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枪狂刀 正文 第12章 魔鬼的化身

梦歌 收藏 2 6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6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66.html[/size][/URL] 第12章 魔鬼的化身 蝎子岭。 日军重兵把守,戒备深严、阴森恐怖。 井上松次郎平静地躺在军床上,呼声如雷,做着称霸北平的美梦。 咣当一声,门一下子被踢开。 一个满身血迹的日本士兵慌跑进来,颤音喊道:“队……队长阁下,浪河庄武器库被偷袭了。” 这个日本士兵是浪河庄据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66.html

第12章 魔鬼的化身

蝎子岭。

日军重兵把守,戒备深严、阴森恐怖。

井上松次郎平静地躺在军床上,呼声如雷,做着称霸北平的美梦。

咣当一声,门一下子被踢开。

一个满身血迹的日本士兵慌跑进来,颤音喊道:“队……队长阁下,浪河庄武器库被偷袭了。”

这个日本士兵是浪河庄据点唯一装死逃生的,见血狼团勇士搬走武器弹药离开,便火速赶到蝎子岭报信。

“八嘎!什么人的干活儿?”井上松次郎一下子被炸醒,弹起身,忙穿衣戴帽,心急如焚的赶往浪河庄。

副官岗村君,狙击手船越一夫和大批日军都火速赶到浪河庄。

望着满地躺着的日军士兵尸体,血肉模糊、惨不忍睹、血流成河。

所有的日军脸色铁青,双目愤怒,肺如爆炸一般,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

忽然,井上松次郎望见地上血迹斑斑的日本太阳旗,他愤怒地走过来,只见旗子上赫然写着三个鲜血淋淋的大字:血狼团。

井上松次郎心头一震,双眼如狼眼凶残,低声吼道:“八嘎!血狼团到底是什么干活儿?”

岗村君双眼一转,一扫四周,狡猾地说道:“队长阁下,我大日本帝国的士兵大部分都被大刀砍死,中弹殉国的极少,我猜测血狼团并非中国正规军,估计是普通的民间抗日组织。”

井上松次郎猛地一抬头,凶眼乱转,放眼一扫,只见倒在血泊中的日本士兵大部分都是被大刀砍断胳膊大腿,砍掉脑袋,或者拦腰砍成两段……他心中一惊,额头冒出冷汗,好厉害的大刀,如此之快。

“一定要抓住这个善使大刀的中国人,这是我们大日本帝国莫大的耻辱。”井上松次郎怒气冲天地吼道。

“队长阁下,中国有句俗话‘胸有惊雷,而面如平湖者,可拜为上将也’,请无许动怒,这个中国的快刀手有我来对付,猎手的唯一目标,就是狙击猎物。”船越一夫胸有成竹,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船越君,希望你能成功,尽快取得胜利硕果。”井上松次郎缓和语气说道。

“为大日本帝国效忠是我的职责。”船越一夫冰冷地说道。

“岗村君,迅速发令给日军第38旅团山本君步兵队,让他们严防死守,防止血狼团组织逃窜,将北平挖地三尺,也要找到血狼团的下落。”井上松次郎阴险周密计划地叮嘱道,忽然又想起什么,忙说道:“尽快严刑拷打三天前抓住的中国奸细,用铁钳也要拗开他的嘴巴,得到我们想要知道的秘密。”

“嗨!”岗村君恭恭敬敬地低下头,吼道。

灭锋监狱。

一间冰冷潮湿的石屋,灯光昏暗,这是关押重犯死囚的地方。

滚烫的辣椒水冒着青烟,熬的噼里啪啦作响;火炉里熊熊烈火四起,被烧的通红烙铁泛着火光;高大的老虎凳子如同青面獠牙的怪兽,一片血迹……牢房里显得阴森恐怖,一片杀气。

一个中国硬汉被捆绑在死神的大十字架上,双手双脚被牢牢绑住,无法动弹。他的衣服破乱不堪,浑身血迹斑斑,体无完肤;他歪着脑袋,面容憔悴、双眼紧闭、奄奄一息。可见他受了多少折磨,鲜红的血液随着十字架啪啪地砸向地面。

咣当一声,石屋的门被有力的推开。

岗村君手握长长的皮鞭,面色冰冷的走进来,身后紧跟着一个日本士兵,一脸诡异。

岗村君凶眼一动,冲日本士兵使了个眼色,暗示着什么。日本士兵点点头,冷笑着走过来端起地上一盆凉水,哗啦一下子,冰冷的凉水泼在硬汉的脸上,血水四溅。

硬汉缓缓苏醒过来,睁开双眼,如刀子一样锐利望着身前的岗村君,面容冷峻、毫不畏惧。

“愚蠢的中国人,我敬佩你是一块硬骨头,但你固执的死撑着,是没有用的,我劝你还是说出来吧!”岗村君一甩皮鞭,吼道。

“日你祖宗,小日本儿,爷爷不怕死-----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你们杀了我,杀了我吧!爷爷要是眨一眨眼睛,就不是爹娘生父母养的……”硬汉不停地挣扎身体,大声破口咒骂。

“死到临头,还嘴硬。”岗村君恼羞成怒地挥舞皮鞭,猛地抽打,硬汉身上顿时皮开肉绽,鲜血淋淋。

“小日本儿!别想从爷爷嘴里得到什么,做梦去吧!”硬汉一口唾液吐在岗村君脸上,咬牙吼道。

岗村君扬起手,擦掉脸上的口水,冷声笑道:“好!我最喜欢硬汉,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说着,岗村君拿起火炉里通红的烙铁,扬了起来,狰狞的冷笑着,烙铁一下子触到硬汉的胸部,一股浓烟冒起,弥漫着肉被烤焦的味道。

硬汉双手握拳,青筋暴露,牙咬得咯吱作响,双眼怒睁,额头上冷汗直冒,一声不吭。

岗村君猛地拔出腰间一把锋利的匕首,寒光闪闪,匕首一下子贴着硬汉的脸皮慢慢地滑动:“中国人,这把匕首是我征战中国时,日本天皇赏赐给我的,它属于尖刀中的极品,削铁如泥,锋利无比……”

岗村君冷笑着,将匕首顺着硬汉的脸、脖子、前胸……向下滑去,直至停在硬汉的裤腰上。

岗村君阴笑着:“我知道你不怕死,可是有一种痛楚叫做生不如死……”

岗村君猛地一挑匕首,硬汉的腰带瞬间断裂了,他的裤子一下子落下来……硬汉惊呆了。

硬汉双眼冰冷:“你要干什么?小日本儿!给爷爷来个痛快,别让爷爷受罪。”

岗村君仍冷笑着:“不干什么。在你们中国的封建皇朝,那时候宫里都有宦官,也就是太监。”

硬汉额头上不断渗出冷汗,怒吼着:“小日本儿!你他妈的不是人,是畜生。”

岗村君不理睬他,继续冷笑:“中国的历史上有很多人因受了宫刑而做出伟大成就,比如司马迁……”

硬汉不停怒吼着:“不,不-------小日本儿,你杀了我,杀了我吧!”

岗村君冷笑着,手中的匕首往下动了动:“想死,没那么容易。”猛地挑开硬汉的裤衩。

“啊!别割!别割!我说,我什么都说。”硬汉一下子妥协了,疯狂的尖叫。

“识时务为俊杰,你是聪明的中国人。”岗村君收起匕首,得意地冷笑。

硬汉面色冰冷,心在颤抖,眼角湿润了。

“告诉我,你到底是什么人?”岗村君厉声吼道。

“我是燕子门的传人。”硬汉冷声说道。

“你们抗日组织叫什么?有多少人?指挥官是谁?”岗村君厉声质问道。

“血狼团,八百勇士,杨天龙……”硬汉痛苦地流下眼泪,心里默念着,血狼团的兄弟们,我对不住你们了。

“很好,你可以活命了。”岗村君冷笑一声,点点头:“给他松绑,带上手铐和脚镣。”

日本士兵走过去,开始给硬汉松绑……

深夜。监狱里,硬汉带着手铐和脚镣靠墙坐着,思索着什么。外面的探照灯不停闪烁,缓缓滑过关押区,增添了几份阴森的气氛。

过了一会儿,硬汉突然睁开双眼,警惕地扫视四周,双手握拳,开始慢慢的运气,只听见一阵轻微的响动,手铐一下子滑落下来。

硬汉伸开双手,活动一下,又摸向脚镣,一运气,如法炮制,脚镣也滑落下来。显然,硬汉施展了燕子门的缩骨功。

外面岗楼里,在黑暗中船越一夫手持狙击枪,将眼睛紧紧贴在瞄准镜上……牢房里,硬汉所做的一切,被他看的一清二楚。

船越一夫轻轻拉了一下枪栓,推弹上膛。

牢房里,硬汉一下子站起身,抓住已经被他双手掰弯的铁窗栏奋力地向窗外爬着……正用瞄准镜瞄准的船越一夫,不禁惊讶地张大了嘴。

身旁的岗村君见状忙举起望远镜,惊叹道:“中国的燕子门,绝不是浪得虚名。”

船越一夫直起身来,冰冷地说道:“我一枪就可以打爆他的狗头,难道就这样放虎归山吗?”

岗村君露出一丝冷笑,小声道:“船越君,这叫放长线,钓大鱼。”

船越一夫没有再说话,端起狙击枪继续瞄准观察……此时,正在爬行的硬汉,已经从铁窗扭曲的洞口处爬了出来。随后,他轻松几步,便蹿上楼顶,迅速地向前方跑去,速度之惊人,似飞一般,令人眼花缭乱……

“跟踪他,找到血狼团的老窝。”岗村君轻声下了命令。

硬汉纵身一跃,飞下房顶,几步窜入树林。

岗村君拔出腰间的短枪,猫身向硬汉逃跑的方向追踪去,船越一夫手提狙击枪紧跟其后,一刻也不放松。

绕过几道山路,硬汉呼吸均匀的飞跑着,身轻如燕,行如飞一般,他并没有发现身后的跟踪者……

东方破晓时,距离狼牙峰已经不远。一眨眼,硬汉的身影消失了。

船越一夫蹲在山坡上,双手持着狙击枪,不停搜索着可疑目标。

岗村君忙举起望远镜,望着远处模糊的山脉,心中一惊:“难道血狼团的驻地在狼牙峰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