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09.html


“小王八蛋,你想被诛九族么?”蒋千鹤气急败坏的训斥着蒋千羽:“你怎么能和明小姐说话那,你又不是不知道明小姐马上就要嫁入翼王府了。”

“哥,我对明小姐没有非分之想。”蒋千羽违心的说,毕竟这事关两家人的生死存亡,他不能连累其他人,只能将这份爱慕永远的埋在心里。

“记住,明小姐不是你可以靠近的,知道了吗?”蒋千鹤也无法太过于责备蒋千羽,只得低声叮嘱道。

“真是棒打鸳鸯啊,拆散如此一对天作之合实在是造孽。”将一切看在眼里的朱由栩不住的摇头。

蒋千羽虽然被蒋千鹤带离了明玉雪的身旁但是他的心已经被牢牢地拴在了明玉雪的身上,明玉雪和蒋千羽两人只得隔着御花园遥遥相望,朱由栩看的心里一乐:“我终于可以摆脱一笔冤孽。”紧跟着御花园里上演了朱由栩向朱由校请求为他和周盼儿赐婚并解除他和明玉雪两人之间的婚约的一幕,蒋千羽和明玉雪两人惊得目瞪口呆但是心里却是一种说不出的兴奋,紧跟着朱由栩被周盼儿大声给拒绝了更是让人们哭笑不得,只得先行离开,在离开的时候蒋千羽和明玉雪两人虽然一字未说但是两人眼神里的交流已经明白无误的告诉了所有人他们的心意。

天启三年四月十七,清早,亲军都督府。

“好,从今天起我也是锦衣卫的一员了。”蒋千羽昨天已经满了十六岁,按照所有人的意愿他成为了锦衣卫的一名校尉,穿上崭新的飞鱼服站在锦衣卫大门之外的蒋千羽心里也是一阵激动。

“走吧,今天王爷点名要见你。”蒋千鹤对于朱由栩点名要见蒋千羽心里也没底。

“来了,做吧,等我忙完这几份公文再说。”朱由栩抬头看了一眼蒋千羽指了一下旁边的座位,他脸上的表情告诉人们他现在心情很不错。

“王爷有什么高兴事说出来让我们这些下属们也高兴高兴呗。”蒋千鹤放下了一半的心大大咧咧的坐了下来嬉皮笑脸的说。

“管好你自己就行别来烦我。”回味着今天早上的一幕让朱由栩脸上一红,笑骂着蒋千鹤:“不过我这里还真有一件喜事,是关于你弟弟的,要不要听。”

正事来了,蒋千鹤手心里直冒冷汗但他还是强打笑颜:“千羽,他有什么喜事?”

“我要帮他做媒,毕竟我抢了他喜欢的女孩得还他一个不是吗?”朱由栩对着蒋千羽呵呵一笑:“前几天我看你和明玉雪在御花园不是聊的挺投机吗,今天我做媒给你们俩撮合一下。”

“王爷不要开玩笑了。”蒋千鹤脸上的汗刷的一下就流了下来。

“我没开玩笑,其实这里也有我个人的原因,我想赶紧了结我和明玉雪两人之间的瓜葛,所以我希望能把他们两个凑成一对。”朱由栩一脸认真:“蒋千羽,只要你娶了明玉雪那本王就欠了你一个人情,以后本王会还给你的,如果你不愿意那就算了,本王再找其他人。”

“王爷稍等一下。”一听朱由栩要给明玉雪做媒嫁给其他人蒋千羽急了,喊完之后有脸色一红低下了脑袋。

“你让本王等什么?”朱由栩现在心情很好,故意逗弄着蒋千羽:“我等不等的无所谓,不过你要是不赶快的话等会明大人家的门槛就要被提亲的人给踏平了。”

“这个,那个、、、、”蒋千羽被捉弄的低头不语,最后一咬牙:“卑职谢过王爷。”

“这不就得了。”朱由栩抚掌大笑:“不过我也得谢谢你,因为你替我了结了一件对我而言很麻烦的事情,不管怎么说我都亏欠了你一个人情,先记着帐吧,有空我会还你的。”

“卑职不敢。”蒋千羽脸色通红的低下了头,蒋千鹤则彻底的松了一口气,此时他的内衣已经被冷汗湿透了。

之后数天里朱由栩特意做媒,明月侯也很愿意解除和朱由栩的联姻,立刻高高兴兴的答应了下来,蒋明两家也立马就定下了亲,商定等明玉雪十四岁时就加入蒋家,忙完了自己的事情之后蒋千羽对朱由栩的好奇心也越来越重。

“盼儿,你为什么会喜欢翼王殿下?”蒋千羽见自己想不明白就问最明白朱由栩的周盼儿。

“喜欢就是喜欢有什么为什么呢?”周盼儿被蒋千羽一问才第一次考虑自己为什么喜欢朱由栩:“因为和他对着干很有意思,每次他被我整的哭笑不得的时候向我开口求饶的时候就是我最开心的时候,毕竟让天底下人都害怕的翼王害怕我也是很光荣的一件事情。”周盼儿笑着说。

“盼儿,你和我说实话到底翼王殿下在你眼里是个什么样的人?”蒋千羽有些不满周盼儿敷衍自己的答案:“你为什么一定要呆在翼王殿下的身边?他的性格实在是难以捉摸你离他远一点不好嘛?”

“其实朱由栩他很可怜,和你们所有人不一样,他背负了很多本不属于他的责任和义务,为了那些责任和义务明明比任何人都要善良温柔的他却不得不伤害自己一直想要保护的人,他曾经和我说过皇上和信王殿下是大明的光明日月照耀关爱着大明的一切,那他就是大明的黑暗背负着大明的一切罪恶。”周盼儿也收起了自己平时的爽朗笑容一脸正经:“他现在背负的东西已经快让他喘不过气来了,我不在你们身边照顾你们的话还会有其他的人来照顾你们,但是如果我不在他身边帮他分担他的重担他终有一天会承受不住的。”

“他要背负大明的罪恶?什么意思?”蒋千羽听完周盼儿的话之后有些惊讶:“大明能有什么罪恶?”

“他曾说过现在只是开始,每个帝国的崛起都是罪恶的,为了大明帝国的百姓的福祉他将背负上大明兴起的罪恶,那些罪恶也将跟他一起埋进坟墓。”周盼儿尽可能的复述着朱由栩的原话。

“大哥,大明的罪恶是什么?”在周府回家以后蒋千羽苦思冥想大明的罪恶是什么,百思不得其解的他只得询问他的大哥蒋千鹤。

“我是谁?”蒋千鹤反问道。

“我大哥蒋千鹤呗。”蒋千羽一脸纳闷的看着蒋千鹤。

“我是谁?周兴庭,卓笑全,谭浩,郑英辉他们又是谁?”蒋千鹤再次反问道。

“大明锦衣卫北镇抚司千户。”蒋千羽有些明白了过来。

“我们是血翼十三鹰,我们的名号所背负的就是大明的罪恶,为了大明的天下太平我们甘愿背负的那些骂名就是大明的罪恶,为了大明的兴盛我们甘愿背负的那些辱骂就是大明的罪恶,我们所做的一切无法摆上明面的暗杀,陷害,威逼利诱都是大明的罪恶。”蒋千鹤一身正气的站在蒋千羽的面前:“翼王殿下所背负的东西就是我们会舍命跟随他的原因,你已经是锦衣卫了,用你的眼睛去看,用你的心去感受,终有一天你会明白什么是大明的罪恶,等到了那一天当你背负上那些罪恶的时候你就会明白我们所做的一切是为了什么。”

“翼王殿下陷害各位皇亲国戚谋反是为了大明的黎民百姓?你们陷害那些富商高官们是为了大明的太平?翼王殿下领着你们杀了郑贵妃和李选侍她们和她们身边的人是为了大明的福祉?你们这么做百姓们有什么好处?”蒋千羽有些不知所措。

“这些全是为了大明的利益,不说别的光是你说的皇亲国戚们这一点没有了那些皇亲国戚们的俸禄朝廷里一年光是开支就少了六成,各地的官田增加了七成以上,税收也跟着增加了上去,朝廷手里才有了钱,才能给边关的将士们发放他们的血汗钱和安家费使他们在为国捐躯的时候没有后顾之忧,边关将士们没有了后顾之忧才会舍生忘死的为国效命,有了将士们死命报国老百姓们才能不受战乱之苦,才能安居乐业,在天下人眼里陷害那些皇亲国戚抄没他们的家产就是大明的罪恶,为了天下苍生的福祉我们愿意背负这种罪恶。”蒋千鹤对蒋千羽讲解着他们的罪恶:“这些还只是开始,为了实现王爷所描述的盛世锦衣卫和影龙卫要背负的罪恶将是现在这些的千倍万倍,那些罪恶殿下将全部背负,而我们也将作为他手下最忠诚的执行者我们也将和他一起背负起大明的罪恶。至于你说我们陷害那些所谓的富商高官这里你说错了,现在的六部尚书当朝阁老里像是孙承宗,杨涟,左光斗那些人我们为什么没有敲诈陷害他们,因为他们本身就弱点和缝隙作为我们可以下手的地方,至于你说的那些人我们也没有陷害他们,全都是真凭实据,我们只是照章办事而已,对他们我们还是客气的,如果不是殿下不想让事情闹大的话他们现在早就人头落地了,现在还能活着他们就该叩谢皇恩浩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