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上合组织的第11次峰会刚刚结束,来自大洋彼岸的恐惧和疑虑就很快传达了出来。6月15日的《纽约时报》称,在美国有很多政府的智囊机构都很担心上合组织经中国的主导而演变成一种多边性的安全军事同盟——“东方北约”。

在推动中东、北非的民主变革中,美国的对外政策也受到了不少新兴市场国家,特别是“金砖四国”崛起的遏制性影响。

-

正当奥巴马通过它的北大西洋公约国家同盟领导整个世界的时候,上海合作组织的扩班与增容及其《阿斯塔纳上合组织成立十周年宣言》无疑给了他一记当头棒喝。在那里,一个潜在的全球性的力量中心正在形成,其越来越大的政治版图连同它们之间更加紧密的联系,使之越来越像一个中国版本的“东方北约”。这个区域性的多边合作组织从最初成立时的6个成员国,经过近10年的风雨之路,现已扩班增容到12个国家。虽然印度、伊朗、巴基斯坦、蒙古是以观察员国的身份加入,乌克兰、斯里兰卡是以战略对话国的角色进行参与,其战略结盟的意向和共同行动的能力也还难与现在西方的北约比肩;但这个区域多边组织的人口、疆域,却远远超出了这些北大西洋同盟国家。一旦这个多边组织,因为经济依赖与安全依托的加深而演变成一个实实在在的军事安全同盟组织,这对全球事务的美国领导将构成一个极大的挑战。作为一种战略层面上的推演,这正是意欲长期独霸世界事务的美国所最为恐惧的一点。如果出现了这个中国版本的“东方北约”,美国就不可逃避地走向自己的下坡路,肯尼迪发现的那个“大国兴衰律”就将命定式的临到美国头上。

中国的崛起与美国的衰落以及它们力量的此消彼长,这将可能成为未来几十年内国际政治变局的一个中轴线。

在对世界的领导中,霸道虽然也能得逞于一时,但却不如仁道更能长久。

现在的中美关系虽然被定格为一种建设性的战略伙伴关系,但对中国崛起的遏制与阻挠将自始至终地成为美国独霸全球战略中的一个压倒一切的目标。在中国和平崛起的历史进程中,美国的遏制与阻挠是无法绕开的。中国必须进行冷静的应变。

在这次越南挑起的南海争端中,美国是明里不支持越南炫耀武力的做法,但暗地却给力、怂恿其军演争议海域,说穿了这也是美国的一种遏制、阻挠战略,旨在激怒中国作出武力反击,以把中国拖入到持久战争的泥潭之中,并乘乱把中国搞得四分五裂。中国一倒,美国的独霸世界又可能继续安稳几十个年头。

面对这种暗藏杀机的蓄意挑衅,中国的一个基本策略就是不接战,并依旧扎实推进这个战略屏障性的上合组织的扩班增容。在出席这次上合组织峰会之前,胡锦涛在接受外媒记者采访时称,在南海问题上,中国坚持用和平方式解决国际争端,反对一切武力威胁。对此,解放军报也连发多篇文章对国内言战情绪进行疏导。中国的这种“以和拒武”,让美国的这种把中东、北非动荡局势复制到中国国内的造乱图谋再次化为了泡影。

与之同时,胡锦涛却通过这次上合组织峰会及其它的扩班增容,而悄悄地为拱卫中国的和平崛起构筑起了一道纵深极大的战略屏障,并通过美国的惊恐而初步闪亮了它的战略震慑力——对美国世界霸权的一种潜在抗衡。

据悉,上合组织只是一个区域性的维和组织。它的宗旨之一就是共同打击三股势力,维护和加强地区的和平、安全和稳定。不仅如此,推动建立民主、公正、合理的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也是它的一个极其重要的使命之一。

从这个《上海合作组织成立宣言》中可以看出,这个区域性的多边合作组织却要命中注定地以一种旧秩序的颠覆者的角色出现在这个复杂多变的世界政治斗争大舞台上。作为世界旧秩序的最大既得利益者,美国显然要把这个旨在创建新秩序的上合组织当作自己的眼中钉、肉中刺。按照美国智囊机构的战略推演,这个组织虽然在奉行这种不结盟、不针对任何第三方国家和对外开放的原则,但共同的威胁、共同的利益、共同的运命,又怎能不把它们结盟成一个患难共同体呢!二战中,意识形态截然对立、彼此钩心斗角不断的英美苏尚且能够在这种交织的利益中结成一个同盟性的国际反法西斯统一战线,又何况现在不再以意识形态划线、充分尊重文明多样性的中俄印呢!利益是永恒的纽带。只要有了某种共同利益,昔日的宿敌也能化干戈为玉帛而结成亲密的盟友。“不结盟”,美国的智囊机构显然不会相信这种宣言承诺的东西。

美国也许不惊恐于这种上合组织的初创。因为那时的这个组织也还受累于自己境内外三股势力的困扰而无暇发声于更多的国际性事务。但如今,却不同了。现在,这个组织通过自己的扩班增容,已经渐渐成长为一个新的全球性力量中心。美国在世界事务上的独语,随着这种力量中心的不断成长,也将很难再随心所欲了。“互信、互利、平等协商、尊重文明多样性、谋求共同发展”——这种共存共荣的上合组织精神,在它的对外开放中极可能把那些受困于国际政治经济旧秩序的发展中国家更多地吸引过来,而形成一个成员更多、疆域更广、力量更强的多边合作组织。由于这个组织竭力架构国际政治经济的新秩序,因而它本身就是一种变革的力量,以通过多极化的推动而逐渐颠覆这种美国竭力保守的国际政治经济旧秩序。

如此演变起来,大洋彼岸的美国又怎能不惊恐它的力量渐长呢!由雅尔塔体制美苏对世界的共治到苏联解体后美国对世界的独治,再回归到这种东、西“北约”对世界的共治。这就是一个大的历史循环背景中国际政治力量演变的辨证轨迹。

在这种辨证演变的历史进程中,能把这种上合组织当作拱卫中国和平崛起的一个战略性屏障来经营,这也许就是中国领导人的一种政治智慧吧。

当然,这样的演变可能还要经历很长的时间。毕竟,中国和印度、印度和巴基斯坦,也还存有很深的历史积怨。这些积怨的消弭也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但不管怎么说,这种演变的曙光已经出现了。而且这种曙光就出现在这次《中俄就利比亚危机等国际问题发表联合声明》之中。比如:“双方恪守《上海合作组织宪章》中开放的基本原则,认为批准《关于申请国加入上海合作组织义务的备忘录范本》是为构建本组织扩员法律基础迈出的新的一步。六、双方将进一步加强在中俄印(度)机制内的合作,重申愿深化三方在全球和地区问题上的协作,包括三国在联合国和亚太地区多边机制内的配合。”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