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样的穿越 正文 058虎口拔牙

lyhsnm 收藏 1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6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62.html[/size][/URL] 地主家有吃的、又有喝的,就凭他家储存的百十万斤粮食,足以吃到五年以后,或者更长时间,龙崎内部自定的“围而不攻”的方案,很快被否定。 刚才许书记的政治思想工作失败,现在需要想出另一种方式,沉重打击嚣张的王地主。 许书记,你看看,这政治思想工作没用吧? 哎,我也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62.html


地主家有吃的、又有喝的,就凭他家储存的百十万斤粮食,足以吃到五年以后,或者更长时间,龙崎内部自定的“围而不攻”的方案,很快被否定。

刚才许书记的政治思想工作失败,现在需要想出另一种方式,沉重打击嚣张的王地主。

许书记,你看看,这政治思想工作没用吧?

哎,我也没想到,但这地主不打他不行!

许书记,你刚才不是说,要向延安上报吗?

行了,我是咽不下这口气,你一定要帮我报仇,不然我要状告中央!

哼哼,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现在八点多钟,龙崎这边望着地主家的宅院,除了用眼神杀人以外,还是没想到好的办法。而对面的王员外,则躺在龙椅上打盹,值班的家丁随时保持警惕,守着各自阵地。

吃饭了,兄弟们来吃饭了。

管家和家眷拎着饭桶,挨个地给家丁送饭,并盛好递在家丁手里。平时都是奴才伺候老爷,今天不一样,全庄老小,全靠奴才们表现了。

管家,这饭里不会有毒吧?

小子,你大爷我亲自给你送饭,还说饭里有毒?

我这不是问问,你看看,兄弟们都被毒死的惨状。

哎呀,好了,这米饭使用院子里的井水煮饭,没有毒,只是这水有点咸味。

家丁们狼吞虎咽地吃完饭,觉得这井水煮的饭油盐正好,还有一些肉丁。

就在这时候,不少家丁吐了起来,难道这水也有毒?

老爷,不好了,家丁都在吐,个个面色铁青!

不可能,这饭不应该有毒啊?

管家,快拿点饭喂狗,看它有什么反应。

是!

“旺旺万万,万万旺旺”,地主家的“旺才”很多,这些狗才不分好人坏人,只要谁给它饭吃,就是它主子。

“旺才”,快吃肉饭,平时老太婆都舍不得喂你,快吃吧。

众家丁感觉受到了奇耻大辱,这老爷说话真是有欠考虑,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旺才”很高兴地吃着碗里的饭,还不时地摇尾巴,感谢主人的赏赐。府上的人都在等,在等了十分钟后,这狗确实没反应,那就证明井水里没毒。

你们刚才吐什么?

老爷,我看他在吐,我也就吐了。

你为什么吐?

我见他们都在吐,我也跟着吐。

你、你们好的不学,人家去死你们也去?

老爷,难道你没闻见一股怪味?

王员外学着狗样,这里闻闻、那里嗅嗅,最后得出结论:是有一股怪味。王员外注意到,被毒死的家丁只是被堆在一角,还爬满了很多死苍蝇,炎炎夏日,一种怪味经风这么一吹,弥漫着整个庄院。

快!把他们都扔出去,不然会有疫病滋生。

地主家忙着搬运尸体, 龙崎则召集谋士,商议对策。

大哥,地主大院里扔出不少尸体,兄弟们请求指示。

龙哥你看,他们还在仍!

哎呀,这么好的机会,兄弟们给我瞄准了打,看谁的枪法好,哪个能爆头我给他发奖状!龙崎不敢说钱,一旦开口,今后要让兄弟们办事,他们都跟你说钱,所以这不能用钱来解决。

搬运尸体的家丁无不怨声载道,这东西又不敢从大门扔出去,只好搭着两根梯子,再由两人往上抬,再数一二三扔出去。

龙崎手里的步枪已经瞄准了墙头,就在两个家丁探着身子往外扔的时候,这边“砰,砰,砰”的一阵排枪响起,有一枪没打中,但子弹在墙头上留下了杰作。差不多有两颗子弹,在同一时间打中了暴露身子的家丁,两个倒霉的家伙,身子往后一仰,连同好不容易抬上来的尸体,没有惨叫一声,重重的摔了下去,也不知道砸到下边的人没有。

好啊,打中了!

赵大海,快趴下。

就在这时候,对面射来了复仇的子弹,凭声音判断,地主家还有四十多条枪,子弹打在阵地四周,响起“咻咻”声,并跳弹四飞,弹头掀起的泥土,弄得龙崎浑身都是。

小样,没打中!

这些人够可恶,难道真拿他们没办法?

大哥,像这样易守难攻的大院,我们只有用迫击炮轰击,炸掉院墙、碉楼,除此,别无他法。

再想想,还有没有其他方式?

兄弟,我背上好多沙土,帮我弄弄!

哎呀,真是,这些地主家的子弹真多,他们哪是还击,这是用子弹犁地,阵地上的土壤都被他们打低了不少。

谁有铁锹?

龙崎这一问,倒是有不少兄弟响应,有招数了。

同志们,大家看看这里的土壤,用铁锹很好挖,半天时间就能掘进四十米,现在大家轮流作业,从地表以下一米位置,挖地道过去。

哎呀,这招数太高明了,他们防得了地上、天上,这地下总算没办法!

就是,快挖,最好在今夜就挖过去。

兄弟们干活很给劲,这砂土也很好挖,只可惜挖着一段又跨下一些,但地道埋深不厚,对兄弟们没有安全上的隐患。只要低着头,就算是子弹打过来,也只是敲下一点泥块。

大哥,你看:咱挖的虽然不像地道,但若隐若无的土坑作业,着实将安全距离往前推进,现在已经挖了二十多米了。

现在几点?

上午十点。

好啊,两个小时就挖了二十多米,兄弟们个个像“土地老”。

老爷,大事不好了。

什么事如此慌张?凭借老夫的坚固庄院,还有四十多个兄弟死守,就算是国民党的正规军来了,在短时间内,拿老夫没办法。

老爷,他们现在向庄院挖地道,外边到处尘土**,估计要不了一夜,就能挖到王家大院地下。

天哪,当时老太爷修房子只防得了上面,防不了下面,这可如何是好!不行,快带老夫去看看,这些土匪耍什么花招。

大哥,掘进三十米了。

好啊,兄弟们累了就换班,轮流掘土,挖死他!

挖掘了半天,龙崎的土工作业已经向前推进不少,不用望远镜都能观察到庄院上的射击孔,只是不敢抬头,因为庄院内有高大的碉楼,躲在里边的人能居高临下,还能安全地往外射击,不用担心外边的子弹打中自己。

就在我们有个兄弟准备抬头观察的时候,突然在对面的碉楼上传出“砰“的一声枪响,对面射来一颗子弹,当时就把我们兄弟的帽子打飞,还好人没事。

好险,我不敢冒头了!

龙崎捡起帽子,对刚才的兄弟拍了拍肩膀,说:小子,你命大!这帽子打了个对穿。

兄弟们注意隐蔽,现在距离越来越近,大家都别抬头。

对面的土匪听着,我们老爷想跟你们谈判!

哎呀,大哥,他们要跟咱谈判。

好啊 ,真是太好了,我知道他们熬不住了。

很快对面的碉楼上传出一个老头子的声音,他利用手持扩音器大喊着:对面的兄弟,你们无非想求财,老爷我给你们一千个大洋,你们散去吧。

大哥,这老头太损了吧,居然给咱一千个大洋就想打发咱们?

哼,给他们说,钱太少了,不干!

很快,我方的扩音器再次组装好,这高音喇叭就是不一样,蹲在它附近的兄弟,耳朵都被震得嗡嗡响。

许书记,这下我来吧。

好,注意别弄坏了啊,这可是搞革命工作的喇叭。

龙崎也学着许书记那样,先是镇了镇嗓子,然后开始喊话。

哎呀,你别搬弄话筒,这样容易弄坏!

许书记,那还是你来吧。

恩!

老许同志镇了镇嗓子,开始“啊啊”地试音,然后正式喊话。

对面的地主听着,一千个大洋太少了,我们要一千五百个大洋。

还未等许书记说完,龙崎一把捂住他嘴。

许书记,你是没见过钱还是穷慌了?

哎呀,龙崎同志,一千五百个大洋已经不少,可以买很多快电台电池,我们先拿到钱,等以后时机成熟的时候再考虑吧。

许书记,你再胡说八道,我就让兄弟把你捆了!

好吧,我不说,我和小王搬喇叭回去,你们看着办吧。

许书记,你别以为没喇叭,我就打不下来!

祝你们好运,说罢,老许同志还真收起喇叭和电池。

小王,我们走!

是。

你们两个有脾气,你们给我等着,看我拿下地主大院,气死你们。

我们的喇叭刚搬走,对面的扩音器又开始喊话。

一千五就一千五,成交。

龙哥,你看看,这要是传出去了,我们咋个混啊?

李东,有句老话不是说的:“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我们全当对面的“龟儿子”都是“王八蛋”生的。

对方见我们没有回音,仍然拿着扩音器喊着。

对面当家的听着,只要你们答应退兵,我现在就把大洋送来。要是你们不退兵,我们就耗着吧。

哼哼,你倒霉了!

就在王员外将扩音器伸出洞口的时候,已经被龙崎还有其他几个兄弟的步枪锁定。

目标:正前方一五十米话筒,数三二一就打拿着喇叭的地主。

对面的土匪听着,我再重复一遍,你们若不退兵..

“砰,砰,砰”的枪声响了,我方几乎在同一秒时间打出了子弹,其中两颗打中了喇叭,另一颗子弹没击中,倒是在墙上打了个洞。

妈呀,我中弹了!

老爷,你没事吧?

“有事”,你老爷我门牙掉了。

哎呀,这些天杀的土匪,居然枪法这么好,一百多米远还打中了扩音器。

你看,我嘴唇也破了,门牙也掉了,还不快点给我找止血药。

是!

哎哟,痛死我了。

大哥你看:我那颗子弹虽然没打中,但是在墙上打了一个小洞,不知道穿进去打死人没有?

不会打死人,不过刚才这一枪,可以看出地主家的工匠也是偷工减料,用砂石充当墙砖,不过这回肯定将地主家的扩音器打哑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