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06.html




“丰亨豫大”是蔡京对《易经》上两句话断章取义后的恶意曲解,他对赵佶说,现在天下承平日久,府库充实,和,足以广乐,富,足以备礼,百姓丰衣足食,百年难有这样的盛况,这就是所谓的丰亨。既然丰亨,就要豫大,应该兴建明堂、延福宫,造艮岳,甚至铸九鼎,彰显盛德皇恩。

三千多年前,大禹曾用各诸侯朝贡的黄铜铸造了九只气势磅礴的大鼎,三圆六方,上铸九州山川名物,被视为神圣之物、国家政权的象征。

大禹之后,已无大禹。

现在赵佶受了蔡京的蛊惑,下诏铸九鼎,筑九成宫。

其实,宋朝的实际国土面积只有250余万平方公里,不足唐朝全盛时期的五分之一,铸九鼎,定四方,只能贻笑大方。

九鼎铸成之日,赵佶要到九鼎前行酌献神之礼,刚刚走近,端放在北面的大鼎却很不给他面子,“砰”的一声,突然爆裂,水流了一地!

俗话说“鼎在国在,鼎亡国亡”,群臣吓得目瞪口呆,噤若寒蝉,不敢作声。

蔡京奸滑小人,巧舌如簧,摇着手指头解释说:“哪哪哪,北方的大鼎破裂,那可不是我们北面的辽国准备灭亡了吗?!好事,好事,他们一亡,我们就可收复失地,一统天下了。”

前文说过,大宋开国之前,北方的燕云十六州已经被后晋的石敬塘打包送给了辽国,这十六州别是幽州(今北京市)、顺州(今北京顺义)、儒州(今北京延庆)、檀州(今北京密云)、蓟州(今河北蓟县)、涿州(今河北涿州)、瀛州(今河北河间)、莫州(今河北任丘)、新州(今河北涿鹿)、妫州(今河北怀来)、武州(今河北宣化)、蔚州(今河北蔚县)、应州(今山西应县)、寰州、朔州(均在今山西朔州)、云州(今山西大同)。其中的 幽、蓟、瀛、莫、涿、檀、顺七州在太行山北面支脉的东南方,另外九州在山的西北,大致是今北京、天津和河北北部、山西北部的大片土地。早在五代十国末期,后周英主柴荣曾收回了瀛、莫二州,但辽国在石敬塘这份大礼外,又攻占了易州和景州。算来算去,中原政府依然有十六州的地盘掌握在辽国手中。

为了收复这十六州,宋太祖赵匡胤和宋太宗赵光义两兄弟厉兵秣马,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

史书上记载,赵匡胤曾设了一个小金库,名叫“封桩库”, 广积钱粮,计划等蓄满了三五十万白银,如果能向辽人赎买就赎买,如果不能赎买,就用之作为军费强行收取幽云十六州。可惜天妒雄才,壮志未酬,英年早逝。

赵光义即位后,看见兄长留下的这笔巨款,叹道:“库内金帛如山,怎么用得了!先帝太多虑了!”其后便御驾亲征,试图一举收复燕云地区,结果却在高梁河被辽国名将耶律休哥打得落花流水,本人中箭,躺卧在驴车上颠簸南逃,两年后箭疮发作,含恨去世。

赵光义的儿子赵恒又和辽国苦战了长达二十五年的时间,同样没能完成收复大业。直到了1004年,双方在澶州签下了停战和议,即史称的“澶渊之盟”,战争才停歇下来。

现在蔡京突然提到收复失地,赵佶的心脏先是“嘭”地跳了一跳,跟着像个怀春少女一样,脸色绯红,小鹿乱撞,又惊又喜,又娇又羞地问:“你、你是说我、我可以收复燕云十六州,完成祖宗没能完成的丰功伟业?”

“如果能收取燕云十六州,绝对是千秋万代的丰功伟业!”

蔡京拈须微笑,目光如春水,看着赵佶,语气温柔地说。

在宋辽停战的近一百多年时间里,宋夏战争一直不断,恰恰在这年,战事渐歇,干戈声稀。主持对夏战事的人是宣抚制置使、枢密院太尉童贯——这是个非常富有传奇色彩的人物,他自称是前朝宰相韩琦的私生遗腹子,出于大宦官李宪门下,本人是宦官,生得“状魁梧,伟观视,颐下生须十数,皮骨劲如铁,不类阉人。”史称其“性巧媚”、“善策人主微指,先事顺承”。说起来,蔡京能当上宰相,还全仗他的荐举呢。蔡京出相后以桃报李,举荐他为西北监军,领枢密院事,负责西北军务,掌兵权二十多年,国内的每一次重大军事行动几乎都是由他来担任主帅,他也因功被累次加封为节度使、太尉、太傅、太师,权倾内外;朝野因之称蔡京为“公相”,称他为“媪相”。

“媪相”是个有蛋就闲得蛋疼的人,“既得志于夏,遂谓辽亦可图,因请使辽以觇之”,趁机请求出使辽国,寻找战机。

好大喜功的赵佶同意了童贯的请求。

这一年,是西元的“光棍年”——1111年,借为辽帝耶律延禧贺寿之机,赵佶派端明殿学士郑允中当任贺生辰使,童贯为副使职,出使辽国。

当时有人表示不满:“由宦官当作使臣,岂不是让番辽笑我国中无人?”

赵佶正色地说:“辽人素闻童贯破羌威名,指定了要见他;而且让他出使,也想让他代朕沿途考察辽国国情,你们不要想得太多了。”

出使还算顺利,但不出朝臣所料,童贯到了辽国后,辽人听说来了个长着胡子的“刑余之人”,都涌来看稀奇,像看猴戏一样,指着童公公颔下稀稀疏疏的十几茎胡须笑道:“南朝人才如此!”

童贯又气又恼,怨苦无比。

好不容易启程归国了,路经辽国重镇卢沟桥,暮色近将,因为时值十月,天黑得快,童贯一行不得不在辽国的卢沟桥馆驿下榻。

这一天晚上,月色清冷,寒凝大地,驿馆里悄悄潜入了一个不速之客,声称要面见童公公。

当时谁也没料到,随着这个人的出现,一个惊天动地的时代即将来临。

这个人姓马名植,是燕地霍阴一带的汉人,辽国侵占了燕云十六州后,他的一家就都成了辽国公民。他本人在辽国政府担任光禄卿的官职。

燕云十六州是西元937年被石敬塘割让给辽国的,到这一年,已经过去了整整一百七十四年,马植的骨子里却依然以中原人自居,他希望自己的家乡能重回祖国的怀抱,自己能归骨于中原之地。

他来见童贯的目的只有一个:进献收复燕云十六州的大计。

他对童贯说:“辽国的东北边陲,有一个叫女真的部落,人剽马悍,骁勇善战,他们恨辽人切骨,现在辽主荒淫失道,我们如果从登州、莱州出海,到女真部落和他们结好,南北夹击辽国,燕云十六州何愁收不回!”

无疑,这是一个极具震撼力的计划,如果能顺利实现,将立不世的功勋!

童贯当即被震傻了。

哥,你实在太给力了!

傻后醒来,童贯如获至宝,将马植奉为上宾。

第二天,“载与俱归”,带他回国,帮他改名为李良嗣,面见赵佶。

一见到赵佶,童贯就神秘兮兮地对赵佶说:“虏主天生一副亡国之像。”然后手脚麻利地进献了一幅辽主的画像,说:“虏主望之不似人君,我悄悄命画工画了他的一副画像带回来给皇上你看,按照相书上说,长这种相貌的人,亡在旦夕。请皇上尽快发兵,这正是兼弱攻昧的大好时机。”

李良嗣则在赵佶跟前侃侃而谈,说:“童大人说得不错,辽国必亡。请陛下感念旧民生活在涂炭大苦之中,代天谴责,以治伐乱,收复中国往昔之疆,王师一出,百姓必壶浆来迎。先发制人,事不宜迟,千万别坐看女真得志,到时后悔莫及。”

赵佶龙心大悦,采纳了他的计划,启用他为使臣,赐他姓赵氏,官拜秘书丞,以买马为名,从山东半岛的莱州(今山东蓬莱)渡海,前去与女真结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