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 “钱老师,你为啥要揪住辛子陵不放?”

对越反击战幸存者 收藏 8 1940
导读:“钱老师,你为啥要揪住辛子陵不放?”   ——答一位来自海外学生的质疑   作者:钱昌明   去年11月,纯粹是出于偶然,一位朋友交给我一本盗版本的辛子陵“大作”《红太阳的陨落——千秋功罪毛泽东》,说是让我看看。没想到,不看不烦恼,一看动肝火,遂写下了《且看叛徒辛子陵的丑恶嘴脸——读〈红太阳的陨落——千秋功罪毛泽东〉》(2010年12月12日发表于“乌有之乡”网站),就此投入了对辛子陵的批判。此后,又陆续写了《辛子陵,从“乏走狗”到“落水狗”——观〈五星红旗迎风飘扬〉的联想》、《再掲叛徒辛子陵的

“钱老师,你为啥要揪住辛子陵不放?”

——答一位来自海外学生的质疑

作者:钱昌明

去年11月,纯粹是出于偶然,一位朋友交给我一本盗版本的辛子陵“大作”《红太阳的陨落——千秋功罪毛泽东》,说是让我看看。没想到,不看不烦恼,一看动肝火,遂写下了《且看叛徒辛子陵的丑恶嘴脸——读〈红太阳的陨落——千秋功罪毛泽东〉》(2010年12月12日发表于“乌有之乡”网站),就此投入了对辛子陵的批判。此后,又陆续写了《辛子陵,从“乏走狗”到“落水狗”——观〈五星红旗迎风飘扬〉的联想》、《再掲叛徒辛子陵的丑恶嘴脸——评〈辛子陵:形势和前途——2月10日在科技部老同志座谈会上的讲话〉》、《应该立即开除辛子陵的党籍》、《用马列经典原著再掲辛子陵政治骗子的鬼蜮伎俩》等文(各文均参见“乌有之乡”网站中的“钱昌明文集”)。

日前,出席上海市历史学会年会,有老友相逢,畅谈甚欢。突然他向我提出一个问题:“我儿子从美国给我打电话时谈起,他看到了你在‘乌有’网上发表的文章,问:钱老师你为啥要揪住辛子陵不放?”

我一时无语,只能一笑以对。过后,我不由得认真思考起来:

是啊,我与辛子陵同是民国乙亥年出生,属猪,是同龄人,又具有相似经历(他1950年参军,本人1952年参加革命)已是一个奔八之人。我为何不在家里享享清褔,非要劳心劳神,连篇累牍地作文去批他呢?何况辛子陵写“非毛”作品,经济上稿费大大的有,政治上有过硬的“靠山”支持;我写“批辛”文章,一无稿费,二辛辛苦苦写就的文章又常遭封杀(包括在“乌有”网上几次被撤下后再上,其他转载网站早被全部撤下,本人设在“新浪”网上的“钱昌明的博客”更被彻底封杀,无有一篇得以上传刊载),三还引来一些人在跟帖中的恶毒谩骂,何苦呢?真可谓是“自找烦恼。”

然而,这难道是我的个人问题吗?这难道是我与辛子陵两个人之间的事情吗?不!我与辛子陵从未谋面,南北远隔数千里,更无任何矛盾与个人恩怨。如果是个人恩怨,倒可以“一笑相泯”;可是,眼前这一矛盾事关国家、民族的前途之争,就必须较真,必须斗争,必须揪住他不放,非把他批臭批倒不可!我决心要与共产党的叛徒、中国资本主义复辟势力的代表人物斗争到底!我所以要这样,这是因为:

第一,我是一名有良知的史学工作者。

本人是一名历史教师,自1961年大学毕业,教了一辈子的历史。从教50年,教过的大、中学校(包括业余学校、夜大学)学生愈万。教历史,就得不断学习历史,研究历史,长期从事历史研究,早就养成一种职业习惯,那就是:实事求是,言必有据。尽管自己在讲课、作文中也可能出错,但决不有意歪曲历史,更蔑视故意篡改历史、丧失史德的文痞。

谨守史德,是任何一名史学工作者的一种本分。从我在大学里学历史起,我就牢记着这样一则故事:

鲁襄公二十五年(公元前551年),齐国大夫崔杼擅权,娶了一个贵族遗孀美女棠姜。没想到随后棠姜又被齐庄公看上,并与其私通。崔杼不甘受辱,终于趁齐庄公又一次与棠姜幽会之机,派甲士将其射杀。此事发生后,齐国“太史(按:史官)书曰:‘崔杼弑其君。’崔子杀之。其弟嗣书而死者二人。其弟又书,乃舍之。”

“弑”,是杀的意思,然而“弑”与“杀”又有不同;它具有专指“以下犯上”、“以臣杀君”的内涵。崔杼不能接受这个“弑”字,要求太史改写,太史不肯而被杀。太史的两个弟弟继任史官之位,也不肯改写,又先后被崔杀了。直至太史的第三个弟弟再任太史,仍然秉笔直书不改,崔杼无奈,最后只得作罢。这件事充分反映了我国古代史家不畏强暴、忠于史职的高贵品德与敬业精神。

我当时就想,在古代封建专制社会里,尚且有不威强暴,坚持“秉笔直书”的史官,如今,社会进步了,史学工作者就更应继承这一优良传统,做一名有良知的史学工作者。

现在,辛子陵公然颠倒黑白,胡诌历史,欺骗下一代年轻人,把新中国30年毛泽东时代的历史涂抹成一团漆黑,肆意污蔑新中国的缔造者、中国革命领袖毛泽东,这是一个正直的史学工作者所能容忍的吗?面对蒙着着学术画皮的政治骗子公然行骗,我,一个有良知的史学工作者,不挺身而出去揭露他,谁去?

第二,我爱伟大的社会主义祖国。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这是中华民族由万千志士仁人上下求索、数以千万计的革命先烈前仆后继、历经了百年殊死艰难困苦斗争的硕果!从此,中国人民站起来了!摆脱了西方列强的压迫与奴役,洗刷了百年的民族耻辱,重新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新中国迈开了巨人的步伐,昂首挺胸阔步走在社会主义的康庄大道上,她使敌人侧目,朋友羡慕,中国人民自豪。

从1949年到1979年,仅仅化了30年时间,在毛泽东的政治路线指引下,新中国在一穷二白的960万平方公里土地上,完成了社会主义工业化,走完了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整整化两个多世纪的发展路程。

新中国完全依靠自力更生的力量,在现代科学技术发展上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最有代表性的就是赢得了两弹一星研发的胜利。1964年10月爆炸了第一颗原子弹,很快完成了导弹与核弹的结合,又爆炸了氢弹,1970年4月,我国用“长征一号”运载火箭成功发射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东方红一号”。这颗直径1米,重173公斤的卫星成功入轨,标志着我国成为继美、苏、法、日之后第五个可以独立发射人造卫星的国家。

据2009年8月7日国家统计局发布报告《中国升至中等偏下收入国家行列,经济总量世界第三》,其中提到前30年的发展数据:1952年,我国国内生产总值679亿元,到1978年增加到3645亿元。26年增长537%,平均年増速接近21%!

综观毛泽东时代的经济发展,完成了国家的社会主义工业化,初步奠定了我国四个现代化的基础,更重要的是,为以后的发展培养了大批又红又专一心奉献的科学技术人员和“四化”建设人才,这些,都已成为客观的历史事实。

如今人们往往只看到近30年的发展,须知:如果没有毛泽东时代前30年的发展与奠基,哪会有后30年的成就?这如同吃饭一样,假如一个人要吃两碗饭才饱。总不能说:这全是第二碗饭的功效。历史证明:正是毛泽东时代真正实现了国家的统一、开启了伟大的民族复兴大业。

辛子陵丧心病狂地全盘否定伟大的毛泽东时代,彻底否定了伟大的社会主义事业,彻底地否定了社会主义新中国,并公开地狂妄叫嚣要走资本主义道路,复辟旧中国,我作为新中国的一名过来人与建设者,岂能容忍?我爱伟大的社会主义祖国,决不允许辛子陵肆无忌惮地污蔑与否定毛泽东时代的新中国!

第三,我爱毛主席和共产党。

我是一名上世纪30年代中期出生的普通中国人。我们这一代人是生在旧社会,长在新中国。既有受旧社会压迫的切肤之痛,更有亲历新中国翻身之乐,强烈体会到新旧社会两重天的不同感受。我确实从内心热爱毛主席和共产党。

我出身在一个职员家庭,母亲早亡。少年时,上面6个兄姐早已成家,各奔东西,仅一个最小的姐姐在上海工厂做工,唯有老父与我在浙江乡下老家生活。1948年底,我小学刚毕业,父亲就领我到上海先在一家鱿鱼水发行后又到一家运输行“学生意”,仅三年多时间做了两回学徒。在鱿鱼行做学徒时,我天天起早摸黒,整天劳作,还多次遭到老板的拳打脚跌。在运输行当“练习生”时,同样遭受过老板的打骂,直至后来参加了工会组织,才改变了遭遇。在工会的帮助下,我的觉悟也随着提高,1952年“五反”运动时,我参加了“打虎队”,大胆地揭发老板的“五毒”行为。“五反”运动后,我们这家运输行被定为“违法户”而倒闭,我就进入“失救会”,生活有保障。1952年,经由“失救会”介绍,我考入新华书店华东总分店,进干校学习,正式参加了革命工作。同年,我响应号召去外地工作,被分配到新华书店浙江分店下属支店。在新华书店工作时期,我得到了很大的锻炼与提高,特别是在文化上。1957年,我响应党的号召:向文化科学进军!以中学毕业的“同等学历”报名参加高考,被上海第一师范学院(今上海师范大学)历史系本科录取,1961年大学毕业统一分配,当了一辈子历史教师。

回顾自己的成长过程,我深切体会到:是毛主席和共产党让我这样一个小学徒翻了身,并把我培养成为一名大学生与人民教师!没有毛主席和共产党,就没有我的一切。尽管我在文化大革命中也受到过很大的冲击,运动初期一度被打成“反动学术权威”、“反革命”,但我明白这是当权派为转移运动大方向搞的鬼,我坚持申诉,坚持斗争,坚定地相信群众相信党,后来终于由上海市委出面为我平了反。

我的生平经历告诉我这样一个事实:毛主席、共产党是劳动人民的大救星。我的境遇是如此,全国劳动人民的境遇也大致如此,因此,广大人民理所当然地会热爱毛主席和共产党。

如今,辛子陵自己忘了本,背叛、反诬培养他成长的毛主席和共产党。他诬陷毛主席是“封建专制暴君”,污蔑中国共产党在建国以后30年的整个路线、方针、政策,都是在搞“以暴力为后盾的空想社会主义”!我,作为一个亲历翻身、解放的旧社会的资本奴隶,作为受恵过毛主席和共产党的阳光雨露恩情的知识分子,能容忍辛叛徒对伟大领袖毛主席和对伟大的中国共产党的猖狂进攻吗?绝对不能!

第四,我反对复辟资本主义

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是两种不可调和的社会制度。

资本主义是一种私有制社会,它以资本的运作与増殖为手段和目的,其结果必然是两极分化,资本主义越发展,这种分化就越剧烈、越极端。少数资本家发财致富,大多数人必然陷入贫困。

社会主义是一种公有制社会,它以不断满足和提高全体劳动者的需要为生产目标,结果是全体人民走共同富裕的道路。社会主义尚不完善,它可以完善,但它的大方向始终是正确的,决不可放弃。

中国和世界的几千年私有剥削制度历史证明,无论是古代的奴隶制、封建制,还是近代资本主义制度,其本质都是一样的:那就是,让少数人剥削、压迫多数人。究竟是站在少数人一边,复辟资本主义搞私有制;还是站在极大多数人一边,坚持公有制走社会主义道路,这是一个大是大非问题,它直接关系到我们的国家前途和中华民族子孙后代的幸福问题,绝对含糊不得。

辛子陵站在少数官僚买办资产阶级立场上,公然鼓吹资本主义私有制,复辟旧制度,让劳动人民吃二遍苦,遭二茬罪,必将陷绝大多数同胞和子孙后代于万劫不返的苦难深渊之中!这是修正主义为保护极少数人的利益,叛党、叛国、叛我中华民族,出卖近代史上数千万计先烈用鲜血生命换来的革命成果的最大叛卖行为!

中国复辟资本主义,霸权主义绝不会允许中国真的会“和平崛起”,与它们平起平坐;中国复辟资本主义,由于官僚买办资产阶级的卖国本性,(如今这些中国富翁已经有多少人持有外国护照,把自己变成了“外国人”?又有多少富翁还正在继续把自己变成“外国人”?)这就必然会从内部来瓦解中国的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涣散中国民心,使中国屈服于霸权主义淫威,这样,中国必将重新成为西方列强的附庸,并陷入比旧中国更为悲惨的结局,这决不是危言耸听。

2010年5月,奥巴马在访问澳大利亚前,曾在白宫接受澳大利亚电视采访时,终于把美国总统对中国的发展前景的真实想法说了出来。奥巴马说:

“如果10多亿中国人也过上与美国和澳大利亚同样的生活,那将是人类的悲剧和灾难,地球根本承受不了。”

这是奥巴马的想法,其实也是美国和西方统治阶级的真实想法。在这种想法的主导下,它们会允许中国的真正崛起吗?

改革的初衷是为了完善社会主义,而决不是走资本主义道路。辛子陵要彻底改变改革的的方向,毁掉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公然鼓吹走资本主义道路,要把中国变为西方列强的附庸,这是绝对不能允许的!我坚决站在极大多数中国人一边,要揭穿辛子陵的丑恶嘴脸和罪恶用心,与他们斗争到底!

第五,我认同人类的共产主义理想。

1848年,马克思、恩格斯发表《共产党宣言》,标志科学共产主义也即马克思主义的诞生。从此,国际共产主义运动蓬勃地开展起来,成为一股不可抗拒的历史潮流。

其实,马克思主义并不是某一天突然从天上掉下来的,也不是马克思、恩格斯两个人冥思苦想想出来的。它是人类社会发展到理性阶段的必然产物,是马恩综合了人类先进思想家的崇高追求,特别是德国的古典哲学,英国的古典政治经济学和法国的空想社会主义思想家,在19世纪所创造的优秀成果,再经他们的艰苦改造后才形成的。可以说,马克思主义是人类先进思想的结晶,它代表着人类对美好理想社会的追求和憧憬。

回顾人类发展历史,已有二三百万年时间。其实,私有制的剥削制度不过是近5000年前才出现的。人类在绝对大多数的时间里,过的都是公有制的原始共产主义社会的生活,私有剥削制度只占整个人类发展史中的四百分之一与六百分之一之间的时间!。

原始社会末期,生产力的发展,社会产品有了剩余,为私有制的形成提供了条件;然而,人们的私心,特别是原始公社上层人物的私心的膨胀则是私有制产生的决定性因素,这是人类尚处在非理性阶段的必然悲剧。

社会产品有了剩余,氏族公社之间的交换发生了。代表氏族进行交换活动的酋长等上层人物,在多次交换过程中,逐渐蜕变成“贪污犯”。他们占公为私,化公为私,渐渐地从由不合法变成为一种司空见惯的“常态”和“潜规则”,直至被公社成员的无奈认可,私有制就产生了。

随着时间的推延,私有制成为合法,社会随即两极分化,两个对立的阶级形成了。

有两种人很快成为奴隶主:一是氏族公社中掌权的氏族贵族;二是在两极分化过程中富裕起来的公社成员。

有两种人沦落为奴隶:一是战争中的战俘;二是在两分化过程中的弱势群体——贫困的公社成员。

处于奴隶地位的人们自然要反抗奴隶主的压迫和奴役,于是激烈的反抗就发生了。为了维护奴隶主阶级的利益,它们利用自己的统治地位和雄厚的经济实力,组织了军队、“警察”、法庭和监狱,用残暴的屠杀镇压等手段,对奴隶阶级实行专政——这就是国家。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奴隶主国家,出现于公元前3100年当时文明最发达的北非尼罗河下游,其名字就是古埃及王国。此后,世界各地历史的演变莫非如此,这是人类处在自发状态的一种必然。

如今,人类在经历了5000多年私有剥削制度的发展以后,正在从自发状态走向自觉状态,也就是从非理性阶段走向理性阶段,马克思主义的问世应该就是这个标志。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和1949年中国革命的相继胜利,已使愈来愈多的人们认识了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更使愈来愈多的人们认识了人类的前途——走社会主义道路,向共产主义迈进。

当今,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和中国革命虽然受到了挫折,但它一定会从更深刻的意义上教育一切革命的人们,重新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并为之奋斗!因为,只有社会主义才能皳中国,只有共产主义才能拯救世界人类摆脱阶级社会的苦海,摆脱剥削、压迫、霸权主义、核战争与人类毁灭的命运!我坚信共产主义运动必将重新蓬勃发展,人类的美好理想一定能实现。

辛子陵作为一名共产党员,他自己背弃了共产主义信仰不说,居然还公然污蔑马克思主义是“一种思想家的幻想”,是“暴力空想社会主义”,说是马克思“误导了包括列宁、斯大林和毛泽东在内的几代共产党人”,结果,近代无产阶级革命把资产阶级“消灭了(手段的有效性达到了),先进生产力也随着被消灭了(目标的现实幻灭了)。”(《红太阳的陨落》第761——762页)辛子陵的人品如此卑劣,这怎可能不引起一切信仰马克思主义人们的义愤?

综合以上五点,这就是我“揪住辛子陵不放”的原因,这中间没有一丝一毫的私人恩怨。

总不能只允许辛子陵放毒,不许我等批判消毒吧!

1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