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外国语大学被指组织本科生参加高考阅卷(组图)


西安外国语大学被指组织本科生参加高考阅卷(组图)


6月13日下午5点,本科生等待进场阅卷。


[西安外院本科生涉嫌违规高考阅卷调查]


一份表格显示:西安外国语大学一个班有30多人参加阅卷


核心提示


6月12日中午,新快报记者发了一条短信给去年参加过高考阅卷的大四女生林兰(化名),“有阅卷学生说,一个晚上他改了1900份英语试卷。”


一分钟后,她回了一条短信,“长江后浪推前浪。”


2011年高考阅卷工作已经开始。


一名本科生的求职简历显示:陕西省一所高校至少从2006年开始,就使用本科生参与高考语文、英语两门科目的阅卷,学生阅卷题目涉及主观题。


在西安某高校,本科生违规批阅高考卷已经成为公开的秘密。


一网友在西安外国语大学贴吧里留言:“昨天我听到有改卷的学生议论改卷,然后炫耀自己的快速改卷方式,旁边人说,这样很容易出错的,然后那个人说,没关系啦,也就一两分啊!听了就来气!”


白天老师改,晚上才轮到学生


6月8日下午5点,全国高考最后一门科目外语考试结束。


据陕西教育部门统计,今年,这个省份共有383932人参加这场人生大考,随即这些考生的试卷很快被封存送入陕西各大指定高校等待批阅。


考生们不知道,几天后的晚上,一批大三本科生正加班加点地批改他们的高考试卷。


6月11日下午5点半,高考结束的第3天。


西安外国语大学实验楼外,五六名警察站在一条黄色警戒线内,这里是陕西高考语文、外语科目部分试卷的阅卷地,戒备森严。


这个钟点,实验楼外排满长队,学生模样的阅卷人手持面包和矿泉水排队进入实验楼。和这天上午的阅卷人员不同,这些阅卷人脸庞年轻,情绪激昂。


胸前的挂牌也透露了他们是今年高考的阅卷人,粉色挂牌的人阅外语卷,绿色的则阅语文卷,牌子上写明阅卷人的姓名、学号、并盖有西安外国语大学的印章。


正在排队入场的小陈说,她是大三中文学院的学生,马上要改高考卷,现在心情很兴奋。“进校的时候就知道师兄、师姐改过高考试卷,等了两年,终于也轮到自己要改。”


她说,学校白天阅卷的人都是老师和研究生,晚上才轮到本科生。排队的学生分别来自英文学院、高级翻译学院、汉学院、中文学院4个学院。


记者目测,队伍在百人以上。


新快报记者得到了一份该校中文学院的高考阅卷学生报名表,表格上显示,中文学院一个班40多人,其中30多人参加阅卷。


那天晚上,小陈从下午5点半进场阅卷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一共改了接近5个小时的语文试卷。


“不准对任何人说,你参加了高考阅卷”


在阅卷前的那天下午,女生小陈和其他数百名本科生就参加了一次高考阅卷的纪律培训,这场培训持续了两个半小时。


去年参加过高考阅卷的西安外国语大学大四女生林兰回忆了纪律培训的内容,主要内容是,“不准对任何人说,你参加了高考阅卷。”


她说,纪律培训的内容十分细致,老师会对你说,你不要在QQ签名上写你参加高考阅卷,也不要在人人网等各种网站上发布各种你参加阅卷的信息,更不允许你将高考试卷拍下放到互联网上传播。


林兰举例,一些考生答卷的答案很好玩,你用手机拍下作纪念等等,这些都不被允许。“每年一些爆笑的高考考生答案就是这样出去的。”


去年培训课最后,老师对林兰说,泄密后果很严重,可追究刑事责任。


今年阅卷的一个英文学院大三女生说,早在纪律培训前,就有校领导说,不能以任何形式透露有关改卷的信息。“如果消息散发出去,我们将被开除学籍,连留校察看的机会都没有。”


诸多不允许,后果很严重,但仍提前走漏了风声。


今年阅卷开始不久,一天晚上,林兰在一社交网站上看见,西安外国语大学一大三男生在寝室自拍了一张自己参与高考阅卷的证件照,在网上发布以作纪念,但很快这张照片就被本人删除。


“能参加阅卷都很激动,不对外人说几乎不可能。”林兰说,得知自己要参与高考阅卷的当晚,她就给父母打了一次电话,“我对他们说我要去改高考卷子。”


父母听后只对林兰说,“你不应该感到高兴,而应该感到自己责任重大,一两分决定娃娃们的命运,你自己也是从高考过来的。”


听完父母的话后,林兰觉得确实责任重大,一定要认真改。


“你再出一次错,就不要来改了”


一参与阅卷的中文学院大三女生说,今年她改的是高考语文卷的阅读理解,一个小说文体,作者叫林海音,题目叫《血的故事》。这道阅读理解一共有4个问题,其中第一道是选择题,另外三道全为主观问答。


“主观问答,你们怎么去把握?”


女生说,“有标准答案,我会加入自己的理解,适当地改一下。”


另一个中文学院的女生对批改阅读理解的态度是,“标准答案都分了点,按点得分,一般学生都会很认真的,而且老师要求,不懂的问题要立刻问,老师都会来解答,肯定不会出错。”


去年批改高考英语卷的林兰说,跟语文的阅读理解相比,改英语卷就显得死板得多,而且要简单一些。“年年都批改错和单词填空,改错只有1.5分、1分和0分的标准,只要阅卷人不看花眼,基本上,改这些题都不会出错。”


林兰说,改卷前,阅卷老师就对她说,电脑会将一个考生的某道题目随机分给几个人同时批改,如果其中有人改卷的误差超过一定限度,这个考生的这道题就要重阅。


另外,阅卷的每个学生都有一个登入用户名和登入密码,阅卷人休息时或者离开座位时都必须退出密码,防止别人改卷。


“其实就算你出现错误,还是会很快被发现的。”林兰回忆,有一天晚上阅卷,老师突然冲下来对一个男生发火,“你再出一次错,就不要来改了。”


她说,改卷的时候,各班的辅导员和省招办的老师会一直在教室里。


但不是没人表示过自己的担心。


2007年6月15日,一个网友在西安外国语大学贴吧里留言,“昨天我听到有改卷的学生议论改卷,然后炫耀自己的快速改卷方式,旁边人说,这样很容易出错的,然后那个人说,没关系啦,也就一两分啊!听了就来气!”


西安外国语大学被指组织本科生参加高考阅卷(组图)


6月11日晚,西安外国语大学实验楼内,本科生正在阅卷。


记者多方求证,校方回应:“我给你说了八遍了,不可能有本科生”


“11小时高强度阅卷,却不明不白扣了血汗钱”


“阅卷是计件工资,多改多得。”林兰说,去年她改了接近2000多份卷子,拿了500多块钱。


今年参加高考阅卷的多数学生说,目前还不知道每改一份卷子到底多少钱,但估计一份卷子在几角钱间浮动,但林兰说,去年她改一份卷子可能只有几分钱。


6月11日晚,第一天阅卷结束后,走出实验楼的学生们谈论的几乎都是自己批改试卷的份数。


一英文学院的男生跟几个女生攀比批阅的份数,一女生说,自己阅了1500份,男生笑了笑说,“我阅了1900份。”


操场的另一头,一男生对女生说,“等我改完,就请你去必胜客吃饭。”


涉及了钱,势必会发生很多节外生枝的事情。


早在2007年6月29日,一名网友就在人人网上发了一个名为《心碎在高考阅卷后》的帖子,“每天白天晚上11小时的高强度阅卷,换来的是视力直线下降,身体极度透支。结果,却不明不白地被克扣了血汗钱,被剥夺了省领导给的慰问津贴。”


最后,发帖人说,他们是西安外国语大学的学生,被某吴姓教师召集去改高考卷子,费时3天,承诺的报酬是510元。但是一直到6月末,他们那批学生依然没有拿到改卷工资。


随后,有人在这个网友的帖子后面留言,“吴姓教师,只有编制而不任教。”


2008年,阅卷学生讨薪再度在网上发生。


2008年6月29日,一篇名为《高考阅卷工资啥时候发给学生?》的帖子出现在百度贴吧“西安外国语大学吧”。


IP地址为61.185.224.*的网友发帖说,2008年6月10日开始,西安外国语大学有300余学生参加了高考阅卷工作,经过大家的努力,学生负责的高考英语改错和拼写阅卷工作提前出色完成。然而,阅卷工作都已经结束半个多月了,学生至今都还未获得任何关于阅卷报酬的信息,也不知道工资什么时候发。


最后,他说,望有关部门尽快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广大学生定将感激涕零!


5年前就有本科生提及参与阅卷


在西安外国语大学,本科生改高考试卷被学生们视作一段可以书写的经历,几乎所有参与阅卷的本科生都会在毕业简历上写上“参与高考阅卷”这一笔。


林兰也不例外,她在自己的一份求职简历中写道,“参与2010年陕西省高考英文阅卷工作,因注重公平、公正的原则,受到阅卷组的好评。”


在西安外国语大学的就业信息网上,多数参与阅卷的学生也都会在简历中提及这段经历。


新快报记者在该校就业信息网上调阅学生简历,发现一名汉语言专业本科学生在简历上写,他在2006年6月就参与过高考阅卷。


“高考阅卷这种经历可以看做是对自己专业的证明,多数改高考试卷的学生都过了专业四级。”林兰的观点是,学生改卷水平不比一些中学老师差,至少在英语上她认为是这样。


不仅是简历,一些学生在家教求职上也会写上一笔。


林兰说,自己也做过家教,一些学生家长就喜欢请参加过高考阅卷的学生。“道理很简单,你改过卷子就知道哪些容易被判错。”


当家教的林兰对参加高考学生的辅导是,不要随便涂抹,字迹一定要写清晰,“改卷时间紧张,一旦不清晰,很容易判错”。


6月14日晚,林兰再度回到学校,她看见两个小师妹排队进场,两个人正在交流是用键盘还是用鼠标改得快,“你还是用键盘改好了,键盘快些,用鼠标还容易点错。”


去年,林兰也得出过这样的结论。


“和去年一样,今年这里没有任何变化。”


有人对他们说,本科生不能改卷


西安外国语大学一些阅卷学生对新快报记者说,他们知道自己是本科生不能阅卷。


一参与阅卷的大三女生说,“之前校领导说过,教育部下过规定,只有老师和研究生可以阅卷,我们理论上不可以(参加阅卷),本科生都不行。”


早在今年高考之前(2011年05月23)日,陕西省招生考试信息网上就发布了一个名为《陕西关于做好2011年陕西省普通高校招生考试工作的通知》,通知上说,为进一步加强考试管理,严肃考风考纪,确保考试安全,根据《教育部关于印发〈2009年高等学校招生全国统一考试考务工作规定〉的通知》(教考试〔2009〕2号),结合我省实际,做好2011年高考组织工作。


新快报记者调阅这份(教考试〔2009〕2号)文件,文件中明确标出了阅卷人的资格问题,该通知第三十九条规定,评卷人员由评卷领导小组聘任。评卷人员以高校教师为主,有中学教师或教研员参加,其队伍应相对稳定。作文等非选择题评卷人员,应聘请责任心强、水平高的教师担任。


这个文件中没说,本科生可以阅卷。在追溯之前,2006年,教育部发布的(教考试[2006]1号)文件中,本科生也不在阅卷范围之内。


●求证


“本科生阅卷是冒天下之大不韪”


陕西省招生办信访接待室:“唱歌也是工作”


记者以家长的身份拨打了陕西省招办高考期间举报电话,这个办公室人员让记者继续拨打陕西省招办信访接待室电话,以下为电话实录。


记者:你好,我是学生家长,我听人说,陕西有本科生在阅卷?


工作人员(女):谁说的?


记者:网上有人说。


工作人员:网上都是假的。我现在没办法跟你说,我不知道这方面的问题,你找省招办普招处(普通高校招生处)。


(陕西省招办普招处打不通,记者重新拨通了这名工作人员的电话。)


记者:普招处的电话打不通。


工作人员:他们唱歌去了。


记者:高考这个事情,他们都唱歌去了,没人管么,我们家长对这个事情很着急。


工作人员:那我们唱歌也是工作安排啊。


记者:这是个关系学生3年学习的事情啊。你是什么部门啊?


工作人员:我是信访接待。还有谁告诉你,大学生参加阅卷了?


记者:我一个侄子。


工作人员:你侄子说,他了解情况吗?


记者:我侄子的同学就是这个学校的啊。


工作人员:那你告诉我他的名字,你连这个都不能说,你举报什么啊?


记者:据实举报,是指要说举报人的名字吗?


………


西安外国语大学:“我给你说了八遍了,不可能有本科生。”


记者拨打了西安外国语大学校长的电话,校长说,他在外面开会。记者拨通了该校宣传部老师的电话。


记者:我听说你们学校的本科生参与高考阅卷,我想求证一下。


老师:我们学校已经五六年了,阅卷点已经五六年,这已经不是什么新闻了,我们改高考英语和语文卷。


记者:但教育部规定,好像没有本科生阅卷吧?


老师:本科生阅卷我不太清楚,我不参与这个事情,我是说学校做阅卷场有五六年的历史了。


记者:刚刚你不是这么说的啊?


老师:不可能有本科生,按国家教育部规定办事,你想想也知道了,我给你说的是阅卷点在我们这,我给你说了八遍了,你听不懂陕西话吧。


陕西省招办新闻发言人:“本科生阅卷是冒天下之大不韪,谁敢干这种事情?”


最后,记者向陕西省招办新闻发言人郝春怀求证,他听完电话说,“你一个外地的(记者)管陕西的事情干什么?”随后挂掉电话。


随后,记者发了一条短信给郝春怀,短信内容为,“郝处长您好,不知道为什么您挂掉电话,我想问下几个问题,希望您能解答,一、我听人说,西安有本科生阅卷是否属实?二、在陕西,本科生是否可以阅卷?谢谢。”


晚上7时30分,郝春怀回复记者:“没有这回事。”


郝春怀称:“国家有明确规定,哪能有这种事情?”


记者:“那就是绝对没有这种事情,本科生阅卷发生在陕西,是吧?”


郝春怀答:“本科生阅卷是冒天下之大不韪,谁敢干这种事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6楼clindy

 以下是引用青龙山下人家 在第3楼的发言:
本科生搞搞阅卷服务,比如打水擦地搬桌子什么的,还是可以的.

直接阅卷?组织者真是要钱不要命了.

直接阅卷的研究生教授之类的未必做的比本科生好

高考阅卷要的是责任心

一般有问题可以集体讨论解决

怕的就是阅卷组只求速度,一味的催逼赶进度

一份200字答案的材料题,在不到5秒的时间内完成阅读打出分数

这个可能保证成绩的公正公平么?

问题是,这样阅卷会得到负责人的赞许!!

可能让本科生改有点不合适,但是现在改卷的模式其实还是能保证改卷的质量的,我改过几次高中会考的卷子,全部是将卷子扫描到电脑里面随机抽取,每份卷子都有2个人改,只有这两个人给出的评分差距不超过2分才能生效,否则就分配给第三个人,如果仍然达不到要求机会分配给阅卷组长,我认为还好!可能高考卷严肃了点,但是什么研究生跟本科生没区别的,都一个样!

有时候不能单从表面来看!大家现在都喜欢看表象

难道以后00后高考时,就像买彩票一样的中榜吗?


十年寒窗的艰辛竟被这些败类,缺德的家伙践踏吗?


只有应届的考生可以考军校!


毁灭一个人的前程,居然如此简单!


丧尽天良!


令人发指!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