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特务档案:杀人魔头 保密局屠杀机器毛人凤(二) 2.接替戴笠掌军统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08.html


1945年8月,日本投降。在这8年抗战中几乎没有为民族抗战做过一点事的毛人凤,却因战后接收工作中的“大功劳”获两枚勋章:一枚是青天白日胜利勋章;另一枚是忠勤勋章。然而很快,坏消息也来了。1945年10月10日《国共代表会议纪要》(即“双十协定”)在重庆正式签署,其中一项重要内容,就是取消特务机关,严禁司法和警察机关以外的团体组织享有拘捕、审讯和处罚之权,并要求“释放政治犯”。

而军统局经过10多年的发展和演变,其力量之大已经从纯特工渗入军事、政治、党务、军政、经济、文化、教育、交通、警察、财政、外交等各个部门,所能调动的税警、缉私及特务武装达数十万人之多,加之军统组织之严密,号令之严明,调动之灵活,实力之雄厚,超过了任何一支国民党正规军队。这就不能不引起蒋介石的警戒之心。以蒋介石惯有的极重的猜忌之心,以及在他脑子里根深蒂固的中国传统的权术观念,是不能容忍某个部下的系统发展太快太大,打破整个系统平衡,脱出他的控制的。现在军统发展如此之快,势力如此之大,已成“尾大不掉之势”,蒋介石又如何能不猜忌、不防范呢?

戴笠和毛人凤商议之后,决定拿出两个办法解决:第一个是“化整为零”的具体招式,核心是军统化整之后,自己的班底大势不失,这是为军统的整个将来作打算。第二个,则是尽快把海军抓在自己手中,这样,哪怕将来军统真的不保,戴笠也不致两手空空。

为使此计划顺利进行,在后来的几天里,戴笠每天都要把毛人凤叫到家中,共同讨论细节问题。不久,毛人凤就随戴笠日夜不停地奔走于南京、上海、北平、天津、青岛等大城市之间,一方面处理肃奸案件,一方面绞尽脑汁完善“化整为零”的具体方案。

这样一直到1946年3月17日早晨,毛人凤代替身在青岛的戴笠组织国民党六届二中全会的闭幕式的保卫工作。直到下午2点,会议结束,他才松口气,向上海询问戴笠的专机是否着陆。

不一会儿,一份电报惊醒了正在小憩的毛人凤。上海南京的情报人员都表示没有任何戴笠专机的消息。

“快接济南站!”毛人凤顾不得让属下喘息一下,不停地催促着,于是从济南到青岛,再到天津、北平,老板可能去的地方都问到了,答复仍是不知下落。毛人凤终于觉得大事不妙了,方寸渐乱。“该不会出什么意外吧?”毛人凤跌坐在座椅里,目光呆滞地盯着天花板。突然,戴笠早先跟他与周念行说过的一句话闪入脑际——“我将来若不是死在共产党手里,也会死在委员长手里。”难道委座会加害于他?毛人凤心里又“格登”一下,人从椅子上弹起。果真要这样,暗箭难防,老板肯定是凶多吉少了!毛人凤想到了这一层,再顺藤摸瓜地往下琢磨,发现的征兆愈多,愈觉得此事大有蹊跷,禁不住冷汗淋漓而下。

山城重庆多雾,夜原本就显得比别处长些,而这一夜对于毛人凤来讲就显得更加漫长难耐。整整一夜,他动用军统电台四处呼叫,皆无老板下落。焦急、失望、猜忌、害怕各种情绪似无形大手,压迫着他,使他有些喘不过气来了。早8点,天终于亮了,毛人凤想:现在只有找委员长了。

一见蒋介石,毛人凤就觉得有什么东西堵得心口发闷,声音不由有些哽咽:“委员长,戴局长的222号专机失踪,局长本人不知下落。”

待到毛人凤讲完所有情况,蒋介石显得非常吃惊,立刻拨通航空委员会电话,下令航空委员会主任周至柔马上派搜索机沿青岛、南京、上海一线及周围地区寻找,弄清222号专机降落地点,并通知空军各机场协助查寻,将情况随时报告。

放下电话,蒋介石又将脸转向毛人凤:“现在你马上带一名校级干部,携电台、报务员、医生,前往上述地区寻找,一旦发现专机,马上降落,不能降落就跳伞下去。总之,要想尽办法,找到戴局长!”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