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圣是怎么炼成的 正文 三 海上之盟

江狼财俊 收藏 0 2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0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06.html[/size][/URL] 女真的历史可以追溯到虞舜时代,一直以来,都和中原民族保持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先秦时期称肃慎,东西两汉时称挹娄,魏晋南北朝时称勿吉,隋唐时则称靺鞨。他们主要是在黑龙江、松花江、乌苏里江流域及长白山麓一带渔猎为生。 在松漠之间崛起的契丹人建立了大辽帝国后,将白山黑水悉数纳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06.html




女真的历史可以追溯到虞舜时代,一直以来,都和中原民族保持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先秦时期称肃慎,东西两汉时称挹娄,魏晋南北朝时称勿吉,隋唐时则称靺鞨。他们主要是在黑龙江、松花江、乌苏里江流域及长白山麓一带渔猎为生。

在松漠之间崛起的契丹人建立了大辽帝国后,将白山黑水悉数纳入了自己的版图,将其部族呼为女真,(后来为避辽兴宗耶律宗真讳又称“女直”),并以教化程度区分为熟女真、生女真。

熟女真生活在辽国咸州(今辽宁省开原)以南,属于辽国公民,辽国统一发户口本,纳入辽国户籍管理范围内;生女真生活在咸州以北,不算辽国正式公民,发暂住证,由当地女真部落酋长管理,但这些酋长都得听从辽国册封,是辽国实施“以女真治女真”间接管理的一种手段。

无论是熟女真还是生女真,他们的文化程度都非常低,或者,根本谈不上文化程度。他们没有自己的文字,停留在结绳记事的原始阶段。但他们所生活在苦寒环境和以渔猎为生的生活方式,使得他们人人弓马娴熟,“骑上下崖如飞,渡江河不用舟楫,俘马而渡”。

作为辽国统治下的民族,他们受尽了压迫和剥削。

鞑靼海峡出产一种猛禽,名叫“海东青”,是训练成猎鹰的最好材料,史载:“辽主好畋猎,怠于政事,每岁遣使市名鹰于海上,道出生女直,使者贪纵,征索无艺,女直厌苦之。”为了得到它,辽主对女真人极尽压榨和勒索之能事。

饱经了长期的残酷压迫之后,女真人终于忍无可忍,举起了反抗大旗。

赵良嗣奉旨去和他们结盟之时,女真人已经在他们的首领完颜阿骨打的带领下攻陷了辽国的上京临潢府(内蒙古巴林左旗),占领了半个辽帝国领土,建立了金帝国。

面对宋朝的主动结盟,女真人喜出望外,乐不可支。

双方经过多番会晤,达成了协议:宋金结盟出兵夹攻辽国。其中由金军攻取辽帝国的中京大定府(内蒙古宁城);由宋军攻取辽帝国的燕京析津府,双方在长城古北口(北京密云东北)会晤。战争结束后,金将燕云十六州交还给宋朝,宋帝国则把原先进贡给辽帝国的岁币如数转贡给金国,双方以古北口关隘为界,互不超越。

因双方使臣由渤海往来洽谈,故称“海上之盟”。

对于这个“海上之盟”,《三朝北盟会编》的评价是:“国家祸变自是而始”。

这是一份在毁坏另一份合约(檀渊之盟)的基础上签订起来的合约,毫无诚信度可言,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从诞生之日始,就失去了它的法律效力了——你既然可以毁坏另一份合约来签订这份合约,就有毁坏这份合约而签订另一份新合约的可能。

所以,合约签署之时,大宋群臣议论纷纷,一个名叫赵隆的大臣说:“如果就这样毁坏宋辽百年之好,他日开战,签约的人万死不足谢责。”

另一个叫郑居中的大臣更是当面诘问蔡京说:“你是首台元老,你应该知道的!不守两国盟约,辄造事端,绝不是在为江山社稷着想。”

蔡京争辩说:“这是皇上不再愿意每年进贡五十万岁币给辽人的缘故。”

郑居中立刻抢白说:“要说岁币,汉朝前后几代和戎的费用比我们少吗?他日要出现百万生灵肝脑涂地的恶果,就是你们这些人造成的!”

朝散郎宋昭也极言辽不可攻,金不可邻,他在朝堂之上向群臣作了一番清醒、中肯的分析:“近几年来,辽帝国在女真人的持续攻击下,势已穷蹙。如果我们和女真人结盟,腹背攻讨,可谓是扑灭之易,易于反掌。但我们扶强灭弱,灭掉了弱虏,和强虏为邻,不但不能为我国带来任何好处,反倒让女真人得益。如果说辽国是夷狄之邦,他们和我们相邻已经一百多年了,久沾圣化,也多少懂点礼义,檀渊结盟以来,谨守盟誓,不敢妄动。现在的女真人刚刚从猴子进化为人类,生猛野蛮,茹毛饮血,凶悍无比。辽人也是个长在马背上的民族,和他们对攻,还不能胜。女真以后做了我们的邻居,我们又不能对他进行有效的制约,那就大祸将至了!”进而愤言道:“两国之誓,败盟者祸及九族。皇上以孝治天下,怎么能忘掉了列圣之灵呢?皇上以仁爱治理天下,又怎么忍心河北民众肝脑涂地啊!”

此外,其他如孙尧臣、蔡元长等人都纷纷上书劝谏,劝赵佶不要轻言开战,“以百年怠玩之兵,当新锐难败之虏;以久妄闲逸之将,而角逐于血肉之林。”

但这时的赵佶利令智昏,哪里听得进?

他的总结性发言是:神马都不要说,说了也是浮云。只要能收复燕云十六州,其他任何言语都是苍白的。

合约在西元的1120年签署,按照协议,宋朝应于第二年发兵北上和金人夹攻辽国,可由于睦州发生了方腊暴乱,北伐总指挥童贯被迫回师南下,直到1122年才搞定了内乱,正式北上。

童贯这次出征,大有一雪使辽受辱之恨,路上趾高气扬,志在必得。大军开到高阳关,“降黄榜及旗,述吊民伐罪之意”,让士兵放出话来:“若有豪杰能以燕京来献者,即授节度使之职。”

随军的都统制种师道叹道:“咱们今天的做法,就相当于看到强盗入邻家抢劫,咱们不但坐视不理,反而乘人之危,跟着强盗一起入室抢劫,这算什么事儿呢!”

种师道是北宋名将,《水浒传》里八十万禁军教头王进投奔的“老种经略相公”就是他,鲁提辖一口一句的“小种经略相公”则是他的儿子。北宋一代,种家将在西北战场上享有赫赫威名,说话极有见地。

可是童贯一摆手,一本正经地说,别跟我说这些,现在免疫。

然后兵分两路,从东面的白沟和西面的范村向前猛插。

这时的辽帝耶律延禧已在金兵的追杀下逃入了夹山(绥远阴山),生死未卜。

退守燕京的皇叔耶律淳在一片慌乱惊呼声中登上帝位,顽强抵抗金兵的进攻。听说宋朝发兵前来趁火打劫,连忙派人来劝童贯:“女直的表现,是一种背叛行为,理应受到天下人谴责,你们不谴责他们也就罢了,还为了一时之利,弃百年之好,和他们勾结在一起,你们这样做,是为日后大祸垒基础,至危险而不觉,还自以为得计,怎么会这样啊?救灾恤邻,古今通义,请你们重新慎重考虑!”童贯置若罔闻,继续挥军前进。

耶律淳只好整军在卢沟桥迎战,宋朝两路军竟然大败,童贯抱头鼠窜而回,幸好耶律淳战后患病,宋军才有了喘息之机。

就在童贯惊恐惶惑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好消息突然传来,耶律淳患病不治而亡,辽国政务由他的妻子萧妃执掌,军务则由北枢密使箫斡、耶律大石主持。

事情竟会这么喜剧,童贯高兴得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然而,还不止于此,不久,辽国驻扎在涿州、易州的常胜军留守郭药师与萧妃有隙,举军向童贯投降,献上两州之地。

常胜军是辽国现存的唯一一支精锐部队,现在守卫燕京的全是耶律淳称帝后新募的民兵,全由燕京附近的饥民组成,全是一群乌合之众。

赵佶振奋不已,催促童贯赶快发兵,痛打落水狗。

童贯重新集结了军队,号称二百万,再次向燕京进发。

萧妃得知,大惊失色,派出萧容、韩昉,“奉表称臣,乞念前好”。

韩昉见了童贯后,陈言:“女直蚕食诸国,其志不小,如果大辽不存,南朝也难以安宁。所谓唇亡齿寒,不可不虑。”

去去去,胡说什么呢?童贯沉着脸,将他们叱出帐外。

韩昉在帐外挥泪号呼道:“辽、宋结好百年,誓书具在,汝能欺国,独能欺天邪!”

不日,童贯命大将刘延庆统兵十万出雄州,以郭药师为前导先锋,再袭燕京。

刘延庆有一个儿子,叫刘光世,是日后南宋著名的“中兴四大将”之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