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六年 我的六年 049 暴利行骗(之二)

photonet 收藏 8 14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5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57.html[/size][/URL] 049 暴利行骗(之二) 2011年6月3日,星期五,下午五点半,我,公主和我的岳母,在把周末出去要用的换洗衣物和食品等等东西装上车之后,正式开拔驶离“丽江”镇,前往200公里外的哈里史密斯,那是我们此次约翰内斯堡机场之行的第一站。 在这里我需要把“丽江镇”、哈里史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57.html


049 暴利行骗(之二)


2011年6月3日,星期五,下午五点半,我,公主和我的岳母,在把周末出去要用的换洗衣物和食品等等东西装上车之后,正式开拔驶离“丽江”镇,前往200公里外的哈里史密斯,那是我们此次约翰内斯堡机场之行的第一站。


在这里我需要把“丽江镇”、哈里史密斯和约翰内斯堡大概的位置说明一下:“丽江镇”位于在夸祖鲁纳塔尔省,距离德班北偏西约160公里;哈里史密斯位于自由省,距离“丽江镇”北偏西约200公里;约翰内斯堡位于豪敦省,距离哈里史密斯北偏西约300公里。


整个行程说得简单一点就是周五下午先回公主的娘家哈里史密斯,休息一夜,周六一早前往约翰内斯堡机场接他哥哥,当天返回哈利史密斯,周日下午返回“丽江镇”。


如此长途跋涉对我新买的雷诺Kangoo而言是一个严峻的考验,尤其是从“丽江镇”到哈里史密斯这一段,为了节省高额的高速公路过路费,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人都选择从N3高速下来,取R74省道,先往西行再折向正北穿过著名风景区“小瑞士”,经过高原明珠—波澜壮阔的斯泰克方丹水库,最后抵达自由省重镇哈里史密斯。


在南非R级省道不设收费站,也没有测速摄影机,过往的车辆稀少,且与高速公路方向大致相同,沿途很多景点、私人农场、酒庄、乡村俱乐部、饭馆、小旅馆、工艺品商店等等,供人停下欣赏风景、用餐、休息。


时间充裕的话,还可以在纯净无污染的清新空气中打打高尔夫球;或者骑上马逛一下私人林场里那无边无际的森林和峡谷;又或者可以荡舟湖面看看那水天一色令人窒息的美景;更可以甩钩垂钓,在青山绿水的怀抱中倾听着鸟儿悦耳的鸣叫,过一把与硕大凶猛的淡水鳟鱼斗智斗力的瘾;或带上手杖背起背包,踏上人迹罕至的登山步道进入龙山山脉,饱览雄奇壮阔的山势,跟神秘的高山飞瀑来一个亲密接触……因此节假日在省道上开车旅行不失为一件十分惬意的美事。


不过这次我跑R74可没那么些闲情逸致,赶路要紧。南非的纬度并不算低,所以冬天的黑夜降临得特别早,六点半我离开N3高速进R74省道时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省道的路况远不如高速公路,加之中间没有隔离带,于是我也打醒十二分精神,全神贯注的驾车在一片漆黑、前后无车的R74上飞驰。


车行十多分钟,到达一个叫温特顿的小镇,该镇是周边密集旅游风景长廊的一个“前哨站”,多数前往龙山山脉各大景区的游客都会在温特顿停下来稍事休息,给车子加油加水并对车况做最后的检查,同时选择确认自己最终要去的景点,因为出了温特顿就进入龙山山脉,可谓荒无人烟,到处是看不到边的高山、森林、湖泊和峡谷,要找加油站和修车行可就不那么容易了。


车过温特顿,路明显就不那么好走了,标志着我们已经进入龙山山脉的地界,虽然我们只是经过其周边余脉,但仍旧能直接感觉到上下坡度加大,道路更窄,弯道更急。尤其是小瑞士那段山路,其险峻和复杂几乎跟电影《头文字D》里的秋名山道有得一拼,不同的是小瑞士山道路面不那么平整,坑洞很多,且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要不然小瑞士山道也会成为漂移车手云集的圣地。


小瑞士严格来说不是一个地名,而是一个乡村俱乐部的名字,这个会员制的俱乐部位于龙山余脉的密林之间,只有R74途径此地,未经预约你就是南非总统也无权入住其酒店,纯粹是个有钱人休闲度假的去处,因其环境清幽、风景秀丽、群峰环绕、格调高雅,恰似一个远离尘嚣的世外桃源,颇具山国瑞士之风,因而被其主人命名为小瑞士。


我驾着我的雷诺Kangoo吃力的攀爬着小瑞士的山路,几乎是一路上行爬坡,车速一度降至40公里每小时,我也被迫使用三档攻坡,1.4升排量的燃油直喷发动机发出令人心悸的怒吼,还好,这2003年的老引擎总算不负众望,虽然车速缓慢,但总算是翻过了崇山峻岭出了小瑞士。


车过小瑞士便是一路下坡了,坡度虽然不急,但总算是比上坡要省力得多,羸弱的引擎也开始发威,带着我们一路狂飚,也算是对刚才用三档爬坡受的窝囊气的一种宣泄。


在缓坡上撒欢跑了没多久就看到路边一块告示牌写着“自由省欢迎您”,标志着我们已经跨过省界从夸祖鲁纳塔尔省进入了自由省,随之而来的是出现在公路左边的一片气势磅礴的湖面,斯泰克方丹水库到了。


斯泰克方丹水库同样位于龙山余脉,平均海拔在1500米以上,库区面积巨大,常年低气温(对于我这亚热带动物来说尤其如此),蓄水的河流来自龙山,所以水质清澈、冰凉甘冽,斯泰克方丹水库因此也吸引了众多游人每年来此度假避暑。


车到水库边上麻烦来了。皆因途径哈里史密斯的大货车为了逃避高速公路的天价收费,都选择从这个路段进出,所以途经此处的R74省道路面破损十分严重。于是当地政府便于2009年10月开始,采用单向车道封闭的方式,动工维修这段路面,令我惊讶的是,这一段不超过20公里的双向两车道路面,为了迎接2010年南非世界杯从09年底开始封路维修,直到20个月之后的今天也没能修好。


南非的效率再次令我震惊,我甚至怀疑会不会我搞错了,修路迎接世界杯会不会不是指2010年的世界杯,估计当地政府修这个路是为了迎接未来不知何时举行的下一届南非世界杯。难怪在南非久居的中国人,在面对国内亲戚朋友抱怨我们做事太慢时,都会慢条斯理地,用国内朋友说话的十分之一的语速,说一句至理名言:“这_____是_____在_____南_____非,_____放_____慢_____你_____的_____脚_____步。”


所以善于创造奇迹的南非人民,就以这样的效率成功举办了2010年世界杯足球赛,对此,我相信任何了解南非的人都会异口同声的说两个字:“奇迹”。


在南非这种步调缓慢的环境中,时间长了你很难不被同化。眼前的形势就是这样,我们本来一路跑得很欢,结果到了斯泰克方丹水库路段,也不得不因为修路而停了下来。整个施工路段单向封闭,所以采取两头轮流放行的方法控制两个方向的车辆通过。


不巧的是,我们来到第一个等待放行点的时候,红灯刚刚亮起。等吧,挂空档、拉手刹,引擎熄火,打开引擎盖锁,慢悠悠的下车,掀开车头盖,检查冷却水水位,检查机油和刹车油,一切正常,扣上引擎盖。我紧了紧衣领,把手缩进袖子里,6月的南非已是隆冬,此刻斯泰克方丹水库边上更是寒风凌冽,从湖面上吹来的风冰冷刺骨,我只能尽量减少自己暴露在空气中的部位。


绕着车子转了一圈,看了看轮胎和车灯,没发现什么异常,于是走到路边的草地撒尿,一阵阵强劲的西风把半人多高枯黄的荒草吹得此起彼伏,放眼望去水库边上的草场跟水面一样波涛翻滚煞是好看。


下车做完这一切,我慢慢悠悠的回到车上,放行的绿灯还是没亮起来。经过近半个小时的漫长等待,终于从对面山坡上射来了来车的灯光,看着第一辆对头车从我们身边开过,我迫不及待的发动了引擎,这时看守放行点的黑人过来敲敲我的车窗,我把窗户打开后,这看守的黑人好心的告诉我:“不用这么早发动车子,得等到对面的车子全部通过你们才能走。”


于是我问:“对面这一批还有多少车子要过来?”


黑人答道:“对面放行点给我传来短信说一共23辆,你看,这才是第三辆车。”


我服了!23辆车!眼下才过去3辆,没辙,于是熄火继续等。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