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战犯解放后相聚 因未全歼日军自称民族罪人

狐狼001 收藏 0 294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2011年06月17日 11:36

来源:凤凰网历史

核心提示:同为中共战俘的杨伯涛和王耀武,在北京战犯管理所相遇了。据说当时杨伯涛直斥王耀武为日本人的功臣,中国人的罪人。王耀武回答,我奉了上面的命令,你奉了我的命令,此事与你没有关系。杨伯涛目无表情的说,我当然要负责任,放开口子,最后还是我的命令。如此看来,我们这些人,都是民族的罪人。


凤凰卫视2011年6月16日《凤凰大视野》,以下为文字实录:

解说:日军各路进攻作战全线失败,第四方面军参谋长邱维达认为,日军的攻势已被阻止,而且日军主力已被打散,国军应该马上投入预备队,在日军撤退之前,将其主力歼灭。

5月4日,何应钦总司令批准了邱维达将军的建议,向参战各部下达指令。湘西会战第一阶段防御作战结束,各部队准备第二阶段的全线反击。

就在国军准备反击之时,遭遇国军重创的116师团长菱田元四郎和47师团长渡边洋,联合发电报给南京的冈村宁次,请求终止芷江作战。但冈村宁次直到现在还不能接受这样一个现实,那就是他的夺取芷江,直逼重庆的计划,可能要成为泡影。

于是,就像后来南京受降时,小林参谋长越俎代庖,递交降书。这次总参谋长小林浅三郎又代替他到前线了解情况。然而当小林参谋长赶到湘西的时候,国军的反击已经开始了。

陈晓楠:1945年5月6号,一直关注战局变化的蒋介石,连续两次电令何应钦发起攻势。他说,湘西方面之敌,势成弩末,现攻势已顿挫,希即捕捉有利战机,督饬第三、四方面军积极反攻。

但是这个电报被日军电台截获了,送到了冈村宁次的手里。冈村看了以后深为震惊,此时小林浅三郎参谋长也回到了南京,向冈村描述了前线的惨状。

小林说,目前官兵开小差的数量每天都在增多,甚至133联队营房上还贴了反战标语,甚至还有很多士兵战斗之前就自杀了。冈村宁次听完小林的汇报之后,让他说说自己的意见。而小林浅三郎犹豫了一下,随后果断的说,停止芷江作战是唯一可行的办法。

解说:第四方面军总司令王耀武根据战场动态,及时把握战机。命令胡琏的第18军火速开往山门,74军协助18军,务必收复洞口,阻挡116师团。同时以第100军为主攻,首先消灭孤军深入的日军109联队。

曾令钧(湖南洞口县军事志编纂主任):5月12号、5月13号,全线出击,紧紧围在马颈骨,这个周边的这个山沟里面。这个时候从芷江从我们洞口的简用军用机场出动飞机,实行地毯式轰炸。

解说:5月12日,第100军向日军109联队发动攻击,首先以重炮压制轰炸,之后,又以中型迫击炮精确打击。109联队无力抵抗,阵地很快被截成数段,日军稍加抵抗,就全线溃败。

曾令钧:除了一支小部队侥幸逃窜,在岩山被击毙以外,基本上在那个地方给它报了销,包了饺子。后来打扫战场,光敌人的尸体是1300多具。

解说:按计划74军主力北上攻击洞口,第18军南下攻击山门,然后两军会合,封锁116师团的退路。刚刚赶到战场的第18军,立即向日军猛扑。戴朴的118师收复了六都寨,第18师则前进到洋溪以南,约二十公里的大桥一线。当时负责攻打山门的,是第18军11师师长杨伯涛。

曾令钧:山门也是日军它的这个兵源集散地,也是它的物资集散地,特别它一个骡马,骡马辎重联队驻在山门。这个杨伯涛收复了山门以后呢,就把这个兵源散地捣毁了。

解说:杨伯涛,湖南芷江人,是个土生土长的侗家汉子。在他的部队里,许多参战官兵都是地的侗族同胞。此次战役面对进犯家园的日军,全师官兵热血沸腾,誓言要保卫师长的家乡,士气极其高昂。

曾令钧:杨伯涛这支部队厉害,它是美式装备的。到这来真要打下山门来了,那枪炮齐鸣,马颈骨来支援那个部队,看到那个气势也不得了,它也逃回去跑回去了。

解说:国恨家仇,让这些热血的湘西男儿,不计代价,奋勇向前。经过一番血战,迅速收复了山门。

曾令钧:杨伯涛师长,他收复山门有功,收复山门以后,他的两个团,沿黄莲江东上,直捣石下江。杨伯涛的另外一个团,追敌人,从洞口方向到岩山也东进。三个团驻在石下江,把石下江,是我们这个当时的衡贵公路啊,出洞口塘的唯一的地方,把它守得死死的。

解说:同时,杨伯涛又以一个团的兵力,攻下了湘黔公路的要点石下江,完全截断了日军撤退的交通线,实现了对日军的包围态势。

曾令钧:但是,这个最高指挥官,这个兵团这个司令,要他把这三个团主力,往山门方向挪动一下。

解说:谁知正在11师厉兵秣马之时,杨伯涛突然接到了军长胡琏的命令,要他将扼守在石下江的这个团撤离,集中全力攻击日军侧面。

曾令钧:进入雪峰山的日本那些没有搞死那些人,特别是青岩,江口阻击战,青岩收网以后,不能个个都全部杀死完搞死完,剩的那些人就趁机溜掉了。

解说:在夕阳的掩映中,收复洞口的暂6师官兵,亲眼目睹了日军116师团,退潮般向东溃退的情景。已经溃不成军的109联队,直到5月16日上午6时,才在山门西南附近的地方,与前来接应的日军第133联队会合。当泷寺保三郎见到前来救援的师哥、同是陆军军士官学校毕业的133联队长加川胜永时,不禁涕泪纵横,连连表示难以忘怀的感谢。

解说:直到上世纪80年代,第四方面军参谋长邱维达给杨伯涛写信时,还提到了当年的这一段公案。信中说:“未知你还记得否?王耀武、何应钦有没有用电话通知你部,在石下江放开一个口子,把被包围的日军放走一部分,以便早日结束战役。此中情况我是知道很详细的,我再电话中不知打了多少官司。当时我是绝对反对的。”

后来邱维达在它的回忆录《沧桑集》里写道:“5月20日深夜,接到第四方面军司令王耀武的电话。转达何应钦的意思,希望尽早结束湘西会战,并提出在洞口附近放开一个口子。后来何应钦还亲自打电话,希望全面考虑,指出军事要配合政治。”时至今日对这段历史仍是众说纷纭,成为杨伯涛心中一生无法弥合的伤疤。

陈晓楠:战后,杨伯涛的11师开口子之举,让各路将领大为不满,甚至指责杨伯涛使大胜之局功亏一篑。杨伯涛百口莫辩。六年之后,同为中共战俘的杨伯涛和王耀武,在北京战犯管理所相遇了。据说当时杨伯涛当场直斥王耀武为日本人的功臣,中国人的罪人。王耀武则回答说,我是奉了上面的命令,你是奉了我的命令,此事与你没有关系。而杨伯涛目无表情的说,我当然要负责任,放开口子,最后还是我的命令。如此看来,我们这些人,都是民族的罪人。

解说:109联队侥幸逃脱后,关根支队在武阳附近几乎被全歼。其旅团长带领全部军官和少量士兵逃了出来。在5月20日与34师团会合,重新组编,坂西一郎命令,关根支队残部和34师团立即撤退。但是,在他们后退的路上,却有一个巨大的障碍,那就是战役初期没有被攻陷的芙蓉山。

刘启后(湖南民族研究者):那么日军呢,从宝庆就到邵阳县的岩口铺,再到隆回的滩头,滩头过来就是现在的麦积塘,麦积塘再往这个河边,就是陈河啊,通往往北通往六都寨那个方向的陈河,就到了陈河边上的这个大周,大周村,就从那里涉水过河。过河就从这里一路攻上来了。

解说:芙蓉山的固守对整个湘西会战极为重要。会战初期日军第116师团渡过资水以后,即向芙蓉山第100军主阵地发起总攻。100军19师57团奋起抵抗。日军109连队伤亡惨重,不得已放弃原来自北迂回的计划,而转向龙潭方向进攻,却一头钻进了国军的口袋中。可以说,湘西会战的最后胜利,第19师坚守芙蓉山功不可没。现在为保证116师团残部突围成功,坂西一郎命令关根支队派出临时建制的217联队,去夺取芙蓉山。

刘启后:这是至高点,当年的这个100军的指挥所,就在这里,就在这个古庙里面。实际上第100军,提前到这里很长的时间,把周边的,下面的树木几乎都砍倒了,把树砍了以后,很远,一个人影的移动,他都看得到。

解说:固守芙蓉山主阵地的是,国军第100军19师57团1营,营长孙廷简。5月21日拂晓,日军217联队出动1000余人,向芙蓉山前的狮子山高地发动猛攻。仅22号那一天,日军就发射炮弹2000余发。战至23日拂晓,中国军队伤亡极重,芙蓉山大部陷于敌手。

刘启后:当初这里呢,尸横遍野,老百姓过了好几天,那天气据说是比较,太阳比较火辣的那几天,好久没有人没有人收尸,反正双方都死伤惨重。第100军在这里死伤是最惨重的一次。

解说:23日,日军再次增兵1000余人,继续猛攻芙蓉山。在这危机关头,援军74军暂6师部队及时赶到,向日军展开反攻。仅芙蓉山最高峰,敌我反复争夺10余次。25日,57团主力经紫阳河向五里牌、观音山急进,准备切断芙蓉山、桃花坪日军的退路。日军闻讯,迅即向东逃窜。

战后,各界盛赞固守芙蓉山的国军战士,堪舆上海四行仓库的“八百壮士”齐名。他们分裂抗战的一前一后,相得益彰,弥足称颂。

解说:在湘西,除了汉族,还有苗、瑶、侗、土家族等,大大小小28个少数民族。这里山势险峻,交通不便,再加上自然环境恶劣,经济发展水平很低。因此,自古湘西人就有着与天争,与命争的血性。这里的山,这里的人,让不可一世的日本军人感到彻骨的惊悸和恐惧。

在溆浦和洞口的交界处,有一片海拔1000多米的崇山峻岭,世代为瑶族同胞的聚居地,当年这里曾活跃着一支神秘的瑶族民间抗日武装,嗅枪队。

陈晓楠:从1945年4月9号开始的湘西会战,战至5月底,日军的左中右三路进攻,已经全线溃败。但是这个时候,他们此次战役的目标芷江,却安然地静卧在雪峰北岸。

日军在连绵的雪峰山里,除了遭到国军正面的顽强阻击之外,那些游弋于崇山峻岭之间的湘西民间抗日武装,也让日军吃尽了苦头。冈村宁次也只有到这个时候,才充分领会到了“湘西多山,民风强悍”这句话的涵义。

解说:蓝爱花是洞口县桐山乡飞山村的村支书,她的爷爷就是神秘的瑶族民间武装嗅枪队的队长蓝春达。说它神秘,是因为这是一支让日军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队伍,队员们从小生活在高山密林里,上山下山奔走如飞,如履平地。在蓝爱花的引领下,我们找到了如今唯一幸存的嗅枪队队员刘冬生老人。刘冬生(湘西瑶族民间抗日自卫队原队员):打日本人没有好多枪,有的是拿铳枪,打野猪的铳枪,打铳枪,他没有好多枪。那打日本人这样打,是带着这些弟兄们,从这里跑出去打一家伙,好等日本人发现,又跑了,是这样打的。当时要是对打是打不过的,他的枪多。

解说:嗅枪队一共36人,最初只有两支长枪,一支短枪,其余的就都是嗅枪。所谓嗅枪其实就是湘西民间打猎用的鸟铳。在这个世代以打猎为生的村子里,至今还保留着与当年一样的嗅枪。

当年日军不知道鸟铳是什么枪,只要被击中,满身是弹,剥又剥不掉,扒又扒不出来,以为是什么新式武器。他们向长官报告说,那些射击的人把枪往鼻子上一“嗅”立即就“轰”地一声喷出一团烟雾,所以日军把它叫“嗅枪”。将瑶民自卫队称为“嗅枪队”。

嗅枪队利用地形熟悉,手脚麻利的特点,与日军打伏击战,他们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绝不与日军正面对攻。

1945年5月7日,嗅枪队发现了一支近百人的日军队伍,由于刘冬生年纪小,个头也小。因此队长蓝春达要刘冬生去探听情况。这知刘冬生刚刚走出大山,就被日军抓了起来。

刘冬生:把我抓住了,我就哭。我就说我找我爸爸,我爸爸不见了。把我放在刚才那个房里,那天晚上我就跑了,跑掉以后,我又跑到蓝队长那里去了,我说日本人到了。

解说:掌握了情况的蓝春达集中全部的武器,把队员三三两两地分开,利用树林草丛的遮挡,慢慢接近了日军。随着蓝春达的一声命令,队员们从各个方向一起开火,打得日军猝不及防,哇哇乱叫。

刘冬生:搞到,搞到日本人的消息,我们这些人,就只要我两个人去看,只跟我两个人,在高山上看着,从哪里开火从哪里打。他们正吃饭,正吃饭,我们也有十多个人伏击,一打起来,他们还没有,不晓得是哪个打,从哪里打来,还不清楚。那一次搞了20杆枪。

解说:在实战中,嗅枪队还琢磨出一套灵活应变,巧妙应敌的招数。

刘冬生:我这个讯号,是叫做我还一个指头粗的这么长,削得这么长的,放嘴里嘟一吹,这是一个的讯号。日本退了,我们要个吹的,要吹几声,就是这么个讯号。日本人要是打了过去,要把日本打什么,要进去,要进,又是一个讯号,我吹。

解说:以蓝春达为首的嗅枪队到后来,不仅经常单独袭击日军,还主动联系上在这里作战的国军,配合他们一起打击日军。最开始,与正规军接洽的任务蓝春达把它交给了刘冬生。

刘冬生:咱们又没有证明,刺刀就是刺到你胸部这里,我说你们别,你们是中央军队,你们就别多心,我就是来找你们的。他们就问我找谁,我说找你们的老大,我不知道哪个是谁,我找你们老大。

那个放哨的让一个带着我,到了里面,里面某团长,找到团长我就把信递给他,就说好。就讲他就是蓝春达,没有想到,一找还找到自卫队的蓝春达,就马上要他安排带路,好把这个消息带回来我又继续联络。

解说:湘西会战期间,像嗅枪队这样的民间武装力量,还有很多,他们采取巧妙的战术,到处袭扰打击日军,成为抗战末期湘西民间抗战组织中一支奇葩。

当日军在雪峰山被打得七零八落,晕头转向的时候,世界反法西斯战场的形势,也让南京的冈村宁次和日本大本营,产生了深深地忧虑。在欧洲,苏联红军已于4月24日突入了德国首都柏林。5月2日,希特勒自杀身亡。5月8日,德国在柏林向同盟国无条件投降。困兽犹斗的日军在发泄最后疯狂的同时,渐渐感到末日将临。

在国军和民间力量的双重打击下,日军116师团从洞口败退至宝庆。残留在雪峰山漫长山区里的日军残部,只有少数几个据点,仍企图挣扎,不肯投降。直到1945年6月7日,这场历时两个月的湘西会战,终于全面结束。

吴建宏(湖南芷江抗战胜利纪念馆馆长):可以说这一个战役是一种立体的作战,是整个八年抗战中间,国民政府打得最好的一个战役。可以说这一个战役是日方侵犯以来,最大的一个惨败。是我方抗战以来最大一个胜仗。

解说:湘西会战,日军在整个战略态势处于被动的形势下,以冒进而开始,以惨败而告终。中国军队在世界反法西斯战场,取得全面胜利的同时,沉重打击了中国战场的进犯之敌,使此次战役成为了中国战区正面战场对日作战的最后一役。

湘西会战

日军伤亡

毙一万两千四百一十八人

伤两万三千三百零七人

国军伤亡

阵亡七千七百三十七人

负伤一万两千四百八十三人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