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搁置争议,共同开发”不是普遍原则

业余学者 收藏 0 404
导读:1978年10月25日邓小平访日,与日本首相福田赳夫会谈后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谈及钓鱼岛问题时指出,“实现邦交正常化时,双方约定不涉及这个问题,谈中日和平友好条约时,我们双方也约定不涉及。我们认为,谈不拢 ,避开比较明智,这样的问题放一下不要紧。我们这一代人智慧不够,我们下一代人总比我们聪明,总会找到一个大家都能接受的好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 1979年5月31日,邓小平同志会见来华访问的自民党众议员铃木善幸时表示,可考虑在不涉及领土主权情况下,共同开发钓鱼岛附近资源。同年6月,中方通过外交渠

1978年10月25日邓小平访日,与日本首相福田赳夫会谈后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谈及钓鱼岛问题时指出,“实现邦交正常化时,双方约定不涉及这个问题,谈中日和平友好条约时,我们双方也约定不涉及。我们认为,谈不拢


,避开比较明智,这样的问题放一下不要紧。我们这一代人智慧不够,我们下一代人总比我们聪明,总会找到一个大家都能接受的好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


1979年5月31日,邓小平同志会见来华访问的自民党众议员铃木善幸时表示,可考虑在不涉及领土主权情况下,共同开发钓鱼岛附近资源。同年6月,中方通过外交渠道正式向日方提出共同开发钓鱼岛附近资源的设想,首次提


出解决领土和海洋权益争端的“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模式。


邓小平与日本人“搁置”主权争议的前提是主权有争议,主权争议的本质,是中国从1840年开始的半殖民地历史并没有完全结束,但指望靠“争议”结束这段历史是异想天开、是天真幼稚、是「与虎谋皮」!


试想,慈禧能与「八国联军」“搁置争议”?蒋介石能与美英法苏“搁置争议”?不能。所以,1979年中国提“搁置”帝国主义造成的主权“争议”,表明中国已经「非昔日吴下阿蒙」。


1982年邓小平对撒切尔夫人说 :“关于主权问题,中国在这个问题上没有回转余地。”“应该明确规定:1997年中国将收回香港。”但是,1979年为什么要“搁置争议,共同开发”?


背景大不相同。


中日甲午战争日本攫取了中国的台湾及附属各岛屿,二战后日本把台湾归还给了中国,却把台湾的附属岛屿钓鱼岛等私自交给了美国托管。


1971年,美日两国在签订归还冲绳协定时把钓鱼岛等岛屿划入归还区域。当时遭到中国政府的强烈抗议。但在1972年中日两国在恢复邦交的谈判时,中国正面对苏联在边境陈兵百万的压力,中日友好对中国至关重要,因此当


时同意将钓鱼岛列岛归属问题挂起并留待以后条件成熟时解决,是十分正确的策略。


所以,“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是特殊历史条件下的产物,不具普遍意义,也不要自缚手脚用于处理南海主权问题。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