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棍寡妇敢死队 正文 《052》寻找斜溜眼

武者2009 收藏 0 3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1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11.html[/size][/URL] 憨子和二赖子的回归,使寡妇沟的老女人孺们大感震惊的同时也激发了空前的情愫狂潮,这俩男人回来的太及时了。100多老少娘们争先恐后的奔出洞外,像迎接皇帝一样簇拥着两个高大的汉子进了大本营。 原来,战后当天晚上刘嘉玲她们掩埋了牺牲的队员后,就不顾身心极度疲劳,举着火把去山口狙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11.html

憨子和二赖子的回归,使寡妇沟的老女人孺们大感震惊的同时也激发了空前的情愫狂潮,这俩男人回来的太及时了。100多老少娘们争先恐后的奔出洞外,像迎接皇帝一样簇拥着两个高大的汉子进了大本营。

原来,战后当天晚上刘嘉玲她们掩埋了牺牲的队员后,就不顾身心极度疲劳,举着火把去山口狙击阵地搜寻二赖子等几个战友,但寻边整个谷口,除了几十条死有余辜的日伪尸体和成片的残肢碎块外,仅找到了西门大牛和杨采妮的尸首,最后又在成堆的残尸中发现了小姑娘杨钰莹穿过的花衣服碎片。但副队长二赖子的尸体却始终没找到。她们在悲痛之余都以为他也炸身成仁了。

现在二赖子的突然出现和憨子的失而复归,使几乎崩溃的山里武装平添了两员猛将,怎能不让老女人孺们欣喜若狂。

更令人振奋的是大头领阿娇和二头领秦香莲在昏迷了整整一天一夜后,几乎同时苏醒过来睁开了眼睛。

这一连串的喜讯把连日来笼罩在老女人孺心里的愁云扫去了大半,八仙洞内外响起了久违的笑声。

而与此同时,藏马乡日伪驻地里却是人心惶惶。伪军小副队长斜溜眼在挨揍之后神秘的消失,可把小队长王歪嘴吓坏了,要知道暴力群殴基层干部,违背乡镇军政一把手的指令,这个罪谁也担当不起。

王歪嘴领着那十几个虾兵蟹将满营地了寻了无数遍,连耗子洞都瞅过了,却始终没发现斜溜眼的踪迹。

这他娘的咋办?伪军们商量一番,决定分头去外面大街上继续寻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管咋也的有个交代呀。

一行人慌慌张张的刚奔到大门口,竟被几个绕着大院巡逻的日本鬼堵住了,非常时期支那人结伙成群的往外跑,什么意思的干活?想开小差?门的没有。

“八个牙驴,什么的干活?”新上任的日军曹长萨科齐撇着罗圈腿摇晃着走了过来。

王歪嘴一见鬼子堵路,暗叫不好,忙不迭的挤上来点头哈腰的解释:“太君,太君我们的去抓逃兵,大街上的有。”

“逃兵?”萨科齐疑惑的眨巴了下小眼,挨个瞅了瞅这些伪军,见他们一脸虔诚,不太像要开小差的样子,便瘦头一昂:“八格!叫什么名字?抓回来死了死了的有!”

王歪嘴大喜,咔的一个敬礼:“哈伊!皇协军小队副阎不斜的逃跑了,我们的一定抓回来!”

说完率领伪军们就雄赳赳气昂昂的冲出了营地大门。

大街上行人稀少,店铺冷落。偶尔有几个挑担玩杂耍的远远望见有二鬼子扑来,吓的撒丫子便逃。

十几个伪军端着刺刀横冲直闯的沿街搜寻了大半天,除抢了杂货铺的几条香烟外,连斜溜眼的影子都没见着。

其实他们自己也知道,在乡驻地里找逃兵,纯粹是吓胡闹,只不过是借这个机会出来耍耍威风罢了。

王歪嘴坐在一店铺门前的椅子上,享受着店主孝敬的西湖龙井,眯眼看着喽啰们咋咋呼呼的窜东街跑西街的忙活,心里惬意极了。妈个巴子的你斜溜眼敢在我面前牛比闪闪,老子是干啥的,狗日的连官大一级压死人都没弄明白还要混社会?今天不论你小子是死是活,老子都是绝对的赢家。死了就说你开小差畏罪自杀,活着找回来就说你违反军纪偷盗军火。反正我姓王的人多势力大,到时你跳进黄河也说不清,哼哼!

王歪嘴正得意洋洋的想着策略,突听南面一声惊呼:“斜溜眼!”

啊?王歪嘴脑袋一炸,忽地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伸头看去,果见南面胡同里扭扭歪歪的走出一个头戴大盖帽身穿黄军装的人来。我靠,满驻地只我们几个皇协军,冒出来的这个东西不是他还能是谁!

王歪嘴盒子枪一举狂吼道:“抓着他,快给我抓住他!”

呼啦啦,十几个伪军疯了般的举枪嚎叫着冲过去,咕咚一脚踹翻在地,朝着他的瘦头咣咣就是一阵猛揍。

惊天动地的哭喊声中,王歪嘴威风凛凛的奔到了跟前,望着爬在地上嗷嗷直嚎的这个东西,破口大骂:“斜溜眼,草你妈的你胆大包天,竟敢趁前原太君和范乡长不在的这非常时期,私自偷盗军火出来嫖娼,你狗日的该当何罪?走,押回去仔细审问!”

“是!”

几个伪军齐应一声,弯腰一把抓住他的脖领,仰面提了起来。一张乌黑青紫的脸庞登时亮在了众人眼前。

“啊?。。。”十几个伪军目瞪口呆,齐齐发出了惊讶的叫声。

面前这个人哪里是什么斜溜眼啊,分明是大名鼎鼎的‘犀利’哥呀。我靠,这是咋回事?伪军们懵了。

王歪嘴也被眼前的一幕搞晕了,这个,这个傻子怎么穿着斜溜眼的军服?难道那小子真的跑了?不可能,从此前的种种迹象表明,那狗日的正梦想着升官发财呢,怎么会鸦雀无声的溜了?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在驻地里丢弃军装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他死了!怎么死的?是。。。

王歪嘴想到这里忽然脑袋一炸,忙转头四下望了望。随即盯住了面前这个傻子:“你,你怎么拣到的这身服装?是有人给你的还是从死人身上扒下来的?”

“快说!”喽啰们也急了。

而犀利哥也被这阵势吓昏了,紫黑的皱脸抖了几抖,忽然象明白了什么似的,嗷的一声扑地捣头:“大老爷我冤枉啊,我啥也没干呀,我就在街上唱歌呀。。。”

都说傻子不明事理,大难临头也知道为自己开脱。原来他的衣服被斜溜眼抢去后,这伙计就光着身子一路哭喊着跟着那歹徒追去,斜溜眼在高粱地里换下服装,前脚刚走,犀利哥后脚就到了,破衣服换新衣服,而且还额外多了顶牛比闪闪的大盖帽,再傻的人也知道拣了便宜。

“快说,你穿的这身衣服是从哪里弄来的?”王歪嘴狂吼着一脚踹了过去,他急呀,急着想知道斜溜眼是怎么死的。他怕是山里那群寡妇作的恶。若真的,那就赶紧回营地当王八呆着不露头。

犀利哥挨了这一脚更迷糊了,叽哩哇啦躺在地上胡言乱语,咕噜了半天众人连一个字都没听明白。

这他娘的咋办?王歪嘴傻眼了,呆愣了半天,突然脑袋一闪,咬牙道:“兄弟们,这小子杀死阎队副故意在我们面前装糊涂,你们说怎么处置他?”他说着朝身旁的一亲信晃了晃手中的盒子枪。

“血债血还,杀死他!”亲信眼见嘴开。

“对,杀了他!”众伪军也齐声喊道。

王歪嘴阴险的正了正嘴唇:“记着,把阎队长的这身军服带回去,是证据。”说完头也不回的向营地走去。

刚走出没几步,只听身后轰的一声枪响,霎时一切喧闹归于平静。

斜溜眼,斜溜眼这杂种吊草的到底是真死了还是被寡妇绑架了???

王歪嘴顶着满脑袋浆糊回到了驻地,对斜溜眼的结果他什么都想到了,就是没想到这个死对头此时正躺在美女的炕上得意洋洋的吹牛比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