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秦记之我是韩信 风起云涌斩巨蛇 第十五章 指鹿为马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29.html


陈胜说道:“诸位爱卿,平身。”众臣站了起来。陈胜问道:“各位爱卿,今日有何事启奏?”

便有观天士邹隐奏道:“昨夜微臣夜观天象,见天忽现异象,红月烛空,不知主何吉凶?”

群臣昨夜里看到红月者不乏其人,均交相议论起来。

陈胜转顾蔡畅,问道:“蔡爱卿,你学识渊博,不知这红月之象,作何解释?”

蔡畅寻思一会,忽朗声称贺道:“吾王大喜!这是天降祥瑞,意主吾王铲取暴秦,代羸秦而立。”陈胜扬眉喜道:“是么?”

蔡畅便道:“自古朝代交替,必有祥瑞出现。商汤灭夏,九鼎飞商。武王伐纣,凤鸣歧山。今吾王执坚披锐,欲伐无道暴秦。天现红月,正兆吾王将代秦而立,我张楚国必国运恒昌,这是千年不遇之吉兆也。”

只听朝堂上众臣齐声赞贺:“吾王大喜!”

韩淮楚心中暗想:这上柱国蔡畅真是个人物!昨晚的红月硬被他胡扯说作是吉兆。待到张楚国破,陈胜兵败之时,再看你作何解释?

那陈胜是闻言大悦,沉浸在攻占咸阳,登上龙椅的遐思之中。

韩淮楚越众上前,奏道:“参将韩信,从荥阳假王处归来,特向大王复命。”

陈胜“哦”了一声,“韩将军,你回来了。荥阳大捷,听说你立了大功,寡人要好好封赏于你。现在战事正频,你回来正好有用武之地。”

他转顾蔡畅,问道:“上柱国,你看这次寡人,封赏韩将军什么为好?”

蔡畅奏道:“韩将军乃纵横家弟子,一身文韬武略,当可大用。微臣保荐韩将军去魏地接替周市征东将军之职,帅征东大军去攻打齐国田儋。”

原来陈胜派出的一支偏师周市,当初出兵魏地,兵马不多。不料到了魏境,各地豪杰群起响应,周市大军到处,皆来归顺。未经几战,魏地便已平定,而周市也聚有十万雄师,兵车数百乘。陈胜便下诏封他为征东将军,派他由魏地攻齐。

不料遇上齐王田儋这等猛军悍将,周市一战即溃,丧帅三停,现已退回魏地。

陈胜颔首道:“那周市有勇无谋,遇上齐师丧师辱国,寡人正欲将他召回问罪。今派韩将军前去,定可重振士气,再整军马,拿下齐国。”

韩淮楚急忙躬身奏道:“伐齐之事,万不可为之!”

此言一出,朝堂之上一片哗然。

陈胜眉头一皱,问道:“韩将军何出此言?”

韩淮楚道:“孙子云,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如今西秦才是我等首要敌人,齐国同为铲取暴秦,切不可与之为敌,反过来吾等还要与之结盟,以共同对抗强秦。”

蔡畅当即斥道:“韩将军此言大谬!吾王顺应天命,将伐秦而立。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酣睡?那田儋自立为王,早晚与之有一战,还不如乘其立足未稳,一举摧毁其于萌芽之中。我王雄师数十万,兵车过千乘,何须与齐国结盟?定能一战而下齐国。”

韩淮楚摇头道:“齐人自古多智,自孙膑以来,名将辈出,前有匡章,后有田单。又有圣剑门在齐地根深蒂固。若强行攻齐,定会让齐人众志成城,对抗我师。到时我张楚国腹背受敌,大业难成。”

蔡畅恼道:“原来你是惧了那齐人!枉费老夫保荐于你,真是错看了你。”

韩淮楚辩道:“末将何惧之有?只是为大局作想,不愿去攻齐。若吾王派我至西线战场,协助右将军周文,定能攻下咸阳,迎吾王入关。”

陈胜叹道:“前日老帅周文和你在朝堂之上颇多口角,恐怕他不会容你。就算派你到他营中,他也不会纳你之计。罢了,你且先回驿馆歇息,有用到你处,寡人再作安排。”转头对内侍道:“赐韩将军绵锻百匹,金百斤,以赏他献计平克荥阳之功。”


朝堂既罢,韩淮楚回到虞芷雅府邸,见侍女呈上一封信,原来是虞芷雅留给他的。信上云她已离开陈城,返回万载谷,让韩淮楚自个珍重,毋以她为念。

韩淮楚怅然若失,便自个儿去驿馆安歇。

自此他便赋闲在驿馆,闲来无事,自顾修炼体内的先天真炁。

一日忽闻西线战报:老将周文已拿下函谷关,斩敌五万,守将李晔战败自杀。


雪片般的各急文书,纷纷飞到咸阳。

而这些告急文书,统统被奸相赵高拦下了。

这一日,百官俱到,皆在殿中等候,秦二世胡亥整理冠冕,亲自御朝,文武参拜罢了,分班站立于阶下。

胡亥便道:“诸位爱卿,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百官面面相觑,均默不作声。

朝中忠良,不是被赵高诬陷拿入大狱,迫害致死,就是莫名其妙被人暗杀。剩下的,俱是赵高一党。

丞相赵高忽满脸堆笑,越众上前,奏道:“陛下,微臣前日得到一匹千里良驹,要来献于陛下。”

赵高自从修炼管中邪所授的魔功后,原本英姿俊伟的赵高,面貌渐趋变得丑陋不堪。

他不敢继续修炼下去,但管中邪在他体内种下了魔种,也由不得他不修炼。但他练功十分消极,不似管中邪那样悉心尽力。只是当魔种发作之时,才偷着练上一阵。

而秦二世和朝中大臣对他容貌的改变,均感到十分诧异。赵高的解释是,他身患隐疾,因而消瘦,肌肉萎缩。对此众人将信将疑,暗有非议。

胡亥性本顽劣,听说有千里宝马,便兴致盎然。也不想这朝堂重地,岂容马匹践踏,便道:“爱卿快牵马上殿,让朕瞧上一瞧。”

一马僮牵了一牲畜,上到大殿。胡亥一见暗笑:这哪是马,分明就是一只梅花鹿嘛。

他以为赵高和他开玩笑,也不生气,笑嘻嘻道:“丞相搞错了,这是一只鹿,你怎说它是马?”赵高面不改色,说道:“请陛下看清楚了,这的的确确是一匹千里宝马。”胡亥又看了看那鹿,心想朕又不是不开窍的娃娃,这还有错?便笑问:“若是马,头上怎会长角?”

赵高转过身,用手指着群臣,高声道:“陛下如果不相信我的话,可以问问众位大臣。”

大臣们的智力水平也不至于这么差劲吧?胡亥瞪眼望向众臣,问道:“你们说说,这是马还是鹿?”

众臣均被赵高一派胡言弄得不知所措,忽见赵高脸上露出的笑容极其阴险,两只眼恶狠狠轮番扫向众人,令人心中平生一股寒意。大家旋即明白了他的用意。

原来丞相赵高是想考验大伙对他忠不忠心。

如果直言是鹿,后果不用自知。

群臣均战战兢兢答道:“这确实是一匹千里宝马。”异口同声,只把那顽劣的胡亥叫得心里一瘆。

胡亥虽是顽劣,却不是不聪明。

他再一望赵高那阴冷充满杀气的目光,心中不由一颤:原来众臣皆已是丞相之人!

赵高转过头来,再问胡亥:“陛下,可看清楚了,这是马还是鹿?”

胡亥堆笑道:“丞相说得不错,这确实是一匹千里宝马。”

赵高洋洋自得,高声道:“把这匹千里马,牵到御马监去,好生饲养!”


胡亥回到宫中,独自一人,唉声叹气。

自登基以来,赵高便以声色犬马诱惑于他,胡亥心念赵高拥立有功,对自己这位老师十分信任,万事均委于赵高,自李斯被斩之后,便将丞相之位授于赵高。

不料,今日忽然在朝堂上,见到自己这位老师居然颠倒黑白,指鹿为马。他再环顾群臣,发现尽是赵高一党,奸佞之徒。

“原来这朝堂之上,已无一敢直言之臣。”

那赵高是不是想谋反?篡夺帝位?今日一见,朕已无一可信赖之人,这大秦的江山,是否会葬送在自己手中?那奸臣赵高,又会怎样对待自己?

胡亥思绪大乱,心潮起伏。

一黄门内侍卫,端着一碗燕窝,走了过来,“陛下,请用羹。”胡亥手一挥,那碗咣当一声,砸碎在地。

却见那内侍不慌不忙,将碎碗收拾起来,“陛下,这大秦的江山,恐怕就要象这碗一样,粉碎不保了。”

胡亥定睛一看,那内侍哪里是平日奉侍自己的小曹子,却是一个斯文白皙的中年男子,惊道:“你是谁?”

那人撮唇“嘘”了一声,轻声道:“陛下不认识我了么?”胡亥再一看,却是李斯之子,全国通缉的在逃之将李由。

胡亥大吃一惊,问道:“你要作甚?”

“扑通”一声,李由跪拜在地,泣如泪下,“陛下,我父李斯死得好冤啊!”

此时宫中已无旁人,胡亥想要叫人护驾已是不可能。他只得故作镇定说道:“李斯叛国通贼,怎说冤枉?朕听说你勾结反贼,欲瓜分我大秦江山,可有此事?”

李由泣道:“这都是奸相赵高的诡计,欲害我们父子二人啊!”胡亥便道:“你且讲来。”

李由自逃出荥阳,心有不甘,潜回咸阳,原想刺杀秦二世报夷族之仇。但他多方打探,查出是奸相赵高暗中诬陷,而胡亥只是受了赵高愚弄蒙蔽。便改变主意,欲找胡亥禀明原委,一证父亲和自己的清白,让父亲得以昭雪,并借胡亥之手,铲取赵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