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特务档案:杀人魔头 保密局屠杀机器毛人凤(一) 2.杀人天赋初展露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08.html


这天,当河本明夫晚上从咖啡馆中走出来骑自行车回日本领事馆的途中,行至与中山路垂直相通的汉口路时,突然从汉口路冲出三个骑自行车的“冒失人”,猛地冲向河本,河本躲闪不及,连人带车被撞翻在地,头上的礼帽也甩落在地上,被风吹出了十几步远。而撞了他的年轻人眨眼间便不见了。

河本此时已经是头破血流,手上也带着伤。他踉踉跄跄地站起来,这时几名好心的路人和交通警察非要送河本去医院。而帽子已经被送去附近一个秘密的住所检查拍照。

河本被包扎了头上的伤口,打起吊带后走出急诊室,警察就把帽子递上去。河本一把抓过来捏了一下,暗暗松了一口气。他自以为摆脱了跟踪后,连忙去咖啡馆交换情报。

这天黄浚接到帽子中的情报,发报人是须磨,内容是要嘉奖黄浚,所以指示黄浚在次日晚11时,约齐所有“有功人员”在黄公馆聚会,届时须磨亲自到场向有功人员发巨额奖酬和表示关怀。黄浚不疑有他,便集合了自己集团全部成员在公馆里,等待主子来发奖。

谁知这封信却是由“侦黄小组”成员“伪造印信专家”皮伯圣干的。他不仅模仿出了须磨的笔迹与口吻,甚至还找了相同成色的纸张和墨水。做得几乎是天衣无缝。在送河本去医院的过程中,侦黄小组把帽子里的情报调了个包,任何人都没有察觉。

约定的时间到了,来“发奖”的不是须磨,而是“侦黄小组”的成员及大批武装特工人员。这样,黄浚集团成员全部被捕了。

戴笠在向蒋介石汇报时,为制定调包计的毛人凤记了头功。

3.受蒋接见屡屡出丑

蒋介石看到戴笠如此煞费口舌,大张其辞地夸奖毛人凤,把功劳都往他身上堆叠,不禁好奇地说:“难得看到你这么推崇一个人,有机会我倒要好好见见毛人凤这个家伙。”

素来在领袖身边吃饭的人都是害怕自己的位置被他人抢去,为什么戴笠还要那么帮着毛人凤上位?原来戴笠在这段时间的谍战斗争中,渐渐感到自己精力有限,无法面面顾及。而轻易让位,又怕中统和CC派的人抢了他原先已经经营好的地盘,跟他作对。所以他急切地寻找一个得力的助手可以帮助自己扩大力量,稳定地位。毛人凤的能力他绝对信服。而同窗、同乡的情谊又让他确信毛人凤不会反过来对自己动手,因为两人是拴在一条裤腰带上的蚂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只是现在毛人凤的资历实在比较靠后,如果不能想办法让蒋介石快速认同他,那么不知道还要熬多少年才能出头。

戴笠见蒋介石兴致颇好,面上也浮起了难得的笑容。他心想,一定要帮着毛人凤再旺旺地烧一把火,让蒋介石看看他们军统的能力。

淞沪会战历经三个月,虽然中国军队英勇奋战,但是在敌人机械化军队的攻击下,很快不得不退却。考虑到上海的地位,在退却之前,蒋介石命令戴笠必须准备一支精干的特务队伍,在上海隐蔽下来。

毛人凤主动请缨留在上海主持工作,戴笠却是感到离不开毛人凤了;再加上上海那么危险,他也担心毛人凤遭遇不测,于是否决了毛人凤的提议。看着戴笠忧心忡忡的面孔,毛人凤试探的问道:“要不要去找杜月笙杜老板请求他的协助?”

戴笠一听大喜,立刻叫好。他带着毛人凤去和杜月笙沟通达成共识后,转头去向蒋介石邀功。

车子开到蒋介石的寓所门口已经是夜里十点了。戴笠先单独进去对蒋介石做了汇报,为了加强毛人凤在蒋介石心目中的位置,又把说服杜月笙的功劳加到了毛人凤头上。蒋介石听说毛人凤正在外面等候,心里一高兴,马上表示要见毛人凤。

侍从室的唐纵出来,叫毛人凤进去。唐纵是特务处的高级特务,也是“复兴社”的创始人之一。由于戴笠的推荐,唐纵才得以在蒋介石身边任职。因此戴笠把他当做心腹,唐纵也依靠戴笠抬举自己,两人相互利用,关系十分密切。所以,每当有特务处收集到的情报,唐纵总是把它最先送给蒋介石,遇到中统的情报却把它押后。这样中统的情报老是比特务处的晚几天,逐渐地,蒋介石就觉得中统的人不如戴笠能干,慢慢更加依赖他。而戴笠又总是要唐纵揣摩老头子的心理,随时准备讨好老头子。

唐纵领着毛人凤往里走,一边低声说:“戴老板要我告诉你,蒋校长今天心情很好,你不用太过拘束。”

毛人凤只是茫然地点头,却全然不知道怎么才能不“拘束”。

走进书房,唐纵报告之后,就低头退出。蒋介石坐在书桌前,戴笠侍立在旁边。看到毛人凤进来了,蒋介石带着笑容说:“你的情况雨农已经向我做了汇报了。我很高兴我们的队伍中能有你这样的人才。只是你加入军统的时间较短,能不能详细说说你之前的情况?”

毛人凤慌张地咽了下口水,张开嘴才发觉自己的声音都是发抖的。他脑子里乱哄哄的,一下子不知道从哪里说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