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圣是怎么炼成的 正文 一 道君皇帝

江狼财俊 收藏 0 15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0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06.html[/size][/URL] 他,是个一流的艺术家,末流的皇帝。 他爱作诗,爱填词,爱丹青,爱书画,爱收集各种奇花异石,爱处女,也爱红灯区里的残花败柳,他把大好的江山断送在自己的手上,成了中国历史上的著名人物。 他的书法艺术在中国书法界牢牢占据一席之位,首创的“瘦金体”书法千百年来不知迷倒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06.html





他,是个一流的艺术家,末流的皇帝。

他爱作诗,爱填词,爱丹青,爱书画,爱收集各种奇花异石,爱处女,也爱红灯区里的残花败柳,他把大好的江山断送在自己的手上,成了中国历史上的著名人物。

他的书法艺术在中国书法界牢牢占据一席之位,首创的“瘦金体”书法千百年来不知迷倒过多少人。

他的绘画技术更是炉火纯青,登峰造极,代表了一个时代的最高峰。

时至今日,他的作品,可以在海外拍出一千多万美金的高价。

他,就是北宋的第八任皇帝宋徽宗赵佶。

今人所编的《宋人轶事汇编》收录有一段明人的笔记:“李后主亡国,最为可怜,宋徽宗其后身也。宋神宗一日幸秘书省,见江南国主像,人物俨雅,再三叹讶。适后宫有娠者,梦李后主来谒,而生端王。”

这是一个颇堪玩味的故事:宋神宗赵顼在秘书省无意中见了南唐后主李煜的画像后,倾慕其人生得风流雅蕴,俊逸神飞,嗟呀再三,恨自己不能生一个这样的儿子。恰好这期间后宫有一个妃子已怀胎九月,夜里神宗皇帝梦见李后主来参谒,第二天醒来,后宫传来喜讯,妃子已生下一子,这孩子就是端王,即以后的宋徽宗赵佶。

这个故事的可信度不高,可是编故事的人拿宋徽宗和李后主做比较,进而断言,宋徽宗天生一副败君之相,是李后主投胎转世,那简直太有才了。

可不是吗?这两个人都带着一身艺术细胞来到这个人世,都把一个国家搞垮了,正是活脱脱的一对同类项。

也许有人说,李后主接手治理南唐时,他的江山就已经是一个烂摊子,宋徽宗却是把好大河山搞垮的,两人的破坏力不在同一个档次吧?

其实,宋徽宗接手的政府,“鸭梨”(压力)也很大。

首先,宋朝是中国历史上大统一时期国土面积最小的一个国家。在赵匡胤开国之前,北方的燕云十六州已经被后晋石敬塘打包送给了辽国,没有了北方的万里长城作为屏障,在辽宋新开的边界到宋朝首都汴梁的八百公里间,一望平川,门户大开,无险可守,中原政府的防线只好收缩到了黄河北岸,以黄河为依托构建防守体系。

其次,新兴的大宋王朝面对的又是两个已经成型的大国:辽、西夏。

说起来很多人不相信,在当时的欧洲人心目中的中国就是契丹,因为辽国是当时中国北部的一个庞然大国,疆域东起于日本海,西至阿尔泰山,北接今蒙古高原北缘和外兴安岭,南部与北宋、西夏、高丽、西州、回鹘、黑汗等国接壤,其国家的影响力直抵天山,对欧洲人而言,远远大于宋朝。以至于他们只知有辽,不知有宋。

大宋自诞生之日起,就一直受到来自这两个国家的威胁,为了能得一个安定的环境生存发展,年年都得花钱买平安,忍辱负重向这两国输纳巨额岁币。

卧榻之侧有强邻觊觎,日子不好过啊。

再次,大宋政府经过了一百多年的发展后,冗官、冗兵、冗费的三冗现象非常严重,国家财政已经入不敷出,中间又被王安石横插了一杠子,强行实施变法,这就好比给一个奄奄一息的重病人下了一副猛药,可怜王安石空有治国救世之志,可是事与愿违,结果适得其反,国事急剧糜烂。

在这种情况下,当政的是赵佶这样的荷花大少,北宋亡国,是早晚的事了。

赵佶继位前夕,宰相章惇就曾断言:端王(指赵佶)轻挑,不可以君天下!

果然,登上帝位后,年仅十九岁,性情轻挑的赵佶就把朝政搞得一团糟。

首先倒霉的就是给他作出评语的章惇。

借口清算前朝遗留的历史问题,章惇先被贬为雷州司户,后又贬为舒州团练副使,死于任上。“死之日,群妾分争金帛,停尸数日,无人在侧,为鼠食其一指。”他的四个儿子连登科第,全都“讫无显者”。

不但章惇,连司马光、文彦博、苏轼等人均遭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判决。

史书载:“文臣曾任宰臣、执政官,司马光等二十七人;待制以上官,苏轼等四十九人;馀官,秦观等一百七十六人;武臣,张巽等二十五人;内臣,梁惟简等二十九人”被赵佶一古脑地定性为“元祐奸党”, 下诏称:“重定元祐、元符党人及上书邪等者,合为一籍,通三百九人,刻石朝堂,馀并出籍,自今毋得复弹奏。”然后亲自手书,刻石立碑,名“党人碑”,置于文德殿门东壁,昭告他们的罪行,以示警戒。

所有元祐党人中,已辞世者一律削官,存世者一概贬职,其亲属子弟,不管有官无官,全部勒令离京。另外,凡元祐、元符年间有发表过支持元祐党人言论的,无一例外斥为“邪等”,同为奸党之列,进行大力打压。

与此同时,赵佶又大行“退贤进不肖”之举,重新起用了一大批类似蔡京、王黼、童贯、朱勔、李彦、梁师成、高俅、杨戬、蔡攸之流的奸邪小人。

其实,章惇评价赵佶,说他性情“轻挑”,那还是比较温和的。

赵佶的“轻挑”主要表现在他的不务正业上。他的业余爱好非常广泛,除了喜欢诗词歌赋、丹青书画之外,他还狂热而执着地信奉道教,做上了皇帝后,为了把道教发扬光大,大建宫观,极其自恋地称自己就是“神霄帝君”转世,撺掇道箓院册封自己为“教主道君皇帝”。

这还不过瘾,赵佶还让道箓院把后宫的郭皇后册封为金庭教主、孟皇后册封华阳教主。

皇帝皇后既然都成了教主,文武百官也就投其所好,纷纷穿戴起道袍羽冠,在朝堂上开口闭口都来那么一句“无量天尊”,见了赵佶不称“万岁”,而称“教主”,不行跪拜礼,而是单掌当胸,深深一揖,说:“无量天尊,参见教主,贫道这厢有礼了。”呵呵。

既然信了道,理论上就应该跳出三界外,不入五行中,食素菜,去荤腥,戒酒戒色,仙道贵生,无量度人。但赵佶这个假道士却六根不净,七情未断,痴恋尘缘,贪财好色,荒淫无度。他年年广纳宫女,时时索取处女破瓜尝鲜,以至后宫妃嫔日益增多,高达万人。即便如此,其犹感意兴不畅,经常着一身青衣小帽溜到红灯区和妓女鬼混。为此,没少被周邦彦之类的狗仔队追踪偷窥。他和名妓李师师的绯闻就因此而起,甚至夜半时说出的诸如“官人我要”之类的私房话也在坊间广为人们所津津乐道,花边八卦。

另外,赵大官人为了提升自己的艺术品味,大量豢养乐师歌妓,广集奇花异石,生活穷奢极侈。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为了满足他这一怪癖好,蔡京、王黼、童贯等人就沆瀣一气,胡搞乱搞,滥增捐税,大肆搜刮民脂民膏,其中最恶名昭著的是“花石纲”,搞得许多百姓倾家荡产,家破人亡。

这伙君臣对民间疾苦视而不见,还一个劲地提倡“丰、亨、豫、大之说”,视官爵财物如粪土,以至“累朝所储扫地矣”。大宋政府历年积蓄的财富被挥霍一空,朝堂上下,群魔乱舞,乌烟瘴气。败国之象毕现。

唯物辩证法告诉我们,万物的必然性中存在着偶然性。

不久,一件偶然事件的出现,将使北宋政权全面崩溃,急剧走向消亡。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