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特务档案:杀人魔头 军统杀人魔刀戴笠(三) 1. 势力膨胀老蒋动杀机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08.html

接下来戴笠宣布进行“公祭”。他一声令下,主席台顶端和背后的布帘被撤掉,悬挂着的许多军统死难人员的照片和陈列的500多个灵位一下子显露出来,令人毛骨悚然。戴笠带着悲怆的语调沙哑地说:“我们的组织,我们的团体,10年来,之所以能有今天的成就,跟军统人员的献身是分不开的。今天我们在此悼念他们的离去,激励诸位继续努力,为了革命事业继续奋斗。”

听着介绍人的发言,众人依次向“殉难”、“殉职”、“殉法”的死难者行注目礼。“殉难”指的是为团体战斗而牺牲的;“殉职”指的是因公积劳成疾不治而亡或自杀的;而“殉法”则指那些因违犯集团纪律而被处决的。戴笠一面杀人,一面还要彰显自己的宽容和恩慈,表现自己的大家长身份。这样的手段让在场的人都感到莫名的阴森。

蒋介石在戴笠的引导下,看完500多位死难者的灵牌和遗像,然后对死难者家属代表进行慰问、接见,发给大笔奖金和抚恤金。

公祭结束后就是聚餐。戴笠照例走到扩音器前,端着一杯斟满的酒,叫所有的人起立,高声叫着:“第一杯酒,祝领袖身体健康,大家干杯!”现场欢声雷动,蒋介石也笑着举杯示意。

戴笠接着又命斟上第二杯,喊道:“第二杯酒,祝所有的同志们身体健康,干杯!”大家干杯了之后,戴笠便请蒋介石坐下。而现场没有人敢跟着坐下,而是等着接下来的命令。

这时大会指挥官传令斟上第三杯酒,大叫:“第三杯酒,祝戴先生身体健康,干杯!”

“祝戴先生身体健康,干杯!”喊声让地面都微微震动。戴笠开怀地笑起来,这才命令:“开动。”

他没有注意到,蒋介石的嘴角已经开始抽搐。聚餐到一半,他就借口有公务在身,告辞离去。在特务们欢送的掌声中,他坐上自己的轿车,驶离了军统局本部,这心才算安定下来。

而“四一”大会还在继续。晚上是罗家湾的联欢晚会。现场张灯结彩,一片灯火辉煌。各内外勤单位、特训班都有节目演出,有京剧、现代戏、歌舞,还有散打、擒拿气功等等,一个接着一个,没完没了。戴笠最爱听京戏,而不喜欢看话剧和电影。军统的晚会也是以京戏为主。因一些话剧剧本多带有进步性,很少能合他的口味。他对电影选择很严,只喜爱陈铨所编导的像《野玫瑰》、《天字第一号》等为军统特务工作作宣传的一类东西。开场时候,礼堂里是座无虚席,戴笠在视野最好,也最隐蔽的位置看着一切,满意地笑了。

随着演出进行,许多特务觉得无聊,想溜。可是跑到出口一推门,却发现大门是铁将军把守,全部上了锁了。

一个资格较老的特务看到沈醉在礼堂外守卫,叫了一声:“沈醉,快来把门开一下,我要出去。”

沈醉走过来,非常抱歉地说:“对不起,老板喜欢大排场。他吩咐,这样热闹的场面实在难得,还是请诸位回坐位去好好看戏罢!”

特务们无奈,又不敢露出什么抱怨的声色,只好假装高兴地坐回位子继续观看。直到4月2日清晨5点,戴笠宣布“四一大会圆满结束”之后,礼堂大门的锁才被打开。

而此时在蒋介石的府邸,他刚刚醒来,在案头批改文书。可是“四一”大会却一直像一个心结一样,哽在他心头难受得很。军统的发展,戴笠手中的权力、地位、实力,都已超过让蒋放心的程度。他不由得开始猜忌,担心有一天戴笠会超出他的控制,转而对他不利。

蒋介石暗暗下定决心,从此要开始限制戴笠和军统的扩张,提防他一手栽培出来的学生又转过头来害他。

一次原本想在蒋介石面前邀功讨好的“四一”大会,却成为了两人关系恶化的导火索。蒋戴之间由过去的两无猜忌变成相互戒备。戴笠在筹备使一切都万无一失时,却唯独忘记了,盛极必衰的道理。

从1942年的“四一”大会开始,蒋介石就开始加倍提防戴笠。但是在抗战时期,他并不敢轻易打破人员设置上的平衡,怕党内的不稳定加剧了局势的混乱。因此他冷眼看着戴笠在抗战中东奔西走,不但建立了自己的武装,还跟美方的关系越来越近,势力一步步地壮大,心情越加的沉重和不安。所以他暗中在试探戴笠是否还在保持忠心,是否依然随叫随到,便于控制。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