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北而哭 正文 007 有事双头起(三)

zhurui1963 收藏 10 15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26.html


可是片冈聪是小日本,小日本在中国土地上已经玩了上百年了。

烧杀抢掠,偷鸡摸狗,奸淫掳掠,什么坏事都干尽了,而且是越干越肆无忌惮!

干了一家农户他的这肆掠的瘾就像鸦片瘾一样地发作了。索性规定了路线和集结地,将三个人分开来干!

这片冈聪这下子可不进屋了,也不用手雷,用了延时点燃装置,点着了这家农户的灶屋。

这是一个贫苦的农户,虽然是贫苦的农户,但是,中国的传统是,一家农户是有灶房有猪圈有茅厕才是一个家。这茅厕顾名思义就是茅草盖的房子。

这一点燃立刻就向正房蔓延而去。

这贫苦农户也不过是土木结构的房子,也是很容易点燃的,立刻火就上了房。

偏偏雷道国他们为了不惊动农户,进来的时候就藏身在茅房中,这下子首先遭了秧。

这火一燃起来,是多大的火,按说是立刻就能发现敌人的踪迹。

因此,雷道国本来心中暗暗高兴,带了人就向外冲。

手中的枪已是子弹上了膛,手中的手雷也是取了保险,一看见目标立刻就是一番猛攻猛杀!

可是,一冲出来,却没有看见敌人的踪迹。

那片冈聪早就到了房子另一面隐藏在雾中。

他到也不是有未卜先知的本领,就知道雷道国他们在这里设伏,而是要乘机干了从农户里跑出来的老百姓。

不过跑出来的最先的竟然是雷道国他们。

在火光中看得明明白白,包括他们的人,包括他们的枪。

片冈聪见不是头扭头就走了!


另一面小泽峻就没这么幸运了。

这个家伙开始杀了女人,那色心,变态的色心就起了。

这个色心与他小时侯有关系,那个时候,他亲自看到过日本人在韩国边杀人边奸淫韩国女人。

或者说,心中应该是更大的仇恨。

要说仇恨是有的,可是,那样的镜头却又成了他最初的性萌芽。

是的,只要他一杀人,心中那种变态的性就蠢蠢欲动。

这会儿他单独行动了。立刻那变态的性就疯狂地膨胀起来了。

他是用匕首撬开农家那木头窗子,像飞贼一样进入的农户。

这个时候,另有一个宪兵行动组就潜伏在农家的正门两边,一时节自然没有发现。

小泽峻从窗户进去的是左厢房,是这户人家大儿子的房间。

这户人家是一个大家庭,有两兄弟,都讨了老婆,都有了孩子。还有父母。

大儿子和孩子和老婆都睡在一个床上,这窗户一开,雾进来了。

大人却没有警觉,那小孩子却异常的警觉,雾让他非常难受,他就醒了,他就睁开了眼睛,他就动,他就发现了小泽峻。

小泽峻虽然有一双属于特务的眼睛,在夜晚看东西比一般的人看得更清楚。但是在这样的黑暗的屋内,他也只能把蚊帐捞开去靠近了看。

不过,他的手里面锋利的匕首已经准备好,他的没有匕首的另一只手也是武器,可以在一瞬间捏碎人的喉咙。

孩子睡眼朦胧,但是,还是模糊地看到了小泽峻。

小泽峻那特务的耳朵已经听到了他的响动,当然比孩子快了一些地发现他。

没等孩子叫出声音,他一下子捏碎了孩子的喉咙。

孩子虽然没有发出声音,但是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的,他的脚还蹬到了他的父亲。

这一下并不重,但是,父亲还是醒了。或者说,农户早起是中国农民的一个习惯,这个时候已经到了该醒的时候。

他一下子睁开眼。

杀了一个人,小泽峻的所有杀人器官都已经调动到了最快速的运转状态。

他的眼睛很快地就锁定了这又一个睁开眼睛的人。

容不得这农家汉子发出声音。小泽峻的匕首已经一下子抹上了这农家汉子的喉咙。

农家汉子根本没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就断了气,发不出声音。只有浓烈的血腥味,一下子弥漫出来。

这血腥味让这变态的小泽峻变得更加兴奋。

这个床上的另一个主人公,农妇被这血腥味一下子熏得醒了过来。

可是,这个时候,已经适应了这个光线,又变得异常兴奋的小泽峻已经是一匹狼,一匹吃人的色狼!

农妇挣扎着,可是发不出声音,小泽峻肆意地侮辱和强暴着这个女人,直到他满足了兽欲,这个女人也断了气。

活该这个家伙的末日到了。

杀了三口人,强奸了一个女人。

他变得更加兴奋,他觉得这样不过瘾。

没有达到他变态的满足。

在他的潜意识里面记得日本鬼子在朝鲜强奸女人是点着灯,当着大家的面。他毫不犹豫地决定这样干!


这个时候,抢先到达的盘根正守在这家人的正门口。

他就是听到了屋内有一些声音没办法做什么。因为这个时候弄出声音的,有可能是农户人家自己。

他没有权利惊扰老百姓。

他知道姜旅长的王法,有一个士兵抢了老百姓一块肉吃,结果被他枪毙了。

这件事情让全旅,包括军情处的人都人人自危!

特别是严风警告过:“我们这样的人,全旅的官兵都盯着我们,只要你们有事,肯定别人马上举报!那么我想保你们也枉然!这是执行战场纪律的时间!老板知道了,可能你们死了,我还得挨处分!”

所以,他听到屋内是有些响动,也是慢慢地向窗口边移动。

偏偏这个时候,小泽峻还在里屋,所以,他什么也没看到。

但是,盘根嗅到了血性味。

他非常熟悉,他嗅着也兴奋的血腥味。

惯欲行动的他,几乎丝毫没有犹豫,立刻招呼跟着他的小组立刻破大门。

就在他回头招呼的时候。

屋内的灯一下子大亮起来。


却是这狗胆包天的小泽峻点亮了油灯,直接撞入了右厢房。

右厢房是这家人的二儿子的房。这二儿子才二十几岁,一个小孩也还在吃奶。

恰恰这个时候小孩子哭起来,老婆就点亮灯起来给孩子拉尿。

这小泽峻本来要去前面的房间里的,索性就先来收拾醒了的人!

这青春年少的农妇,并没有穿裤子,精赤着下地抱着儿子。

那年轻的男人却眼睛也没有睁!继续在酣睡。


于是,这小泽峻破门进去。

这边跟着盘根的小组也破门。

盘根提着枪上了膛拗开前面窗子正好向里面钻进去。

那里面正抱着哭泣的孩子拉尿的妇人见了眼睛放着变态的色光的小泽峻正好发出了大叫。

小泽峻直奔床上。

那年轻男人刚好一下子想蹦起来,就被他一拳把脖子打歪了,只有进气没有出气。

小泽峻不再管他,直奔那女人而去!


盘根听得声音不对,赶紧从自己进的这外屋要往堂屋奔。

可是,这么大的响动和血腥味却惊动了两位老人。

两个老人这下子就把盘根当成了呆人,双双扑上来一把抱住他。

盘根急得有嘴说不清,只能用手想把两个老人剥来,一时间又哪里能够?


那攻入了堂屋的行动组,听得右厢房的动静,立刻扑过去。

可惜那边两个老人已经喊来哦起来:“快来人啦,有强盗!”

这小泽峻真的很无耻,知道这女人没法将孩子扔掉,就也不去夺孩子,只来侮辱她的身子,女人怕孩子摔倒,一时间连抵抗也没法抵抗。

不过,小泽峻听到老人的声音,吃了一惊,回头正好看见了冲进来的行动小组。

急切间把自己正蹂躏的女人当着武器,连妇人带孩子一起朝行动组的人扔来。

行动小组的宪兵们一时闹了个手忙脚乱。

小泽峻手中的枪已经横扫过来。

“哒哒哒哒”

妇人和小孩以及一个行动的宪兵中了弹。

另两个人被这妇人和孩子和中弹的宪兵挡着,那里有作为。

小泽峻得了这个机会,立刻一颗手雷扔了过来。

巨大的爆炸声响起来,妇人和孩子和中弹宪兵被撕碎了,另两个宪兵躲闪不及,也负伤飞回了堂屋里。

小泽峻大步就跨了上去。

这是一个真正很狂妄的家伙,他要把破坏了他好事的老人也要全部地杀死!

这下子正好与摆脱了两位老人的盘根来了个头碰头。

听得动了枪,盘根只得把两个老人一下子弄晕了,脱身急扑过来。

两人这一下子近身,都顾不得动用武器,一下子双方的手都搭上了。

一搭上两人都动上了死力!

这当然与比武不一样,而是拼命,几乎是一搭上,两人就滚下了地,滚下了地,两人都开始了拼命地向对方攻击。

是的,两人都知道这放守是防守不住的,只有把对方干死。

因此,只听到拳头在对方身上猛击发出的声音。

终于安静下来了。

盘根摇摇晃晃地站起来,看了看惨死的宪兵,惨死的女人和孩子!

突然回过头,一把抓起小泽峻,凌空摔起来,用拳头猛烈地击一气,发出了仰天大啸!

另一面田中峻在扬运盛小组的眼皮底下溜走了。

其实那个时候,杨运盛已经觉得自己稳操胜卷!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