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让子弹飞》中,我们看到了什么??

wangdongshan123 收藏 3 1222

从《让子弹飞》中看辛亥革命以后的中国社会



一、从片名看电影背景和主旋律。

《让子弹飞》这一片名便告诉了我们这部电影的背景和主旋律——子弹纷飞,暴力肆虐。这种状况是如何造就的呢?进入情节不久影片也告诉了我们:辛亥革命。


自从1894孙中山上书李鸿章遭到冷遇,这个年轻人便义无反顾地走上了暴力革命的道路。这也难怪。这个国家太让人绝望:颟顸无能的朝廷;贪婪腐败的官僚;愚昧无知的人民……即便是最善意、最温和的改良建议,他们也不能容忍。他们刚刚杀掉了戊戌六君子,而这些人恰恰是最后的真心要挽救这个朝廷的。最可恨的是:这个朝廷的祖先杀了我们的祖先!虽然两百多年前我们的祖先忍辱偷生,今天我们可终于熬到了他们不再野蛮,已舞文弄墨,甚至软弱可欺的时候了。


然而,这个朝廷真的就一无是处了吗?统治者与被统治者之间真的就没有一点共同的利益和要求了吗?可惜的是,还没等我们来得及认真思考,它就被推翻了。


这个朝廷所建基的体制已历经数千年的发展完善,毫无疑问,其最高的原则便是不能威胁这个朝廷的统治地位。戊戌六君子的被杀,根本原因是他们要策动兵变,图谋国家最高领袖——那拉氏老佛爷。除此之外,这个朝廷标榜的最高治国理念,乃是“仁政”。这也许并不是简单的一句“欺骗”和“维护专制统治”所能论断的。毕竟“仁政”比“暴政”好,也就是比滥施暴力,子弹横飞的政治要好得多。在这样的体制下,杀一个人通常是很麻烦的。比如清朝,一般发生在地方的命盗案件,由州县开始初审,勘验尸伤现场。州县初审后,审转至府、按察司,再到督抚。督抚直接向皇帝“具题”,即提交结案报告。各省具题的死刑案件,先经内阁票拟,进呈皇帝,皇帝依例传旨“三法司”核拟具奏,案件遂发刑部。对京师以外地方的案件进行复核,提出立决或监候的明确意见,然后由刑部领衔,都察院、大理寺会签。三法司会签后,再向皇帝具题,对一般的命盗案件,内阁例行票拟,皇帝在三法司题本封面“批红”——即用朱笔批写“圣裁”。皇帝的批红,是清代死刑案件的终审决定。监候案则由初审州县负责监押人犯,候秋审再定。


这个制度没有根除冤案,但也的确对于地方官员营私舞弊,草菅人命起到了抑制作用。正是这样的制度,才使得像杨乃武与小白菜这样的平民百姓的冤案能够得到昭雪,而与此牵涉的100多位官员的顶戴花翎全部摘掉,永不续用。这个制度的最好成绩是在唐太宗时,全国一年仅判处29个死刑。这在古代的世界各国都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和无法超越的记录。


我们的先贤没有找到一个更理想的制度,但他们的确成功地说服了统治者和被统治者:施行“仁政”是一个对统治者和被统治者都有好处的办法。“省刑罚、薄税敛”,人民的生活就不会太困苦,人民能过得下去,他们也就不造反,统治者也就能较长时间地维持其统治。否则,官逼民反,改朝换代,暴力横行,子弹纷飞,人民血流成河,统治者也死无葬身之地。对于王朝建立之初的暴力和野蛮,孔子是这样对待的。宰我对曰:“夏后氏以松;殷人以柏;周人以栗,曰使民战栗。”子闻之曰:“成事不说,遂事不谏,既往不咎。”事情已经过去几百年了,难道我们还要旧事重提,再陷人民于血流成河之地?


革命党一意革命。对于革命的前途,孙中山倒是乐观的:“我发起革命的时候便主张民权,决心建立一个共和国。共和国家成立以后,是用谁来做皇帝呢?是用人民来做皇帝,用四万万人来做皇帝。照这样办法,便免得大家相争,便可以减少中国的战祸。”


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像孙中山那样乐观,康有为、梁启超就不那么乐观。他们一面为躲避清廷而颠沛流离;另一方面又要挨着革命党人的拳脚。然而,也许康有为、梁启超是那个时代中国人当中最有见识,最切合实际的。戊戌变法失败以后,康有为便出游世界各国,实地考察世界各国的政治历程,一而再、再而三地警告国人不要效仿法国走入暴力革命的深渊之中:“统计欧洲十六国,除法国一国为革命,实与俄之一国为专制者同,皆欧洲特别之情。其余十余国,无非定宪法者,无有行革命者。然法倡革命,大乱八十年,流血数百万,而所言革命民权之人,旋即借以自为君主而行其压制,如拿破仑者,凡两世矣。”“法国之地与民,不得中国十分之一,而革命一倡,乱八十年。”“中国若有大乱,以法乱之例推之,必将数百年而后定。”“乃必自杀数万万人,去中国人之半而救之。”“孟子言杀一不辜而得天下不为,况于屠戮同种万万人哉。”如此啼血苦谏,没有人耐心听下去,人们只把康老爷子当成是过气的老朽,甚至是一个滑稽的小丑。


革命终于爆发了,子弹纷飞,流血成河。康有为看不下去了,他只好去办自己的杂志《不忍》。他除了不忍,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二、三种人最得势:强盗、骗子和土豪恶霸。

皇帝被推翻了,人民解放了吗?没有。至少在鹅城,我们看到有三种人真正被解放了——强盗、骗子和土豪恶霸。强盗是姜文扮演的假县长马邦德,即土匪头子张麻子,亦称张牧之;骗子是葛优扮演的真县长马邦德,后来的汤师爷;土豪恶霸便是周润发扮演的贩卖烟土、无恶不作的黄四郎。


传统社会中,谁是强盗、骗子和土豪恶霸的最有力的弹压者?皇帝!只有皇帝有足够的意愿和动力去弹压这些强盗、骗子和恶霸,也只有皇帝有足够的力量去弹压这些强盗、骗子和恶霸。也许你会说皇帝的祖宗曾经是最大的强盗、骗子和恶霸。的确如此!但如今不同了,国家和人民都是皇帝的,皇帝是这个国家和人民的所有人。强盗抢的是我家的人民;骗子骗的我家的良民;恶霸霸的是我家的子民。强盗抢了我子民的财产,骗子骗光了我子民的财产;恶霸霸尽了我子民的财产,他们就没有钱财给我纳税。等到民穷财尽,无以生计,他们最终还要来找我。我的统治要维持下去,就必须剿尽土匪、曝光骗子、压服恶霸。


土匪张麻子只有几十个人而已,恶霸黄四郎也不过四百人,这对于皇帝和国家几十万,上百万的军队而言简直就是九牛一毛。骗子更好对付。子曰:人无信不立。传统社会讲“仁义礼智信”,人们均生活在邻里之中,朋友之中,宗法亲戚之中。一次骗人的败露终身都将生活在不信任之中。对付土豪恶霸,中国更是摸索出了很多办法:异地做官,以免坐地生根,官员与土豪相勾结;无数次地均分土地以防止土豪做大,保护小民生计;强行迁徙以打击土豪,等等。海瑞任职南京,“三年夏,以右佥都御史巡抚应天十府。属吏惮其威,墨者自免去。有势家朱其门,闻瑞至,黝之。中人监织造者,为减舆从。瑞锐意兴革,请竣昊淞、白峁通流入海,民赖其利。素疾大户兼并,力摧豪强,扶穷弱。贫民田入于富室者,率夺还之。”就这么一个迂腐文弱的海瑞,仅仅凭着一纸委任状就吓得贪官污吏、土豪劣绅抱头四散。你不得不承认,这一制度在抑制豪强上有着惊人的成就。


很快就有人会说:在英国,正是由于贵族对于王权的制约才有了《自由大宪章》的产生,并进而开创了近代民主宪政制度。的确如此。但我们必须知道,欧洲中世纪首先是一个愚昧黑暗的时代,一个权威丧失、无法无天,大小贵族横行乡里的时代。如果有人以为有了***,贵族们就变得心慈面善,以为有了骑士精神,贵族们就都变得彬彬有礼了,那肯定太浪漫了。所谓贵族,亦不过一方大地主、大财主而已。黄四郎那样的势力在欧洲不封个公爵,也得是个侯爵。中世纪欧洲农民苦于庄园主的盘剥,慑于贵族的淫威,挖眼掏心,抽筋剥皮,种种酷刑一点也不比东方逊色。中国只有一个皇帝,欧洲则常常有成百上千个“皇帝”。那个时候,德国农民求之不得的便是皇帝有能力约束和制裁这些横行乡里的贵族。


现在好了,皇帝推翻了,共和名义上建立了。袁世凯上台革命党反对;黎元洪上台段祺瑞反对;段祺瑞上台曹锟反对。所有人上台孙中山都反对。阎锡山之类的野心家借着革命的晃子,兵变夺权、盘踞一方。张作霖一类土匪纵横八面、威风凛凛。马骐、马步芳之类的地方豪劣亦拥兵自重,尾大不掉。中央权威丧失殆尽。推翻了满清皇帝并没有像孙中山想像的那样使人民获得权利,甚至更浪漫地使四万万人都成了皇帝。得到解放的是张麻子这样的亡命徒、汤师爷这样的大骗子和黄四郎这样的土豪恶霸。那些真诚的理想主义者哪里去了?那些坚定的民主斗士哪里去了?回答是:要么死了,要么变了!革命的道路太漫长了!革命不能仅仅靠共和民主的理想,革命也需要钱;革命也需要权;革命者还有一个更基本的需要——活着!这在子弹横飞的时代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为了活着,有时需要欺骗;有时需要残忍;有时需要出卖。很难说这就不道德;这是人的求生本能!汪精卫,一个舍身取义的民主勇士,一个曾经的道德楷模,却演变成了人人不耻的汉奸。并非汪精卫本来就是一个伪君子,大骗子。权力太美好,金钱太美好,女人太美好;而没有了权力则一切都不美好了。既然为了革命可以欺骗、可以杀人、可以出卖,那么,为了权力,仅仅为了权力去欺骗、去杀人、去出卖又有什么不可以?事实上只有像汤师爷那样狡猾、像张麻子那样果敢玩命、像黄四郎那样有钱有势才能在这样一个险象繁生的环境下生存下来。



三、如果政府不能主持公道,强盗就会举起”替天行道”的大旗。

在鹅城,任何一个县长,除了手拿一张上级的空头委任状以外得不到上级乃至中央的更有力的支持。为了在鹅城站稳脚跟,他们只能选择与地方豪强勾结;否则,他们只能被黄四郎驱除,甚至除掉。一个县政府如此软弱,既不能为社会提供秩序,更不能为社会提供公正。而一个政府如果不能为人民主持公道,就会给强盗、骗子、政治野心家以机会,他们就会举起“替天行道”的大旗,吸引追随者,小则打家劫舍,占山为王;大则拥兵一方,跨州连郡,乃至问鼎中原。无力提供秩序的软弱政府不能维护公正,那是力所不及,无可奈何的事。而如果一个政权本有能力维护社会秩序,也有能力为社会提供公正,却仍然横行暴虐,成为一切邪恶的渊薮,那就是他们自挖坟墓,开门揖盗了。



四、盗亦有道:钱、色、权而已。

如果有人以为那些“替天行道”的大盗真的会比原有的政府给人民带来更大的福祉,那就太天真了。为了争夺群众,他们会把自己打扮成正义的化身,他们会满足人民愤恨的情绪去打击贪官,劫掠富豪,但强盗就是强盗,他们目标是始终如一的:抢夺钱财、美色,乃至权力。张麻子一伙抢劫珠宝,鸦片并非是为了正义,而仅仅是为了钱而已。抢来的钱也许散一点,以便让穷苦老百姓们歌功颂德,但终究自己拿的是大头。作为强盗,为了保证弟兄们一心一意,铁板一块,最好还是让弟兄们先少接触女性,更别成家立业,否则各顾各的老婆孩子,咱们山头的团结和战斗力不就要泡汤?山大王当然是例外了,今天是县长夫人,明天也可能换成了黄四郎的夫人了,你总不能要求大王也从一而终吧。可是,人性是掩盖不住的。当他们惊叹:“城里的女人真白呀!”你就知道拦是拦不住的,强盗早晚还是要劫色的。胜利以后的老三不就是骑着车子带着女人满意而归了吗?至于权,那是更高一级的目标了。有了权可以坐地收税、索贿,钱和女人那还少得了?这哪里是强盗可比的?强盗颠沛流离,朝不保夕,更是拎着脑袋混饭吃,抢点钱容易吗?所以权力是强盗梦寐以求的东西。小六子跟县长夫人说:“等这桩买卖做完了,跟我们去山里。”张麻子立刻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当惯了县长再去当马匪,恐怕不习惯。”小六子可就糊涂了:“那怎么办?”张麻子很轻松:“继续当官呗!”大王就是大王,还是张麻子有见识。


可是,那个已有的政府是几百年,乃至上千年的制度演进的产物,已经建立了一整套的自律和他律的机制,你能指望张麻子这样的天不怕、地不怕的亡命徒一旦掌权会施行多少仁政?要知道,当他们与政府为敌的时候需要争取群众,讨好群众;而一旦他们掌了权,人民可就成了他们的对立面了。他们要奢侈,就要向人民多征税;他们要荒淫就要逼取民女;人民要反对,他们就会施加暴政……。



五、总有一些人左右逢源,他们既是恶霸的帮凶,又是革命的急先锋。

《让子弹飞》中匠心独运地塑造了武举人这样一个角色,真是精彩。在黄四郎得势的时候,武举人是忠心耿耿而又穷凶极恶的帮凶;而一旦看到黄四郎大势已去,他迅速转变而为革命的急先锋。真正的革命者似乎均已退隐,而只有武举人领导着人民向着敌人的堡垒猛冲。他毫无情义地背叛其先前的主子。为了表现其革命的积极,他比先前真正受黄四郎欺压的老百姓更凶恶地残害先前的主子。至于其先前的同事,黄四郎的那个管家,他更是毫不犹豫地予以残杀。管家知道他太多的秘密,非杀不可。杀了自己的主子和同僚,既能表现自己革命的坚决,又能掩盖自己先前的罪恶,岂不一举两得。革命的力量太小,只有四个人,而黄四郎却有四百个人。为了打败黄四郎必须迅速扩大自己的阵营。这就给武举人这样的投机分子提供了大好机会。武举人这样的恶棍、野心家大举进入革命队伍,乃至成为革命的领导者。每一次革命都有大量的这类弄潮儿,无论你社会如何变幻,他们总能如鱼得水,有权有势。那么,究竟谁会是革命的受益者呢?是张麻子,武举人,还是人民?



六、人民在哪里?

《让子弹飞》中人民的角色很耐人寻味。一直都是张麻子几个人在来回折腾,而人民始终默默地观望着,怯懦着,几乎直到最后,人民才终于一拥而起,冲向碉楼,去抢夺黄四郎的破桌烂椅。张麻子对人民的结论是:“谁赢他们跟谁!”可是,如果不把人民发动起来,仅靠他们四个人是无法战胜拥有四百人的黄四郎的。发动人民是艰难的,困难的,他们太忠厚老实,太胆怯了。为了发动人民就得引诱——撒银子,这银子当然是抢来的;就得欺骗——虚张声势打铁门。


这样成功了的革命,这样发动起来的人民,你指望他们能当家做主吗?那个在县衙里不由自主地要跪下的凉粉摊主,你指望他当家做主吗?当张麻子面对跪着呼喊“青天大老爷”的人民的时候,他向天放枪,说:“起来,不准跪!皇帝都没有了,没有人值得你们跪,我也不值得你们跪!”人民是用枪威逼着“当家做主”的吗?今天爷高兴,拿着枪不准你们跪,可是,明天爷不高兴,拿着枪高喊:“都他妈给我跪下!”人民还敢不跪吗?



七、黄四郎死了,可故事还没完。

张麻子认定:“没有你对我很重要!”于是,黄四郎就死了。可是问题就完结了吗?人民也仅仅是一时痛快,抢了点破桌烂椅而已。同样,革命党说:没有满清很重要!如今,满清推翻了,一切都好了吗?不,故事刚刚开始。皇帝也许不好,但他是所罗门魔瓶的塞子。一旦你将这个塞子拔掉,出来的不是民主,而是魔鬼,袁世凯、曹锟、张作霖、阎锡山、马步芳、盛世才、张宗昌、韩复渠、孙殿英、石友山、冯玉祥……,各色各样,变幻莫测的魔鬼都出来了。渔夫尚有办法将放出的魔鬼骗进魔瓶,而现实当中你如何将这些魔鬼装回魔瓶?


在鹅城,县长和师爷都死了,地方豪劣黄四郎也死了,剩下的是骄横无比的张麻子、鲜廉寡耻的武举人和枪杆子威逼之下战战兢兢、双腿发软的人民。从前,黄四郎有县长和中央政府的约束;县长有黄四郎的约束,现在全都没有了,只有一个骄横无比的张麻子和为虎作伥的武举人。你指望强盗张麻子能成为一心为民的大救星?不,用不了多久,李麻子就会站出来对张麻子说:“没有你对我很重要!”然后是赵麻子,王麻子……。为什么都是麻子?因为人民的腿还颤抖着,他们“谁赢跟谁走。”


鹅城的故事远远没有完结。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