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圣是怎么炼成的 正文 四 收复燕京

江狼财俊 收藏 0 2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0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06.html[/size][/URL] 童贯这次发兵,集结了国内大部分的精锐部队,主要以西北战场上与西夏长年作战的百战边兵为主,这支军队又在镇压江南方腊的战争中获得了辉煌的战果,所以,这次进击燕京,朝廷上下信心爆棚,赵佶甚至下令,即日把燕京改名为燕山府。 大军浩浩荡荡地向北开进。 新降的辽国常胜军留守郭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06.html




童贯这次发兵,集结了国内大部分的精锐部队,主要以西北战场上与西夏长年作战的百战边兵为主,这支军队又在镇压江南方腊的战争中获得了辉煌的战果,所以,这次进击燕京,朝廷上下信心爆棚,赵佶甚至下令,即日把燕京改名为燕山府。

大军浩浩荡荡地向北开进。

新降的辽国常胜军留守郭药师却发现宋军的军纪极差,军容不整,士兵拖拖拉拉,非常散漫,登州是山东沿海重镇,光驻军就有数千人,加上兼管的军屯民政,加起来大致有上万人,而且这帮人长期不打仗,都混成了兵油子,每天只是混吃等死,还喜欢搞腐败。就向前军指挥官刘延庆说:“今大军拔队而行,不设备,若敌人置伏邀击,首尾不相应,则望尘决溃矣。”

刘延庆看着郭药师,哼了一声,根本不予理会。

大军刚到良乡,就中了萧干的伏击,刘延庆果然大败,被迫后退十里,结营自保。

郭药师献计说:“萧干兵不过万人,今悉力拒我,燕山必虚,愿得奇兵五千,倍道袭之,城可得也。”并请求以刘延庆的儿子刘光世领兵作为自己的后备军。

这次,刘延庆同意了,分兵六千,让郭药师夜渡卢沟桥,全速前往偷袭燕京。

郭药师这一着实在高明,领着六千精兵,人含枚,马摘铃,绕过萧干的营寨,在天色尚未破晓前就顺利到达了燕京城下,一举攻破迎春门,大军一涌而入,在悯忠寺前列下阵来,派人劝谕萧妃速降。

萧妃吓得面如土色,赶紧派人密报萧干。

萧士得讯后,也惊出了一身冷汗,赶紧率三千精甲返回,和郭药师展开了激烈的巷战。

郭药师腹背受敌,形势凶险无比,只有指望作为后继部队的刘光世能及时赶到。

无奈“犬父无虎子”,城外的刘光世自幼在父亲刘延庆的英明教育下,深谙孙子所说的“知可以战与不可以战者胜”的法则,看见形势不好,溜了。

郭药师苦战到午后,终于支撑不住,“弃马缒城而出”,手下“杀伤过半”。

所谓兵败如山倒,这时的刘延庆卢沟桥南面扎营,看见萧干在郭药师后面掩杀而来,心胆俱寒,“即烧营而遁,士卒蹂践死者百馀里”。

萧干纵兵一直追杀到了涿水才罢手。

这一仗,宋军“自熙、丰以来,所储军实殆尽”。

辽军在绝对劣势的情况下把宋军打得溃不成军,大出意料之外,“知宋之无能为”,恨其毁约挑战,“作赋及歌诗以诮之”。

关于宋朝军队的作战力,一直以来,多为人们所诟病。

其中的原因很多,但有一点,是大家所公认的,那就是太祖赵匡胤亲眼目睹了五代武夫之乱,立国之后,一直贯彻以文制武的治国方针。他觉得,文人掌权,最多就是贪点财,武将掌权,稍有不慎,就会发生兵变乃至政变,危及国家安全,于是 “杯酒释兵权”。

解除了武将的兵权,的确能有效消除五代十国那种权力纷争、政权迭变的现象,可是时间一久,这种措施的弊端就渐渐凸现出来了。武将地位不高,作战的时候通常都由文人担任最高指挥官,文人不知兵,打仗的时候就会乱指挥,而武将在两军阵前舍生亡死拼命厮杀,打赢了,功劳是指挥官的,打败了,自己的性命不保,严重损伤到武将的积极性。

这次作战,担任最高指挥官的是阉人童贯,比文人还不如,只知道盲目自大,对战争没有战略性的规划和战术性的安排,作为前敌将官的刘延庆又是这样的昏庸无能,俗话说,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辽军还没到,身为主将的刘延庆却早早抱头鼠窜,手下的兵将岂有不溃之理?

另外,在长达两百年的时间来,汉民族和辽人交战,还没有大的战绩,心理上多多少少有些怯战,战场上有人大呼一声:“辽兵杀来了!”士兵内心深处的阴影就一下子放大了,恐惧之余,撤开大脚丫子就往回逃命。

在动物界的生存搏杀里面,一只老虎可以把几十甚至上百的野牛追赶得四散奔逃,并不是一百多头野牛的力量比不上那一只老虎,而是这一百多头野牛对老虎的害怕来自了与生俱来的思维定势,面对老虎,它们想到的只有逃命,根本就没有过对抗的念头。

宋军士兵对辽军士兵的恐惧,也和野牛相似。

对这次失败,童贯、刘延庆等人应该负全部的责任,特别是刘光世消极避战,贻误战机,理应当斩,可是事后他们却象没事人一样。

宋军的伤亡严重,军用物资遗失殆尽,元气大伤,再也无力向辽军作战了。

拿不下燕京,怎么向赵佶交差呢?

童贯为此大伤脑筋。

思前想后,童贯想出了一条妙计,竟然是:请金国来打燕京。

这时的金兵早已按照盟约打下了辽国的中京、西京,军队在松亭关(今迁西北喜峰口)、古北口(今北京密云东北)沿线驻扎,隔岸观火,坐看宋军履行协议约定攻取燕京。

接到童贯的求助信后,完颜打骨打又好气又好笑,好气的是宋军的发兵时间已经比协议约定时间推迟了整整三年零八个月了!好笑的是宋军竟然是这么不堪一击,像豆腐一样,一碰就碎。

在鄙视宋朝军队之余,完颜打骨集结好部队,一路如摧枯拉朽,穿越居庸关,直逼燕京。

面对金国的赫赫兵威,辽国君臣一点脾气也没有了,乖乖开城出降。

至此,宋金合约灭辽的计划算是大功告成,双方坐回到谈判桌前商讨如何瓜分胜利成果了。

落座后,金人一会儿指责宋朝没能按时出兵,一会儿又指责宋军没能打下燕京,左右不肯履行合约上的权利分配。

最后,经过赵良嗣一行几个月的软磨硬泡,金国终于开出了一份新的分配方案:平、滦、营三州不是属于当初石敬塘割让之地,不在归还之列,西京也不能归还,只能将太行山以东的燕、蓟、檀、景、顺、涿、易七州交还于宋朝,但还土不还税,还土不还人,金国不但要把燕地人口全部带走,宋朝每年还得向金国上交一百万缗的土地使用税,另外还要按合约规定每年向金国交纳岁币银二十万两、绸缎二十万匹;而金人帮宋朝打下燕京的劳务费宋朝得一次性支付折合成粮食二十万石。

这摆明了就是要欺负人。

可得了“大头症”的赵佶觉得,只要收复燕京就是奇功一件,眉头皱都不皱,一口应承了下来。

金国所答应归还的七州其实只有五州,因为涿州和易州早在上一年由郭药师献出。五州交割之日,金军把燕地的金银财宝、图书典籍,以及全部的居民全部掳走,给宋朝留下了一座空城。

赵佶毫不以为意,宣诏大赦全国,举国狂欢,大封功臣,其中童贯封为豫国公、广阳郡王,赵良嗣封为近康殿学士,在万岁山刻《复燕云碑》,表彰自己不朽的功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