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62.html


易守难攻的王家大院,曾经拥有着上百年历史的高墙,但被龙崎的土炮轰得四分五裂,庄院上下人等一律被处死。

龙崎对许书记的承诺没有落空,在经历一天一夜的鏖战,终于攻下王庄。从此龙崎的地盘从之前的两千多公顷领地扩大到四千公顷左右,特别是他拥有一个营的正规军,现在加上新缴获的武器,共有五百多条步枪,还有大炮(土炮也算),着实令四方地主胆寒,随着王庄失陷,附近的其他地主犹如“唇亡齿寒”。

梦庄是紧邻王庄的中等庄院,庄主姓梦,名“怀才”。

“梦怀才(财)”这名字是他父辈给起的,其家祖上世代以地主为业,家有良田万余顷,佃农五千户,耕牛三千余头。其家大业大,每年除去基本支出,能从佃农手中收取租金高达数十万银元。其“不动产”矿山、豪宅多处。有一座年产300余吨的铜矿,一座年产700余吨的铁矿,利润非常可观,每年效益达到百万银元以上。

这天正好是梦老爷给老夫人做八十大寿,请来的客人不是亲朋就是贵友,各色人等都有。当然,穷佃农按照惯例,也是要给地主家进贡的,穷佃户一般送不起钱,但送不起钱你总有鸡鸭吧,就算送只公鸡也算礼成。

可能有人会说,一个公鸡算什么,家里养几个就是了。可大家不知道,在当时的穷佃户人家,粮食产量很低,交完租子后,很多佃农食不果腹,饿死人的事经常出现,穷佃户为了活下去,野菜、树叶等,只要能吃下去的东西,不管味道如何,什么都吃,有时候连树皮、草根都吃光的时候,只有吃观音土骗自己的胃(烧陶瓷的泥巴),但这种土吃下去,只能短时间欺骗自己,这东西吃多了拉不出来。因此,老百姓更别谈有粮食来喂鸡鸭了。交不起“礼”的,只有向地主借钱,这钱滚钱、利滚利,到了来年的这个时候,一个大洋就变成三个大洋了。

梦老爷家大业大,五世同堂,老有祖父祖母,小有重子重孙,其家为富不仁。有句话说的好:“好人不长命、坏人活千年”就是这个道理。

梦家仗着有钱有势,发展家丁一百余人,装备有各式轻重武器:像步枪、冲锋枪等武器都是必备,穷佃户人家要是想造反,那很好,梦老爷就派几个守门的兄弟,就能在半夜把你房子拆了。

这天是梦老爷夫人六十大寿,就派人出去发请贴。就在这天下午,来自五湖四海的客人,有“同行的”、做掌柜的、以及一些当地政府要员,就连廖专员也请来参加,这次寿宴摆了一百零八桌,收礼好几万大洋。

梦夫人,祝你“福如东海,寿比南山”,我代表木家庄老爷送来千年人参一支、百年何首乌两个、还有南海夜明珠…

有劳、有劳,谢木家庄主,快请贵宾入席就座。

梦夫人很胖,经不得站,但看着都是亲朋贵友送来珍贵礼物,不出马不行,她底下的几个大小儿子、重子重孙都忙着收礼…

梦家几个大小儿孙都有出息,他们混得最好的就是孙子老二梦得军,现在国军二十三军中任团长。这时代按照“士、农、工、商”排行,排在最后的就是为商的生意人。其他几个儿孙或许是家庭影响吧,都在生意上摸爬滚打,个个称得上“百万富翁”。

老夫人也把钱财看淡了,只希望一家人平平安安地过日子。人到了一定的年龄就很念旧,比如做梦的时候都想起以前童年、或者年轻的时候,她现在最想念的还是住在王员外府上的亲妹妹,她们俩出身都是有钱、有地位的官家小姐。(只可惜王员外的正房老婆,临死前还说:“人活着,钱还没花”)。

各位,感谢大家光临梦庄参加老夫人六十大寿,在这喜庆的日子里,我代表夫人向诸位致以热烈欢迎,现在请大家入席就坐。

来的客人根据管官职大小、身份卑微对号入座,坐在上房的都是达官贵人、以及“同行”之间的亲戚。下房坐着穷远亲,可以理解,这时代金钱至上。

席间老夫人寥说几句,下人们开始上菜上酒,寿宴开始。

“怀才”,怎么不见我妹妹还有王员外?今天是我六十大寿,他们怎么没来。

夫人,我昨天下午已经让人送去帖子了,说来也怪,都这么长时间没个消息,难道半路上出了事?

老爷、夫人,大事不好了。

这是梦老爷派出去第二批送帖子的人,他们路经王庄时,发现各个重要路口已经有人把守,聚集了大量围观群众,所以就赶紧回来跟主子汇报。

狗奴才,今天是老夫人六十大寿,有什么事如此慌张?

老爷,王庄被土匪袭击了。

啊!那我妹妹她….

现在土匪还在山那边烧尸体,听说王府上的人全被土匪杀害,王庄上的佃农也跟着造反,他们正在王家分粮食。

岂有此理!

我..我..

老夫人,你怎么了?

我..

哎呀,快叫大夫过来看看,老妇人脸色煞白,昏倒了。

众人扶着老夫人站起来,并让她坐下,喝些茶水,这才好过来。

本来今天是老夫人六十大寿,可奴才这时候汇报王庄出了事,让老夫人觉得受了天大的刺激,现在“小妹”是他唯一亲人了。

老爷,你要为我做主啊!

老夫人惯用这招,“又哭又闹”有时候对老爷很有用。

刚才你脸色煞白的样子可吓死我了,这梦府上下都是你一人说了算,你有什么事需要我做主?

我妹妹现在生死不明,老爷救救我小妹啊!你要是见死不救,我…

哎呀,快扶夫人去房里歇息,这事闹的…

梦老爷,今日在下有事在身,就不便久为打扰,以后有时间再聚啊。

这…这还没吃完饭,怎么你要走?

“老梦”,我家里也有事,先行一步。

你们吃了饭再走不迟啊….

梦老爷看着客人一个个离去,是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奇怪了,王家乃本地也算数一数二的大户人家,百多条枪,咋个被土匪打败了。还来不及多想,没走的客人里有不少“同行”走了过来,无不愤慨。

怎么,今天大家都是怎么了,你们咋个都不吃饭?

“老梦”,你我都是“同行”,老王虽然平日里与我们素不往来,但这次他们被袭,全庄人口惨遭土匪劫杀,要是你我再不团结,下一个受害的就说不清楚是哪庄了…

对,就是!特别是我们这些“小户人家”更要团结起来,听说李庄有个年轻人,拉起了一个营的人马,前些时候我就跟你说要将匪患扼杀在摇篮中,你就是不信,还说“小匪成不了大事”。

好了,你们都给我住嘴!

梦老爷,那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乳臭未干的年轻人”欺人太甚,我要举兵攻打李庄,你们谁愿意出兵协助?

好!有梦老爷这句话,我们吴庄虽小,但愿意出50个家丁,听老爷差遣。

我们来凤庄出兵20人…

我们永丰庄出60人…

通过梦地主号召,召集了号称七百多人的武装,明日举兵攻击李、王两庄。

哎呀,使不得、万万使不得!

廖专员来的正好,你来评评理,李庄当家的不守着自己那一亩三分地,到处去抢,这是“吃在锅里看在碗里”,你要不让政府出面给个说法,我们自行解决!

对!道上的规矩我们自己处理,还希望廖专员不要为难我等。

你们这是..

哎呀,要是高层知道你们拥有如此多的私人武装,别说我能保你们,恐怕委员长还未等到你们修整,又要派人下来抓壮丁了。

管家在哪里?

老爷,有什么吩咐。

你去帐房取一千大洋给廖专员。

梦老爷,你这是何意?

廖专员,此事只要我们不说,你不说,委员长管不到这里的。

对!我们家老爷说的有理,现在委员长没心思搭理我们乡下人这点鸡毛蒜皮的事,只要廖专员不说,上边那些大佬也都睁只眼闭只眼,还是你老人家说了算。

此言有理,我等也是这么认为,现在廖专员就是我们的父母官,理应体恤民情呀。

我等赞同,现在虽说是法制社会,但法律还不是给穷人制定的,就算我们犯了错,只要有专门做我们的保护伞,上边要是不晓得,就算有错也情有可原,这叫“法不责众”嘛,大家说我说的对不对。

我等附议。

好了,大家安静。

各位,咱们都是朋友,是老交情了,工作上的事理相互帮衬,我既然作为你们“父母官”,理应为大家做点力所能及的事,但愿你们不要把事情搞大了,适可而止。

廖专员请放心,我梦某人用自己的人格向你保证,一定会适可而止。

其实梦老爷暗自心想:哼,不除掉李庄,誓不罢兵。

好吧,既然有梦老爷敢出面做保证,这事你们自己看着办吧,真闹出了大事我也不敢给你们担保,不过我还是提前祝你们马到成功,这银元我暂且帮你保管,我若不收,好像又对不起大家彼此之间的情谊,是吧?

谢廖专员!

好吧,天色不早了,我就先告辞,祝你们成功啊!

谢专员,我们此役若成功,再给你一千大洋。

好啊,我等着你们大洋哦。

廖专员拿着梦家钱庄开的一千大洋支票,随时可以在梦家钱庄现取,老梦虽然有钱,但不耿直,对付这种人只能吃拿卡要,李庄的龙崎虽然穷点,但当家的耿直,好打交道,还是龙崎这娃儿懂事,真舍不得他没了。

今日跟着廖专员出来的有办事员小张,一路上两人无话不谈。

廖总,我们这就回去吗?

你说不回去还干啥,早点上路,晚了就天黑了。

廖总,我觉得李庄的主子还不错,他们虽然没梦家有钱,但当家的为人仗义,也舍得散财,广交朋友。

你是这样认为的?

是!

你说要是我们把梦家联合其他山寨的地主,在明日攻打李庄的事告知他们,是不是帮了李庄一个大忙。

小张,说实话,你是不是想起李庄的“龙凤汤”了?

恩。

龙崎这小子不错,我看还是把情况给他们说说,让这几家人互相消耗吧,我倒是要看看他们哪个厉害,只要我的大洋不少就好。

廖专员高招啊,这样龙崎也欠我们一个情,梦家的大洋也收,这叫坐山观虎斗。

对啊,“贵蚌相争,渔翁得利”嘛,他们不争,我们还没利。

专员就是不一样,说话都比我高明。

小张,你现在越来越聪明了啊?

那是,跟着专员学的!

你小子别抖聪明,这年头抖聪明的人太多了,我很讨厌!很讨厌你知道吗?

我知道了。

快去打个招呼,我在这等你。

是!

兄弟,你们老大在不在?

你是哪个?

我是廖专员的助手小张,有重要的事见你大哥。

好吧,你们就在这里等着,别到处乱跑。

恩。

当家的,廖专员说有重要的事找你商议。

廖专员?

对!

难道他是来收税的,快请。

龙崎,多日不见,过得曾好?

专员此话严重了,我现在穷着呢,这日子一天比一天难过啊!

你们刚把王家大院给占领了,发了不少横财吧?

哪有,我们不可能有这么大的能力敢攻击王家院子,或许专员是误会了。

误会?不会的,你们兄弟的装备和实力我最清楚,说吧,这次你们发了多少财?

廖专员,我还是不承认王家庄是我们打的,我们来的时候见有土匪抢劫,我们顺便赶走土匪,才发现王家的人都被土匪抢了,我们只是代为王家管理,等他后人来了我们就移交防务。

真的是这样吗?

廖专员接过龙崎地过来的香烟,点着后,再吐着几个烟圈。

专员,此事只可意会,不敢言词。谈谈条件吧,你的价位是多少,或许我们可以谈,但愿你不会诬告我。

龙崎,我很喜欢和你这样的年轻人打交道,两个字,“耿直”。

好了,客套话留着以后再讲,快说说你的条件。

一万个大洋怎样?

好说、好说,我这就给你安排人去数,你自己派人来拿。

恩,顺便给你透露个消息。

什么消息?

王庄王员外的“老婆”是隔壁梦庄梦夫人的亲妹妹,他们家也算是半个亲戚,就在你们“接防”王庄的时候,这天正好他们在给老夫人做寿,后来的事相信你也知道,他们是想联合起来报复你。

廖专员,谢谢你的及时情报,要不是你告知,我们危也。

“哪里哪里,实话不瞒你说,大家出来混都是为了啥?我是为了钱!你不一样,你有前途,只不过有些时候你做事之前知会一下,我们之间是朋友嘛,不要什么事都瞒着我”。

廖专员,今后我想揍地主了就告诉你好吧,揍一个地主给你一万大洋提成怎么样?

好,好啊,那你们下次什么时候打地主?

哎呀,廖专员别急,难道你忘了,现在我们也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啊。

你看你们穷,我也为你着急,我就忘了这事。

谢谢专员“帮助”啊!

帮助谈不上,你说的一万大洋是小地主,今后揍大地主要给我五万大洋。

好吧,你说行就行,你是父母官你说了算。

这还差不多。

不知专员还有什么要求和意见没有?

哦,我这人喜欢唱歌跳舞,咱们每月出去那个玩一下,我知道你忙,我玩你买单,没问题吧?

你说行就行,这点事包在我身上。

那你们自己注意着点啊,揍地主之前给我说一下,我要是少了大洋,哼哼,我就举报你。

我们知道了。

好吧,我们先告辞,叫两个兄弟帮我挑大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