,但是你没有说我要是不遵守你拿我怎么办,那我就试你一下。我先占你一个礁,我再占你一个岛,我在这儿挖一个井,我在那儿派两个人,我看看你到底要为维护《宣言》作出怎样的努力。所以现在的关键在于说,我们依然强调《宣言》的价值,但是我们得为维护这个《宣言》做一些准备,不能说这个《宣言》变成了,第一只有我们遵守,第二别人不遵守都无所谓。


水均益:


那还有一个问题,我注意到叶先生今天在国内一份报纸,《国际先驱论坛》有一篇文章,叫中国应该给南海划定“红线”。您这文章里边,划定“红线”是一种什么样的理由?


叶海林:


其实我说的是两件事情,第一个就是为什么我们此前在南海问题上的政策,没有被别的国家听到?我们主张互利共赢,可是为什么别的国家不跟我们互利共赢?就是因为他占你便宜。


正在评论:中国应如何维护“核心利益”?


水均益:


或者别的国家只是注意说互利共赢,但是没有注意到主权属我。


叶海林:


没有前面那个主权属我,因为对他的理解来说,就是我占你便宜的时候,你拿我没办法,你也不打算拿我怎么样,那我就要占你便宜,所以这个心态是导致南海的问题不断被激化,就是它不断挤压你。在这种情况下,你必须亮明一个底线,就是这是我们所能接受的一个最低限度。当然不等于说,一说我们国内亮明底线,就是说干脆我们准备用军事手段。


其实我们要考虑到,中国和东盟的经济贸易关系是非常密切的,而且跟中国的经济合作,是东盟经济可持续发展的一个特别重要的外部的助力因素。这种情况下,我们继续主张互利共赢,那就要区分一下是哪些国家值得我们跟它互利共赢?愿意遵守《宣言》的,跟中国没有争端的国家,我们要继续本着一个大国和一个快速增长的经济体,和这些东南亚,我们的一些中小邻国之间的这种友好合作关系,我们要实现这种互利共赢。


水均益:


也就是说不能简单理解这种互利共赢。


专家观点:不能无限透支“互利共赢”


叶海林:


但是消费我们的,跟中国的关系,企图获得国内的民意支持,去动员国内民众的,像这样的,就是你不能经济好处、战略好处和资源好处,以及国内的政治好处你全占。就要划定一个,我们要区分出来,在南海问题上,哪些国家愿意跟中国合作,那我们要跟他合作。对于那些不愿意跟中国合作的,我们不能主动走过去说,你现在闹了很多事情,我来安慰安慰你,这个安慰会鼓励别的国家采取更有进攻性的行动,这就是我们说划“红线”的一个根本的前提。


水均益:


尹先生我们注意到,这两天也有一些新闻,包括我们在海南岛以及南海地区进行了一些演练,包括有一些像一些舰艇,包括一些运输船等等这样的演练,我们中央电视台昨天也播了相关的画面,这种演练属于常规的吗?


尹卓:


常规的,这是我们年度训练的。


水均益:


它并不是说和这次危机直接有密切关系的。


尹卓:


没有关系,我们说没有关系,就是我们制定这个计划的时候,跟南海现在中越之间,比如目前为止发生一些纠纷,这个没有直接联系。


水均益:


但是我们看看,像类似这样的这种混合的演练,或者这样的行为,对于制止南海的局势紧张或者以后再出现这种情况,能起多大作用?


专家观点:中国主张和平解决但不怕挑战


尹卓:


当然是会有作用的,就不光是这个行动,这个行动表明一个什么,表明中国是有能力捍卫自己的海洋权益和领海主权的,不是说我们无所作为。


因为我们知道,刚才我们讲大国挑动的原因,刚才讲了一半,南越是在美国挑动下,接着就到了1975年,那是1974年占的。1975年以后,接着就是黎笋集团一屁股就坐在苏联这一边。苏联正是70年代,海军实力大扩张的时候,当时它仅仅在中国沿海,中国近海就保持两到三个巡洋舰、驱逐舰编队,始终在对我保持军事压力。


我记得1975年,我当时是到了柬埔寨,我到柬埔寨的时候,柬埔寨和越南在进行作战的时候,苏联的一个驱逐舰编队,就在对越南进行支援,对越南的蛇岛进行打击。它是蛇岛分两岛,把柬埔寨的一个营全部歼灭了,打了一个星期,但战斗也打得非常惨烈,那就是苏联的一个驱逐舰编队就在那儿。当时是越南正上升的时候,所以黎笋他估计看看,中国当时是文化大革命期间,我们的经济正在凋敝,而苏联正在上升,美国那时候是正在收缩,因为越南战争刚结束,美国在收缩的时候。它傍大款它是傍在苏联身上,南越傍美国,北越,就越南,统一以后就傍苏联。在那种情况下,我们仍然还是用1988年的武力,我们捍卫了我们的,比如说在南海,我们有这么一张,马上越南开始跟我们谈判,就起了这个作用。


水均益:


实际上就是说我们的主权,我们说是“核心利益”这样一个问题上,其实就是不能一味的,外界不能认为中国一味的是非常软,或者说只是不断的这种忍让,应该知道主权在我,这是我的核心利益。


专家观点:越南意图用消费对外关系购买国内民意


叶海林:


越南自己的国家领导人说这个友谊是第二位的,那就是国家利益是第一位的。其实我们不妨就原封把这句话送还给他,对我们中国来说也是一样,你别以为对于中国来说,就是跟你的友好关系是第一位的,我们的主权利益就可以拿来被你消费,而且被你国内的一些,说实话不太摆得上台面的因素来消费,这句话你能说得出来,那自然你心里就明白这个道理,你既然明白这个道理,就不要把你的这种模式,企图就直接加在中国身上,总是让中国说,要发挥大国形象,要有大国作用,去照顾这样国家。那照顾也有一个可照顾和不可照顾。


水均益:


它有一个底线?


叶海林:


对,它还是有底线的。


水均益:


好的,这个话题我们先谈到这儿,我们《环线视线》稍后继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