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察排长杨子荣早已是家喻户晓妇孺皆知的英雄人物。他曾化装成土匪胡彪,只身打入座山雕的老巢,配合小分队将盘踞在威虎山上的一伙匪徒一网打尽。这个经典的真实故事已在电影《林海雪原》和革命现代京剧《智取威虎山》里给出了最好的诠释。

然而,又有几人知道,杨子荣为了剿灭东北的土匪而不得不经常打扮成土匪的模样。就是这个土匪扮相,给他和他那个贫困潦倒的家庭带来了27年的冤屈。

杨子荣原名杨宗贵,字子荣,入伍时用了杨子荣的名字。1946年冬季的一天,杨子荣和战友化装成土匪去东北穆棱县下城子一带剿匪,半路上碰巧遇见了老家儿时的伙伴顺子。杨子荣正在执行任务,不便说出真相,遭到顺子的误解。顺子回到山东牟平县峡河村老家,立马将杨子荣在东北当了土匪的消息四处散播。那时,杨子荣的老家已经解放,村委会未经核实,轻信了顺子的一面之词,将杨子荣家挂的“革命军人家属”的牌子摘掉,军人家属的所有待遇一并取消。从那以后,峡河村的村民向这家人投去的全是仇恨和鄙视的目光。

杨子荣被冤枉为土匪以及对家中所发生的诸多不幸浑然不知,仍然奋战在东北剿匪第一线。1947年农历二月初二凌晨,杨子荣在黑龙江海林县柴河镇的闹枝沟剿灭土匪郑三炮和丁焕章时,由于天气过于寒冷,气温在零下30多度,他的枪栓被冻住了而未能抢先打响,被土匪的子弹击中了胸部,壮烈牺牲。杨子荣屡建奇功,战功赫赫,他的牺牲给他所在的二团全体官兵和当地百姓带来巨大的悲痛。1947年3月17日上午,在海林镇朝鲜族小学的操场上为杨子荣举行了隆重的追悼大会。会上,东北军区首长宣布命令,授予杨子荣“特级侦察英雄”光荣称号,并将二团侦察排命名为“杨子荣侦察排”。

杨子荣在山东牟平县峡河村老家的老母亲宋学艺、媳妇许万亮和他的大哥杨宗福并不知晓杨子荣已经牺牲的消息,继续痛苦地背负着“土匪家庭”的骂名。母亲死活不相信自己的儿子会当土匪。为了弄清真相,几次欲只身下关东均被杨宗福拦下。直到全国解放后,一家人也没有打听到杨子荣的半点音信。1952年深秋的一个夜晚,杨子荣的媳妇许万亮走到了生命的尽头,临终时紧紧抓住婆婆的手,用凄惨而又微弱的声音说:“妈……宗贵他……他……不会当土匪……”1966年的一天,杨子荣的老母亲走完了80年的人生坎坷之路,病死在14年前儿媳妇死时的那铺土炕上。令人心酸的是,老母亲临死时都不知道她的儿子杨宗贵就是已闻名全国的杨子荣。1966年之前,革命现代京剧《智取威虎山》尚未排演,但电影《林海雪原》早已在全国各地公演。电影里化装成土匪的侦察排长杨子荣就是杨宗贵。住在穷山旮旯里的老母亲和大儿子穷得连肚子都填不饱,怎么可能奢望看上一场电影呢?如果真能看上,相信那场肝肠寸断的人间悲剧将戛然而止。

杨子荣的母亲活着的时候,按当时的政策收到了一张“失踪军人通知书”,随后又收到一本“革命牺牲军人家属纪念证”。那张通知书和那本纪念证足以证明杨子荣绝不是什么土匪!他也绝没有给家乡父老脸上抹黑!老母亲收到通知书和纪念证后把心放下了,她心里很清楚,尤其是那本纪念证,证明儿子是革命队伍里的人,是在部队上牺牲的,绝不是土匪。老人家捧着这本纪念证来到儿媳妇的坟前哭诉着,多么希望她睁开眼睛看看这个小红本。不久,老人家捧着这本纪念证离开了人世,死可瞑目了。

随着革命现代京剧《智取威虎山》的问世,杨子荣的英雄故事在全国范围内广为传播,寻找英雄的故乡才真正被英雄所在部队和相关的各级政府所关注和重视起来。经多方努力,几经曲折,尤其是在杨子荣的老领导,小说《林海雪原》的作者曲波的支持关怀下,终于1973年在广袤的胶东大地上找到了山东牟平县峡河村,找到了这个穷乡僻壤的小村庄。同年的一天,当牟平县民政局长把杨子荣牺牲的经过和他的英雄事迹告诉杨宗福时,已经60出头的老人顿时掩面而泣,他疯了似地扑向母亲和弟媳的坟墓,把这来得太迟太迟的消息向她们尽情地述说。

痛定思痛。我至今弄不明白,杨子荣的上级组织和有关政府部门为什么直到1973年才找到他的故乡?仔细想想,从英雄倒下的那年算起,直至找到山东牟平县峡河村,整整经历了漫长的让人难以置信的27个严寒酷暑。寻找英雄的故乡真的就那么难吗?难道是因为他的家乡太小太穷,以至在中国的版图上根本就没有标注?难道是杨子荣参军后没有留下任何的个人档案与资料而使查找他的故乡变得异常困难?难道非要等到全国人民掀起学习英雄杨子荣的热潮时才迫不得已地去查找?我不是知情者,不能妄下结论,但我想知道,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全国早就解放了,不能及时找到英雄的家乡,让英雄魂归故里,这不仅对不住杨子荣的亲人和家乡父老,更是对不住这位侦察英雄的冤魂。杨子荣牺牲前并不知晓峡河村的乡亲把他当作了土匪,也不知晓自己的家庭曾背负着“土匪家庭”的骂名,否则,一直浴血奋战舍身杀敌的英雄将会承受怎样的悲怆与伤痛呢?杨子荣的部队和杨子荣一样,也不知晓他已蒙冤长达27年之久。仅在这一点上,相信人们不会怪罪杨子荣的上级组织和相关的各级政府。如果能够在杨子荣的母亲活着的时候将这一激动人心的消息告诉她,那该有多么好啊!

也是在那一天的深夜,也有一个60来岁的老人跌跌撞撞地来到杨子荣的母亲和他媳妇的坟前,痛哭失声,长跪不起……

他是顺子。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