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增田:破案靠的是真功夫

王增田:破案靠的是真功夫


时间: 2008年11月23日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 李海燕 李建军 浏览次数: [字体:大 中 小]



三年来,直接或指挥参与侦破各类刑事案件2700余起,其中大要案件100余起,捣毁团伙50多个,处理犯罪嫌疑人580多人,这在邯郸乃至全省警界也是“高产”,且大多数案件是省、市有影响难啃的“硬骨头”。他——就是武安市公安局刑警城区中队队长王增田。



短暂的刑侦一线摸爬滚打,王增田留下一串串荣誉:荣立二等功2次、三等功2次,“邯郸市优秀人民警察”、“破案标兵”………



2005年5月,曾荣获省优秀巡警的王增田就任城区刑警中队队长,当时面临的客观事实是:这个全国百强县(市)的城区是全市发案的“重灾区”,仅有10人的中队每天是接不完的警情,出不完的现场,该中队一度被人称为“接警队”。



这年9月中旬,有一伙犯罪分子像幽灵一样窜入午汲镇、徘徊镇路边的企业、加油站盗抢保险柜,有时一夜作案三、四起,来无影,去无踪,疯狂至极。27日深夜,这伙歹徒首次进入城区一家洗煤厂实施了抢劫。然而就这一次,刚出手就让王增田给逮住了。王增田从查看现场认定,这伙人不但是流窜犯,而且是惯犯,具有反侦查能力,十分狡猾。根据现场情况和网上通辑的数十起作案规律,他没有就案论案,却大胆认定这伙人经常在城区附近活动,每次抢劫有通讯、交通工具。凭这独特的视角,仅用3天时间,抓住了主嫌夏某,由此揭开冰山一角,使城区周边乡镇30余起盗抢保险柜案告破。



城区盗窃摩托车案频发,案件侦破难度大,王增田散发思维,偷车为的是卖钱,应是多人作案,而且盗、运、销一条龙,只要取其一节,定能打“七寸”,他四处出击“网络”关系,10月31日,断然出击,捣毁一个特大盗窃犯罪团伙,破获盗窃机动车、电动车案55起,6名作案成员无一漏网。



一个接一个漂亮的大仗、硬仗,使战友们对王增田刮目相看,群众交口称赞,被称为是武安的“福尔摩斯”。



由巡警到刑警,角色变了,但王增田“分秒必争”的习惯没有变,他很少脱衣服休息,一天24小时人、手机、汽车都处于临战状态,一旦有警情,以超极限速度出现场,一上案完全是一副拼命的架势,那股劲儿谁见谁服。



2006年6月15日1时50分,城区三小河村一个租赁房出了命案。接到报警,王增田带领民警不到5分钟赶到现场。湖北籍刘某死在出租房的过道上,头部有钝器伤,是谁在背后下的手?王增田一边思索,一边马不停蹄布置人员照相、取证,展开工作。经简单询问附近出租房的住户获悉:单身的刘某社会关系异常复杂,这案子从哪里查?王增田看现场,头脑中立即闪出几个关键词:熟人—暧昧—情杀。根据判断,于5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仍在上班的凶手抓获。就这样,天还没亮,4小时攻克一起命案。事后有人问他,是怎么一下子判断为情杀?王增田说,我从脏兮兮的床单上发现一根长头发。



超极限速度,善拼敢战的气魄,不避艰难攻大要案,在王增田的案侦史中又何止这两件。王增田有句口头禅:“没有破不了的案,只有不敢拼的人”。



2006年2月9日,正月十二。富强路白鹤观街发生凶杀案---一名妇女在回家的路上被杀害。现场惨不忍睹,凶手用石块将受害人砸伤,拖了300米,阴部被砸烂,咬掉两个乳头,还有许多吃过的果冻、香蕉皮……报复?抢劫?还是强奸?案情扑朔迷离,难以定性。王增田昼夜不停地泡在一线,侦案工作一次又一次走到“山穷水尽”地步,王增田的建议又一次次使之峰回路转。经过10个昼夜苦战,最终锁定系未成年人马某所为。原来,马某酒后路遇受害人心生歹念,遭拒绝后砸伤受害人,接着拖至僻静处,企图强奸未成,砸伤其下部,又咬去其乳头,随后提着受害人的果冻、香蕉边走边吃。此案刚破,庆功会还没有顾上开,19日15时,光天化日之下,城区某学校对面“花香理发店”又发命案。王增田率警赶到现场,作案人已经逃跑,随即展开跟踪追击,他们辗转三省七个市(县),边侦边追,为方便侦查,他化装过民工和捡破烂儿人员,有一回夜间搜寻,差点“命悬一线”,当年3月9日,在山西省灵石县将犯罪嫌疑人李某抓获归案。



多少魑魅魍魉,在王增田指挥和率领的民警凌厉的攻势下败了阵,愈来愈彰显着王增田破案的特异个人能力和高超的技巧。他能从纷繁复杂的案情中,快捷地捕捉到案件所需的线索,就是只有丁点蛛丝马迹,他也能直捣“巢穴”。



2005年11月20日,中队接到局里转来的省、市人大的一个信访件。省报驻武安市发行站长李某于2002年11月1日失踪,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与李某谈过恋爱的王某也同时消声匿迹。李家人一边寻找,一边上访。在案情分析会上,王增田分析认为李某失踪已是命案无疑,但事隔多年,事过境迁,一旦一个小细节有误,很可能半途而废。他把寻找王某作为案件突破口,经过询问当时情况查找蛛丝马迹。为此,他和两名同事先后到云南、江苏、内蒙等6省27个县,最终,揭开了女站长失踪之谜。犯罪嫌疑人王某交代谋财害命之后,将尸体抛至一废井里。案件到这里,谁都捏一把汗,掘井寻尸需要投资30万元,一旦无获,将是前功尽弃,但他“拼”了,不顾天气炎热,一直吃住在工地,直至将尸骸挖出来,他悬着的心才放下来。



去年2月3日,建东街一对母女被杀害在家里。又是命案,而且在居民生活区,影响非常恶劣。凶手非常狡猾,把现场痕迹破坏了,唯一有价值的线索是提取了半枚足迹,使案件难以定性。为此,市公安局成立了强大的专班展开攻坚,拨开重重浓雾,定性为抢劫杀人。心细如发的王增田从浩瀚的数据中敲定是峰峰矿区的朱某、李某所为。王增田事后总结该案说:围绕熟人这条线,既然不是当地人,肯定是周边人,猜测犯罪嫌疑人只要踏上武安一步,就会留下蛛丝马迹,有迹可查。流窜作案难度大是有目共睹的,“有才”的王增田成了流窜作案分子的克星。今年7月20日3时,城区女青年王某(17岁)和其表姐郭某(24岁)在城区被人拽上无牌面包车后呼啸而去。过去有抢钱抢物的,还没有抢人的。王增田判定此案肯定是刑满释放人员所为,接着根据面包车的走向展开排查,20个小时后,从涉县挖出一个集抢劫、强奸、盗窃、敲诈犯罪团伙,破获在天津、邢台等地作案30余起,解救4名女青年。像这样的流窜大案,这几年无一逃脱王增田的手掌。



去年10月20日,某单位刘某到中队报称:一个自称叫“成刚”的男子和吴玉琴女子,以能让其儿子上军校为名,先后骗走现金40多万元。王增田接手就掂量出案件的份量,寻找“成刚”是本案的关键,也是个烫手的山芋。他和副队长任国渠采取“钓鱼”方式,将吴玉琴抓获。经询问,吴玉琴是个被婚骗的受害人,与“成刚”主要通过电话联系,并不清楚其踪迹。为查明“成刚”的下落,王增田和战友先后辗转北京、保定、武汉、襄樊等地,战友顶不住了,他却不气馁,最终,历时一个月,在武汉将“成刚”抓获。据初步查证,“成刚”的真名叫孙小村,近年来在全国20多个省市诈骗200多名女性,涉及金额100余万元。



1998年9月30日,城关派出所民警牛洪涛在执勤中惨遭杀害。当时虽然将犯罪嫌疑人张云星抓获,但主犯付智一直潜逃在外。为此,公安部发布B级通缉令予以通缉,并被列为省厅督办案件。王增田上任后,下决心要将付智抓获归案,让战友在九泉之下得以瞑目。最近,有人反映付智可能在广州打工。10月30日,王增田带领民警王庆斌等人赶赴广州,与当地公安机关紧密配合,经过连续作战,终于将付智抓获归案。



王增田善破案、能破案、会破案,在与犯罪分子展开对决中是个“高手”,2005、2006、2008年城区实现命案全破,2007年命案侦破达90%。王增田成了“全能型”人才,城区中队在他的带领下,各项工作一直排位各中队之首,“三基”建设成为邯郸市标兵,吸引外省市参观5000多人次。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