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圣是怎么炼成的 正文 五 燕北鼓鼙

江狼财俊 收藏 0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0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06.html[/size][/URL] 金主完颜阿骨打从燕京撤军之后,便启程回国,公元1123年八月,到了浑河(辽宁省内河流)北岸,突然暴病身亡。 阿骨打的儿子个个都是人中豪杰,如长子斡本、次子斡离不、三子讹里朵、四子兀术等,他们不懂军事,却很彪悍,不懂权谋,却很狡猾,一个个骁勇善战,胆略过人。但他的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06.html





金主完颜阿骨打从燕京撤军之后,便启程回国,公元1123年八月,到了浑河(辽宁省内河流)北岸,突然暴病身亡。

阿骨打的儿子个个都是人中豪杰,如长子斡本、次子斡离不、三子讹里朵、四子兀术等,他们不懂军事,却很彪悍,不懂权谋,却很狡猾,一个个骁勇善战,胆略过人。但他的弟弟吴乞买更是豪杰中的豪杰,早在建国之初,阿骨打就任命自己的弟弟吴乞买为金国的谙班勃极烈——即金国皇位的一号继承人了。

吴乞买身材魁梧、力大无穷,有赤手擒虎捉熊之勇。

早在在1112年,当时只是一个部落首领的阿骨打在宴会上不慎得罪了辽帝耶律延禧,耶律延禧气得咬牙切齿,好几次欲除之而后快。吴乞买勇猛之余,不乏谋略,他摸透了耶律延禧的脾气,在那一年秋后围猎的时候,就倾情为耶律延禧表演了赤手擒熊的绝技,用行动郑重地向耶律延禧表达了女真完颜部人的赤诚和忠心,最终化解了耶律延禧的杀心。

后来阿骨打每统军伐辽,都把金国后方的政事交付给了吴乞买,他说:“汝惟朕之母弟,义均一体,是用汝贰我国政。凡军事违者,阅实其罪,从宜处之。其余事无大小,一依本朝旧制。”

吴乞买明智贤达,励精图治,不负兄长所望,每次都把大后方的各项事务打理得井井有条,免除了阿骨打的后顾之忧。

吴乞买文武兼济之外,长相也很奇特,有缘目睹过他真容的汉人曾在《靖康稗史》之六的《呻吟语》中说;“吴乞买当金太祖朝尝使汴京,其貌绝类我太祖皇帝塐象,众皆称异”,直言吴乞买的相貌酷似宋太祖赵匡胤的画像。

于是有传言说,吴乞买其实是赵匡胤投胎转世,特地找赵光义的子孙算账来了。

赵光义继承哥哥皇位之初,曾许诺自己离世之后,把帝位交还给赵匡胤的儿子的,可是到最后,他并未履行自己的诺言。

吴乞买是不是赵匡胤转世的谁也不知道,反正他现在是准备要找赵佶的麻烦了。

为什么呢?

吴乞买给出的理由是:大宋违背了宋金之间的盟约,私自招降纳叛,接纳了许多辽国臣民。

吴乞买的理由是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要这么做的目的。

当初完颜阿骨打坚持向辽国宣战,开出理由就是辽国收留了自己的叛臣阿疏,此后,十年血战,每战都要把辽国收留阿疏的“罪行”告于天地。仿佛阿疏是个影响天下走势的大人物,金国与他有不共戴天的仇恨。然而辽国灭亡后,阿疏被逮住了,只是象征性地打了几个板子,便释放了事。以至于后来阿疏逢人便风趣地自我介绍说:“我破辽鬼也。”

看得出,吴乞买用的还是他哥哥的那一套,没有一点创新意识,纯属无理取闹。

无理取闹,必有所图!

史书上说:“旧制,辽使至,待遇之礼有限,不示以华侈,且以河朔甫近都邑,故迂其程途,多其里候,次第为之燕犒而至,防微杜渐意也。及黼遣良嗣,唯务欲速以擅其功,与金使人限以七日自燕山至阙下,凡四五往反皆然。又,每至辄陈尚方锦绣金玉瑰宝以夸富盛。金人因是益生心,邀索不已。”

宋朝江山是这样的繁华富庶,宋朝军队是那么的不堪一击,这就好像一个三岁的孩童在看守一件价值连城的珍宝,吴乞买要掠夺之心蠢蠢欲动。

1125年十月,吴乞买将辽主耶律延禧缉拿归案后,就以兄长中外一统的诏令为遗训,悍然起兵伐宋。

“二太子”斡离不和大将粘罕为东西两路元帅,同时从南京、西京出发,齐头并进,分别攻取燕京和太原。

沉缅在歌舞升平中的赵佶乍闻恶耗,仿佛当头炸了一个晴天霹雳,昏厥倒地。

斡离不大军所到之处,如入无人之境,留守燕京的郭药师举旗投降,并自告奋勇担任金军前导,长驱直入,不日抵达黄河北岸。

守在黄河北岸的两万多宋军听说金人来了,两股振振,烧桥宵遁。

斡离不迫切间找不到大船,只能用小舟渡河,前后花了五日时间,才把骑兵渡过了河,而步兵还没集结完毕,只能随来随渡,不成队列。

斡离不勒马站在黄河南岸,挥着马鞭子仰天狂笑道:“南朝可谓无人,若以一二千人守河,我辈岂得渡哉?”

金兵渡过黄河后,气势汹汹地杀向大宋首都开封汴梁。

这是个太上老君也解决不了的问题,赵佶吓得手足冰冷,面无人色,大叫道:“我平日性刚,不意金人敢尔!”大呼过后,“气塞不省,坠御床下”。惊得太监们又是掐人中,又是灌汤药,好不容易醒来后,匆匆传帝位给儿子赵桓,自己捏了个借口,溜之大吉。

赵桓嘴里嘟嘟咕咕地十二万分不情愿地在火线中登基,宣布第二年改元靖康。

赵桓初登帝位所处理的第一件大事就是清算“六贼”。

太学生陈东等上书直斥“六贼异名同罪”,请求将他们尽数诛杀,并传首四方,以谢天下。

北宋政府是中国历史上最仁慈的政府。

据相关史料记载,赵匡胤曾命人秘密刻了一块石碑,立于太庙寝殿的夹室中,称“誓碑”。每年皇帝到太庙祭祀先祖和新君即位的时候,都必须在“誓碑”前跪拜,“岁时伏谒,恭读如仪,不敢泄漏”。誓词内容主要:“不得杀士大夫,及上书言事人”, 强调“子孙有渝此誓者,无必殛之。”

有了这个“誓碑”,北宋的士大夫生活得非常幸福,整个北宋政坛简直就是他们的一个乐园。

就算是面对现在这六个误国殃民、罪大恶极的奸贼,赵桓也不敢轻动杀戒,只是将他们或贬或罢或流放。

但实在是民愤难平,这六个奸贼分别在流放途中被地方府吏被处死。

金人兵临城下,赵桓召开会议,商讨应对办法。

群臣纷纷提议迁都南遁,只有太常少卿李纲主张坚守待援。

李纲的意见是:金人贪婪无厌,凶悖已甚,其势非用师不可。且敌兵号六万而吾勤王之师集城下者已二十余万;彼以孤军入重地,犹虎豹自投槛阱中,当以计取之,不必与角一旦之力。若扼河津,绝饷道,分兵复畿北诸邑,而以重兵临敌营,坚壁勿战,如周亚夫所以困七国者。俟其食尽力疲,然后以一檄取誓书,复三镇,纵其北归,半渡而击之;此必胜之计也。

事实上,当时的形势正如李纲所分析的,粘罕率领的金兵西路大军受阻于太原,斡离不的六万军队已成孤军,且深入了大宋境内八百多公里,战线漫长,后勤补给跟不上,可谓兵疲师老,已是强弩之末。而汴京城内的宋军兵力跟金兵相比不仅有压倒性的优势,各地还有将近二十余万的勤王之师在全速赶来,只要假以时日,一定可以让斡离不有来无还,全军覆灭!

可是赵桓胆小懦弱,哪有这样的胆略和见识?看见金人大军压境,魂不附体,不断派人去向金人低声下气地求和,开价是:黄金五百万两,银币五干万两,牛马一万头,绸缎一百万匹,尊金帝国皇帝为伯父,除把太行山之东七州交还金帝国外,再割中山(河北定州)、太原(山西太原)、河间(河北河间)三镇。

斡离不眼看着宋朝勤王的军队不断云集,自己势孤力薄,正进退维谷、左右为难,蓦然间得了这一笔从天而降的横财,自然是喜出望外。

于是铁榔头一敲,成交!

不日,匆匆签订好文书,没有等到金银收足,闪人了。

由金钱换来的和平是不能永远的,金钱只能使敌人更加轻视你,也更加欲壑难平。

宋朝的屈膝求和把自己的怯弱充分暴露在金人面前,从而更大地鼓励了他们要灭宋的决心。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