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特务档案:杀人魔头 保密局屠杀机器毛人凤(二) 2.接替戴笠掌军统2

陈达萌 收藏 0 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08.html


很快,毛人凤赶回军统局,召集了驻渝中、少校级以上的大特务共20余人开会。通报完戴笠座机失踪的消息后,所有的人都惊呆了。这帮平时天不怕地不怕的人,心里开始一阵敲小鼓,甚至是浑身冷汗直冒。

但当毛人凤传达蒋介石命令,问谁愿搭乘航委会飞机去找戴笠时,在场的特务竟无一人应声。最后,只有与会干部中年纪最轻的总务处长沈醉立起,表示愿意承担这一任务。

蒋介石立即接见了沈醉和毛人凤,叮嘱沈醉一些注意事项,之后又从抽斗内拿出一张纸写了几句话,要秘书拿去盖章,然后,递给他们。只见上面写着:“无论何人,不许伤害戴笠。各军政机关、地方政府,如发现戴笠,应负责护送其出境。此令,蒋中正。”

沈醉走后,毛人凤一任各种想法在自己头脑中交战,不知不觉,在胡思乱想中,30多个小时过去,他一直没合眼。

3月18日晚,就在他积极准备乘飞机前往中共武装控制区寻找戴笠的时候,李人士在南京得到戴笠行踪的第一个消息:3月17日午后,在南京西南郊的江宁县上空,有一架军用飞机坠毁。

消息传到重庆,毛人凤正在迷迷糊糊中,秘书姜毅英推门而入,他立刻惊起:“什么事?”

“先生,南京李主任刚才发来紧急电报,说陆军总司令部情报处转来消息,证实昨天午后有一军用飞机在南京附近江宁县坠毁,是否为222号飞机尚待他去调查……”

“什么,军用机坠毁?”毛人凤又重复了一遍。这时他已如五雷轰顶,声音显得飘忽不定。

过了一会,罗家湾的大特务们都汇集到了毛人凤的办公室。毛人凤无神地环视了一下周围的这些人,然后几近自语地喃喃道:“戴局长可能已遭不幸!”话未说完,一股酸泪已涌上,他别过头去,泪水夺眶而出,顺着面颊流淌。各处头头们见状也一个个低下了头,抽泣声开始在房间响起——虽然不能弄清谁是真哭,谁是假哭。

3月19日,李人士进一步得到新的线索,在飞机坠毁处找到一颗私章,刻着龚仙舫的名字。至此,222号座机失事,戴笠及其一行遇难已确定无疑。

现在对毛人凤来说,只剩下一件事可以做了,那就是面谕蒋介石。

晚上10点,毛人凤趋车去蒋介石官邸,重庆此时还是春寒料峭,一如车中的毛人凤悲戚的心。到官邸近11点,侍卫官一反常态,径直把毛人凤领到蒋介石卧室前的小客厅。

一见到身穿睡衣的蒋介石,毛人凤只说了半句话:“委座,局长他……”就禁不住两眼一红,流出泪来。

2.拉拢亲信摆局布棋

应该说,毛人凤为戴笠的死感到悲伤也是情理中事。两个人如一块稻田里的蚂蚱,沆瀣一气,为害人民。尤其戴笠是一只比他“出道”较早的大蚂蚱,毛人凤前来投靠他,一直在他的双翼下才得以生存。如今戴笠突然死去,他就像一只小蚂蚱失去了主心骨,心中怅然若失。

蒋介石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会儿,叹口气问:“目前还都南京的工作迫在眉睫,军统局的工作任务很重,需要尽快地确立领导人选,你看谁比较合适地继承戴笠?”

毛人凤立即从悲伤中恢复过来,恢复成平日精明、狡诈的毛人凤,他装模作样沉思片刻说:“委座,这几天人凤神情大受刺激,还没有来得及考虑这个问题,你看……”

“唔,”蒋介石应了一声又说:“现在军统局的两位副局长郑介民和唐纵,哪一个更为合适一些?”

毛人凤说:“两人各有千秋,郑介民由于长期从事特务工作,和中上级的关系比较熟悉,唐局长因为不专注于特务工作,所以业务相对生疏。”

“我明白了,你先回去休息,过两天我还要找你。”蒋介石做送客状。

毛人凤立即从委员长官邸退出,坐上汽车向家驶去。这时山城重庆大雾弥漫,汽车的前灯也照不了多远,只能依靠按按喇叭,来提醒行人。毛人凤打开车窗,潮湿的雾气被晚上的寒风裹进车内,使他不禁打了一个寒颤。“老板死了,未来会是怎么样的呢?这份家业将来由谁继承呢?从委员长的问话看,他根本没有把自己列入军统局长的候选人之列。”所有这些问题交织在毛人凤的脑海里,使他不能安宁。他往车窗外望去,四周一片寂静,只听到汽车喇叭的声音在有节奏地响着。毛人凤仿佛又看到了戴笠,吓得他慌忙双手合十,默默为自己祈祷:“戴先生,望你在天之灵,保佑我渡过这一劫难。”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