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啸平川 正文 第二十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7.html


最令方文感兴趣的莫过于周铁铭手里的那些战马了。在村里的马厩里,方文看着那十几匹好马,心里充满了艳羡,真是宝贝啊,平原战斗,骑兵的突击能力绝对是一个恐怖的存在,没看人家四师,本是战斗力最弱的部队,可自打彭师长砸锅卖铁组建了骑兵团之后,立马咸鱼翻身,纵横江淮,威名大振啊。只不过相比起偌大的马厩,眼前区区十几匹马似乎又显得很不相称。当方文提及这个疑问时,周铁铭原本得意的神色不禁有些黯然。

“说来惭愧啊,想当年义父当家的时候,马队就是咱飞鹰帮的招牌,那也算得上是来去如风,呼啸山林啊。最多的时候,我们的马队有近百匹好马。”说到这,周铁铭无奈的叹了口气:“只不过今日不比往昔了,自打和日本人一开战,北边的马匹就越来越难搞了,你看没过几年,就剩下眼前这些了。可恨刘三刀那王八蛋,上次偷袭我的时候,又折掉了九匹好马,一想起来我就心疼。。。。。。”

方文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周铁铭看他这模样,以为方文也在为他遗憾,不由哈哈一笑:“没什么大不了的,如今这年月,只要有快枪,有马没马一个样,这次承你方营长关照,咱得了不少好枪,也算是东边不亮西边亮啊。。。。。。”

方文含糊的应付了几句。铁鹞子哪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啊,此时方大掌柜又在心里合计开了,能有百十匹马队的规模,看来这飞鹰帮里擅长骑术的人绝不在少数,这可是个意想不到的发现,要知道马匹可以到敌人那去夺,可骑兵不是什么人上马就能干的。啧啧,这伙人马老子要定了!

正说话间,忽然一个帮众来报,说村口抓到了一个探子,方文心里“咯噔”一下,坏了,难道侦察队王德彪他们几个出了纰漏,被人给抓住了?这下可丢大人了。正在他想着对策的时候,人已经被带到了他们面前。方文仔细一看,轻轻的松了口气,还好,不是独立营的人。这边周铁铭已经开了口:“说,干什么的?”

这小子长的一副獐头鼠目的模样,一身的破衣烂衫,满身的泥土,腰里还扎着个布口袋。还没等他开口,背后的一名壮汉扬手给了他一个响脖:“这小子鬼鬼祟祟在村外转悠了好久,我们盯他半天了,结果他还真毛了胆子,居然乘我们不注意溜到了土圩子边上想爬墙,最后掉到了陷坑里,才被我们抓住。妈的,肯定是个奸细。”

周铁铭蹲在他面前,似笑非笑的说道:“说实话,不说实话就剁了你喂狗。。。。。。”

这家伙闻言两腿一颤,“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冤枉啊,冤枉啊,各位大爷。。。。。。小的是南荡村的张二,小的就是来拾。。。。。。拾荒的,看这边村里不错就想进来顺点东西,小的真不是什么奸细啊,饶了我吧。。。。。。”一边说着一边不住磕头。

周铁铭站起身来,厌恶的看了他一眼:“原来是个贼骨头,柱子,拉到村边搓一顿,然后让他滚蛋。”旁边柱子应了一声,把那家伙提溜走了。

方文看到周铁铭如此处理,好奇的问道:“大当家的不怕这人真是个探子?搞不好他全说的是鬼话哦。”

“嗨,那又何妨。”周铁铭冷笑一声:“这些年打我们飞鹰帮主意的多了去了,这外边不晓得藏了多少探子呢,管他作甚,有本事就来碰碰试试。。。。。。”

“大当家还是小心为妙。”方文善意的提醒道“前日小鬼子吃了亏,他们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我看谨慎些不为过。”

“方营长放心,我自会小心。再说了,想打进我这王台村,还看他有没有副好牙口。”很明显,周铁铭并没有把方文的话当回事,想想也是,这些年来,没少有人想夺这块地盘,可结果如何?还不是一样铩羽而归。

“小鬼子可是有大炮的,大当家的,只怕到时候你这土圩子也挡不住哦。”

“那又怎样,打不过我还不会跑吗?大不了到时候全躲到荡里去,留个空村给他们。”

“呵呵,你就不怕鬼子抄你后路?小鬼子可是有汽艇的啊”

“抄后路?你是说从荡里过来?”周铁铭嘿嘿一笑,伸手拍了拍方文的肩膀:“放心,方营长。没人带路,天王老子也不敢在这芦苇荡里撒野,哈哈哈。。。。。。”

看来铁鹞子一定是在那湖荡里做了什么手脚,要不然不会如此自信的。想到这,方文便不再多问这个话题。

“周大当家,有句话我不知当不当说?”方文忽然正色道。

“但说无妨。”

“如此乱世,贵帮在此地只怕也是独木难支,难道大当家的没想过别的出路?”

“哦?”闻听方文忽出此言,周铁铭立即警觉了起来:“什么出路?难道方长官能给我们这群土匪一条升官发财之道?”

“呵呵,大当家的不要误会,”看到周铁铭变了脸色,方文知道他对自己起了戒备,便停止试探:“没那个意思,我就明说了吧,我和刘区长这回过来,主要是想和大当家的商定两家合作事宜,这样吧,我先表个态,以后但凡贵帮遇到抗日之难处,我新四军必定鼎力相助!”

“好!爽快!”听方文这么讲,周铁铭心中大定,其实方文不提,他也有这个意思,当下立即应道:“我也把话搁下,日后方营长、刘区长对飞鹰帮有任何差遣,我们在所不辞。”

“君子一言,”

“快马一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