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杀 正文 第二十章 风雨前夜

ld6365 收藏 0 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3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31.html[/size][/URL]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两个女孩却没有就是否报警答成协议,李飞发过这么一条彩信后就再无音讯,让两女宛如热锅上的蚂蚁。 “别过来,别过来。”冯雪睡梦中突然大喊了起来,方思雨忙过去柔声安慰。陈曦摸了摸她的额头,有点烫,冯雪惊吓过度,发烧了。 “他们遇到了什么麻烦,怎么也不回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31.html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两个女孩却没有就是否报警答成协议,李飞发过这么一条彩信后就再无音讯,让两女宛如热锅上的蚂蚁。

“别过来,别过来。”冯雪睡梦中突然大喊了起来,方思雨忙过去柔声安慰。陈曦摸了摸她的额头,有点烫,冯雪惊吓过度,发烧了。

“他们遇到了什么麻烦,怎么也不回个电话。”陈曦实在是沉不住气了。

“还是报警吧”,两个女孩别无选择,虽说对方告戒她们不许报警,可眼下两人失踪一人被绑架, 一人病倒,她们俩个没有疯掉已经不错了。

方思雨拿出一枚硬币,道:“字朝上,我们就报警。”一扔,字朝下。陈曦急忙说:“三取二,三取二。”方思雨又抛起了硬币。

五分钟后,呼啸的警车来到学校,引得学生们纷纷围观。不出半小时,移花宫美女被绑架的消息就传遍了校园。

警察带了她们去勘察现场,又留了一个女警保护冯雪,得到咖啡厅招待的证词后,小张又和另外一个刑警追踪了车迹,在一家修理厂发现了它,却是一辆红色捷达,车牌也不对,车上也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痕迹,车主是一对老夫妻,没发现任何疑点。听说她们还有两名男伴失踪了,都曾是军人,又电话到基地,结果基地干部处说两人都已离开部队了,部队现在也不掌握他们的行踪。根据几女的口述制成的图像被下发到各派出所,让他们筛选嫌疑人。

一连两天过去了,警察们奔波忙碌一气,调查对象却象在空气中消失了一样,警察感觉责任重大,把U盘交给了国安局,国安局开始调查这件事的来笼去脉,陈曦并不清楚基地内部哪些人有染,而能提供的资料只是一封密信的破解过程,实质内容是什么,却暂时得不到更多的线索。案件侦破工作一时进入僵局。马上就是国庆了,警察局的人手大多被调往保安全保和谐,见一连几天对方都无动静,留下两个监视哨,大队人马就撤走了。

几个女孩被弄的精疲力竭,明显失去了往日的欢乐。冯雪整个人变得呆呆的,美丽的小脸全无光彩,一付垂头丧气的样子。一天忽然变得歇斯底里,一天忽然变得神不守舍。陈曦和方思雨自顾不暇,也就没心情去好好安慰冯雪,都以为她是受惊过度了,慢慢就会好的。

就在三女即将崩溃的时候,久违的电话响起来,是李飞。

冯雪顿时象苦难深重时遇到了大救星,一把抢过电话,一边哭一边讲着这几天发生的事,只是她哭得希里哗拉,电话里李飞也听的一头雾水。

方思雨见她半天说不明白,慢慢从她手里夺过了电话,和李飞讲起这里发生的事,听她讲完,李飞回了声明白,今天晚上就赶回去,回去了再和她们好好商量,声音里说不出的疲惫,方思雨有心多问几句,李飞已挂了电话。

月华初上,夜色如水,一辆本田CRV悄悄的开进校园,停在研究生楼前。

李飞将徐哲轻轻的扶进宿舍,三女见李飞徐哲两人都是衣衫破旧,脸色苍白,大吃一惊,一起将两人扶进屋里。

李飞猛灌了一气水,才道:“徐哲中枪了。”

“什么?”三女听了都是一惊,陈曦急忙俯身杳看徐哲伤情。徐哲伤在大腿上,还好子弹没有留在体内,回来的路上,李飞已经在一家医院为他作了缝合手术。

顾不上说自己的遭遇,李飞先听她们讲了这几天发生的事,连说她们糊涂,对方是什么样的人,岂是她们对付得了的,自己出门时就告诫她们不要轻举妄动,还是上了当。

李飞这才将自己两人的遭遇说了出来。


三支枪不断的开火,打得李飞两人抬不起头来,眼看越来越近了,等他们冲到沟边,自己二人就死定了。

忽然,李飞一拍脑袋,自己真是被打懵了,见三人渐渐走近,李飞取出背包中两颗催泪弹,接连扔了出去,“嘣嘣”炸响,三人见飞来两颗手雪,急忙下意识的卧倒。一阵烟雾伴着浓重的气烟散开,遮住了双方的视线,呛的对方连连喘咳,火力大减。

李飞飞身而上,冲到那名伤员身前,解下他的枪支弹药,又飞快的退了回来,将手枪交给徐哲,道:“撤。”

烟幕很快消散,李飞将快慢机调至单发,不时回身放上一枪阻敌。与徐哲离开公路向深山中跑去,对方一定有车,可不能沿公路跑。

一前一后,一追一逃,徐哲猛地一头栽倒。低声道:“糟糕,我中弹了。”

李飞伸手去扶徐哲,左腿边传来一阵刺痛,他急忙一个侧滚,“扑扑扑”接连几枪将他原来所在地打得尘土**,李飞伸手一摸,自己也挂彩了,好在是擦伤,不能再跑了,对方火力凶猛,自己只有一长一短,硬杠不是对手,徐哲也不清楚伤的重不重。

对方见两人都中弹了,喊到:“你们跑不了了,投降吧。”

我呸,李飞听着好笑又有点悲哀,平时执行任务,都是自己喊这样的话:你们跑不了,投降吧,顽抗到底是没有出路的。没想到风水轮流转,现在轮到自己了。

他轻声问徐哲情况,徐哲道:“没事,死不了,可能是腿中弹了。”

对方见他们没有动静,三人呈扇面包抄过来,作战队形有板有眼。李飞看着生气,妈的,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看了看四周地形,对方害怕李飞枪法精准,并不敢过份逼近,这就给了李飞可乘之机,不然,再耗上几个小时,徐哲怕是血都流干了。

李飞将M4交给徐哲,自己拿起M9,让徐哲吸引对方火力,他沼着草丛悄悄爬过去。仔细听着对方的动静,他时而腾越,时而潜踪,灵猫一般,无声无息的接近对方队伍。

徐哲很配合的一枪一枪不紧不慢射击,吸引着对方注意。

听了大约三分钟,李飞已辨明对方位置,一跃而起,在对方惊诧的眼神中如神兵天降,四十米内,人形靶,他闭着眼都能击中,“砰砰砰砰砰”李飞枪口不断吐着火舌,夹杂着击中人体的“扑扑”声,痛哼声,三人纷纷中枪倒地。最远的那个最机敏,李飞仆一开枪,他已闻声而倒,只是被子弹擦伤,他就势倒地后,一个长点射,又压的李飞紧紧趴在草地上。另两人却受伤不轻,失去了战斗能力,见自己已无胜算,那人一面开枪掩护,一面带两人撤出战场。李飞又换好一个弹夹,也不追赶,目送他们远去,跑回徐哲身边。

此时徐哲已浑身发冰,出现短暂晕迷现象,看来是失血过多了,他急忙打开紧救包,为他包好伤口,又杳看了一下装具,徐哲毫无战斗经验,刚才被对方一枪击中,将他行囊中的电脑打了大洞,另一颗子弹也几乎穿腿而入,咬去了他一块肉。他为自己包扎好伤口,背着徐哲向相反方向而去,对手还有战斗力,自己要照顾徐哲,可不敢轻身犯险,

背着徐哲走过几条沟,找了一个废弃的房子,又看了看徐哲,还好,伤势没有恶化,两人补充了点食物,休息了一晚,查看装备,徐哲的手机丢了,自己的手机被打坏了,徐哲电脑也牺牲了。失去了与外界联系的办法。自己又不敢轻易上公路,对方一定不会马上撤走。在山沟里守了两天,出去侦察几次,对方看样子撤走了。这天一回来,见徐哲正摆弄自己破损的手机,问他干什么,徐哲笑道:“你的手机打坏了,可我试了试,还能发短信,我们应该告诉她们一声,别让她们牵挂。”

“当然,我也想,可它不能发中文了,我有什么办法。”

“我有,”然后徐哲就编了那条彩信。

见徐哲伤势有加重的趋势,俩人慢慢的来到公路边。那辆CRV还扔在路边,这条路车不多,两人等了很久,才等到一辆愿意拖他们车的,于是又是修车,又是给徐哲治伤,这样两天又过去了,好不容易赶回来,龙城这边却又发生了这么多事。

李飞虽说伤的不重,但旧伤未好又添新伤,显然短时间内是不能剧烈运动了。

见两人平安回来,虽说身上有伤,必竟有了主心骨,三女都安下了心,也许再强的女孩子,在喜欢的男孩子面前都会变笨,三女再也没有了当初的惶惑,为两人打水洗脸,换衣换药,忙得不亦乐乎。

李飞连日奔波,疲惫不堪,沉沉睡去。第二天醒来,三个女孩都没上楼,就在他们的宿舍时凑和了一夜,徐哲早已醒了,正让陈曦取她的电脑来,将自己被打坏的电脑取出硬盘,换了上去。开始了紧张的破译工作。李飞听从了徐哲的意见,并没有将他们的破译进程报告国安局,而只是去警察局报了个到。警察进行了例行笔录,就让李飞回来了。

一整个白天,李飞都在房间里擦拭自己的装备,尤其是那把M4,虽说没有枪榴弹可用,在小规模的交火中,它仍无愧于作战利器这一称谓。

冯雪一个下午就守在他身边,双手支颐,看着他把一件件武器装备分解,擦拭,又灵巧的安装起来,M4,柯尔特,M9匕首,夜视仪,瞄准镜。GPS,看得李飞浑身不对劲儿,一个劲儿的问冯雪自己哪里不对。冯雪微笑不语。上午从警察局回来以后,李飞就被方思雨强制要求去医院输液,在山道上的激烈战斗中,李飞的旧伤口被挣破了。看着徐哲一面输液一面破译,李飞笑道“你比在基地工作还要拚命啊”的时候,徐哲无奈表明只有尽快破译对方的密件,才会明白对方的核心利益,才会在对抗中占据主动。

李飞虽然身体没有完全恢复,但再不允许三个女孩自己外出,要出去,必须和他同去,一起行动,谁也不许落单。另外,他将柯尔特配给了徐哲,他必须保证徐哲的安全,这是他们唯一的反击手段。方思雨对这支手枪产生了浓厚兴趣,可惜李飞无论如何也不答应。

次日,李飞身体一好转,他就悄悄的到对方曾经的据点探察,却什么也没有发现。离刘洋洋被绑架已经五天了,距离二进基地也有九天了。他们的工作却毫无进展。其间警察和国安的人都找他谈过话,他只是告诉对方自己和徐哲都怀疑基地内部有问题,别得就没有再多说,攻击自己的人还是不说为妙,他希望对方能找上自己,只有这样,他才有机会救回刘洋洋,李飞是个执着的人,为了救回刘洋洋,他甚至不惜牺牲自己,这是自己必须承担的。李飞肌体惊人的恢复力发挥了作用,他只需要吃点消炎药就成了,伤势在快速的恢复中,徐哲却还有一半时间得躺在床上。

这天吃过晚饭,陈曦和方思雨陪同徐哲一起做演算,李飞反正也帮不上忙,就和冯雪在校园里一起散步。

为了安全,大家总是同进同退,难得能有一个单独相处的机会,冯雪显得很高兴,本来就喜欢修饰的她,更是把自己打扮的完美无暇。

亲昵地挽着李飞的臂膊,冯雪的头几乎靠在李飞的肩上。一头飘逸的长发在阳光下闪亮着黑珍珠般的光泽。长长的睫毛下一双大眼时满是柔情,冯雪的长发,长腿,水一样大眼睛,被男生们公认为她万人迷的三大法宝,衬着她的小吊带,小短裙显着十足的淑女味,清纯柔美,又艳丽动人。衬着李飞英挺的身材,象煞一对金童玉女。

冯雪毫不避讳众人的眼光,反而更加紧依着李飞,一阵阵的甜香飘入李飞鼻中,让他止不住的心猿意马。

有意无意中,冯雪挽着他进入“不羡仙”。在一个小凉亭里坐了下来。含情脉脉地望着他:“李飞哥,我们在一起的这段时间,总是打啊杀啊的,麻烦不断,能象这样多好。”

李飞苦笑一声,道:“我是个军人,从我离开部队那一天,我就发现自己刚刚投入一场战斗,最终只能有一方倒下的战斗。”

冯雪轻轻依偎在他肩头,轻声道:“你要是个平平凡凡的学长多好,以前真不觉得平凡也是一种幸福。”

李飞轻轻的抚着她的秀发,自己也说不清是一种什么情感,一阵怅然,竟比他剧战一场之后还要疲惫,都说女人是水,可把百炼钢化成绕指柔,冯雪无疑就是红颜祸水级的。叹息了一声道:“我在部队十年三千多个日日夜夜,学会的最重要的一句就是‘不抛弃,不放弃’,不抛弃自己的每一个战友,不放弃自己每一个目标。”

冯雪靠着他的肩默默无语。李飞一低头,一行清泪挂在冯雪面颊,如颗颗明珠,“噫 ,小雪,你怎么哭了,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没有,李飞哥,和你在一起真得很幸福,就是不知道这种幸福会不会长久。”冯雪忽然变得如此多愁善感,“李飞哥,你是不是特别瞧不起软弱的人。”

“你今天是怎么了,”李飞有点奇怪,“你的小脑袋里在想什么,我也有软弱的时候,我比不上那些舍生取义的先烈,和他们比,我也是软弱的人,只不过我经过十几年部队的磨炼,比普通人稍强一点而已。我也怕难,我也怕痛,告诉你,当年我第一次出任务时,见到凶杀现场,我不只大吐特吐,梦里还又哭又叫,全班没人相信我会成为一个合格的特种兵。”

“你哭起来又可爱又漂亮,我哭起来,声音象老鸹,脸上象傻瓜,要多丑有多丑。”李飞调侃起自己,说的冯雪破啼一笑。

“可我总觉得自己最没有用了,帮不了你们一点儿忙,胆子又小,小雪胆子就大多了。只有她才能帮上你。”

“你还别说,小雪真是个当特种兵的材料,要是好好训练几年,一定是个好兵。”李飞想想又自嘲道:“我才大专毕业,你们可都是硕士,高材生,我可比不了。听说小雨都要读博士了。”

“对,她不喜欢她老爹给她找的男朋友,又烦不过家里的一再摧促,就决心读博了。”

“那你呢?”

“我也没想好,爸妈想让我去法国读,我也不知道该不该去。”

“我看还是不要去的好。”

“为什么?”

“法国那是什么地方,浪漫之乡,你这样的美女去了,法国男人还不都疯了。你每天什么也别干了,光收情书和玫瑰就收的手软了。再说了,要是我也想浪漫一下,哇,老天,国际航空邮啊,还不把我这小百姓口袋掏干,债台高筑。”李飞没心没肝的开起玩笑。

“瞎说什么呀你。”冯雪轻声驳斥,心中一片甜蜜。

她扑闪的大眼睛望着李飞,没头没脑的冒出一句:“李飞哥,你说我漂亮还是小雨漂亮。”

“当然是你漂亮。”李飞想也没想就脱口而出,开玩笑,哥哥我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鲁男子,这种问题我能不会回答,还是一个千娇百媚的大美女在问你。

“你回答的这么快,一看就是口是心非。”冯雪嘴上反驳着,小脸却红如天边的晚霞。

远处夕阳如火,晚霞流金,层林披彩,微波流翠,难得的一个龙城睛爽天。冯雪望着眼前的美景,心中没来由的一阵轻颤,这如画的美景,真能天长地久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