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线门”之范曾与郭庆祥:昔日恩人 今成仇家

“流水线门”之范曾与郭庆祥:昔日恩人 今成仇家


“现在有一位经常在电视、报纸上大谈哲学国学、古典文学、书画艺术的所谓的大红大紫的书画名家,其实也有过度包装之嫌。这位名家其实才能平平,他的中国画人物画,不过是‘连环画的放大’。他画来画去的老子、屈原、谢灵运、苏东坡、钟馗、李时珍等几个古人,都有如复印式的东西。人物造型大同小异。他的人物画虽然是写实的,但其中不少连人体比例、结构都有毛病。他的书法是‘有书无法,不足为式’,装腔作势,颇为俗气。他的诗不但韵律平仄有毛病,而且,在内容上,不少是为了自我吹嘘而故作姿态,不足挂齿。”

这是郭庆祥2010年5月发表在《文汇报》上的一篇文章《艺术家还是要凭作品说话》中的一段话,也正是这段话给他引来官司。文中就目前国内有些画家“流水线作业”,不讲求艺术品质,大量复制自己作品的现象进行了批评。谁知这一篇并未点名的文艺批评文章惹怒了范曾,他以侵害名誉权之罪,将郭庆祥告上了法庭,并索赔500万元。

2010年10月,北京昌平区人民法院的一纸传票摆在了收藏大鳄、著名收藏机构大连玥宝斋的当家人郭庆祥面前,将郭庆祥告上法庭的则是画家范曾。

这是当代中国书画史上第一次因为书画批评而诉诸法律,将批评文章作者告上法庭的事件。更让我们觉得蹊跷的事是:郭庆祥曾是范曾的恩人,在1994年范曾流亡法国交不起房租的最艰难时期,是郭庆祥救急买了范曾一批200多万的作品。


流水线作画根据 早年订购范曾作品帮其渡过难关

郭庆祥表示,他发表的那篇文章是针对艺术收藏界的不正常现象提出的批评,文中并没有提到范曾,更不存在对范曾进行名誉攻击。在他多年的收藏经历中,文章所写的“流水作画”是有事实依据的,如果范曾认为他写的是范曾本人,那么他也能拿出范曾“流水作画”的证据——1995年荣宝斋业务经理米景阳找到我,称他的好友范曾在法国购买了一处房产,因没钱支付房款,请我帮忙购买范曾的画,当时我给了米景阳一个面子,订购了范曾200幅中国画、100幅书法。事情定下后一个月左右,范曾就画完了100张作品,并已装裱完毕。我感觉一个画家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能画完这么多作品,并已装裱好?当时给我的感觉是买范曾的这些画就像买布料一样,一尺一尺地往外扯。范曾的画室里有很多3平方尺的宣纸都用吸铁石整齐地吸在画墙上,“老子出关”、“钟馗”、“达摩”等题材几乎和前100张没有什么两样,都是这几个人物造型来回组合。

真正的艺术品,其价值是不能按斤论两或按尺论寸来衡量的。如果是一个真正的艺术家精心创作出来的作品,怎么可能像买布料一样的出售呢?

郭庆祥表示范曾这种程式化、模式化的制作过程既不是一个艺术家的创作,也不如一个美术工作者的水平,简直就是画匠的商品画,是一个工匠的简单劳动。工作现场就像是工厂车间的流水线,自己复制自己的作品,已和印刷品没有什么区别,根本就没有一个艺术家的创作情感,和艺术也就没有任何关系。这违背了艺术创作的规律,谈不上是真正的艺术。

我们今天很多所谓的艺术家缺乏的就是对艺术的发现和创造,更缺少时代精神。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都存在画家流水作业、自己复制自己的作品、画风程式化、模式化的现象。范曾就是一个最典型的例子。他把提前设计好的“注册商标”形式变成“风格”,几十年不变,这种所谓的工艺制作风格何谈艺术价值,不懂绘画的人很容易被他蒙骗,这是误导大众。


批评者和被批评者 令人惊诧的官司

“范曾号称国学大师,他说的和做的就根本不相符,他和真正的国学没有任何关系,他是在愚弄我们。”因一篇书画评论而惹官司的郭庆祥,毫不掩饰地表述了他对书画家范曾的评价。

郭庆祥作为收藏家,对艺术作品和当今文化圈的浮躁现象当然有发表评论的自由和权利。原本属于正常的文艺批评,画家范曾却反应如此激烈,并对簿公堂,这不禁让许多人感到惊诧。

作为一个收藏者和行内人士,有责任去揭露和批评文艺界一些不好的东西。当前文艺评论的现状,让很多人都感觉会有一种无奈,更有一种失望。我们的艺术界总是存在一些自吹自擂、夸大其词的人和事,这对文化来讲是不负责的。

面对突如其来的官司以及500万的索赔,郭庆祥觉得他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事,针对当前文化艺术存在的某些问题和现象,总结自己近20年的收藏经历和真实体验,谈了自己的观点。

因为我的一篇文艺批评文章,范曾把我告上法庭,他的反应也太激烈了。容不得别人的批评,自己对号入座,这说明他承认了我所说的现象在他身上是存在的,也说明了我的批评意见是对的。文艺批评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作为一个公众人物,享受了众多社会资源,从公平的角度讲,范曾也应当接受社会监督。真正的艺术家是应该担当社会和文化责任的。

范曾起诉是他的权利,对号入座也是他的认识。媒体是向每个人开放的,范曾也能多写一些文章来反驳,因为艺术需要探讨。相信法律会对文艺批评的底线作出公正的判断,这场官司无论结果如何,都能给艺术创作和评论带来些思考。

收藏家和画家原本属于鱼水之亲:艺术家的作品被收藏家发现、购买,获得价值实现;收藏家通过鉴赏、购买、交易、展览等,实现艺术品的流传和增值。两者之间相依而生,本应互相尊敬,如今却要“庭”上说话,这实在是艺术品市场不该表达的“艺术倾向”。


附:范曾诉郭庆祥“流水线门”事件背景资料:

2010年5月,郭庆祥在上海《文汇报》上发表《艺术家还是要凭作品说话》一文,对艺术家流水线作画现象提出了批评。郭认为艺术家必须有思想境界和艺术追求,不能以炒作和包装来欺骗大众。

2010年10月,范曾通过昌平区法院提起诉讼,状告上述文章严重侵犯其名誉权,造成了社会评价降低和精神损失,并为此索赔500万元。

2010年12月底,郭庆祥通过媒体公布了范曾流水线作画照片。同月,范曾学生崔自墨表示,这些照片是他拍摄,是为了赞扬范曾绘画技巧精湛。

2011年1月6日,范曾方面提出接受《时代周报》采访,而后一直没收到范曾的正面答复。

2011年1月12日,因被告提出管辖异议,范郭案延期审理。

2011年4月22日,昌平区人民法院正式开庭审理范郭案。

2011年6月 一审判决书下达,判决结果中要求郭庆祥向范曾书面道歉,并赔偿人民币7万元。判决书指出,郭文通篇对范曾的书、画、书法、作画方式及人格分别作出了贬损的评价,如“才能平平”、“逞能”、“炫才露己”、“虚伪”等,造成其社会评价降低和精神痛苦,郭行为已构成对范曾名誉的侵害。法院对范曾诉文汇集团承担侵权责任的请求不予支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