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途 第一卷入主南京 05、朱允文真的死了吗?

即雨即处 收藏 0 4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7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78.html[/size][/URL] 05、朱允文真的死了吗? 冲天的火光形如巨大彩霞,直直地回旋在皇宫头顶之上。 暗淡下去的琉璃瓦经此一照,又发出金灿灿的光芒。一座座雕梁画栋的屋脊、屋檐在光亮中七扭八歪,姿态怪异。被烧着了的梁柱和窗棱发着噼啪响声。 一队队士兵提着水桶穿梭于奉天大殿内外。 朱棣站在殿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78.html



05、朱允文真的死了吗?

冲天的火光形如巨大彩霞,直直地回旋在皇宫头顶之上。

暗淡下去的琉璃瓦经此一照,又发出金灿灿的光芒。一座座雕梁画栋的屋脊、屋檐在光亮中七扭八歪,姿态怪异。被烧着了的梁柱和窗棱发着噼啪响声。

一队队士兵提着水桶穿梭于奉天大殿内外。

朱棣站在殿处空地中央,凝眸大殿内蹿出的火光。雕塑样的身形一动不动,从外表看他是处乱不惊,其实,在内心深处不能不说没有恐惧。

燕军攻入南京城后,虽然各路兵马捷报频传,但他要找的人却一个也没有抓到。此时,朱棣比谁都清楚,占领南京城,并不等于他就能操控于天下。南京城虽是国都,但没有了皇上,也只能算是一座孤城。等到朱允文在各地的勤王兵马一到,被围的就不是朱允文,而是他燕王朱棣。所以,当下最要紧的是把朱允文找到。有了他就可以“胁天子以令诸候”。朱棣到达南京城外围时,就有细做来报,说齐泰和黄子澄带着人已经去外地招兵了。这也正是朱棣忙着打下南京城的主要原因。

攻入南京城后,朱棣想要两个结果。一个是朱允文交出方孝儒、齐泰、黄子澄等人,承认消藩是受人唆使,向天下写出罪己诏。这样一来,身为帝王的朱允文颜面散尽,即使是坐在皇帝位上,那也是傀儡。二是朱允文主动写出诏书,把皇位让给自己。

可是,打到现在,进了皇宫也没找到朱允文,他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万一让他跑出皇宫,跑出南京城,在某地聚起天下之兵与朱棣对抗。凭全国之力,剿灭这孤军深入的十万燕军还不是什么难事。毕竟朱允文手里掐的是传国玉玺。在没有退位之前,那可是正品的皇上。一道圣旨颁下,有谁敢不听!

想到这些,朱棣能不心急如焚吗!

这时,一队人影朝朱棣走过来。到了近前,朱棣借着火光才看清来人是朱能。在朱能身后,几个士兵还押着一个太监。

朱能到了朱棣跟前,喘息未定地说道,“燕王,后宫大火已扑灭。”

朱棣眼前一亮,急不可耐地问,“找到什么人吗?”

“有是有,可是,都被烧死了。”

“都是些什么人?”朱棣脸色凝重。

“不知道,不过,我抓了个活的,”说着,朱能回身把那小太监一把拎了过来。“这是我们在后宫找到的。”

小太监哆嗦着站到朱棣面前。

“你是什么人?”朱棣厉言厉色地问。

“我是后宫牌子崔立本。”

“我来问你,”朱棣直视小太监,“后宫中烧死的都是什么人?”

“是马皇后,还有两个陪葬宫女。”

朱棣眼睛瞪的溜圆,逼迫着问道,“没有朱允文。”

“没有。”

“你怎么敢肯定。”

“皇上一直没回来,是马皇后让我点的火。”小太监见朱棣一身铠甲,宝剑横挎,高大身躯像一座山。而且他身边的这些人个个持矛在手,满脸杀气。由于害怕,崔立本把话打住,不知下边该说啥。

崔立本很小就进入内宫,见到的人除了太监就是皇后、宫女,满宫中的脂粉之气,早就将这个不男不女之人,打磨的没有了一点阳刚。因此,他一见到这么多大男人,在火光映射下鲜盔亮甲、面目狰狞,没有被吓趴下,还能把话说连贯,就已经是很不错了。

朱能等的不耐烦了,插进来说:

“说详细点。”

崔立本又转向朱能,因他不知说话的人是何身份。但从这个人的豪横劲头中,估计也是个大将。因此不敢怠慢,连声说,“是,是,是”


燕军进入南京城后,皇宫内早就一遍混乱。宫内太监大肆偷窃,有的甚至明抢明夺,见什么好就拿什么,然后是打包走人。除了奉天殿还有部分大臣及太监外,其他的地方早就人去宫空。

朱允文在几位大臣怂恿下终于做出出逃决定。临走前,怎么也得把家里安排一下。只顾自己,丢下马皇后甚是不妥。于是,派人通知马皇后,让她改装换面,从别处寻机出宫,在南京城外汇合。

没想到,这位出自于明门之后的马皇后另有自己主张。

她接到皇上口信后,不急不慌。让太监把宫门一闭,不准任何人出入。随后便开始在屋内盘头化装。先是让宫女们给他换上凤冠霞帔,然后又把平日里自己最喜欢的金镯宝钗等饰物全都戴上。

做完这些后,马皇后躺倒在卧榻之上,对守在身旁的两位宫女说,“你们可以走了。”

两位宫女一旁解劝,“娘娘,万岁爷在城外等您呢!您还是快点走吧!”

换装时,两名宫女就觉察出马皇后有些异常。

皇上让他换装指的是换上普通人的装束,并没让她打扮成这样。但碍着马皇后的威严,两个宫女不敢说也不敢问,只能默默地帮着整理。现在,见马皇后不走了,这才知道,她这是永别之举。

马皇后闭眼摇了摇头,随后说,“万岁爷把江山丢了,我不能不要后宫。”

宫女没听明白,懵懂地问,“娘娘,皇上的几十万大军都没能阻挡住叛军。就,就我们几个人,能不让叛军进后宫吗?”

宫女怯懦的声音很小,不知马皇后是没听到,还是顾意不回答这无用之言。她继续接着自己刚才的话茬儿往下说,“我,活着不能在这里住到百年之后,那我就让它成为我葬身之地。我要让我的灵魂永远留在这。我是后宫主人,谁也别想从我手里抢走。”

马皇后说这话时,脸上没有了一点哀伤,眼睛睁的溜圆,死盯着棚顶,厉声说道,“去,把崔立本叫来。”

崔立本没敢走远,一直守在门口。听马皇后这样一说,不等宫女去叫,推门进来,跪在地上说,“娘娘,崔立本候旨。”

“崔立本,本宫现在降旨,你是否听旨?”

“娘娘,就是给崔立本一百个胆子,咱也不敢抗旨。”

“那就好,”马皇后把头在御枕上转了一下,余光扫了下两个宫女,然后说,“本宫想与后宫共存亡,现在命你,把后宫点了。”

“不”崔立本急了,向前急跪两步说道,“娘娘,你不能这样,皇上还在城外等您呢!”

一提到朱允文,马皇后那股凶焰立时暗谈了许多,随后,脸色微红,一股细流挂上了眼角,柔声柔气地说,“皇上,宽赦奴婢违旨之罪!奴婢这就要走了,再也不能侍奉您了。从此以后,你要多加保重。外面比不得皇宫,凡事你要照顾好自己。”说到这,马皇后已是泣不成声。两个宫女一同陪着哭嚎。

崔立本也是哭嚎震宇,“娘娘,您不能这样,还是走吧!皇上还等您呢!”

崔立本的一句话,又把马皇后从柔弱中拉回来。

马皇后停止絮叨,换成刚硬的语气说,“崔立本,你把后宫点着后,就带着他们俩出去。”

“娘娘,不能这样。俗话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有咱万岁爷,您还怕什么?”

“崔立本,你想抗旨吗?”马皇后厉声问道。

“奴才不敢。”崔立本叩头挨地。

“那就按本宫说的去做。”马皇后语气强硬,不容置疑。

崔立本抬起头,“那也不能您一个人去那个地方,总有人侍候您才是。”

“你的意思是?”马皇后看着棚顶问。

“就让他们俩陪您走吧!路上也有个照应。”

“嗯”马皇后轻轻地动了下嘴唇。

在崔立本与马皇后一问一答中,两名宫女听出了让他俩陪葬的意思,吓的双腿跪地,连连叩头求饶道,“娘娘,奴婢不想死,奴婢不想死。”

马皇后根本就不为两个宫女所动,闭着眼对崔立本说,“崔立本,就按你说的办。”

“是,奴才遵旨。”

崔立本站起身,退着走向门口。

见崔立本出屋,两个宫女更是着急,哭喊着向马皇后讨旨。

可是,马皇后躺在卧榻之上,与死人相仿佛。她一动不动地想着自己的心事,哪还管两个宫女的死活。

两个宫女见马皇后不语,转身又扑向门口。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宫门已经被崔立本从外面锁住,凭她们俩个人的力量,万难再打开。

崔立本锁住宫门之后,又从柴房内搬来几捆柴火,挨着窗户散落开。点着火后,又担心火烧的不够大,连续地又朝上面丢了几桶油。火上浇油,使本就燃的很快的火苗,腾地一下飞上了屋顶。刹那间,整个后宫便燃成了一座火山。

开始时,两名宫女的嘶嚎声还能从屋内传出来,但很快就被呼呼作响的烈火所吞食。


不等崔立本说完,朱棣阴沉着语气问,“这么说,后宫的火是你点的?”

“是奴才点的。”

“奉天殿的火,也是被后宫引起的。”

“不是,不是”崔立本连忙否认。“奉天殿着火在先,后宫着火在后。”

“你说朱允文逃出宫城,有何凭据。”朱棣问。

“是我在奉天殿时,听见他们说的,”

“你都听见什么了?”朱棣凝视着崔立本。

“他们说太祖爷给皇上留下了袈裟,让皇上出家当和尚。”

“你见到皇上穿袈裟了吗?”

“没有,当时人多,奴才靠不了前,只是在人背后听到的。后来,他们让俺去通知皇后,俺就走了。”

“这么说,你没见到朱允文离开奉天殿。”

“没有。”崔立本说,“咱快到后宫时,看见奉天殿火起,以后的事奴才就不知道了。”

崔立本说完,见朱棣不言语,正琢磨着想用什么话来讨朱棣的喜欢。

不等崔立本张嘴,朱棣突然说道,“来人,把崔立本拉出去砍了。”

两个士兵上前,一把拖起跪在地上的崔立本。

崔立本打着拖拖不想走,哭嚎道,“燕王,奴才是奉旨行事,奴才没罪。”

“哼,你焚烧后宫,该灭九族。杀你一个,算是轻饶。”朱棣咬牙切齿地说道。

崔立本还想讨饶,两个士兵不容分说,拖拉着他离开了光亮处。


寅时一刻,奉天殿的这场大火终于被扑灭。

一道霞光从紫金山上升起,打在皇城的琉璃瓦上,爆发出一片金灿灿的光芒。没有被大火侵染的屋顶,依然神采奕奕,承载着屋脊、屋檐上的各种神兽,平静地注视着这里所发生的皇权动荡。

朱能灰头灰脸地从奉天殿方向跑过来,到了朱棣近前,单腿点地,大声说道,“燕王,找到了?”

“什么找到了。”朱棣不明所以。

“皇上,朱允文。”

“啊!”

朱棣脸色骤变,一时手足无措。心想,朱允文真要是活着,对他来讲,是祸不是福。因他起兵是靖难,是清君侧,除奸佞。现在君侧到了,奸佞除了,接下来该是什么呢!只有退兵回北平。否则,留在南京城,必被天下人所唾骂。

见朱棣不说话,朱能大概猜到了他的心思,接着说,“朱允文死了。”

“怎么死的?”朱棣迫不急待地问。

“是烧死的。”

“走,去看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