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二代被曝提前当官,似乎已不是“新闻”,上百度一搜索,类似的新闻目不暇接……而被网友们充满智慧概括的“量身招聘”、“萝卜招聘”新名词,对此形象而又直观地予以界定。


不过,浏览“湖南官二代大学生未毕业被直接安排当公务员”的新闻,“常委开会时确实有这么一个决定”几个字倒抓住了笔者的眼球,细细回味,一个比“官二代大学生未毕业被直接安排当公务员”还要值得关注的问题,在笔者的脑海升腾。


据26日人民网《今日关注》—《山东商报》刊载了一条新闻《公平公正何以体现?!湖南官二代大学生未毕业被直接安排当公务员》,该新闻称:要到2011年才毕业的在校大学生,竟然已经被安排进了家乡湖南省冷水江市财政局工资统发中心工作,享受事业编制。昨日,网帖爆料称,湖南省冷水江市人事局局长曹长清就是这样为还在大学校园的儿子曹博文找到了工作,且经过了市委市政府相关领导的层层批示。冷水江市人事局一位副局长回应本报记者采访时称,冷水江市“常委开会时确实有这么一个决定,就是照顾(各单位)一把手亲属子女工作”。


“常委开会时确实有这么一个决定,就是照顾(各单位)一把手亲属子女工作”——应当相信副局长的“坦荡”——冷水江市的书记、市长、常务副市长的亲笔“关照”、“拟同意”、“同意”,为此作了很好的注释……


窃以为,这个问题要比“官二代大学生未毕业被直接安排当公务员”严重得多,更值得关注。


一是法律被“边缘化”。对国家公务员的录用,《公务员法》规定明确“录用担任主任科员以下及其他相当职务层次的非领导职务公务员,采取公开考试、严格考察、平等竞争、择优录取的办法。”“报考公务员,除应当具备本法第十一条规定的条件外,还应当具备省级以上公务员主管部门规定的拟任职位所要求的资格条件。”


而到了冷水江市,国家的法律完全被“边缘化”了,“市委市政府相关领导的层层批示”和“市委常委会的决定”就可以超越法律、替代“卷子”。况且,作为县一级的冷水江市,根本无权做出如此“决定”。


二是市委决定“儿戏化”。仅仅因为人事局长“即将退出工作岗位”、仅仅因为“为党工作了几十年,从未因个人的事向组织上提出过要求”,也仅仅因为“儿子大学毕业,学经济管理专业的”,就“特向领导提出将儿子安排到市财政局工作的报告”?就需要“请组织上给予关心照顾”?


对领导干部来讲,“为党工作了几十年,从未因个人的事向组织上提出过要求”是本分,也是义务,难道“即将退出工作岗位”就可以向组织上要这要那要照顾?这与伸手要官要权有何区别?


令人不解的是,就是这样一个“报告”,主要领导不仅大开绿灯“层层批示”,甚至形成“市委常委会决定”—— “照顾(各单位)一把手亲属子女工作”。请问:这是“照顾工作”还是“怂恿特权”?严肃的市委决定岂能“儿戏化”?


三是潜规则“公开化”。官场有潜规则,早已成了公开的秘密。一般来讲,热衷于潜规则的人,往往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往往只可意会而不可言传,往往更多的也只能暗箱操作而不敢公开于光天化日之下。毕竟是见不得人的丑事。


然而,在冷水江市,潜规则不仅敢于叫板“显规则”甚至敢于公开化。主要或主管领导竟然能堂而皇之签名“关照”、“拟同意”、“同意”,把传说中的“条子”替代“卷子”演变成现实,进而形成“决定”甚至超越“法律”。试问:一把手亲属子女工作要照顾,二把手、三把手亲属子女的工作是否也是如此?


怪不得冷水江市人事局一位副局长坦言“如果这个事你们查还多的是”。


如此看来,这个问题的实质,要比“官二代大学生未毕业被直接安排当公务员”现象严重得多,更值得人们予以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