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8年南沙海战背后的故事-----转帖

大漠孤烟1966 收藏 7 207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南沙海战编队指挥员陈伟文纪事


陆其明


1988年3月14日,中越两国海军舰艇编队在赤瓜礁海域进行了一场南沙海战。那场海战给人们留下了层层迷雾:引发海战的直接原因是什么?具体过程怎么样?国内外媒体为何采取截然不同的态度?嘉奖令为何迟到半个月?中方编队指挥员陈伟文将军的命运又如何?等等。这一切,随着时光流逝,迷雾逐渐敬开,终于露 出了事实的真 相。

一、争议由越南“干预”我 国建设74号海洋观测站而激化

1987年12月。

一天,海军榆林基 地司令部参谋长陈伟文接到了出席广州 军 区四 级参谋长会 议的通知。临行前,基 地司令员杨玉书嘱咐陈伟文:开完会就在广州休假。而陈伟文表示,形势多变,到时根据情况再说吧。杨司令员认真地说,不要 “再说”了。陈伟文还想说什么,杨司令员又强调了两点:一、基 地军以上干 部的休假时间是经过党 委讨论的,正常情况下不要变,变了会影响其他人休假:二、己到年底了,现在不休,过了时间可能就会“吹”,这对长期分居两地的妻子是会有意见的。陈伟文摇摇头又想说什么,杨司令员打了一个手势说:“就这么办,要是有情况,我会叫你回来的。” 陈伟文到了广州,先是回家向妻子梁悦融及两个孩子“报到”,第二天一早就去广州 军 区开 会。这是一年一度的四 级(军 区、军、师、团)参谋长参加的会 议。会 议按部就班进行着,照例是传达中 央军委及各总 部的指示,讨论军 区1988年度司令部工作的规划。根据这个情况,陈伟文最后才决定开完会就休假。于是,他连夜整理会 议笔记,向随来开 会的处 长交待了回去后如何贯彻会 议的精神。可是,军 区司令部情报部部 长在会 议最后的“情况通报”,一下子就改变了陈伟文的休假计划。

情报部部 长通报说:有新的迹象表明,越南海军将会破 坏我正在建设的74号海洋观测站。部 长没有具体说明有哪些“新迹象”,也没有说明越南海军将会采取什么样的手段进行破 坏。但是,就是这样一则简短的“情况通报”,却引起了陈伟文的高度警觉和深刻思考。

这里所说的建设74号海洋观测站,是由联合国教科文组 织总 部决定的。1987年2月,来自世界100多个国 家和地区的代表,出席了在法 国巴黎联合国教科文组 织总 部第十四届海洋委 员会年会。2月21日,与会代表一致通过《全球平面联测计划》。《联测计划》要求在全球海平面建立统 一编号的海洋观测站,并决定由各国负责建设本国境内的海洋观测站,将来所得观测资源,由各国共享。《联测计划》明确要求中国建立5个海洋观测站,其中中国大 陆沿海建3个,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各建一个。建于南沙群岛的海洋观测站编号为“74”。海洋委 员会设在西太平洋的机 构,又在菲律宾首都马尼检 举行了第五次会 议,再次就在我 国南沙群岛建立74号海洋观测站进行协商。南沙群岛本来就是中国领土,联合国教科文组 织决定由中国建立74号海洋观测站是符合国际法的,是件很正常的事,因此得到与会国代表的一致通过,就连越南代表在表决时也投了赞成票。

为了确保南沙建站工程的顺利进行,国 务 院和中 央军委把这一任务交给了海军。于是,在1987年5月和10月,海军会同国 家海洋局两次派舰船到南沙群岛勘 察选点。同年11月,74号站定点在永暑礁;与此同时,我控 制了永暑礁以南40海里的华阳礁。

永暑礁位于南沙群岛中部西南,底下是一块月牙形的礁盘,长约26公里,宽约7公里,涨潮时露 出海面的一块最大礁石,只有桌子般大,整个礁盘被海水浅浅地覆盖着。潮落时露 出一丛丛林立礁石,远远望去,海面犹如一层无根的塔林,干岩竞秀,分外妖 娆。

永暑礁74号海洋观测站于1987年12月完成设计,1988年2月开始施工。执行施工任务的是登陆舰929编队,计有舰船10艘,工程人员400余名。可是,就在我选点、设计和开工期间,越南当 局突然反悔,撤换了在海洋委 员会上投赞成票的代表,指示它的外 交 部发表声 明,“要对中国在南沙群岛建立74号海洋观测站进行干预”。从此,中越两国在南沙群岛的归属问题上,本来就存在的“争议”进一步激化。越南当 局多次派舰船抵达我永暑礁周围侦察和骚扰,并企图派人登礁与我对抗。其行为遭到失败后,遂调兵遣将肆无忌惮地侵占了我南沙群岛的一些岛礁。从1988年1月15日至2月19日,越南军 队连续侵占了我南沙群岛中的西礁、无弋礁、日积礁、大现礁、东礁等5个岛礁。至此,越南侵占我南沙群岛中的岛礁增 加到20个。特别是2月17日争夺我华阳礁主 权碑的事 件更暴 露了越南当 局的侵略野心是多么的大!那天晚上,我147号拖船载着施工队在华阳礁附近抛锚,准备第二天登礁施工。这时,越南的1艘扫雷舰和1艘运输船突然驶来,并放下小艇,妄图抢占我华阳礁制高点上的中国主 权碑。我施工队队长林书明见状,带着5名战士立即跳上小艇。中越两支小分队展开了“百米赛跑”,我队终于率先登上华阳礁,护卫着制高点上的主 权碑和国 旗,后面的越军只好在浅滩上插上他们的国 旗。两军相对勇者胜。我小分队又逼向浅滩,驱赶越军。越军小分队见我来势凶猛,被 迫撤走。从此,针对越南的挑衅行径,我榆林基 地奉命组 织舰艇编队,前往南沙群岛水暑礁及其周围海域,保卫施工部 队施工,保卫附近海域及其岛礁不受侵犯。越南虽屡遭失败,但并不就此罢休。果然,现在又有前来捣乱的‘‘新迹象”……

作为地处南海最前哨的海军榆林基 地参谋长陈伟文,对于这个“新迹象”当然不能不引起高度的警觉和深刻的思考。于是会 议一结束,他就回家向妻子和孩子告别,登上了去海南岛的飞机。


永暑礁海洋观测站


二、竭力自荐编队指挥员


陈伟文赶回基 地,发现副参谋长王世思率领编队刚从南沙执勤返航,舰艇正在检修,准备再次去南沙执行任务。陈伟文立即找到杨玉书司令员,请求说:下次去南沙执勤,由我率编队去吧。”杨司令员当即不同意,说下次去南沙的编队指挥员已经定了,将由一位副司令员带队。陈伟文急了,进一步申述说:“正常情况下,司令员在家指挥全盘,两位副司令员,都各管着一摊工作,难以分 身;司令部有正副参谋长,副参谋长刚从南沙回来,该休整一下,因此下次去南沙,我带队比较合适。”杨司令员没有正面问答,问了一句:“你是去年(1987 年)8月从海军广州舰艇学院调来的吧!”陈伟文点头说“是”。杨司令员这才说道:“你调来基 地不久,现在的主要任务是熟悉情况。”


从杨司令员的口气里,陈伟文明白了:杨司令员所以不同意自己带队去南沙群岛执勤,是由于自己“调来基 地不久,现在的主要任务是熟悉情况”。陈伟文心中顿时激起一股冲动,竟然自我介绍起来。他说:“我曾在基 地及西沙群岛工作过2 0年。对部 队,特别是对舰艇部 队的情况比较熟悉,离开这几年,部 队情况是有些变化,但是很快就可以熟悉的。我是航海长、航海业 务长出身,也当过舰长,对南沙海域是比较熟悉的,航行安全有保 障:另外,副参谋长在家主持工作,我也走得开。”说到最后,陈伟文突然又冒了一句:“我参加过4次海战,同越南人交过两次手,比较了解他们。由我带队去南沙执勤,最合适!”


这句话刚出口,陈伟文马上就后悔:从不在人面前提及的事情,怎么会突然在杨司令员面前说出口呢!


杨司令员却不这么看,认为这是陈伟文“求战心切”,可以理解。从这句话里,杨司令员还感到自己太不了解参谋长了,这样下去怎么能做到“知人善任”呢!


杨司令员只是经过简单了解,就掌握了陈伟文的基本情况:不仅所说全是事实,而且为有这样的参谋长感到高兴……


陈伟文于抗日战争爆发那年——1937年4月3日出生在广 东省台山市都伏镇白石乡塘边村的一个贫苦农 民家庭。童年时养过猪,放过牛,逃过荒,吃过野菜,生活苫不堪言,民 族仇 恨刻骨铭心,是共 产党解 放了他,又是人 民培养了他。他以优异成绩获得的助学金读完中学,1956年考上武汉大学,后因国防需要投身海军,转至海军大连舰艇学院航海系学习,1961年毕业,自愿来到南海前哨——海军榆林基 地。历任航海长、副舰长、舰长、航海业 务长、大队副参谋长、西沙群岛水警区航保训练科长。


在榆林基 地的2 0年里,陈伟文参加过4次海战,在每次战斗中部有出色的表现。


1962年11月19日,陈伟文参加了上川岛以东海域击沉国 民党“协进8号”特 务船的战斗。这天,“协进8号”载着国 民党一个分队的武 装特 务,由台 湾高 雄出发,企图在台山县铜鼓岭登陆袭 击。南海舰队参谋长高希曾率领一支编队,采取“全面防范、重点设防”的策略,在8级大风浪中追捕达19个小时之久,最后击沉了“协进8号”,俘获敌上校朱文杰以下26人。战斗中,上艇才一年的陈伟文是指挥艇——“扬州”号猎潜艇的航海长。他以高昂的斗志,熟练的技术,克服了黑夜和大风等恶劣气象给航行带来的种种困难,使指挥艇准确抵达战区,首先发现目标,协助指挥员指挥绵队迅速接敌,进行围歼,受到了广州 军 区集体通令嘉奖。


196 4年7月12日,陈伟文又参加了榆林以东海域击沉国 民党“大金1号”和“大金2号”特 务运输船的战斗。这两艘蒋军特 务船,运载着数十名武 装特 务,企图登陆袭 击。两船伪装外国渔船,由台 湾高 雄起航后,行动诡密;利 用南越岘港为中转基 地,实施远程奔袭;附近先后还有美国“星座”号、“提康德罗加”号两支航空母舰编队为它们助威和撑腰。面对美国干扰,基 地副司令员田松把编队分成三个战术群,一举击沉2艘特 务船,俘获敌上尉副指挥官余美光等60人,击毙敌少校指挥官何寇棠以下40人。战斗中,陈伟文仍是当时“扬州”号的航海长。由于有两交美国航母编队的威胁,战斗必须速战速决。速战速决的前提是及时发现目标和接敌航向正确。由于“扬州”号导航正确,又首先发现了目标,指挥迅速展开兵力,在美国航母群向我靠拢时,我编队己把2艘敌船击沉。这次战斗,“扬州”号荣立集体二等功。年终,陈伟文也因海战与平时工作出色荣立了二等功并晋升为副艇长。他领 导的航海部门同时荣立集体三等功。


1974年1月19日和20日,陈伟文参加了西沙海战。这次海战,共击沉南越海军炮舰10号舰(怒涛号)1艘,击伤驱逐舰4号舰(陈庆余号)、5号舰(陈平重号)和16号舰(李常杰号)3艘。毙伤敌百余人。海战打响后,舰队根据军 区的指示决定紧急派陆军一个营前去收复己被南越军 队占领的珊瑚、甘泉和金银三岛。担任运送的8艘护卫艇过去从没有去过这三岛,航道上情况又很复杂,能否及时把一个营的兵力送到,成了能否收复这三岛的关键。基 地决定把时任护卫艇大队副参谋长的陈伟文调去担任导航。陈伟文不负众望,同大队业 务长张天诚一起,齐心协力,及时准确地把陆军送到登陆地段,一举收复这三岛。此次西沙自卫反击战,受到国 务 院、中 央军委通令嘉奖,陈伟文也受到了基 地表扬。


1979年4月10日,陈伟文指挥了在中建岛海面捕获越南3艘军用武 装船的战斗。这是陈伟文第四次参加海战。春节过后,时任西沙群岛水警区航保训练科科长的陈伟文,奉命前往中建岛守备队检 查战备训练工作。岛上除海军守备队外,还有陆军的一个高炮营、海军的1个挖泥船中队、9521登陆艇和广州海运局的一艘 “红旗”086号运输船。由于形势紧张,水警区根据广州 军 区和南海舰队的指示,在中建岛成 立了一个临时指挥所,任命陈伟文为指挥员兼党 委书 记,统管驻岛陆、海军部 队和地方船只的战备工作。10日凌晨7时许,越南3艘武 装船突然向我中建岛袭 击。陈伟文迅速判明了情况。没有战斗舰艇,他就把所有施工用的运输船、挖泥船和登陆艇编成两个编队,组 织追击。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追击,越南3艘武 装船全被 捕获,并俘获24名越南军人。这次战斗,陈伟文荣立二等功,并获得提前晋级的奖励。


杨司令员还了解到,陈伟文不但有丰富的实战经验,还有扎实的理论基础。1980年,他被调到海军广州舰艇学院,历任教员、教研室副主 任、训练部副部 长。在学院的7年里,陈伟文结合教学,读了中外许多军事名著,研究了中外许多著名海战战例,还结合多年来南海军事斗 争形势以及自己的实战经验,针对外国入侵的几种可能,设想了多种自卫反击的方案。


这样既有实战经验又有理论基础的参谋长,应该放到关键的岗位上去!杨司令员想,现在越南正虎视耽既,妄想继续抢占我南沙群岛岛礁,破 坏74号海洋观测站的建设,必须挑选一位优秀的军事干 部担任编队指挥员。杨司令员毅然向基 地党 委提出由陈伟文担任指挥员的建议。




“314”海战我海军编队总指挥陈伟文(中),指挥舰舰长徐长银(左)


三、不信侵略者的“承诺”


陈伟文担任编队指挥员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检 查战备工作的落实情况。编队由基 地的502号、503号两艘护卫舰组成。因502号是指挥舰,故称502编队。


陈伟文亲自召集两舰舰长、政 委汇报。从汇报中,陈伟文总感到战备工作不深不细。他来到各舰,到现场察看,同官兵交谈。发现一些官兵的责任感不强,而责任感不强的原因又是多种多样。怎么解决这个责任感的问题?陈伟文决定召开一个由各种代表人物参加的会 议,先 摸 摸情况再说。


这是一个“四不像”的会 议,既不像汇报情况的汇报会,也不像布置任务的工作会或征求意见的献策会,倒有点像“记者招待会”。会上有问也有答。有长篇大论的“报告”,也有三言两语的“插话”,气氛相当活跃。


会 议是从一个城市新兵的提问开始的。这个从大城市来的新兵问:“听班长说,南沙群岛都是一些礁石组成的,离我们基 地很远很远,我们为什么要上这么远的地方去执行任务?”


陈伟文首先表扬这位新战士“问得好”,然后亲切地反问:“你知道南沙群岛都有哪些岛礁,有多大面积?……”陈伟文见新战士沉默不语,就举目望望人家:“这位小战士刚入伍,回答不上来,现在有哪位来回答?”


一位老兵“嚯”地站起来说:“南沙群岛位于南海的南部,它的范围是:东经109° 26’ - 117° 51'、北纬3° 36' - 11° 57'。根据位置不同,又可分为双子、中业、道明、郑和、九章和尹庆等群礁,共有230多个岛、礁、滩和沙洲。其中露 出 水面的岛屿25个,明礁128个,暗礁77个;最大的太平岛为0.44平方公里,最高的鸿庥岛6.1米。从海南岛最南端的三亚市到南沙群岛最南端的曾母暗沙约860海里(约1600公里)。另一位班长接着说:“南沙群岛南北长约500海里(900多公里),东西宽约400海里(700多公里),水域面积约为68万平方公里。”


陈伟文见没有人举手,高兴地说:“两位同志回答得好!同志们,68万平方公里呀!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呢?它相当于21个海南岛,3.7个广 东省,或相当于广 东、福建、浙江、江苏和安徽5省面积的总和!”


陈伟文望望一个个或是严肃或是惊讶的脸蛋,又提出了一个问题:“南沙群岛离大 陆这么远,我们为什么还要去保卫它?谁回答?请举手!”陈伟文望望3位举手的战士,示意身旁的主机兵发言。主机兵肯定地说:“因为南沙群岛自古以来就是我们中国的领土!从公元前的二世纪西汉开始,我 国人 民就往来于涨海(就是今天的南海及南海诸岛)。到了唐代,就将南沙群岛划入我 国版图,归琼州府管辖;到了宋朝,又划归广 东省南海岛管辖。元、明、清时代,沿袭宋代旧制,南海诸岛(包括南沙群岛)仍划归中国版图。这个历 史事实,还部分别载入国际公约和许多国 家出版的地图及百科全书中。既然是中国领土,我们就有责任保卫它!”


会上突然响起一阵掌声。


主机兵刚坐下,航海班长马上站起来补充道:“还有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南沙群岛的战略地位特别重要。南沙群岛是我 国的天然屏障,是海防的最前哨;控 制了南沙群岛,就能使我华南陆地战场的防御纵深向南推进数百海里,对战时兵力的展开、作战部署的调整,拦击外米侵略者的突袭都具有重大意义。南沙群岛地处太平洋和印度洋的交通要冲,是我 国同东南亚各国交往的纽带,是我 国通往中东、非洲、欧洲的海上通道,对于日本和美国等国亚说,又是它们石油运输和贸易的主要航线。日本人把它称为生命线,说谁能控 制它谁就赢得主动。美国人马汉曾说,谁控 制海洋谁就控 制了一切。根据马汉的理论,美国曾提出要控 制全球的16条重要航道和海峡,其中就有3条海峡在南沙群岛附近,即卡里马塔海峡、巽他海峡(这两个海峡是沟通爪哇和印度洋的通道),另一条是马六甲海峡,是太平洋到印度洋和联 系非洲、欧洲的交通要道。为了南沙群岛不受外来侵略,我们一定要用生命来保卫它!”


又是一阵热烈的掌声。


陈伟文更是高兴,望了望大家,自问自答地说了起来:“南沙战略地位的重要性,还表现在其经济价值方面;南沙的水产资源和矿产资源非常丰富,就石油资源而言,中外地质学家普遍认为,南海是一个大有希望的具有石油潜在能力的地区,其可开采的石油蕴藏量估计多达20 - 40亿吨,被称为第二个波斯湾。南沙石油和天然气的开发和利 用,对我 国的经济建设意义重大。可是,南沙群岛的现状又怎么样呢?我可以用三 句 话来概括,即:岛屿被侵占,海区被分割,资源被掠夺。之所以形成今天这个局面,原因当然是多方面的,例如:一些国 家受了发达国 家争夺海洋的影响,趁机抢占我南沙岛屿,而当时我 国正处于“文化大革 命”内乱以后的拨乱反正时期,对一些国 家趁机侵略南沙无暇顾及;对侵占我南沙群岛造成的损失估计不足,没有适时地作出强烈的反应,等等。但是最主要的,是越南、菲律宾和马来西亚不断扩张的野心,特别是越南当 局的野心最大,公然把我 国南沙群岛列入其版图,成为它的一个县。目前,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三国已伙同美、英、法、德、意、日、加、荷、瑞、苏等国,在我传统海疆内打油气井121口(其中发现天然气田2个,油田3个)。如今南沙的石油和天然气,正源源不断地流向外国。我们不能让这种局面继续再存在下去了。”


说到这里,陈伟文又提了一个问题:“面对如此严峻的局势,我们应该把战备工作做得好上加好;可是我在检 查中发现,有些同志战备工作不深不细,这是什么原因?是不是麻痹思想在作怪?……”


陈伟文还没有讲完,就有几个部门长和班长点头承认,并说,上次执勤回来的人说,他们“没有碰上外国舰船捣乱,巡逻只不过是例行公事”。于是有些人听了,就产生了麻痹思想,不认真做准备……


陈伟文听了,皱起眉头,肯定地说:“这个麻痹思想可要不得呀!越南当 局不但不会放弃自己已经侵占我南沙群岛岛礁,他们还会来侵占更多的岛礁,会寸利必夺,而我们为了祖国的尊严和民 族的利益必须寸土必争,军事冲 突在所难免。”


陈伟文又追述了越南当 局经常出尔反尔地侵占我 国南沙群岛的种种表现。本来,越南当 局承认南沙群岛属于中国的领土。1956年6 月初,当时南越西贡吴廷艳政 权连续发表声 明,叫嚷对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拥有“传统”主 权,为此,越南民 主共 和国外 交 部副部 长雍文谦于同年同月15日接见我们驻越南大使馆临时代 办李志民时就向中国郑 重表示:“根据越南方面的资料,从历 史上看,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应当属于中国领土。”当时在座的越南外 交 部亚洲司代司长黎禄进一步具体介绍了越南方面的资料,指出:“从历 史上看,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早在末朝时代就已属于中国了。”1958年9月14日,我 国政 府发表关于中国领海的声 明,宣布中国领海宽度为12海里,其中明确指出,“这项规定适用于中 华人 民共 和国的一切领土,包括……东沙群岛、西沙群岛、中沙群岛和南沙群岛以及其它属于中国的岛屿。”同年同月14日,越南总 理范文同给周 恩 来总 理的照会中表示,……越南民 主共 和国政 府承认和赞同中 华人 民共 和国政 府1958年9月4日关于规定中国领海的声 明“越南民 主共 和国尊重这一规定。”


陈伟文气愤地说:“越南当 局从来是说话不算数的,他们一反过去承认南沙群岛是中国领土的态度,非 法侵占了南沙群岛中的一些岛屿;越南还鼓吹‘南海是东南亚人的南海,中国不是东南亚国 家’,以致菲律宾和马来西亚也追随越南趁机侵占南沙群岛中的一些岛屿。而我们呢,总是抱着真诚的和平愿望,希望能够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可是越南、菲律宾和马来西亚却以侵占我南沙群岛的行动来回答‘搁置争议’,同西方国 家‘共同开发’石油。这次由我 国建立74号海洋观测站,本来是联合国教科文组 织总 部决定的,越南代表也是举手赞成的,可是不久又反悔了。由此可见,越南当 局的任何‘承诺’都是不可信的。我们一定要提高警惕,把战备工作做深做细,随时准备打击侵略者!”


“记者招待会”以后,两舰根据党支部会 议的精神,分别召开了“热爱祖国,保卫南沙,落实战备,履行职责”的动员大 会,使战备工作深入再深入。




南沙群岛地理位置略图


四、人若犯我 我必犯人


1988年2月下旬。


502编队出航在即,南海舰队副司令员刘喜中来到编队检 查出航前的准备工作。陈伟文很敬重刘喜中。这不仅是因为刘喜中是他的领 导,更由于刘喜中在西沙海战中的出色指挥。陈伟文想,只要刘副司令员“通过检 查”,他就更放心了。


果然,刘副司令员对编队的出航准备工作很满意。陈伟文又想,现在的关键是:一旦越南军 队破 坏我对74号海洋观测站的建设或侵占我岛礁,将如何正确处理。刘副司令员是解 放战争时期参军、身经百战、从枪林弹雨中走过来的老军人,既有陆 战经验,又有海战经验,还多次同越南军 队(包括当年的南越和北越军 队)打过 “交道”,何不当面请教请教。


一天下午,昏沉沉的天空正下着小雨。陈伟文陪同刘副司令员驱车前往502编队停泊的港湾。


陈伟文望望身边的刘副司令员:“编队就要出航了,首 长还有什么指示?”


刘副司令员:“这次编队的任务清楚了吧?”


陈伟文脱口而出:“保卫永暑礁和华阳礁不受外国侵犯!”


刘副司令员:“对,永暑礁能不能保卫住,事关能不能建成74号海洋观测站:而华阳礁是永暑礁的卫士,也必须坚决保卫住!”


陈伟文点点头:“请首 长放心,我们会拼死保卫的!”


刘副司令员:“还有,你是知道的,我 国南沙群岛较大的25个岛屿,除太平岛由台 湾当 局控 制外,均被越南、菲律宾和马来西亚侵占了,剩下的都是礁盘。这些礁盘平时全被海水淹没,只在退潮时才露 出一部分来。你们除了……”


陈伟文打断刘副司令员的话说:“基 地杨司令员已经交待:“除了保卫永暑礁和华阳礁以外,还要控 制4至6个礁盘。”


刘副司令员望了陈伟文一眼,强调说:“对,为了确保永暑礁74号海洋观测站的建成,你们还必须在附近再控 制4至6个礁盘!”


陈伟文又点点头:“请首 长放心,我们保证完成任务!”刘副司令员沉默不语,正“闭目养神”,似有心思。


“刘副司令员,如果越南军 队真的来搞破 坏,我该怎么办?请你指示。”陈伟文试探地问。


刘副司令员仍没有反应。刘副司令员是个革 命事业心强,工作认真负责格豪爽,快言快语,敢想敢干的人,现在怎么一言不发。


“刘副司令员,我们就要出发,你还有什么指示?”陈伟文又问。


刘副司令员终于开口了,严肃地说:“陈参谋长,该说的我已经说了。至于南沙斗 争,北 京的一位首 长有个讲话,你看看吧!”说着,刘副司令员从口袋里掏出一份材料。陈伟文一听有“首 长讲话”,马上掏出本子钢笔。刘副司令员见状,马上摇头说: “不要抄,这是绝 密,为防万一,你记在心里就行了。”


陈伟文收起本子和钢笔,接过“首 长讲话”。这个“首 长讲话”,只是讲话中的一部分,共有3页纸,但写得密密麻麻的,内容却不少。“首 长讲话”中有情况,有分析,有斗 争原则,还有具体要求。陈伟文全神贯注,认认真真地读了几遍,并牢牢地记住了其中的“原则”。


提起对入侵者的“斗 争原则”,在陈伟文的头脑里,马上就映现出毛 泽 东主 席的一句话:“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可是“首 长讲话”中,讲的却全是“不主动惹事,不首先开 枪,不示弱,不吃亏,不丢面子,如敌占我岛屿,要强行将其赶走。”陈伟文想了想,把这些“原则”归纳成为“五不一赶”。


陈伟文把“首 长讲话”还给了陈副司令员。现在是轮到陈伟文“沉默不语,闭目养神”了。他读了“首 长讲话”中的“原则”,心中像被什么撞击了一下,很不舒服,总觉得像被“五条无形的绳子”捆住了手脚,动弹不得。


怎么理解“不主动惹事”?南沙群岛是我们中国的领土,他们已经占领了其中的20个岛礁,现在他们又要来破 坏建设74号海洋观测站,这明明是越南当 局来惹的事嘛!


怎么理解“不首先开 枪”?这使陈伟文想起两件事。第一件是,1965年4月9日发生在海南岛上空的斗 争。那天,美国两批8架F-4B型“鬼怪”式战斗机先后侵入我海南岛上空。我部奉命起飞的4架歼击机,严格遵守“不打第一枪”的原则,只是“巡逻、监 视、驱赶”。可是美机不仅不走,反而向我施放“麻雀 -IIC”导弹。当时,李大云驾驶的4号机正在驱赶着美国3号机。在一夯掩护的美国4号机突然向李大云驾驶的4号机发射 了导弹。幸好李大云及早发现,急转避开,那枚美国导弹击中了美国自己的3号机,使之机毁人亡。事 后,毛 泽 东主 席就下令,美机侵犯我 国领空就可以打。第二件是1974年1月19日在西沙群岛的海战。那次,由于指挥员没有正确理解“不打第一枪”的原则,结果被已经侵入我领海的南越5号驱逐舰首先开炮,命中了我274艇指挥台,政 委冯松柏和副艇长周锡通立即倒在血泊中。这个教训还不惨痛吗!


又怎样才算“不示弱”?才算“不吃亏”?才算“不丢面子”?我们要是“强行”了,越南侵略者就是赖着不走,又该怎么办?


陈伟文久久地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中……


“你怎么不说话?”刘副司令员见陈伟文不吭声。反问:“记住了吗?”


“记住了。”陈伟文点点头,又为难地说:“我觉得按照这个讲话,遇到实际情况时很难掌握。”


“要坚决按照首 长指示的精神办。”刘副司令员只是强调了这一句,没有作其它解释。


陈伟文虽然又点点头,但心里仍不踏实。特别是当他想到要对付的是那些担任越南海军备级指挥员的“校友们”,更感到“五不一赶,是征服不了越南的侵略行径的。现任越南海军各级指挥员中,不少曾在我海军大连舰艇学院学习过,其中还有陈伟文的“同期同学”呢!现任越南海军少将副司令员(准都督)黄友太,


就是陈伟文的“同期同学”。此人于1956年6 月曾在我海军大连舰艇学院学习,担任越南留 学 生队领队兼劳动党支部书 记,1962年毕业回国。黄友太曾于 1971年率数十艘舰船侵略柬埔寨,在金边登陆,并攻占了柬埔寨沿海港口岛屿;越军侵占我南沙部分岛礁,也是由他指挥的。黄友太在中国学习时,把中国说成是他的“第二祖国”,把海军大连舰艇学院称作“母校”,临别时,他还握着陈伟文的手说“后会有期”。陈伟文同这些“同学”接 触中,发现他们有两个共同特点。一是认为我们“软弱可欺”。对于“五不一赶”这一类原则,他们都清清楚楚,视为软弱的表现,可以抓 住这些原则一个劲地欺 侮你。二是,他们自称是“世界第三军事强国”,他们爱吹当年如何如何打败法 国和美国的入侵者,从不谈及如果没有中国包括出兵在内的无私、全面的支持和援助,又会怎么样,他们还以地区霸主自居,野心勃勃,动不动就侵略他国。对于这样的侵略者,我们却规定这个不准,那个不准,这怎么能把他们赶走?越南已经抢占了我南沙群岛中的20个岛礁,如果不动枪动炮,你就是再“强行”,他们也不会自行撤走的。


想到这里,陈伟文还要就这个问题请示刘副司令员。他正要开口,刘副司令员见陈伟文又要想问什么,再次强调说:“首 长讲话精神,一定要执行;至于如何正确执行,要根据战场情况而定。”


陈伟文再没有说什么。但是,他现在考虑最多的是,如何把毛 泽 东主 席“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原则和“五不一赶”结合起来。他想的结果是对于这样一个狂 妄自大、贪得无厌的侵略者,决不能手软,一定要坚决打他个不留情!陈伟文就是以这样的心情,率领502编队启航的。




我海军舰艇编队


五、南薰礁上的卫士


502编队日夜兼程,很快来到了南沙群岛海域,与先前抵达的隶属南海舰队驱逐舰护卫舰部 队的162驱护编队(由162号驱逐舰和553号、556号护卫舰组成)和隶属于东海舰队驱护部 队的510编队(由510号、531号护卫舰组成)会合。经同162号指挥舰交接后,所属编队由陈伟文负责指挥。按分工,553和510编队负责从永暑礁 - 华阳礁海域巡逻,保卫929施工编队的安全。而502编队(由502号、503号护卫舰组成)则在南薰礁附近海域巡逻,并视情况执行考察各礁和占礁的任务。


南薰礁属于南沙群岛郑和群礁的一个岛礁。南薰礁的北面为台 湾当 局占领的太平岛,东面13海里为越南当 局侵占的鸿庥岛。南薰礁上己建成临时性的高脚屋,屋顶插上了国 旗。在海潮冲击下,高脚屋不时地摇晃,我官兵不得不暂时撤离。


陈伟文命令502编队围着南薰礁慢慢地游戈。他举起望远镜观察着。果然,礁上的高脚屋摇晃得很厉害,屋项上的国 旗也随之摇个不停。


“503舰注意,做好登礁准备!”


陈伟文的命令刚下达,503号舰立即低速向南薰礁慢慢靠近。紧接着,503号舰放下汽艇,把一个由5名官兵组成的小分队送上南薰礁。分队官兵登礁后,立即加固高脚屋,插牢国 旗,做好反侵略的难备之后,502编队离开了南薰礁海域,先后去考察和占领了东门礁、渚碧礁、奈罗礁、安达礁、牛轭礁、赤瓜礁、琼礁和鬼喊礁。至此,共控 制了包括南薰礁在内的9个礁,超额完成了“控礁”任务,并将其牢牢地掌握在我官兵手中。


“控礁”任务完成以后,陈伟文指挥502编队就在各“控礁”海域来回地巡逻。这天,正是龙年元宵佳节之夜,编队又来到南薰礁海域。陈伟文非常惦念驻守南薰礁高脚屋上有没有生病的官兵,他们是否遭到袭 击?……他举着望远镜,仔细观察了一会,命令信号兵发信号。


“你们的情况如何?有什么困难和需要?”


陈伟文继续举着望远镜观察着,焦急地等待着。


“报告指挥员,情况正常,没有困难,只需一顿热饭。”


陈伟文听了报告,激动不己。多好的官兵呀!他知道他们生活环境有多艰苦。他们日夜遭受着风吹浪打,日晒夜露,啃的是干粮和咸菜。想起他们,陈伟文就会想起 50年代志愿军在朝 鲜战场上一把炒面一把雪,一支香烟轮着抽的情景。可是,官兵们为了守卫祖国的海洋国土,吃了那么多苦,受了那么多罪,却不提任何困难。这样坚强的官兵,还有什么困难不可以克服的呢,还有什么侵略者不能战胜的呢。陈伟文为有这样的官兵而自豪。他默默地望着南薰礁,举起右手,向守礁官兵敬了一个礼。


“副长,今 晚要为守礁的同志们做一顿丰富的晚餐!”陈伟文像下达作战任务那样大声地命令着:“要热的!”


“是!”’


502号舰副舰长朱益飞亲自下到厨房,炊事班全体出动,很快做好了晚餐。晚餐有米饭,有烙饼,有罐头鱼、罐头肉,就是没有青菜——青菜早就吃光了。


陈伟文指派指挥所政工组组长朱少云和聂守礼几个人前去送晚餐。还有什么可以送的呢?陈伟文突然回到住舱寻找,发现还有五包烟和两个苹果。出航前,每人都分到一份数量相等的水果。陈伟文的那份,一部分送人了,一部分自己吃了,现在剩下的五包烟和两个苹果,是他舍不得吃,留下来专为“关键时刻动用的”。他把这烟和苹果全部交给了政工组组长,抱歉地说:“请你转告守礁的同志们,东西不多,以表心意:”陈伟文转身又回到住舱,取来一封早就写好的慰问信。


亲爱的战友们,你们辛苦了!


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中 华民 族的尊严,今天,你们毅然登上了浩翰南海中的高脚屋镇守祖国南疆,创造了我军历 史上的奇迹。你们的行动具有重要的政 治意义和军事意义。你们像一把锋利的尖刀刺向侵略者的心脏。你们的斗 争并不孤立,身边有同你们同舟共济的战友,身后有坚强的十亿人 民。你们喝凉水、啃干粮,生活很艰苦。可是你们向祖国人 民献出了五颗赤诚的心。祖国感谢你们,人 民感谢你们。你们那种“苦了我一个,欢乐十亿人”的崇高品格,将鼓舞着广大战友和全国人 民去为祖国的“四化”建设而努力拼搏、奋斗。今 晚,我本想登礁同你们共度欢乐的元宵之夜,只因军务在身不能远离,请予谅解。



一个老兵的敬礼!


陈伟文


1988年龙年元宵于502舰


晚餐送上南薰礁不久,守礁官兵就发回了信号:“谢谢首 长,谢谢同志们,我们一定牢记祖国人 民的重托,用我们的青春和生命保卫祖国的南疆!”


当晚,502号舰在南熏礁锚地抛锚,在海浪的冲击下,舰体有规律地左右摇摆着。此时此刻,陈伟文的心情像大海的波涛被起此伏难以平静:他站在甲板上凝视着黑夜中的南薰礁高脚屋在沉思,耳边一次又一次地响起了守礁官兵的“用青春和生命保卫祖国南疆”的铿销誓言,眼前又浮现出编队副指挥员、大队长陈大厚等广人官兵置家庭特殊困难于不顾,舍小家为“大家”毅然愉快地奔赴战场的情景……啊!多么可爱的战士、多么可敬的战友。然而,在当今市场经济大潮冲击下,为赚 钱而奔波忙碌的人群中,又有多少人了解和关心前线军人的生活?又有多少人能理解将士们报效祖国的情怀?想到这里,他感慨万千,转身回到住舱,情不自禁地写下一首《南巡感怀》。


亲爱的朋友,工作之余


当你执着情 侣的手,漫步在马路上,公园里


感受看初恋的甜 蜜的时候


你可曾想过:这幸福甜 蜜的生活是怎样来的?


亲爱的同志,除夕之夜


当你合家团聚,欢声笑语,开怀畅饮


享受着人间天伦之乐的时候


你可曾想过:这和平宁静的生活是谁创造的?


啊!是北国的哨兵、南疆的卫士。


是高脚屋上的勇 士,猫耳洞中的英雄。


为国有宁日,他们曾同侵略者浴血奋战。


为民 族尊严,他们将激战在南国的海疆上。


爱情、幸福、生命谁都懂得珍惜。


若祖国需要,他们愿无私地把一切奉献。


我爱勇 士们钢铁的意志和祟高的品格,


更爱英雄们心中只有祖国而唯独没有自己的


坦荡胸怀。




赤瓜礁海域地图


六、赤瓜礁盘炮声隆


3月13日凌晨6时,502编队的两艘护卫舰继续在南薰礁海域巡逻着。突然,陈伟文接到舰队来电:“502号舰前往赤瓜礁海域警戒,503号舰去安达礁巡逻”。舰队命令指挥舰单独前往,那里必定有“紧急情况”。陈伟文看完电报,指挥502号舰迅速及时地赶到了赤瓜礁海域,并立即派出6名官兵登礁勘 察。


赤瓜礁属于南沙群岛中九章群礁的一个礁,因盛产赤瓜参(海参中的一个品种)而得名,502号舰的6名官兵上礁不久,雷达兵突然报告:“发现目标。”陈伟文举着望远镜仔细观察着。只见在赤瓜礁西北方向有两批舰船,第一批3艘向南航行,第二批2艘朝赤瓜礁方向驶来。陈伟文当即命令:“通知上礁人员,立即返舰,起锚!”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502舰迅速向第二批目标方向驶去。第二批目标在望远镜里越显越大。陈伟文很快判明,第二批目标由2艘舰船组成:大的名为“HQ505”,原为美国建造的 “511-1152”型坦 克登陆舰,标准排水量为1653吨,满载排水量4080吨;小的名为“HQ604”,原为中国建造的运输船,标准排水量368吨,满载排水量为822吨。当502号舰接近到越南舰船400米处,立即喊话。


“这是中国领土,你们立即离开!”


“这是中国领土,你们必须离开!”


502号舰官兵不停地大声呼喊着。


越南舰船,毫不理睬,继续往赤瓜礁方向航行。17点20分,越南505号舰在我鬼喊礁抛锚;18点11分,604号船在我赤瓜礁抛锚。


这时,船队又急电:守住赤瓜礁!


我502号舰来到赤瓜礁。陈伟文继续命令官兵朝着越方604号船喊话。


“这是中国领土,你们必须立即离开!”


越方人员好像都是聋子和哑吧,没有任何反应。


不久,只见越船604号的甲板上出现子许多人。这些人开始是朝着我舰指手划脚,接着吹哨起哄,最后竟然一个个扒下裤子掏出生 殖器朝我方向撤尿。


这下可把我502号舰官兵气恼了,一个劲要求陈伟文命令开炮。


陈伟文也被越方官兵的流氓无 耻行为气的鼓鼓的。此时此刻,我方完全有理由开炮:一是你越方已侵入我领海;二是越方不但不听劝告离开,反而耍流氓侮辱我官兵。但是,陈伟文严格遵守上级规定的“不打第一枪”的原则,强 制自己冷静下来,细心观察着,分析着。他又发现越方604号船上堆放着很多器材。他判断,这很可能是要趁明晨6点最低潮时抢占我赤瓜礁。眼前的情况,使陈伟文想起位于赤瓜礁西北方向3海里处的鬼喊礁和位于赤瓜礁东北力向7海里处的琼礁那两个方向可能出现的情况……


“拉警报,进入一级战备!”


陈伟文正在部署兵力时,又接到舰队急电。电报证实了陈伟文的判断:越604号船要抢占我赤瓜礁,605号船要抢占我琼礁。为先敌登上赤瓜礁,当夜22点 13分,陈伟文命令502舰派第一批6人上礁插旗,占领最高点——沉船处。他又考虑到502舰一舰难以对付鬼喊礁、琼礁和赤瓜礁三个方向的越南侵略者,决定立即重新调整兵力。


“急告556和531两舰:速来支援502舰行动!”


556号和531号两艘护卫舰接到命令后,高速驶向指定海域,向陈伟文报到。


“556舰速往琼礁对付越南605船,”陈伟文命令道:“531舰速往鬼喊礁对付越南的505舰。”


果然不出陈伟文所料:14日凌晨最低潮时,越南604船开始行动了!几个越兵穿着裤头,光着脚板,拖着小艇,向我赤瓜礁游去。


陈伟文见状,命令502号舰和531号舰抽调入员增援赤瓜礁。2舰坚决执行命令,行动非常迅速。官兵们头带钢盔,脚穿新胶鞋,身穿救生衣,背挎冲 锋枪,腰间插尖刀,雄纠纠、气昂昂地乘着摩托艇,高速向赤瓜礁进发,“好不威 武!与此同时,越军官兵则像一支散兵队,稀稀拉拉,慢慢吞吞,一派“赶集”样子。即使是这样,也要设法拖延越军上礁的时间!


502号舰政 委李楚群仔细观察着越军官兵行动。他发现,几个越军取来一很长绳,绳子一头系着604号船,另一头则系在礁壁上,如此来回拉动着把人员和器材运上礁。李政 委一阵高兴,急速转身来到厨房,拿着一把菜刀,跳上小艇,飞速来到越南604船跟前。说时迟那时快,他举起菜刀“喀嚓”一声,将其绳子砍断,中断了越军登礁行动。


7点29分,我登上赤瓜礁的援兵已达58人(502号舰33人,531号舰25人),而越南登礁人员是43人。礁上兵力我占优势。为了加强礁上指挥,陈伟文命令502号舰政 委李楚群登上赤瓜礁,并指示他:要想尽一切办法将越军赶走,拔掉他们的旗,必要时可以动手夺他们的枪。


李政 委迅速登上赤瓜礁指挥两舰登礁官兵,以无比英雄的气概,向侵略越军压了过去。开始越军还有反抗行动,最后害怕了,开始撤退。我官兵继续前进,向越南国 旗奔去。越军见要拔他们的国 旗,竟然开 枪,打伤了杨 志亮。此刻时间是8时47分10秒。李政 委当机立断,立即指挥官兵还击。中越双方人员互射起来,枪声由低到高,子弹由稀到密,最后 进入激战。


一直站在502号舰指挥台上的陈伟文,在听到枪声的同时,接到了礁上人员“敌己向我开火”的报告。


“好呀,你越军敢向我开第一枪,我今天就饶不了你!”陈伟文命令502舰:“立即向越军604船开火,坚决把它击沉!”与此同时,陈伟文又命令556号舰向越605号船开火,531号舰向越505号舰开火。早已摩拳擦掌的502舰官兵,很快把炮口对难了目标。一时间,各种炮弹汇成一条条火龙,扑向越军 604号船。


就在这时,陈伟文接到一份由上级机 关发来的电报,要502编队“不准主动动武”。没有多久,陈伟文又接到同样内容的电报。怎么回事,此时此刻怎么还发这样内容的电报呢?也许上级机 关还不放心,有位领 导当即又给陈伟文打来电 话。电 话里听不清所讲内容。但是陈伟文从对方讲话的语气里听得出,这位领 导讲话嗓门很高,口气很冲,由于干扰声太大,听不清,这位领 导说,那就算了,给你发 报。陈伟文接完电 话,有种预感:上级机 关对编队“还击”越军存在不同看法。陈伟文心中的不高兴很快流露到了脸上。同志们盯着陈伟文,问:“上面有什么指示。”陈伟文坚定地说:“同志们,如果上级认为这仗打得对,打胜了,我给你们请 功;如果有什么问题,我一人负责!”


陈伟文说完,一面向上级机 关报告海战进展情况,一面继续指挥“还击”越军604号船。


502号舰的炮火越打越猛,直打得越军604号船起火爆 炸。12分钟之后,越军604船沉没于9° 41' 36" N, 114° 15' 12" E。


几乎是在越军604号船下沉的同时,越军505号舰向我502号舰驶来,并立即开火。505号舰是越军的指挥舰(后来得悉指挥员为一副旅长),有8门40炮,来势很猛。陈伟文立即命令502号舰把火力转向越军505号舰。


此刻,位于琼礁海域的我556号舰也接到向越军605号船“开火”的命令。


605号船与604号船是同一型号的运输船。有人听到陈伟文的命令,提醒说:“越军605号船还没有向我开火。”陈伟文果断地说:“605号船是属于同战区的,打!”556号舰立即向越军605号船猛烈轰击,很快就将其击成重伤,之后该船沉没于琼礁东北方向海域。


我556号舰击沉越军605号船后,又接到陈伟文命令,赶去围歼越军指挥舰505号舰。在我3舰围歼下,越军505号指挥舰被命中炮弹10余发。冒着浓浓 黑烟,向西逃窜。但未跑多远,由于大量进水,舰体倾斜,只得调头搁浅在鬼喊礁上。505号舰在礁滩上燃 烧了五天五夜。该舰是越南侵略柬埔寨时的“功勋” 舰,越南当 局想保存它留个纪 念,于198 9年7月16日派两艘拖船前去拖带。但由于毁伤严重,在被拖带过程中沉没于大现礁以北约10海里处。


海战一结束,陈伟文马上组 织人员抢救负伤的杨 志亮,并派船急速把他送往后方医院。与此同时,陈伟文又指挥编队“清理战场”,“清点伤亡人数,报告战斗结果。”


这次海战的结果很快报了上来:我502编队共击沉越南运输船2艘(604号、605号),重伤大型登陆舰1艘(505号后沉没);毙伤越军300多人,俘虏9人。而我舰完好无损,仅伤1人。




502号功勋护卫舰


七、凯旋归来受审查


海战结束,502编队奉命返航。


返航是由上级机 关安排的:556号舰和531号舰先行,502号舰和503舰则最后撤离。为什么这样安排,而不是4舰同时返航,陈伟文没有多想。


返航途中,502号和503号两舰官兵无不为胜利欢欣鼓舞。按照常规,他们设想着靠上码头的欢呼情景:醒目的标语,长长的人群,喧天的锣鼓,艳 丽的鲜花……


但是,作为502编队指挥员的陈伟文却沉浸在回忆里,检讨着海战过程中的得与失……


陈伟文首先想到的,是取得这次胜利的原因。原因是多方面的,但其中最重要的,是上级指挥机 关的正确指挥。这决不是通常所说的那种“套话”,而是陈伟文的切身 体会。这表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上级机 关及时提供准确的情报。陈伟文是根据上级机 关提供的情报,迅速而又正确地部署了兵力,取得了海战的主动。另一个是上级机 关根据陈伟文的要求,增援兵力及时赶到了战区。当时,要保护的是分散在3个海域的3个岛礁,要对付的是越军3艘舰船,仅靠502号一艘护卫舰是很难完成任务的,但是由于增援部 队及时赶到,我战区很快形成绝对优势。仅此两条,就保证了海战的必然胜利。


对于上级机 关的指挥,也有令陈伟文不太理解的地方,那就是发来的电报内容过于具体琐碎。如何时登礁,派几个人登礁,带多少武 器、通讯器材及主副食品,登礁后要插国 旗等,都过问得很细;又如:为做好对敌舰作战,要求编队组成战斗队形占领有利阵位;同时,做好机动防空作战准备等等。指示得很具体。这些都是普通的军事常识,作为上级机 关应充分相信海上指挥员是有能力处理这些问题的,如果对敌作战,连组成什么队形都不懂的人,还能胜任海上编队指挥员吗?上级机 关指挥太具体、太琐碎,反而会束缚海上指挥员的手脚,不能充分指挥其主观能动作用。


陈伟文还感受到,上级机 关交待的政策,有些让人难以捉摸。


在短短的海战时间内,陈伟文共收到26份电报。这26份电报中,就有14份是指示编队“这个不准,那个不准”的,占了电报总数的一半多。其中,如:“严格执行政策,不准撞击越舰”;“阻止越军登礁,但不主动开火”;“如果越军炮火射击对我不构成直接威胁,我则不予理睬”;“不主动惹事,防止吃亏”;“不要再主动攻击,特别越军是运输船”;“其他方向敌不开火,我不开火”;“不再扩大事态,尽量避免与越军舰艇接 触,以不丢失己占礁为原则”;“不要主动拔越国 旗,不主动动武,如越火炮未向我开火和对我未构成直接威胁,我不得开火,切切!”联想到上级指挥机 关打来的那个令人不愉快的电 话,更令陈伟文感到困惑……


为什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作了这么多同样的内容的指示,是不是对自己不放心?是不是自己指挥上出了什么问题?陈伟文苦苦地思考着。


这次海战,完全是越南当 局挑 起的。是越南当 局派舰船侵犯了我 国领海,又派他们的部 队登上我岛礁并企图长期占领,特别是他们的部 队“打了第一枪”。当时,陈伟文虽然不在赤瓜礁上,没有亲眼看到越军“打了第一枪”的具体情景,但在枪响的同时,他接到了守礁部 队指挥员“敌先向我开火,我正在还击”的报告,认定是越军“打了第一枪”,才不得己下命令开炮还击的。战后也证实是越军开了第一枪。当时,越军气焰十分嚣张,口口声声说这是“越南领土”,强行把他们的国 旗插在珊瑚礁上。我守礁官兵极其气愤,忍无可忍,才前去拔越旗。531号舰反潜班长杜祥厚上前拔 出越旗时,越方护旗兵首先挥拳猛击杜祥厚。由于越兵动作太猛,身 子前倾,杜祥厚顺势卡住这家伙的脖子。就在双方扭在一起的时刻,越军向我开 枪了。我502舰实习副枪炮长杨 志亮左臂中弹,小臂骨被打断,骨头刺了出来,血“呼呼”外冒。“你敢打我第一枪,我就不客气了!”杨 志亮举枪把那个越兵击倒。这时,越军604号船集中火力向我守礁官兵射击。一时间,整个礁盘上,被越军子弹打得硝烟弥漫,水花四溅。直到这个时候,陈伟文才下令还击,这有什么错,又错在哪里?如果此时此刻不还击,任凭越军射击我守礁人员,任凭越军占领我岛礁,其后果又将怎样?永暑礁和华阳礁能保得住吗?其它9个“控礁”能控得住吗?真到那时,自己不就成了罪人了!这样怎能对得起国 家!怎能对得起人 民!又怎样向子孙后代交待!……陈伟文虽然这样想,但是上级机 关将会怎样看?这不免使他更加担心起来……


“看,码头,到了!”


水兵们的喊声,打断了陈伟文的回忆。他举目望去,不禁一伤。码头上没有往日欢迎凯旋归来的那种热烈场面。没有标语,没有人群,没有彩旗,没有锣鼓,更没有鲜花和鞭炮。只有冷冷清清的几个人站在码头上向502号舰观望。这一切反常现象,都证实了陈伟文的担心不是多余的。


陈伟文下了码头很快得知:556号和531号两舰所以先前返航,是上级机 关特意安排的。两舰返航后,上级机 关人员即登舰进行调 查,内容是当时赤瓜礁上的斗 争情况,是谁先开的枪,编队指挥员如何下的命令,又是如何指挥的……两舰官兵不仅实话实说,还说编队指挥员指挥得好,很果断,很及时;还说“我们都未见过指挥员,很想见见他”。上级机 关对两舰调 查完以后,才下令502号、503号两舰返航……


陈伟文被领上一辆汽车。汽车上路后,才有人告诉陈伟文,“请去汇报情况”。


汇报会是在码头勤务处的会 议室进行的。陈伟文走进会 议室,唤,里面已整整齐齐坐着二三十个人,其中的许多人,陈伟文都认识,有海军司令部作战部 长、情报部 长,有南海舰队机 关的同志。他们个个表情严肃,没有笑容,没有问候,只有桌上的一部录 音机发出声音。看这架势,真有点像法庭审判“犯人”的样子。此刻,陈伟文心中真是一窝火,随时可能爆 炸。但是,他一看到自己敬重的舰队副司令员刘喜中,就强行控 制着自己的感情。


汇报开始,刘副司令员讲:“现在开 会,请陈参谋长汇报情况。”


陈伟文振作精神,克服了长期在海上执行任务所带来的疲劳以及心中的忧郁,不加思索地进行汇报。他没有任何准备,他也没有一点时间准备,但是他滔滔不绝,十分流畅地汇报起来。他汇报了海战经过,战斗结果,组 织指挥,情报保 障,舰艇补给,战前训练,老兵在战斗中的作用,以及如何保留战斗骨干等8个问题。当然,他也汇报了上级机 关指挥中的优点和某些缺点。陈伟文 汇报的每个问题,有情况、有分析、有经验、有教训,还有建议。一口气就讲了一个半小时。最后,陈伟文说:“今天我的心情很激动,又没有时间作准备,不当之处,请各位首 长和同志指正。出乎陈伟文意料的是,他的话音刚落,会场突然爆发出一阵掌声。掌声过后,陈伟文所见到的,仍然是一张张严肃的脸,没有丝毫笑容的脸。陈伟文突然领悟 到:他们都是奉命来调 查的,上头还没有表态,作为调 查人员,他们是不使也不敢评论的。


散会后,陈伟文正准备回舰,刘副司令员突然拉着他说:“走,我们到外面去走走!”陈伟文心里一楞,这是什么时候,还有心思散步!无奈,陈伟文只好跟着刘副司令员来到海边。他们一边散步,一边想着各自的心思。好久,刘副司令员才突然拍打着陈伟文的肩膀,深情地说:“小陈(这是刘副司令员对陈伟文的呢称)呀,你这次任务完成得很好,你打得不错;如果这次不是你带队,这个仗肯定打不起来!”陈伟文急切地问:“那为什么呢?”“这你就不用问了!”刘副司令员笑而不答。是呀,这还用问吗,上级机 关对这次海战还没有一个统 一的看法,他怎么表态呢。


上级机 关为了统 一对南沙海战的看法,进行了更加深入的调 查。他们分别找官兵个别谈话,又到榆林基 地检 查核对海战期间的所有来往电报。陈伟文是海上指挥员,是基 地司令部参谋长,机要处又是他分管的,检 查人员在查阅来往电报时,竟然不同他打个招呼。不用说是陈伟文,就是别人一看也会明白,这分明是对陈伟文的不信任,对海战的正确性仍抱有怀疑,或者还有其他什么说不出口、摆不上桌面的原因。


关于这次海战的总结报告,也一反通常“逐级上报”的做法。上级机 关既没有要陈伟文写海战总结报告,也没有征求陈伟文对总结报告的意见。上级机 关后来是怎样写的总结报告,陈伟文没有参加过讨论,既没看过,也没有听过。


上级机 关虽然没有要求陈伟文 做什么总结,写什么报告。但是他对这次海战却做了认真总结,并把它写在自己的本子上。这个写在本子上的总结报告,像以往海战总结报告一样,有战斗情况,战斗经过,战斗结果,有胜利的原因和体会,还有存在的问题和意见。所不同的,这个总结报告还写了对上级制定的斗 争原则的理解、运用和体会,对入侵者的心理和战术研究,在指挥过程中自己经历的心态变化和所采取战术动作的评述和检讨。既有理论分析,又有实践佐证。因此,陈伟文深切感到,通过总结,又好像读了一次大学,使自己的军政素质提高了一大步。更为可贵的是,陈伟文通过同越军3次“交手”——西沙海战、中建岛海战和这次南沙海战,提出了一个收复被越南等国侵占的南沙诸岛礁的方案。


在写这个总结的时候,陈伟文好像忘记了面 临的现实,似乎是在继续为战斗作准备。


但是,陈伟文又不能不面对现实。陈伟文情不自禁地感慨起来。当这样的前线指挥员真难啊!越军侵略者都是些无赖。来者不善,他们侵占了我们的领土肯定不走,而我们喊话不顶用,又不准撞船,不准拔旗、不惹事、不接 触、不动武、不开 枪、不干预、不能扩大事态,那用什么办法把他们赶走?非动手,非用武力不能解决问题。但动手了,又违背上级的指示精神,将会受到惩罚。如果不动手,不动武,他们就是赖着不走,就会丢面子,搞得不好就吃亏,会牺牲很多同志,这又违背了上级精神,说你无 能,指挥错误,同样要受到惩罚。前线指挥员真难当,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打也难,不打亦难……等待陈伟文的将是什么?他不敢多想,想了反而增 加烦恼,还是听天由命吧……


由于上级机 关没有“态度”,陈伟文一直处于非常尴尬的境地。在基 地机 关,同级干 部中过去常见的那种热情友好的交往不见了,现在见了陈伟文总是冷冰冰的,没有一句多余的话:在部属中,他们见了陈伟文或是视而不见,或是躲而避之,或是昂头而过,似乎同陈伟文接 触会给自己带来不利。这种状况,令人想起那个“动 乱年代”的氛围。


但是,更多的官兵见了陈伟文,虽然不能像以往那样亲 热,那样谈笑,但总是抓 住机会向他表示自己的态度。他们当中,有悄悄地支持陈伟文的:“参谋长,这场海战打得漂亮!”有的轻轻地鼓励陈伟文:“这一仗打得好,事实终究是颠倒不了的!”有的还暗暗地送条子,要陈伟文“坚持住,我们支持你!”


最令陈伟文感动的是那次“赴宴”。一天,陈伟文因事路过一支部 队。这支部 队的全体领 导同志特地招待他吃饭。桌上摆了十几道菜,丰富得很,可谓“大宴”。席间,很少说话,更不谈及南沙海战,各位领 导只是分别向陈伟文频频举杯敬酒,劝他多喝酒,多吃菜,还要他“不要多想”,“放宽心,多保重”。陈伟文很是感动,不停地说“谢谢大家关心。”


还有一次,晚饭后,陈伟文照例来到码头。这是他休息时常去的地方,一则是为了散散心,二则是看看士兵。他在码头上来回艘着步,头脑里又翻腾起返航后的种种遭遇。对南沙一仗,他不后悔,他感到没有错,他无愧于国 家和人 民。如果不打这一仗,赤瓜礁等岛礁就会被越南占领,74号海洋观测站就建不成。想到达一点,陈伟文感到欣慰,感到满足。但是,种种遭遇,又使他感到前途难测,想到最坏处,还作好了“坐牢”的唯各。就在这时,几个参战官兵走到陈伟文跟前。他们已经对他观察了许久,知道自己的指挥员在想什么。他们见了陈伟文,都一个个举手敬礼,并亲 热地问候。有的说:“参谋长,我们又向上级机 关反映了,你指挥上不但没有错,而且应该立功!”还有的说:“要是你坐牢,我们陪着你去坐!”听着听着,陈伟文激动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使劲地握着他们的手……




赤瓜礁上的第一代“高脚屋”


八、外国新闻媒体报道忙


海战结束,编队返航后,国内新闻媒体无一进行报道。有的根本就没有派记者去采访;有的派出记者去采访了,但写好了的文章,马上又锁进抽屉里,好像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什么海战似的,“冷”得实在令人“打颤”。原因当然是因为上级机 关还没有表态。这样,哪家媒体敢透露一字呢!


但是,纸是包不住火的。与此相反的是,国外媒体在克服了无法派记者亲临采访的种种困难,干方百计通过各种手段进行了关于南沙海战的报道。他们报道速度之快,报道内容之准,报道数量之多,报道时间之长,实在令人吃惊!


报道南沙海战最早的是美国一家电台,这家电台在海战的第二天,即3月15日,就广播说:3月14日上午,中国海军与越南海军在南中国海南沙赤瓜礁海域发生了军事冲 突,战斗历时一个小时,3艘越南舰船被击沉击伤,中国海军取得了胜利;又说,中国海军编队是陈伟文将军指挥的,他毕业于中国海军大连舰艇学院,曾参加过帕拉塞尔群岛(即我西沙群岛)等数次战斗,是一位常胜将军,现在40多岁……


随后,其他各国媒体也陆续作了报道。


日本媒体报道说,这是中国海军首次远离海岸的作战,这是中国海军走向深水,提高远航作战能力的标志,对中国海军的发展,应给予充分注意。


法 国媒体报道说,3月14日南沙冲 突的结果表明,中国海军官兵素质较之中越西沙海战时要高得多。中国海军的舰炮射击十分准确,而且官兵在短兵相接时毫不手软,具有骁勇善战的压人之势。可以预 测,如果中国海军近期出击收复被越南占领的岛屿,动作会十分迅速,战斗进行必像这次冲 突那样干得干净利落。


美国媒体透露说,3月15日,美国五角大楼情报系统快捷、准确地搜集了海战指挥员陈伟文将军的个人资料,连陈伟文如何带队出海的具体情况都搞到了。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